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九話“戰斗的終結”

翻譯:Wix Litariz

從那之後經過了一個月。

我現在,正在地龍谷之森的出口附近。

四周圍,排著一棟棟簡易地蓋起的木造住家,

在砍去樹木而辟開的廣場中,各式各樣的人們正忙碌地走來走去。

斯佩爾多族及從畢堅利魯王國雇來的人族的木工和壯丁、樵夫還有……盧多傭兵團。

“哥哥,東邊的森林能夠幫忙再多開拓一點嗎?”

愛莎也在。

她正在村子里一面大步地走著,一面朝各個地方發出指示。

莉妮亞和普爾賽娜,則按照指示指揮著團員,這種感覺。

這樣一來,都搞不清楚誰是團長了呢。

“嗯,知道了”

我也混在他們里面,正在複興斯佩爾多族之村。

時而用魔法開拓森林,時而用土魔法造出房子的地基,時而鋪出往地龍谷之村的道路。

要做的事情成山成海。

好了。

為什麼愛莎與盧多傭兵團會在這里呢。

為什麼亞曆來的時候,除了奧爾斯蒂德之外誰都不在呢。

這些事不說明一下可不行。

只不過,要說明的話一句話就夠了。

那是愛莎的傑作。

說是傑作好像干出了什麼壞事一樣,所以換成工作吧。

那是愛莎的工作。

轉移魔法陣與通信石版停止時。

愛莎與傭兵團也陷入了極端的混亂。

在遙遠的異國土地被封印了聯絡與通行手段,湧現出的不安與焦慮。

在那時候,愛莎依然冷靜。

冷靜地判斷狀況,開始思考。

要是現場開始戰斗的話,在國境附近的自己一行人就算朝現場去,不只太慢了,能做的事也不多,她這麼想。

愛莎所得出的結論,是一邊考慮著基司逃脫的可能性,一邊盡力去複原轉移魔法陣。

簡單來說,就是修複設施。

雖說如此,不光是轉移魔法陣,連愛莎所帶著的備用的魔法陣所對應的事務所的魔法陣也全部都被破壞了。

無計可施。

我的話到這里就會放棄了吧。

實際上,也是放棄了。

然而愛莎想到了。

她那天才般的頭腦想起來了。某個人的秘術。

那個秘術,即是掌握住其中一邊失效的轉移魔法陣,然後畫出對應的魔法陣,來移動到想去的地方的技術。

某個人是指誰呢。

沒錯,那便是‘甲龍王’佩爾基烏斯.朵拉。

她為了前去拜托佩爾基烏斯,而在國境附近尋找七大列強的石碑。

發現之後,利用佩爾基烏斯之笛前往空中城塞。

知道了我們打算幫助魔族而面露難色的佩爾基烏斯。

他對著愛莎說“吾只幫你接起一組”,而愛莎選擇了接起國境附近的魔法陣與通往斯佩爾多族之村的轉移魔法陣。

就是這麼回事。

“真虧你能讓佩爾基烏斯大人同意呢”

“他那時候臉色超級難看的就是了呢,不過告訴他在這場戰斗中能讓奧爾斯蒂德欠下人情之後,就答應了唷”

之後,在我打得正激烈時前往斯佩爾多族之村。

聽完情況後馬上利用轉移魔法陣,讓居民及其他人到國境附近的城鎮避難……這樣。

不過要是回到夏利亞的洛克希不是先召喚魔導鎧零式,而是以普通的轉移魔法陣優先的話,就差一點要做白工了……。

巧合地,感覺好像洛克希的失誤由愛莎彌補了一樣。

雖然是莫可奈何的事,不過這方面洛克希也感到相當慚愧,沮喪了一段時間。

“這一帶?”

“嗯,一口氣鏟平吧。盡量弄得開闊一點還是比較好對吧?”

“也是呢,我知道了”

“結束之後再叫我唷,我要請傭兵團來搬木材那些的”

“了解”

接著,戰斗之後一個月。

我們一邊保持警戒一邊為戰斗做准備,但並沒有再發生戰斗。

已經不會有戰斗了吧。

因此,我讓洛克希、希露菲、還有紮諾巴那幾個,回去夏利亞了。艾麗絲也以擔任她們的護衛為名目讓她回去了。

不過因為零式的召喚魔法陣與避難時使用到的魔法陣都在奧爾斯蒂德與亞曆之戰中消失了,所以只好再將他們送往佩爾基烏斯那里。

而他們將會負責事務所的重建,以及恢複通信石版、轉移魔法陣的工作。

夏利亞那邊好像沒有出什麼事的樣子。

櫃台的精靈妹妹也平安無事。

大概只有躺在事務所地下的武器防具類、還有奧爾斯蒂德每天所寫的文件被埋在瓦礫中的程度而已。

前去避難的斯佩爾多族人們從國境附近,透過第二都市伊雷爾的魔法陣的重新連接而回來了。

在那之後,正式地受到了畢堅利魯王國的歡迎。

畢堅利魯王國對于將斯佩爾多族做為國民迎接的事,抱持肯定的態度。

雖然也有一部份是因為失去了第三都市與鬼神的他們目前不是能說NO的狀態吧。

做為迎接到國內的處置,對方提出了要從村子里派出最少3人,為國家服務,這樣的追加條件。

這部份,鬼族好像也是一樣的。

而那三人的挑選也暫且結束了,現在派遣去複興村子而動身了。

要是能這樣平安地持續複興的話,畢堅利魯王國國內就能有斯佩爾多族的棲身之所了吧。

把使徒全部打倒,又讓斯佩爾多族、鬼族及畢堅利魯王國成為同伴。

我們,贏了。

但是,到底這能算是真正的勝利了嗎。

“盧迪烏斯閣下”

“翔德爾先生”

當我一邊想著一邊持續砍伐森林時,不知何時翔德爾站到了我身後。

不光是翔德爾。

還能看到基列奴、伊澤露緹及東迦。

翔德爾是在戰斗完大概經過10天之後回來的。

他在跟斗神的戰斗中被擊落海中,漂流到鬼島,並在那里努力恢複的樣子。

該說他和斗神戰斗之後,真虧他能活著回來嗎。

“您辛苦了。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我想我們差不多該回阿蘇拉了。所以來向您道別”

“……嗯”

翔德爾他們的工作完成了。

他們終究還是艾麗愛爾的部下。

要是已經沒有戰事的話,他們不回去也不行。

“翔德爾先生。真的非常感謝你。要是沒有你在的話,就沒有今天這個成果了”

“要道謝的話,就和艾麗愛爾陛下說吧”

“那是當然。請幫我轉告陛下,之後要是有發生什麼事請先通知我。我一定鼎力相助”

“我知道了”

翔德爾、東迦、基列奴、伊澤露緹。

一個個都是王級以上的強力劍士。

對替我准備了如此戰力的艾麗愛爾,有著說不盡的感謝。

“基列奴,也非常謝謝你”

“不用道謝……不過,下次有掃墓的話我也想參加”

“我知道了。請你再等一下”

基列奴只說一句話。

“東迦也多謝了。我掉到谷底的時候,要是沒有你在的話我就死定了”

“喔”

“要是有什麼私人上的困難的話請跟我說。我想報答救命之恩”

“喔!”

東迦雖然只會說喔,不過好像稍微有點寂寞。

“也非常感謝伊澤露緹小姐。當時要是沒有你擋在那邊的話,我也是死定了”

“不會,這次的外派里我也學到了很多。我才要向你道謝”

伊澤露緹優雅地行禮之後,露出了開朗的微笑。

還是一如既往漂亮的人。

聽說她還是未婚,真想知道阿蘇拉的男人們到底都在干什麼呢。

“也請幫我向醫師團的各位說一聲”

“好的,那……告辭了”

翔德爾行了一禮之後轉身。

但,那背影,讓我想起了忘記說的事,而叫住了他。

“那個,阿道菲大人的事,我很遺憾”

翔德爾回來了。

但是,回來的,只有他而已。

阿道菲依然下落不明。

要是漂到海上的話,幾年之內應該都找不到人吧。

摩爾也是一樣。

“……母親那方面的事,不用去操心吧。我想再過一陣子,又會突然冒出來了。真的讓人遺憾的,我想是鬼神閣下”

“……沒錯呢”

鬼神已經確認身亡。

他全力地迎戰了斗神。

然而,他並非不死魔族。最後,耗盡力氣,身亡了。

明明好不容易才和鬼神談和的。

“只不過,對死者感到悔恨也沒有用”

“是呢。不向前看不行”

我和他約定過了。

自己要是死了的話,就要保護幸存的鬼族。

目前雖然沒有會威脅到鬼族的存在,不過要是發生什麼事時,即使只有約定,我也會去遵守。

“那,失禮了”

“好的。辛苦你了”

“啊啊對了……亞曆就麻煩你了”

“……好的”

翔德爾這麼說完,便轉身離去了。

這時,就好像要和他們輪替一樣,我看到克里夫正走過來。

艾麗娜莉茲也一起。

“盧迪烏斯”

“克里夫學長”

“他們也要回去嗎”

“是的,克里夫學長也是嗎?”

“嗯。畢竟好像差不多已經結束了……雖然最後還是不知道傳染病的病因,不過經過了一個月也沒有複發,居住的地方也換了……所以我暫時要回去了”

克里夫也照顧了我不少。

要是沒有他在的話,傳染病就沒辦法治好了吧。

說是傳染病,但其實是冥王的傑作也說不定就是了。

“克里夫學長。非常謝謝你。你要是沒有來的話,真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

“嘛,既然是你的話,我想自己一個人也能解決就是了呢。要是傳染病又再複發的話,再連絡我”

“好的……老是受克里夫學長的幫忙,真不知道該怎麼道謝才好”

“我能放下莉茲與克萊普到米里斯奮斗,也是因為你的家人在夏利亞替我照顧他們嘛。彼此彼此”

你能這麼說,我很感激呢。

“那,再會。回去的時候我打算去你家一趟,有什麼想轉達的嗎?”

“幫我說,我馬上就回去”

“沒問題”

克里夫這麼說完,轉身離去。

而最後艾麗娜莉茲向我拋了個媚眼。雖然也受了她的照顧,不過什麼都沒說呢……。嘛,畢竟就是附近鄰居,就用行動表示吧。

不過,這次真的得到許多人的幫助呢。

首先是克里夫。要是沒有他的話,斯佩爾多族或許就被傳染病給滅絕了。

還有翔德爾跟東迦。要是沒有他們,我就沒辦法站在這里了吧。

阿道菲的時機也是十分絕妙。

阿道菲之手,還有在恰到好處的時機對鬼島發動的攻擊。

能夠幾乎無傷的勝利,可說是多虧了阿道菲的福。

要是讓那個阿道菲就這麼下落不明下去的話,也有點太忘恩負義了,等穩定下來之後跟大家一起到海邊尋找好了。

戰斗結束後,大家都回去了。

就和大型的活動結束之後,各自解散的感覺類似。

真的很寂寞。

“好”

當我在想著這些的時候,森林的開墾也完成了。

眼前是一片美麗的大地。

被連根拔起的大樹,正用土魔法整齊地排在一起。

就我來說,做得挺不錯的。

“好了,再來和愛莎……喔”

一轉身,剛好看到瑞傑爾德和諾倫正在走來。

“啊,哥哥”

“諾倫! 你來得正好。可以幫我去跟愛莎說一下,我開墾完了嗎?”

“好的,我知道了”

諾倫馬上轉身,朝村子的方向跑了過去。

留在原地的瑞傑爾德,則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盧迪烏斯”

“瑞傑爾德”

“抱歉啊。各種事,受你幫忙”

“我們有約好別這麼說了唷,老爹”

“才沒有那種約定”

“也是呢”

瑞傑爾德正在從事村子的複興。

之後大概會常常來往我們的事務所,或是最後會成為與畢堅利魯王國的交涉員吧。

諾倫正緊跟著那樣的瑞傑爾德到處跑。

她好像也是打算至少在這座村子完成前,要留在這里幫忙。

“村子完成之後,再來夏利亞一趟吧”

“嗯,我也想見見你的孩子”

“很可愛唷”

“自己的小孩都是這樣的”

瑞傑爾德笑了,然後看向我。

身高已經幾乎差不多了。

“……你真的變強了呢。想都沒想過你居然能成為七大列強”

“現在的話,瑞傑爾德也能輕易的成為七大列強唷。瑞傑爾德的話,我這種人只要一拳就夠了,一拳”

“別開玩笑了”

“不過,我也不是只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就當上的,這點倒是真的”

“那些也算是你的力量吧”

“能這樣算嗎”

“……”

瑞傑爾德看著我一會,哼地笑了一聲,然後脫下掛在脖子上的墜飾,拿給我。

那是洛克希的墜飾。

“現在,這個還你”

“可是,這個是……”

“這個果然該你帶著”

第一次和瑞傑爾德分別時,交給他的墜飾。

洛克希的墜飾。

好像不知何時變成了我的標記的,墜飾。

成為了讓我開始朝這個世界踏出腳步的契機的墜飾。

“我明白了”

我收下了墜飾。

過去,將這個轉交給他時,是有些瑣碎的理由。

離別的時候,我說沒有還給我的必要,希望他能幫我帶著。

或許,是想要和他之間的連結。

但是,現在,他還給我了。

因為我們已經是同胞了。

因為暫時已經不會再分開了。

“瑞傑爾德,以後也還是麻煩你了”

“嗯。可能會不夠力就是了呢”

“不夠的部份,就互相補助吧”

“哼,說得也是呢”

我笑著,瑞傑爾德也微笑著——

諾倫帶著傭兵團回來,瑞傑爾德也走了。

我離開了現場,往魔法陣的方向走去。

想著差不多該回夏利亞一趟了吧。

“!”

這時我注意到前方正在接近的人。

是奧爾斯蒂德。

和往常一樣,戴著黑色面罩。

他不是一個人。

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名黑發的少年像忠臣一般地緊跟在後。

亞曆山大.萊貝克。

“……”

自那天以來,他好像便以部下的身份緊跟在奧爾斯蒂德的身後。

簡直像是阿道菲和摩爾一樣。

就像佩爾基烏斯和希露芭莉爾一樣。

就宛如他從100年前開始就擔任著這個職位一樣。

雖然我想主張我才是元老,不過打起架來肯定會輸所以什麼也沒講。

但,一看到他的身影,還是不由得感到警戒。

“有事嗎?”

“……沒有”

“要是有失禮之處,請務必告知。我馬上會改正”

只不過,無視于我的警戒,亞曆自那天以來,變得非常順從。

老實得幾乎讓人懷疑是不是背地在打什麼算盤。

對奧爾斯蒂德自不用說,連對我也是絕對服從。

“我明白您在提防我。

但是,我在前些日子的戰斗中,已經明白了自己的程度。

明白了自己有多麼不成熟,多麼的渺小。

所以我打算暫時在奧爾斯蒂德大人與盧迪烏斯大人之下努力鑽研,然後,在這里重新尋找所謂的英雄是什麼,北神又是什麼。

做為證據,也為了時時告誡自己,所以才會像這樣將慣用手給封印起來”

這麼說著,亞曆將右手舉高給我看。

他的右手,在手掌一帶被漂亮地切斷,在斷面上刻有文字。

那是奧爾斯蒂德所施加的封印術。

流著不死魔族之血的亞曆,即使被大卸八塊也會再生。

就算沒有巴蒂加迪和阿道菲那樣的速度,但只要花上時間也能確實地再生。

所以,他才會切下慣用手,並為了不要再生而要求奧爾斯蒂德封印。

做為忠誠的證明。

順便一提,往那封印魔法陣里注入魔力的人是我。

“只有左手的話,構不成威脅了吧”

“……不,是你的話,我想就算兩只手都沒有也能解決我。用頭錘之類的”

“您太謙虛了……不,或許這種謙虛才是最重要的吧。以後也請您繼續指導、鞭策我”

“唔……”

奧爾斯蒂德即使如此相信亞曆似地,讓他跟在身邊,也什麼也沒說。

但是我卻感覺好像隨時都會被他從後面背刺。

老實說,好害怕。

“……那個,列強的地位之類的,要是你還覺得想要的話,就說。我馬上還你”

“不不,那個要等我覺得自己已經不會不成熟了的時候才會重新拜托您”

“要好好拜托喔? 不可以從後面偷偷攻擊之類的唷?”

“或許不會找盧迪烏斯閣下,而是去挑戰劍神就是了,不過當然,要打的話就要從正面堂堂正正的!”

“要用刀背唷? 不能動殺手唷?”

“是!”

現在,我的列強名次是第七名。

一位‘技神’拉普拉斯。

二位‘龍神’奧爾斯蒂德。

三位‘斗神’巴蒂加迪。

四位‘魔神’拉普拉斯。

五位‘死神’蘭多夫。

六位‘劍神’奇諾.布里茲。

七位‘泥沼’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像這樣子。

有嚴重的只有我被放錯地方的感覺,感覺很不好。

以後也會出現為了爭奪列強順位而殺過來的人吧。

好沉重。

只不過,我的標志是米格爾多族的圖騰。

目前為止,我自己不太常展現那個標志給人看。剛才雖然收回了洛克希墜飾,不過我也沒有打算露給別人看,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誰是列強。

知名度應該也沒有那麼高,挑戰者應該不怎麼會來才對。嗯。

暫時就把七位當成‘身份不明’吧。嗯。

順便一提,在那場戰斗當中,斗神的名次並沒有改變。

奧爾斯蒂德說,只要斗神鎧沒有被完全破壞,大概就不會變動。

我將目光從一副干勁十足的表情的亞曆身上挪開,看向奧爾斯蒂德。

“奧爾斯蒂德大人……那個,控制上,怎麼樣?”

我把臉轉向一直默默聽著對話的奧爾斯蒂德。

“沒有問題。原本多少使用一些魔力,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最後的對決里,奧爾斯蒂德使用了魔力。

大量的魔力。

據說大約是總量的一半。

從我的眼中看來是輕松獲勝,實際上HP滿格而MP也只用了50%的話,也的確可說是輕松獲勝。

然而,如果那個MP不會回複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奧爾斯蒂德在這場戰斗中,用掉為了拉普拉斯與人神而保留起來的魔力了。

我們勝利了。

但人神也達成了勝利條件。

這樣,可以算是勝利嗎。

“同伴增加了,敵人減少了。以後用到魔力的機會會比以往來得更少吧”

只不過,奧爾斯蒂德好像不怎麼在意。

說不定是打算將錯就錯了。

“這樣說好嗎”

“就算不是這樣,這次也和往常不同。那麼只要朝與以往不同的方向前進就好。我已經對此做好覺悟了”

奧爾斯蒂德賭在我身上。

認為即使用掉要用在拉普拉斯與人神身上的魔力,能和我一同奮戰的話也值得。

大概,認為這次是完全勝利吧。

要是他認為贏了的話,那就是贏了吧。

畢竟實際上也幾乎沒出現死傷呢。

鬼神、數名斯佩爾多族、數名阿道菲親衛隊。

我方的損傷就這樣而已。

沒有輸了的要素在。

“啊,接下來,您有何打算?”

“差不多要回夏利亞了”

“我知道了。我也正打算要回家一趟……啊,但是我想事務所還沒有重建完成呢?”

“無妨,睡覺的地方還是有吧”

雖然轉移魔法陣用的地下室,最低限度是用魔法挖出來的,但接下來要繼續修複作業的話,也有必要進行擴張了吧。

這次發生被鬼神破壞的情況,也必須要想好對策才行。

只不過現在還沒有想出什麼好方案。

干脆除了主要的國家以外別設置魔法陣說不定比較好。

畢竟在此之前,令人意外的都沒有考慮過被敵人利用來攻擊的可能性。

“在此之前,我想在最後去看一下那家伙”

“……”

那家伙,嗎。

“請讓我陪同”——

那一天的晚上,我與奧爾斯蒂德一起去了地龍谷。

地龍谷底。

茂盛地長著藍色香菇與苔蘚的平坦道路。

被隱藏在牆壁里面的,小小的洞。

1公尺大小的洞穴,稍微有點彎曲,所以從外面看的話,好像馬上就會走到死路一樣。

但是往內走大約10公尺之後,便會出現寬廣的空間。

在那里,有一個以一把劍為中心的巨大魔法陣正散發出光芒。

雖然說巨大,也不過半徑5公尺。

在那里面,一名男人正倒臥著。

“唔嗯,來了嗎”

乃是魔王巴蒂加迪。

他的肉體被分成了五份,各自封印在這座峽谷的不同地方。

而本體,在這里。

這個結界,如果不把其他四個封印給解除的話,就解除不了。

而且結界是利用巴蒂加迪肉體的魔力來運作,再透過斗神鎧及王龍劍來增幅,以此維持。

能夠半永久的持續運作。

佩爾基烏斯謹制的結界魔法陣。

為了封印魔神而開發的神級結界魔法。

隨著成為媒體的封印對象,與成為媒介魔道具越強,結界的強度就會變得更強。

使用了斗神鎧與王龍劍的這個結界,好像就連奧爾斯蒂德都無法逃脫般的強力。

將二個神級裝備用在結界的一部份可能是有一點點浪費。

不過,二件裝備都是比起我方來使用,被敵方拿去用更讓人害怕的武具。

最近也才剛被敵人利用了轉移魔法陣,所以在這里這樣來使用也不壞。

只要這個封印存在,不光是巴蒂加迪,斗神鎧與王龍劍也和被封印是同樣意義。

要是這都能夠突破的話,那也只能放棄了。

是這樣判斷的。

奧爾斯蒂德,為了設置這個結界而去向佩爾基烏斯拜托了。

低下頭,希望他能幫忙。

然後,佩爾基烏斯答應了。

成為奧爾斯蒂德的同胞、伙伴了。

然而,佩爾基烏斯是之後不得不殺的對象。

代表著奧爾斯蒂德,選擇了背叛的道路。

佩爾基烏斯、奧爾斯蒂德都于我有恩。

就個人來說,心情非常複雜。

但是,我知道奧爾斯蒂德原本是不想選擇這個道路的。

既然即使如此奧爾斯蒂德還是選擇了,那我也沒辦法說三道四什麼。

雖然想說,至少能得知不使用什麼龍族的秘寶就能去人神的所在的方法就好了,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稍微研究一下就能輕松找到的東西。

嘛,關于這方面,可能不是我該去煩惱的事情就是了。

現在,先面對眼前的對手。

“實在是很抱歉呢,陛下。一旦變成了人神的使徒,我們也只能這麼做了”

“太窄了。不能再寬敞點嗎?”

巴蒂加迪以涅槃像的動作,尊大地說道。

即使是對所謂的牢獄有獨到之見的我,也覺得這個封印結界是太窄了點吧。

但是,即使如此要殺他也于心不忍。

請不要殺了他,這是克西莉卡拜托過的。

“非常的不好意思,但這樣已經是極限了”

“唔嗯,那麼就沒辦法了”

巴蒂加迪這麼說完,呼哈哈地笑了。

手剩二只。身體也比以前還要來得小。

這是封印的結果。

“然後,你們為何而來? 總不會是要以吾人的英姿做為配菜要來召開酒宴的吧?”

“奧爾斯蒂德大人,有話要說”

這麼說完,我將位置讓給了奧爾斯蒂德。

“魔王巴蒂加迪啊”

“晚安啊,龍神閣下。今日有何貴干呢?”

“拋棄人神,追隨我”

巴蒂加迪愣了一瞬間。

但是馬上便大笑出聲。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洞窟里,回蕩著巴蒂加迪的笑聲。

“令人忌諱的龍族,居然要身為不死魔族的吾人成為部下嗎!”

“雖然一時敵對,但你乃是盧迪烏斯之友。阿雷庫斯、亞曆山大、阿道菲也在我們這邊,有考慮的余地嗎?”

“沒有!”

斬釘截鐵地,斷言。

“為什麼啊舅公大人”

本來站在入口附近的亞曆走上前來。

“您不是敗北了嗎? 那應該依照不死魔族的規矩──”

“亞曆啊,可不能搞錯了唷。那可不是不死魔族的規矩。而是阿道菲的自我規則”

“那,舅公大人的意思是,您已經向什麼人神發誓忠誠了嗎?”

“非也”

巴蒂加迪挺起身子,搖了搖頭。

然後,抱起只剩二只的手,盤腿坐起。

“吾人原本,便非是喜好與人爭斗的。

旅行、把酒言歡、向路過的女子搭訕、擁抱、偶爾被未婚妻給痛揍、與新朋友喝酒、歡笑、歌唱、看著累倒的人們滿足的睡臉,才是吾人喜歡做的事。

這次不過是因為人神低頭拜托,才動身的。

他說無論如何也想殺了盧迪烏斯.格瑞拉特與龍神奧爾斯蒂德。

現在,吾人能和克西莉卡活在同一個時代是誰的功勞呢。

給我回想起4200年前的事,為過去的事情報恩,這些呢。

而對這些話,吾人以“只有一次而已”的答應了”

“……”

“然後,那個一次也結束了。

吾人已經不會成為任何人的友方了!

要是問吾人要戰還是要被封印的話,就把吾人封印吧”

既然這樣的話,讓他出來也可以,我不禁這麼想。

當然既然是人神的使徒,就不能上這種花言巧語的當去傻傻的放他出來就是了。

唔-嗯……。

“反正不管怎樣,你和人神的戰爭結束後,都會讓吾人出來對吧?”

巴蒂加迪抿嘴一笑,向煩惱的我這麼說。

“……嗯”

看著點頭的奧爾斯蒂德,我了解了。

沒錯。

在我活著的時候雖然沒辦法吧,但奧爾斯蒂德在與人神的戰爭中勝利的話,就沒有要繼續抓住巴蒂加迪的理由了。

“會在100年後”

“那樣的話,就一下子而已。吾會乖乖地等著”

巴蒂加迪這麼說完,又躺了下來。

奧爾斯蒂德點完頭,也轉過去身。

這樣對話就結束了嗎。

真干脆呢。

“陛下……雖然變成這種情況了才說這些,不過在魔法大學時,許多事都非常的感謝您”

“嗯。盧迪烏斯啊,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了,不過先跟你說聲恭喜”

“恭喜?”

“因為你贏了,所以恭喜”

“真的,算是贏了嗎……”

我煩惱的地方在這里。

結果,奧爾斯蒂德用到了魔力。

在最後的最後,搞砸了。

但是,巴蒂加迪並沒有提到那部份。

“嗯。你給了人神敗北感”

“敗北感?”

“嗯。你讓人神覺得“不管做什麼都殺不了這家伙”了。人神已經完全失去干勁了。吾最後看到的人神的樣貌雖然難以用口頭說明,但那幾乎就是輸家的樣子。那麼,他的對手要是不算贏的話,又算什麼呢”

“……那些,是真的嗎?”

“不信的話,把那護手脫掉,去見一次就知道了”

被他一指,我下意識地用手遮住了護手。

“這……還是先算了吧”

“是嗎,這樣也好”

這方法還是算了。

我已經完全不想再見到人神了。

不過。

在谷底見到時,的確是已經山窮水盡了的感覺。

這次的勝利,讓人神產生了巨大的敗北感的這件事,或許是真的。

還是,失去干勁了什麼也不會做了的這部份,不能相信就是了。

“話講完了嗎?”

“我這邊已經說完了”

“是嗎。那,保重啊”

跟著奧爾斯蒂德的腳步,我也轉身。

那時,一臉如坐針氈的表情的亞曆跳了過來。

“舅公大人……我──”

“亞曆山大啊。要是你想成為英雄的話,就去尋找自己真正的敵人吧。因為你的父親,一直以來都沒能找到。當打倒那個敵人的時候,你就能成為超越父親的英雄了吧”

“……我明白了”

亞曆也一樣轉過身。

我大概在此就和巴蒂加迪是一生之別了。

雖然也可以每隔幾年就來露個面,但聊著聊著,說不定我就把封印給解除了。

那麼,還是不要來比較好。

也沒有告訴魔法大學出身的其他人,巴蒂加迪被封印在這里。

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只有我和奧爾斯蒂德、瑞傑爾德、亞曆、佩爾基烏斯五個人而已。

而且瑞傑爾德已經在村子的入口,為了避免有人來這座峽谷而替我監視了。

再加上,能夠下到這地龍谷底的人,和能爬上去的人都不多。

區區100年的話,偶然地被解開封印的事,不會發生吧。

而且,更何況──。

“盧迪烏斯,入口”

“是”

小小地挖出的入口被埋了起來。

只要沒有特地到處開挖,就不會被發現。

再見了。

“年輕的龍神啊。但願你的詛咒能夠化解”

最後感覺好像隱約的聽到了巴蒂加迪的聲音——

隔天。

一大清早,在太陽東升之前我回到了夏利亞。

建築當中的事務所。

只剩瓦礫的前事務所。

在這里,好像負責了建築指揮的紮諾巴他們正睡成一排。

這次也受紮諾巴照顧了。

希望跟他以後也能繼續保持這互相支持的關系。

“那,盧迪烏斯。往後也麻煩你了”

還有,和奧爾斯蒂德也是呢。

“是”

我在城外和奧爾斯蒂德分別,在晨霧中的城里走著。

手上是畢堅利魯王國的土產。

特別是,醬油的存在無法忽視。

在往後的日子里,只要有這瓶醬油在,我就能活上一輩子吧。

和過去沒有改變的,夏利亞的市區。

人的樣貌也沒有改變。

現在正前往農耕的人,在旅館的廣場辛勤鍛煉的冒險者。

大概是大學教師吧,還能看到穿著長袍的男性。

我一邊和他們擦身而過,一邊踏上積雪的回家之路。

穿過中央廣場,往居住區。

那個景象不知為何的讓人感到懷念。

雖然是幾乎每天都在走的道路,但為什麼呢,讓人湧現出總算回來了的心情。

我從馬路走進小巷。

那是馬車也無法通過的窄道。

只能稍微抄上一點近路的這條路,是我常常走的路。

一走出小巷,便看見了我的家。

纏繞在門柱上的彼多,當我一接近,便替我打開了門。

庭園里,有著稍微顯得有些缺乏修整的家庭菜園。

犰狳的吉羅看到了我,便走到我身旁磨蹭。

我蹲下來摸摸它的頭後,它便翻過來露出的肚子。真是可愛的小東西。

那時,玄關的門悄悄地打開了。

走出來的是聖獸雷歐,還有艾麗絲。

“啊,盧迪烏斯。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大家呢?”

“平安無事唷”

“我不是問這個,在做什麼?” 媽

“……莉莉婭和希露菲在准備早餐,洛克希和孩子們還有婆婆還在睡覺。而我現在,正准備要稍微跑一下喔”

“是嗎”

我嘟嚷一聲後,握起了艾麗絲的手。

艾麗絲也像是回應我一樣,緊緊地回握我的手。

是剛空揮完嗎,有點溫暖。

仔細一看,艾麗絲的臉也稍微有點紅潤。

“干、干嘛?”

“艾麗絲。今天就當休息日吧”

“知、知道了啦”

就像是在說已經看穿我想要做什麼一樣的“知道了啦”。

完全正確。

“雷歐,抱歉啊,散步取消了”

“……汪嗚”

雷歐雖然露出有點遺憾的表情,但舔了舔我另一只手後,便回到了房子里。

我和艾麗絲手牽著手,走進了家里。

然後就這樣走向廚房。

在廚房里,莉莉婭和希露菲正一左一右的料理當中。

“我回來了”

“啊,歡迎回來盧迪”

“歡迎您的歸來,少爺”

露出了一如以往的笑容給我看的希露菲,還有露出放心的表情的莉莉婭。

“莉莉婭小姐,負責看家真是辛苦你了”

“不會。少爺能夠平安回來才是最重要的”

“諾倫和愛莎好像還會在那邊待一陣子”

“我知道了”

莉莉婭低頭行禮後,我轉頭和希露菲面對面。

“希露菲,今天就當休息日吧”

“欸? 可以是可以不過休息日是……”

歪頭苦思的希露菲。

不過,莉莉婭好像馬上就想到了。

“明白了。夫人,料理就由我來負責”

“啊……是這麼一回事啊”

希露菲靦腆地笑著,握起了和艾麗絲反方向的手。

大概是因為正在料理,有沾到水的關系,有一點冰冷。

“莉莉婭小姐。中午大家到外面吃吧”

“謹遵您吩咐”

就像是在說已經看穿了一切的笑容。

果然還是有一點害羞。

不過,不算什麼,都事到如今了。

希露菲和艾麗絲,我一邊握著二人的手,一邊走向兒童房。

輕聲打開房門往里面一看,四個小孩正安安穩穩地睡著。

露西、菈菈、亞爾斯、齊格。

像是在保護他們一般,雷歐正在房間的一角卷成一圈。

在這次戰斗當中,無數次地擔心著家里的事情。

但,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孩子們非常地平穩。或許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發生過戰斗,而雷歐替我保護了他們也說不定就是了……。

總而言之,我確認完孩子們的平安健康後,又靜靜地關上房門。

接著,爬上樓梯,走到洛克希的房間。

基于禮貌,敲了敲門。

“……來了”

數秒之後,傳來了回應。

門一打開,睡眼惺忪的洛克希便映入眼廉。

頭發亂翹,嘴角還留有口水的痕跡。

“啊啊……盧迪。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洛克希。其實今天我想當做休息日,不知道行不行呢”

洛克希發愣了幾秒後,理解了休息日的意思。

急忙用手指梳平著翹起的前發,臉頰也變得有些泛紅。

“我是無所謂啦……”

我看向我的左手和右手,在那彼端的二名女性之中的,其中一邊。

“艾麗絲,你清楚了嗎?”

看向艾麗絲。

她正用有些摸不著頭緒的臉,而臉上正發著紅。

“我正想問”

我重新轉向艾麗絲。

“艾麗絲,接下來我想四個人一起去寢室,可以嗎?”

一問,艾麗絲好像就明白意思了。

臉頰又變得更通紅,嘴巴也嘟了起來。

要是雙手空著的話,又會擺出招牌動作了吧。

“如果盧迪烏斯,無論如何也要的話…………”

抱歉啊艾麗絲。

今天稍微想要給自己一點獎勵。

想要跟禁欲的盧迪烏斯說拜拜了。

“謝謝”

我道了謝。

不光是艾麗絲答應我的這件事。

也是對著至今一直支持著我的三個人,說的。

更是對沒有失去任何就結束的戰斗,表示感謝。

基司和巴蒂加迪已經說了。

說這樣就結束了。

說人神已經不會對我出手了。

當然,那種話可不能相信。

只要人神還活著,就要面對我這個敵人。

但是,今天一天就休息吧。

為了取得明天的活力,為了再次度過平靜的一天。

為了讓笑容更加的有實感──。

才─怪。

單純只是我想H而已。

來吧,今天開始我就是解禁的盧迪烏斯啦。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四個人一起走向寢室。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7話 學習語言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9話 分歧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