第二部分 第63節:第5章 夏納的暗影(6)
"現在他還是安全的。"

玉座等待沐瑞說出更多的情況。寂靜的氣氛在兩人身邊彌漫,直到玉座明白沐瑞不會再說些什麼。最後,玉座說,"你說我們原本的計劃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那麼現在你的建議呢?"

"我要故意讓他以為我對他已經失去了興趣。那麼,他也許會帶我去到他自己想去的地方。"沐瑞抬起手,示意玉座猊下先不要打斷她的話。"史汪,這很有必要,蘭德在兩河流域長大,曼埃瑟蘭頑固的血液在他每一寸血管中流淌,而他自己的血統和曼埃瑟蘭人相比,更是如岩石跟粘土相比一般。我們只能用溫柔的方法對待他,否則他絕不會按照我們的計劃前進。"

"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像照料新生兒般照顧他?我們應該把他包在繈褓里,逗弄他的腳趾頭?如果你以為這是我們需要做的,我們可以去做。但現在當務之急是什麼?"

"他的兩個朋友,麥特和佩林,他們早就應該離開兩河來到這個世上。他們已經不可能再退回到原先兩河農夫的卑微地位。他們也是時軸,雖然他們的地位可能沒有蘭德重要。我會建議讓他們將瓦力爾號角送往伊利安。"沐瑞猶豫了一下,她的眼眉緊皺在一起。"但麥特……出了些問題。他帶著一把來自暗影之城的匕首。"

"暗影之城!光明啊,你為什麼會帶他們去那里?光明助我,如果魔德斯碰過那個男孩……"玉座的聲音給人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這個世界的末日就快到了。"

"那樣的事並沒有發生,史汪。我們只是在盡必須的責任,這是我們必須做的。我已經采取了行動,保證麥特身上的邪氣不會傳染給別人。但在我了解到情況的時候,那把匕首已經在他身邊滯留了太長的時間,麥特和它的聯系仍然存在。我原來以為必須把他帶到塔瓦隆才能徹底治愈他,但既然有這麼多姐妹在這里,我們現在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沒有暗黑之友涉足的地方並不多,這里就是一處,借助我的法器,你、我,再加上兩位姐妹,就足夠了。"

"莉安可以算一個,我還能再找一個。"玉座的嘴角再次因苦笑而扭曲。"沐瑞,評議會想收回那件法器。剩下的法器已經不多了,而你現在被認為是……不可靠的。"

沐瑞給了玉座猊下一個微笑,但她的眼里並沒有笑意。"在我被除籍之前,她們會把我想象得更加惡劣。麥特會欣然接受這個任務,這樣,他就能成為號角傳奇中一個重要的角色。而佩林也不難說服,他需要做些事情,好讓他暫時忘掉自己的麻煩。蘭德知道自己的身份,至少他對此有所了解,實際上,他對自己真實的身份非常害怕。他想一個人離開這里,到一個他不會傷害任何人的地方去。他說他再也不會使用至上力了,但他也害怕自己無法停止對至上力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