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1

當我醒來時,我抱著紮諾巴.

我當然不是同性戀.

這是昨晚喝太多的結果.

昨天的酒實在是太棒了.

我以前覺得和別人喝酒並不會有什麼好處.

但我錯了.

沒有比和男性朋友一起喝酒還要更加美味和愉快的事了.

總之,我們用解毒魔法解除了頭疼後接著慢慢的吃完早餐,便分道揚鑣了.

現在的季節是夏天.

已經沒有看到雪了.

很快,獸族的交配季節又到了.

因為我的野獸(小伙伴)是全年發情的,所以沒多大關系.

但正如預期的環境變得不安,我也變得煩躁不安.

因為洛克希的肚子已經變大了,所以是時候休假了.

雖然決定即將出生的孩子的名字很有趣,但在一個月的時間里我將跟隨亞麗艾爾去阿修羅(忘了,直譯)王國.

雖然通過使用傳送魔法,我可以立即返回,但是不知道會在那里停留多少個月.

我絕對不想在孩子出生的時候不在.

因為要生孩子,她不得不忍受10個月的不適.

雖然沒有什麼我可以做的,但感激和喜愛的心情必須要表達出來.

洛克希的孩子.

是男孩還是女孩呢?

露西是一個女孩,這次是一個男孩會更好麼?

不,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很好.

想起來,愛麗絲說她想要一個男孩.

在之前的世界,性別是怎樣再決定的?

如果我沒記錯,聽說做了某些事可以使男孩更容易出生.

用醋或類似的東西……

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是否可以通過魔法控制

但不管怎樣都好.

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都要給予真摯的愛來養育.

在不久的將來,愛麗絲的孩子也會出生.

而問題是愛麗絲在懷孕期間能否規規矩矩的.

但即使如此,愛麗絲還是變得有點不耐煩了.

在期間,她確認了很多次,"這麼做,對嗎?"或者"沒有錯吧,是嗎?"

盡管愛麗絲的性欲可以說是很強的,但當她看到露西和懷孕的洛克希,她或許覺得她落後了.

在阿修羅王國,不少的看法是妻子的義務就是給丈夫生孩子.

我不知道愛麗絲是怎麼想的,但是如果帶來一個孩子會讓她松一口氣,我想讓她快點放心.

part2

在我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就走到了房子附近.

我沒有說昨天不在家過夜,我想他們會很生氣.

不,它不是一個嚴格的家.

但是,禁止在外面過夜,最好再次表明這樣的規則.

這是一個綁架繁多的世界,而且又不知道人神會做什麼.

露西最近也越來越大個了,這也為是了未來的孩子們著想.

是的,為了孩子們的規則.

【嗯?】

我注意到有人在房子的前面.

這個男人在大聲的對某人說話.

但這個聲音其他人還是聽不到.

仔細看清楚,我明白了那個人是誰.

擁有柔軟的棕色頭發,看上去像一個美男子.

據說是在魔法都市最受歡迎的人.

是盧克

【……】

我想起了龍神的話和日記的內容.

龍神說過,人神可以操控人們.

日記也中有寫道,盧克被人神操控從而牽連了希露菲.

雖然我的日記中具有很強的迫害情結.

但為了牽連亞麗艾爾和希露菲,操控盧克將會很有效.

不知何故,西露菲似乎也相信盧克的話.

在和人神的戰斗中,找出人神的使徒和目的毫無疑問是非常重要的.

這樣想著,我決定再看一會兒.

我放低我的腰,從陰影中不斷移動位置直到我能清楚聽到他的聲音.

【啊,要知道這樣一個美妙的人來到了這個城市!你是多麼的可愛.這堅定的,美麗的眼睛,看似飄逸的長發.就像一個真正的天使……不,這就像一個女神降臨了人世!當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已經愛上你了!】

我聽到的聲音似乎傷害了我的頭.

頭好疼.

我(擼弟)不會說這種鬼話,但在這個世界,這一類詞語的很為人接受(指魯迪覺得浮誇,這世界的人覺得剛好)

面對這樣的事情時,希露菲肯定會臉紅害羞的笑著說:"即使沒有這熱情的求愛,我已經是盧迪的啦,欸嘿."

【啊,我乞求你的原諒.我為耽擱了你感到抱歉.我是盧克?諾特斯?格雷拉特.我是諾特斯?格雷拉特的二兒子,阿修羅王國的四大領主.】

……假設盧克是人神的使徒.

這可能性很高,他熱情的向女性求愛或許是來自于上帝的忠告.

畢竟盧克不是那種沒有女人的人.

希露菲也說盧克對待女性有如面紙/衛生紙

話說,他求愛的對象是誰?

因為在大門的陰影處,所以看不到另一個人.

和天使這個形容最合適的是希露菲,但盧克不會追求希露菲.

女神的形容是指洛克希?但這也不對.

因此,……愛莎?

【如果可能的話,能請你告訴我名字嗎?啊,當然,這沒有問題,如果你不想告訴我你的姓.我只希望可以將你美麗的名字刻在我的心上,至少作為一個安慰】

我不知道他是在試圖哄誰,但又好像知道了.

到底盧克試圖讓誰成為他的女人?

如果知道了那個人,人神的目的或許就可以理解了.

……嗯,那只是假設在盧克是人神的使徒.

那個頭腦簡單的盧克一見鍾情並不斷求愛也不是不可能的.

【啊,你不告訴我你的名字.那麼至少,請賜給我一個給予這雙美麗的手一個吻的榮譽.只有這樣,我……】

盧克隨後降低了他的腰,他伸出一只手,對著那個人.

在一瞬間,盧克的頭搖了搖.

他停下來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人神的攻擊……?

也許,現在,在這一刻,他收到了來自人神的啟示.

【……】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盧克就跪下了,砰的一聲突然倒了下來.

他甚至沒有其他動作就失去了意識.

發生了什麼事.

但總感覺我知道這樣的場景.

搖動,倒下,失去意識……啊;我的頭……

【……哼】

看著倒下的盧克,一個女人來到門口.

他瞥了一眼倒下的盧克,然後用腳尖踢向那個不省人事的人的頭.(嗚哇…不愧是愛麗絲,{{抖}})

是愛麗絲.

愛麗絲打到了盧克.

【他是怎麼了,突然出現又胡說八道……】

一個不高興的臉,愛麗絲把盧克踢滾到一個不會擋在到家的通道上的地方.

然後回到屋子里,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我離開陰影然後靠近盧克.

他倒在地上,翻著白眼.

打另一個人妻子的主意,我想知道這家伙有沒有道德啊.

啊,沒有啊,我想起來了,我回來後跟亞麗艾爾和盧克報告,但我沒有提到我結婚了.

那是和愛麗絲的第一次見面上的事.

但是,想到盧克會偶然碰上愛麗絲……

究竟是因為這家伙是人神的使徒呢?

還是這是原來曆史的影響?

我無法得出一個結論.

【……】

無論如何,讓他繼續躺在這里是不好的,先讓他進屋吧.

在他醒來的時候再問他吧.

part3

【我回來了!】

【……】

帶著盧克,我一走進房子,愛麗絲便出來歡迎我.

雖然她看到我的時候,臉上立刻掛著開心的表情,但當看到盧克後,她又皺起了眉頭,交叉著雙臂.

【……那家伙,是你的熟人嗎?】

【啊,與其說是我的熟人,更像是希露菲的同事吧.】

【我,我明白了……對不起,我揍了他】

哦,不知為什麼,愛麗絲很溫順啊.

【那就好.肯定,這家伙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是的】

【那麼就是這家伙不好】

把手伸向我的愛麗絲,活該.

但即使是他不好,現在我還是讓他先躺下吧.

嗯,把他放在客廳很礙事……,先把他扔進一樓的一個空房間中吧.

【嘿,盧迪烏斯.】

我被愛麗絲拉住了.

【什,什麼事?愛麗絲?】

【盧迪烏斯也想吻我的手?】

我看著愛麗絲的手.

這是一個粗糙的手,滿是劍繭的手.

但是一個很適合愛麗絲的美妙的手.

【不,我想把它吃掉.】

這麼說著,我的肚子受到了愛麗絲的攻擊.

沒有多大的力量,但精確的往肝髒打擊著.

【那種事,只有在晚上才行哦.】

愛麗絲滿臉通紅的跑回了臥室.

我明白,我明白,今天是愛麗絲的日子.

好期待.

【那麼,其他人呢?大家都出去了嗎?】

【她們還在睡著,因為我們昨天熬夜熬得很晚!】

什麼,熬夜?

沒有我的派對?

沒有我的派對?這代表我被孤立了嗎?

在我和男人一起走在華麗的街道時,一個女人的會議也在召開著.

希望他們沒有說對方的壞話什麼的.

【啊,歐尼醬,歡迎回來~】

愛莎從廚房走了出來.

【那是誰……啊,是盧克大人,出什麼事了?】

【愛莎.不可以用大人稱呼盧克.】

【但諾倫說,如果沒有叫盧克為盧克大人,女前輩們會生氣的.】

【真的?】

原來有這樣的協議.

但是,仔細想想,他們在學校制定了這樣的規則.

便會欺負那些不堅守這些規則的人.

諾倫在努力的讓自己不被欺負.

……諾倫喜歡的人不可能是盧克,對.

歐尼醬也不會允許的,知道嗎?

【那個呢,聽我說,歐尼醬.每個人都很糟哦.我去睡覺後,每個人都在喝酒吵鬧.】

【啊,所以你沒有參加啊.】

【我在和雷歐一起睡…啊,聽聽這個,歐尼醬.當我和雷歐一起睡覺到早上的時候,我發現什麼東西冷冷的.原來雷歐尿床了!當我罵他的時候,他還啜泣了,啜泣了你知道嗎?雖然雷歐看起來長大了,但也還是個孩子嘛】

(他是覺得很冤枉啊.)

愛莎似乎很享受每天呢.

把盧克搬到一個空房間後,我決定聽聽愛莎的故事.

我感覺我和她的保持的交流還不夠.

不,那不可能.

【那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你洗了它?】

【當然了!啊,是愛麗絲夫人幫我解決的,說因為她也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她會保密的.我試著解釋不是我做的,但是她不相信我.雷歐也可作證啊.另外,我可是從來沒有尿過床哦……】

【我知道,我知道.】

一邊和愛莎聊天,一邊移到客廳.

愛麗絲加入了我們的家庭真是太好了呢.

part4

在盧克醒來前,我先去看看希露菲和其他人情況吧.

雷歐端正的坐在二樓的樓梯.

他擺著一個張堅定的臉,讓人無法想象他會尿床.

我看了一下房間.

衣服扔的到處都是,但洛克希的房間沒有人了.

但看到次郎(洛克希的坐騎)也消失了,那她一定已經去學校了.

仔細想想,洛克希也喝酒了吧.

雖然在這個世界有解毒的魔法,但懷孕的婦女喝酒,我還是有點擔心.

希露菲睡在她自己的房間里.

不知道什麼原因,和愛麗娜麗茲睡在一起.

看來愛麗娜麗茲昨晚也來了我們家.

她可能很有空吧,因為克里夫不在家.

無論如何,吵醒她們是不好的,我輕輕的關上了門.

莉莉婭和詹妮絲也在睡覺.

詹妮絲睡得像個孩子,像個球一樣卷了起來,而莉莉婭睡在她身邊.

房間還有一點酒精的氣味沒有散去,似乎她們昨天也喝酒了.

平常她們兩都是不沾酒的,我想昨晚應該喝得非常愉快吧.

雖然一瞬間很想爬到床上,但我現在還是先回樓下吧.

偷窺客廳,發現愛麗絲正在訓練露西.

露西站在沙發上,試圖抓住愛麗絲的手,愛麗絲帶著緊張的表情支持著她.

看到這樣一個感人的場景後,我就回到了空房間.

盧克已經睜開了眼睛.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紅發天使的夢.一個美麗的天使.她可愛的同時,也能感受她散發的強大力量.她是我理想的天使,當我試圖給她手上一個吻時,我卻醒了.】

盧克坐起上半身,反複的嘟囔著什麼我聽不懂的東西

當然,也可能是被愛麗絲踢到大腦而留下的損傷.

不對,他在被擊中前也說過天使什麼的.

【請冷靜下來,盧克前輩.有著紅色頭發的不是天使】

【啊……盧迪烏斯…】

盧克心不在焉的看著我的臉

【為什麼盧迪烏斯會在這里.嗯?這里……是盧迪烏斯的房子?剛才,在入口,有一個天使,是嗎?】

記憶障礙.

雖然他好像失去了記憶,但感覺他並沒有遇見人神……

【啊!】

當盧克看到我身後,他叫了出來.

回頭,看到愛麗絲站在那里.

她正從開著的門外偷看著房間里面.

【哼!】

看了一眼盧克,哼了一聲就回她房間去了.

我不知道這擔心是不是暫時的.

但是愛麗絲對盧克產生興趣了,不是嗎?

我內在的少女警鍾敲響了.

【啊,請等等,你的名字,請告訴我你的名字!還有你的地址和你喜歡什麼花!還有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

【請冷靜下來,盧克學長.她的住址就是在這里.】

我阻止了試圖從床上跳出來的盧克.

盧克抓住我的肩膀,帶著不顧一切的表情逼近我.

【盧迪烏斯,事實上,她住在你家里,也就意味著她是你的熟人嗎?請告訴我她到底是誰?】

【他叫愛麗絲.在最近成為了我的妻子】

【什麼……妻子….?】

盧克瞬間凍結了.

【她是你的……女人嗎?】

【嗯,可以這麼說】

我是她的男人,這麼說可能會更好.

【這樣啊……】

【對不起.】

我反射性的道歉了,但盧克覺得很困惑.

【你為什麼要道歉?先到先得嘛.】

【嗯,或許是這樣.】

或許是因為我聽過龍神說的故事,不知怎麼的有著罪惡感.

在曆史上,盧克是會和愛麗絲在一起的.

有種收到了快遞的東西,雖然不是我的,但卻來到了我的地方的感覺.

不,即使這樣也改變不了我成為了愛麗絲的家教,一起穿越魔大陸,一起度過第一次的事實.

如我擔心的,盧克發出一聲歎息.

【多個男人愛上一個好女人是常有的事.多個女人愛上一個好男人也是常有的事.】

他突然開始說了起來.

【男人可以盡他可能的擁有複數女性,但反過來就不行了.上帝沒有創造這種方式給人類.畢竟,一個男人能夠同時照顧多個婦女,但一個婦女每次只能為一個男人生孩子.一些魔族之中,似乎也有婦女能同時為多人生孩子,但人類卻不行.】

嗯,這是一個以男性為本的思維方式.

雖然我也認為存在相反的情況.

一個女人和複數男人,一個逆後宮.

【好的女人會去往最有能力的男人身邊.你有著實力,金錢,地位和名譽,我完全明白天使一般的愛麗絲為什麼會來到你身邊】

盧克說到這,搖了搖頭.

【不,不是這樣的.我來這里不是談論這樣的事情.】

他大大的歎了口氣.

【今天我來這里是請你幫個忙的.】

【呼】

我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

part5

在這個時間,這個時機接觸的.

是人神的使徒.

曆史的轉折.

不可能沒有關系吧.(不理解)

現在,你會請求什麼呢?

將我引向破滅的什麼,或者,令亞麗艾爾無法為王,人神所下的第一步棋.

【和我們……你不考慮與亞利艾爾公主一起工作嗎?】

聽到這些話,我不禁感到困惑.

什麼意思?

讓我合作?

怎麼反過來了?

【你的魔法技術和你的交談能力,讓你有辦法和那些很難應付的人結下友誼.與龍神對戰後生還了,戰斗力還高得被招攬到龍神旗下,那是非常厲害/可畏的.】

被人這樣稱贊,總覺得有點發癢.

【但如果我們把你卷入了,希露菲的幸福也就會被破壞.】

盧克猶豫了一下,然後抬起頭.

【因此,我們不會說什麼你沒有積極的配合我們.我和亞利艾爾大人也不想希露菲參與任何關于阿修羅王國的爭端】

那是之前說過的話.

和盧克決斗的時候.

【但……】

盧克低著頭

帥哥消沉的姿態.

總覺得會立刻騙倒女性.

【亞利艾爾大人已經放棄說服佩爾烏基斯大人了.】

【嘛,我也猜到這個結果了.】

【那麼,現在的情況,我是這麼想的】

【在這六年來,通過三大魔法國的幫助,我們已經贏得了許多貴族和技師的支持.其中有來自阿修羅王國的貴族和那些在國家擁有重大政治權利的人.但是……還沒有決定性的一擊.畢竟,他們都在處于阿修羅王國之外.】

【嗯……】

【但是,佩爾烏基斯大人是可以成為那決定性一擊的人物.他擁有巨大的政治權力,強力的話語權和戰斗能力.如果有這個bug在,亞利艾爾成為女王的道路將有一個飛躍的前進.當然,也不能肯定地說…】

盧克是認真的.

至少我不覺得他在欺騙或撒謊.

為了提高亞利艾爾女王的評價,一個必要的人,佩爾烏基斯被高度重視著.

【但是,因為本來就有這樣的計劃,即使沒有佩爾烏基斯大人,我們相信我們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盡管會花多幾年……但即使如此,我相信還是有機會勝利的.】

關于這些話我不太敢肯定.

根據奧爾斯蒂德的故事,得到國王生病的消息還需要20天.

如果事先聽從了人神的建議,這樣的話幾年後便說不出來了吧.

【因此……我想借用你的力量,為了成為保證我們取得勝利的決定性力量.】

【…我完全不了解政治哦?而且我也有可能完全發揮不了作用哦?】

【你是一個比我們想象還要強大的多男人,我保證只要你保持平常的你,你就會發揮適當的作用.】

【我不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即使沒有成為一個偉大的人,你的軍事力量和你的人際關系都是很可靠的.佩爾烏基斯大人,龍神,魔王,國外的王子,神聖的米莉絲教皇的孫子,獸族部落,七星.單單你的人機關系就是一個了不起的東西.我不想說讓我們利用這些人際關系.但是因這些人際關系而產生的某個"東西",我想要這個"東西",無論多小都好,希望能夠給予亞利艾爾大人幫助.】

【……】

我認為他說的這些話中有謊言,或許是因為我和盧克的關系比較淺.

即便如此,究竟是哪個呢.

盧克是人神的使徒或不是人神的使徒.

因為也有奧爾斯蒂德的指示,所以即使沒有盧克的請求,我也打算支持亞利艾爾.

但是這是否是人神所期望的呢……

……現在,我應該先看看他的反應?

【這是……誰的指示?】

【指令……?不,這是亞利艾爾大人的意願.】

【……是誰給你的建議?】

【這是我自己的判斷.】

【人神這個名字聽起來熟悉嗎?】

【人神……在佩爾烏基斯大人的地方聽到過,那是什麼?】

嗯,假如他是人神的使徒,他會誠實的回答我嗎?

我沒有說話,繞了繞頭.盧克一副不理解的樣子.

【事實上,這聽起來很矛盾.我們也希望希露菲快樂.但如果我們把她卷入了阿修羅王國的爭端中,幸福就會被破壞.如果作為一個阿修羅王國的反賊,就連三大魔法國也可能不會提供保護.】

這也讓我感到害怕.

在日記中,紮諾巴被神聖米莉絲殺害了.

以國家為敵人的話,被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確實,我的話,還是可以打的吧.

如果我認真的對他們使用魔法,我可以一次性消滅一個相當大數量的敵人吧.

如果魔法鎧修理完成後,某種程度上的近戰對手都能壓倒性勝利吧.

奧爾斯蒂德也是,即使他不打算全力以赴.

另一方面

從正面作戰能戰勝敵人就沒關系,這只是小孩子的理論.

只有白癡才會兩手空空的跟一個摔跤選手戰斗.

在背後捅刀,下毒,或用金錢來施加壓力.

如果不能通過力量來戰勝對手,那麼就用其他方法來贏得對手.

在日記中的我,通過跟國家聯系密切,從而保護自己.

幸運的是,日記中的我沒有被阿修羅王國追捕,當阿修羅王國被米莉絲要求交出我的時候,他們也說"不"了,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對國家還有存在價值.

我不知道這次會怎樣.

因為雷歐在這里,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因此停止將手伸向我們,因為其他國家會害怕和獸族的關系會惡化.

我不清楚雷歐能保護我的家人到怎樣的程度.

但奧爾斯蒂德說,有一個守護魔獸會比較好.

被擁有強大命運的守護魔獸守護的話,我的家人便會受到保護.

但我實在懷疑只是一只狗真的沒問題嗎?

【……因此,我們把即使有龍神支持的你卷入,你還是可能沒辦法讓希露菲一直幸福吧.】

不知道為什麼.

奧爾斯蒂德似乎在各方面的影響力都不足.

即使所有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人都知道七大列強的存在,他們似乎並沒有完全理解他們到底有多麼強大和令人驚歎.

【即使我擁有龍神的支持,但還是存在性命危險的.】

【……嗯,是沒錯.】

盧克迅速的吸了一口氣.

他直盯著我的眼睛.

【所以,這不過是徹底的場面話罷了.我想讓亞利艾爾當女王,即使希露菲的幸福會被破壞.】

盧克雙眼瞪視著我.

我沒有回避地接受了他的目光.

奇怪的是,我沒有因為希露菲被輕視而感到不快.

盧克的眼神出于意料的強勁.

從他眼睛發出的閃光強度來看,足以讓人明白他將為了達到目的而拋棄一切,我感到一點可怕,讓我想起了瑞傑爾德.

【我問你,你會不會借亞利艾爾大人力量?】

因為沒有說過如果讓亞利艾爾成為女王會獲得什麼回報,可能是因為這次談話並不是通過亞利艾爾指示的,而是基于他自己的判斷.

也是為什麼是用"我問你"的原因.

【……】

回想一下.

例如,即使我被人神操控了,但我還是我.

在得到建議的基礎上,我也非常想向好的方向發展.

盧克可能也是一樣的.

在他自己的道路上,盧克可能會傾盡其所有.

想到這,我就想通過各種手段來借給他們力量.

但我的對手不是阿修羅王國也不是亞利艾爾.

是人神.

如果我加入了亞利艾爾那邊,這可能是人神所期待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必須先咨詢奧爾斯蒂德.

【讓我先和我周圍的人談談吧.】

這麼說後,盧克瞬間一副像哭又像笑的表情.

他一定認為他會被拒絕吧.

然後他慢慢的站了起來.

【……明白了.很抱歉,說了這樣無理的請求.】

【不,正式的回答會在遲點後,我會清楚的給出答複的.】

盧克垂著肩膀,離開了房間.

我跟著他,送他離開.

從這個小房間,穿過走廊的入口.

在路上我看到在樓梯的雷歐,他的位置和之前沒有多大改變.

坐在二樓的樓梯,做了一個小咆哮,好像在說你不被允許通過這里.

果然,盧克是小黑吧?

雖然我不知道雷歐的嗅覺是否可以辨別一個人是不是人神的使徒.

【啊……】

可能是因為聽到雷歐的咆哮,愛麗絲從房間里出來了.

當盧克看到她,他迅速把手放在胸前,做了一個優雅的鞠躬.

【夫人,即使是因為我不知道,請原諒我先前的行為.也許,我們很快又能見面的.】

【……】

愛麗絲想抓住裙子邊提起來,但注意到自己穿的是褲子,做了個尷尬的表情,接著又交叉著雙手.

【下一次,我會適當的熱情款待客人的!】

【真是感激不盡.不過,現在暫時不能奉陪了.】

就在那一刻.

【呼……愛麗絲,大家都還在睡覺,不要弄出那麼大聲啦.】

這時,希露菲從二樓下來.

睡眼惺忪的樣子,當她看到盧克和我之後便停了下來.

【啊,歡迎回來,魯迪……啊?盧克也來了啊.怎麼了?和愛麗絲大人發生什麼了嗎?】

【……我只是探望——,因為一些小事而已.】

【嗯……那,你要喝點茶嗎?】

【不用了,我正要返回.】

【我明白了.我也很快會回去的,在那之前,請照顧好亞利艾爾大人.】

【當然】

盧克做了個孤獨的笑容,然後離開了我的房子.

希露菲和我看著他直到他離開門口.

盧克的背影看起來很悲傷,就像一個精疲力盡的工薪男.

【……】

什麼已經開始了.

我心中有這樣的預感.

准備的期間已經結束了嗎?

做了什麼的話,也就是召喚了守護魔獸雷歐和請克里夫解決龍神的詛咒而已.

做了的事很少,准備不足的感覺也不可否認……至少,把氣勢也加進去吧.

這樣想著,我決定先把奧爾斯蒂德叫出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間話 女子會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