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24節:第2章 歡迎式(1)
第2章

歡迎式

法達拉廳堂平滑的石壁上,稀疏地裝飾著精美而簡樸的織錦及彩繪屏風。因為玉座的突然駕臨,讓這里充滿了熙來攘往的人群。穿著金、黑兩色禮服的仆人們匆忙地完成他們的任務,奔跑著准備房間,或者把菜單帶給廚房;同時還抱怨著他們不可能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為這樣一位貴人准備好一切。只用一根皮繩系住頭頂一束頭發的黑眼睛光頭戰士,還沒有急到要奔來跑去的地步,但他們的腳步也從不停歇,臉上閃耀著只有在戰場上才會出現的興奮神情。蘭德在奔跑中不斷聽見有人喊道,"嗨,蘭德,願和平眷顧你的劍。你急著去換衣服嗎?你一定是想在玉座猊下面前展現你最好的一面吧!她一定非常想見到你和你的那兩位朋友,還有那些女孩子,肯定沒錯。"

他跑向那段足以讓二十個男人並肩行走的寬闊階梯,沿著它一直往男宿區跑去。

"玉座猊下沒有事先告知,就親自駕臨,一定是因為兩儀師沐瑞和你們這些南方人,對不對?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原因呢?"

男宿區的鐵皮大門敞開著,里面擠滿因玉座的到來而忙碌的人們。

"哦,南方人!玉座猊下來啦!她一定是為了你和你的朋友們而來的吧?和平在上,這是多麼的光榮!她很少離開塔瓦隆,在我的記憶里,她更是從沒有來過邊境國。"

蘭德匆忙地應了幾聲。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他必須動作快一點,首先要找到一件乾淨的襯衫。人們自以為清楚蘭德要干什麼,所以自動讓出一條路。他們只知道,蘭德和他的朋友們在一位兩儀師的帶領下結伴而行,他的兩個朋友是女子,即將要去塔瓦隆接受成為兩儀師的訓練。人們仿佛無所不知似地議論不斷,深深刺傷著蘭德。她是為我而來的。

他沖進男宿區,一直跑到他和麥特、佩林共同居住的房間。一進房間,他立刻驚愕地張大了嘴,愣在原地。房里站滿了穿著金黑兩色衣服的女人,她們正專心一致地工作著。這不是一個大房間,從它的窗戶便能看見居住區內部的一個院子;因為窗戶的形狀高而細長,所以反而使房間更顯局促。黑白相間的瓷磚台上放著三張床,每張床在床腳都配有一個櫃子。床前是三把樣式簡單的椅子,還有一個臉盆架放在門邊,屋子里還擠著一個有點太過高大的衣櫃。這使得房里的八名女子看起來就像是堆在一個籃子里的魚。

女人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繼續埋頭進行她們手邊的工作——收拾他、麥特和佩林的衣服。她們把那些舊衣服從衣櫃里一件件拿出來,然後把新衣服放進去。所有從口袋里找到的東西都被放在櫃子上,掏光東西的舊衣服像抹布一樣被毫不在意地扔成一堆。

"你們在干什麼?"蘭德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了些之後,連忙向她們喊道,"這些是我的衣服!"一名女子哼了一聲,指了指手中所拿的外套袖子上的破洞——那是蘭德惟一的外套——然後就把那件外套扔進地板上的舊衣堆里。

這時,另一位腰間帶了一大串鑰匙的女子看著蘭德,她的名字叫艾蘭蘇,是這座城堡的紗塔揚。蘭德認為這個尖臉的女子是一名管家,只不過她所管的包括一整座城堡和幾十名仆人。"兩儀師沐瑞說你們的衣服全都很破舊了,所以愛瑪莉薩女士給你們准備了新衣服。好啦,不要妨礙我做事。"她用命令的口吻說,"我們很快就能弄好了。"在這里幾乎沒有任何男人是這名紗塔揚不敢喝斥的,甚至連愛格馬領主也無法幸免,所以她當然不會讓一個年紀足以當她兒子的年輕男子給她帶來什麼麻煩。

蘭德努力把即將沖口而出的話給咽了下去。現在沒時間爭論了,玉座猊下隨時都有可能會召喚他。"感謝愛瑪莉薩女士的關心,"他盡量以夏納式的口氣說話,"也感謝您,艾蘭蘇紗塔揚。請您替我帶話給愛瑪莉薩女士,我將奉獻我的心與靈魂。"這一定能讓兩名嚴守夏納禮儀的女子滿意了。"但現在,還請您暫離,我想換一下衣服。"

"很好,"艾蘭蘇高興地說,"兩儀師沐瑞指示我們把你們所有的舊衣服換新,即使是緊身短褲也一樣。"有幾名女子側目望著他,但沒有一個人往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