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12節:序言 暗影之中(7)
空氣第三次凝成另一名年輕男子,這次男子的身形就出現在巴爾阿煞蒙雙眼下方,幾乎頂住他的腳底。這是一名高個兒男子,他的眼睛時而是灰色,時而又閃出他們出現時空氣中顯現的那種藍光;他的黑發中略帶些許的紅,身上同樣穿著鄉下人的衣服。雖然博斯並不期望在這里能見到什麼正常的事情,但他還是因另一個非比尋常的發現而倒抽了一口氣——一把長劍在這個男孩的腰帶上晃動,劍鞘和雙手持用的劍柄上各嵌著一只青銅蒼鷺。一個鄉下男孩佩著一把有蒼鷺徽記的武器?不可能!這代表什麼?還有那名黃眼睛的男孩。他注意到魔達奧也正望著這些身影,身體比方才抖動得更加厲害。他不知道自己的判斷是否有誤,但他還是明顯地感覺到,魔達奧現在的顫抖並非出于恐懼,而是因為憎恨。

整個大廳充斥著一片死寂。許久,巴爾阿煞蒙才開口打破寂靜。"現在,這個世上出現了一個人。他現在還只是個人,但他曾經和即將是——龍。"

震驚的低語重新在他腳下響起。

"真龍轉生!暗主,我們是不是要殺死他?"說話的是那名夏納人,他帶著略顯瘋狂的神情,右手緊握在腰側佩劍的地方。

"也許應該,"巴爾阿煞蒙不動聲色地說,"也許不應該,也許他能為我所用。不管在這個紀元,或是另一個紀元,他早晚都會是我的。"

博斯眨了眨眼。不管在這個紀元,或者在另一個紀元?我以為回歸之日已經近了,我連這個紀元都活不過去,另一個紀元和我又有什麼關系呢?這時,巴爾阿煞蒙又開始說話了。

"曆史因緣中已經出現了一個折曲,在他將成為龍的無數個轉折點中,其中一個是他落入我手的可能。他必須落入我的手里!他活著效忠我,比他死掉要好得多。但無論他是生是死,他必然要效忠于我!你們必須記住這三個人,他們每一個都是一根我意欲織入因緣的絲線,必須借著你們才能將他們置于我所意欲安排之處。好好看著他們,直到你們再不會忘記他們的樣貌。"

突然間,所有聲音都消失了。博斯不安地抖動了一下身體,他看見其他人也有同樣的動作,只有那名伊利安女子除外。她的雙手交叉在胸前,仿佛是想遮掩胸前暴露的肌膚,一雙睜大的眼睛里混雜著驚恐與狂喜。她急切地點著頭,看起來就好像有人正面對面地沖著她說些什麼,她偶爾還會回答一些什麼,但博斯卻一個字都聽不見。突然間,她猛地向後一躬身,全身顫抖,只有腳尖還著地。博斯弄不清她為什麼不會倒下,惟一能說得通的解釋就是,有某種看不見的東西在支撐著她。不一會兒,她又同樣突兀地站直了身軀,並再次點頭、鞠躬、顫抖。就在她直起身的時候,另一名佩戴巨蛇戒指的女子哆嗦了一下,也開始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