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8話 初任務

隔日

我再次去奧爾斯蒂德所在的地方.

今日的話,只有我一個而已.

拜托了愛麗絲留在家里守護.

今日的她是警犬啊.@明明是狂犬@

因為是奇怪的家伙啊,所以拒絕了跟愛莎協力這樣說道.@這句不懂怎麼翻@

這樣我的家里的安全就沒問題了.

叫出守護魔獸之前.先這樣暫時守護家里吧.

;連愛麗絲都沒有帶上,所以希露菲和洛克希也不帶去比較好吧.

因為奧爾斯蒂德的詛咒.肯定會有敵意的.

果然還是一個人去最好. ——

小屋的外面,席洛巴死在那里了.

他,在3米左右大小的金屬塊那里,倒伏這樣倒在地上.

「假的吧——!」

我慌張地跑過去.搖了下他手跟肩膀.

「喂,不會吧.席洛巴……喂!」

脈搏——有

瞳孔——動

呼吸——還存在

體溫——溫度還正常!

怎麼看著都是還活著……!

這麼早,原來不是死了啊.

睡在這里而已啊.

「啊,嚇了一跳」

耶穌,別亂這樣亂召喚人啊.@這句改了一下@

這貨,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睡覺呢.

怎麼說都是王族啊.柔軟的床上睡覺不就好了……都幾歲了啊

就這樣想著的時候.奧爾斯蒂德在小屋之中走了出來.

「盧迪烏斯.來了嘛」

「是.啊.參見(BOSS)」

奧爾斯蒂德的表情跟眼睛動了一下.交互看了我和席洛巴.

「昨晚,席洛巴*西隆突然來這里了.」

「為了什麼?」

「因為你之前使用的鎧甲吧」

啊.不過只是見到殘骸,不是魔導鎧了.

被分裂成兩半.一瞬間沒有注意到是魔導鎧……

的確歸還報告的時候.說了壞了放在了這個地方.近期來拿回去這樣的說話.

「那麼,難度碰到了.戰斗起來了?」

「啊啊」

席洛巴也是.肯定不會想到奧爾斯蒂德在這里的吧.

如果提早跟他說明一下就好了.昨日同今日啊……

算了.看不見有外傷.奧爾斯蒂德肯定有手下留情了吧.

「就算死在這里.最後也要把這個鎧甲帶去給你,因為你之前這樣說過.真的很喜歡你嘛」

「席洛巴啊啊!」

我這樣想著席洛巴跑了過來.立即對他使用治療魔術.

沒有外傷的意義嘛.,莫非現在,不會是安穩地睡著了吧……

不如說.將他打倒在這里.然後丟在這個野外.

就算是奧爾斯蒂德也不能原諒.

「那麼為什麼,這樣叫他還是沒有醒來呢」

「密卡族的催眠魔法讓他睡著了.還要幾個小時才會醒來吧.」

原來是這樣.

催眠魔法啊.

那種催眠魔法呢.

難度是可以自由自在操縱對手的那種麼.

比如對希露菲使用「把裙子牽起來」這種命令,這樣也可以實行的就最好了.

不,不用這樣用魔法催眠也可以.

不如說.直接跟希露菲脫掉裙子也是沒問題的.

超短裙也可以.希露菲一定.穿著超短裙的話會像妖精那麼美麗呢.

不,這個國家是沒有超短裙賣的啊.

嘛,這種自由操縱的魔法.奧爾斯蒂德也可以使用……

這樣.就讓他好好睡一下恢複精力吧.

「進屋里去吧.繼續說昨日的話題去咯」

奧爾斯蒂德,這樣說道,直接進了屋內.

我把上衣蓋在席洛巴身上.用魔法做了個屋蓋給他.然後進去了小屋.

回去的時候帶上.送去金吉兒那里吧

「那麼.盡快進入本題吧」

奧爾斯蒂德這樣說著.我走向桌子坐下.

奧爾斯蒂德從懷里拿出日記.放上桌子上面.

「非常有意思的日記啊……對時間移動魔術的術式很有興趣,但是再現的話看來不容易.暫時先擱置吧.」

「是」

「有很多在意的事情.但是接觸這些事情之前.首先.把你從人神那里的對話.全部先吐露出來.」

「知道了」

因為這樣,我慢慢想起至今為止的事情.跟人神的相會.這種那種之類的事情.

至今,跟人神的會面.

轉移之後

莉卡莉斯街.

勝利港

王龍王國東港

被奧爾斯蒂德殺了之後.

魔法大學入學之前

去貝卡利特大陸之前

未來的我來之前.

未來的我來之後.

奧爾斯蒂德決斗之前准備的時候.

一共十次.

這里面1次1次慢慢細說.

然後.那個結果.到底有什麼改變.

轉移之後.依賴瑞傑魯特的事.

結果,變成冒險者.

莉卡莉斯街.選擇尋訪寵物的委托的事.

結果,ジャリルやヴェスケル(那2個拐帶寵物的魔族).最終被趕出去街道.

勝利港,帶著食物去小巷探索.

結果.跟魔界大帝會面,得到魔眼.

王龍王國東港.預知可以預見到愛莎的事.西隆王國去了.

結果,跟席洛巴相識,救回愛莎跟莉莉婭.

被奧爾斯蒂德殺了之後.沒有特別的助言.

魔法大學入學之前,提示進入魔法大學.調查轉移事件.

結果,跟希露菲再會.並且結婚了.

去貝卡利特大陸之前.提示不要去貝卡利特大陸.

沒有聽從的結果.保羅死了.簡妮思變成廢人.跟洛克希結婚.

人神表示如果沒有去的話保羅不會死.但是無法跟洛克希結婚.(這個才是重點,包括勝利港,魔法大學之類都是為了這個.)

未來的我來之前.要求去一趟地下室.

去的瞬間未來的我來了.跟我說了去了之後的後果.魔石病老鼠的問題.

未來的我來之後.那家伙不高興地出現.要求我去殺掉奧爾斯蒂德.

我聽從了開始做殺掉奧爾斯蒂德的准備.

准備中的時候.那個家伙教了怎麼優化魔導鎧性能之類一堆事情.

結果.提早完成了魔導鎧.

奧爾斯蒂德靜靜地聽完我說明.

既沒有隨聲附和.也沒有提出疑問.

只是.靜靜地聽著.

「就是這麼多.這樣可能明白了什麼了嗎?」

聽到這句話.奧爾斯蒂德點了點頭.

「啊啊.那個家伙,使用你去改變命運的風向,大概知道了.」

哦哦,真的啊.

不愧是奧爾斯蒂德啊.

「那個家伙指示你的事情,令到曆史改變了」

「呵,曆史啊」

「本來是不會變化的.由強力的命運定了下來或者改變曆史的.」

「……就是說,我的命運很強的意思?」

「沒錯」

我的ディスティニーパワー(英文差不懂翻譯啊)是可以改變曆史的東西麼.

「但是.奧爾斯蒂德也.想改變曆史這樣想的吧.正在做改變曆史的事情吧.

「啊啊」

奧爾斯蒂德點著點.用手拍了下在桌子上面的日記.

「但是,人神的目標是這樣大的曆史變化想不太明白.」

「那個是,所以那個.為了自己不被殺掉,不是這樣嗎.」

「那個家伙的言論最好別信」

的確,假話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不過正好因為這個,一個事情能明確了」

「是什麼呢」

「這樣變化下去的曆史,是對那個家伙有利的未來.」

「原來如此」

奧爾斯蒂德一拍桌子.這樣說道.

「因為你,曆史也向對我有利的方向去了.這樣變化著呢」

不是改變回去原來的.

是這樣的事情啊.

要做的事情不是修複曆史,

而是自己制造曆史的啊.

「這樣說的話,其他的怎麼辦.」

「我知道從現在起100年後的動向,從現在開始,這之後做的事,全部都是布局,你跟七星,並不是因為通常的原因存在的」

100年後啊.

應該是很早以前就開始做著工作了吧.現在想改變計劃也不是容易的事.

「確認一下.接下來是不是二人一起去人神的那邊去打倒他呢」

「沒辦法集齊秘寶,無法到達人神所在的場所啊.」

「現在開始,快一點收集有什麼問題嗎.」

「收集到4個是可能的,最後的秘寶在拉普拉斯手上.拉普拉斯複活嘛,應該是現在之後80年後,秘寶的回收我來處理,因為這個也不能模仿.」

模仿嗎.

我連秘寶在哪里都不知道.

的確日記上寫過五龍將各自持有的.

只不過,我知道的只有佩爾吉烏斯所在的地方.

咦?但是狂龍王死卡奧卡死了的話.不是很麻煩嗎.

「狂龍王卡奧卡大人我聽見已經死掉了.這個沒問題嗎」

「卡奧卡的那個部分(秘寶).一早已經回收了」

原來如此.提早回收的意思吧.

「但是,我們考慮怎麼去改變未來的做法.也有可能在預測的范疇吧?」

「額?」

「這樣行動的結果.就像自己給自己挖掘墳墓那樣,不是有這樣的可能性麼.」

「不會的.那個家伙有太強的未來視,這個世界的生物無條件信賴的很高可能性的特性.因為這樣.遇到突然狀況對應起來非常苦手(不適應)」

是這個情況啊.

人神也有詛咒的啊.

不.但是信賴這種不算詛咒的吧.

但是我對那貨沒有什麼信任呢.

不.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對我也沒有效果.

就是說.人神的詛咒對我也是沒有效果那樣嗎.

人神也是.,跟我對話的時候很難順利的感覺.

不,但是,最終我也是信了他所說的.

詛咒完全無效,這樣想有沒有問題呢.

我也,一直,因為這樣恐懼著奧爾斯蒂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人神說的意思)

不,奧爾斯蒂德的情報不一定完全准確的.

這個世界的生物無條件信賴什麼的.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

但是那個才是正確的.無法清楚確定啊.

只不過,【詛咒對我無效】不一定對的.但是半分左右無效可以這樣判斷.

奧爾斯蒂德的事情.最近還是有點被嚇到了.

反過來說.人神的事的確是慢慢開始信賴的.

嘛,這種奇怪的事情.還是先放置著好了.

「因為預知所以苦手嗎,,,可以贏的吧.」

「能贏」

奧爾斯蒂德這樣直接斷言.

「那家伙不是萬能的,還差,一步而已」

這個發言,另到我感覺到存在什麼確信.

就如同,奧爾斯蒂德自身的說出來的話就是事實那樣.

奧爾斯蒂德一定有勝算吧.

就算途中是劣勢但是最後的勝利還是可以拿到手的.給我看到這樣的氣概.

拜托了啊.

「那麼現在先把.最近的曆史改變」

「最近》》?」

「沒錯」

奧爾斯蒂德繼續這樣說道

「令到阿拉斯第二王女,亞麗愛爾?亞內莫伊?阿斯拉.變成阿拉斯王國的王吧」

「哦哦」

「這個方面根據情況當傀儡操縱」

「哦哦」

傀儡什麼的.

怎麼說好呢,不太好的感覺的詞語啊.

「那個亞麗愛爾,不是這樣簡單就可以操縱的啊」

「傀儡什麼的隨便.只要重要的事情沒有搞砸,將來的阿拉斯王國是我需要的那個未來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

將來之類,是以100年後的目的來行動的.

現在在內的之後做的,會在100年後出現結果.

比如,加強魔術之類的研究

比如,軍備增強之類.

比如.埋下或者消失王國崩壞的火種.

「那樣的事情,沒有問題的吧」

「沒問題,原來,我所知道的的曆史就是亞麗愛爾成為王的.」

「呵,那個曆史,詳細的聽一下可以麼」

「那好吧」

奧爾斯蒂德點了下頭.開始說明.

「本來的曆史,亞麗愛爾?亞內莫伊?阿斯拉會成為王,這個是,非常強的命運守護著的確定事項」

「但是現在的亞麗愛爾怎麼看.都沒有這個感覺啊」

「對吧」

最近的亞麗愛爾實在看起來不太行啊.

在我眼里.邀請佩爾吉烏斯幫忙一直空手而回.這樣那樣地空忙著而已.

因為那樣.希露菲也是這里那里看起來忙來忙去.

一直在努力的感覺.但是看起來很難成功的感覺.

「亞麗愛爾要成為王,必須3個人的力量.第一個,守護術士提利古*利特哈多」

守護術士提利古.

確實是,希露菲之前的那個亞麗愛爾的護衛的那個魔法師.

因為轉移事件,已經死了.

「那個家伙是,有志氣的男人,轉移事件沒有發生的話會跟亞麗愛爾一起與佩爾吉烏斯邂逅的命運,在那個時候說服了佩爾吉烏斯.提利古他」

提利古如果生存的話.就不會出現現在這個情況看,這樣的事情嗎.

「提利古在那之後,一直活躍地給亞麗愛爾意見.慢慢後來成為宰相.

宰相啊.

那個是很重要的人吧.

「這樣重要的人,轉移事件死掉了不是嗎」

「是啊.有這樣強力命運守護著的人,也是死了.」

命運怎麼說,也不是完全確定的吧.

我自己也是,有強力的命運所以死不了,如果可以這樣考慮就好了.

「這樣說起來.必須找到替代的人物對吧」

「不用,操縱的話.宰相還是一個阻礙,不是必要的,」

「沒有宰相的話.將來亞麗愛爾怎麼辦啊」

「亞麗愛爾既然來了魔法都市基利亞,有人才變化是沒有問題的.」

那麼那也可以.

做太過多的事情的話.反過來形成不好的後果就不好了.

嘛,我去做宰相的話.不會這樣說的吧.

我在這個方面什麼才干都沒有啊.

第二個,愛麗絲*博雷阿斯*格雷拉特」

「愛麗絲???」

她,究竟是因為怎麼樣的關系呢.

的確算是阿斯拉上級貴族.跟亞麗愛爾還是有接點的.

「愛麗絲本來嘛.因為她的劍術能力,進入阿斯拉騎士團跟盧克相會.有著跟他一起結婚的命運」

「哎……!!!」

心中只在想著怎麼會出現這種對話的感覺.

「等等,愛麗絲跟盧克結婚什麼的完全沒有理由吧.」

「盧克一見鍾情了啊」

「不會吧」

盧克是那個嗎.

勇者的末裔之類什麼的嗎(什麼梗).

不,但是現在的愛麗絲就算被一見鍾情也不是很奇怪.

非常的美麗.

胸也很大.

身體也很H.

被外表騙的人並不會奇怪.

「盧克*格雷拉特被愛麗絲*博雷阿斯*格雷拉特無數次被打倒被弄得不像人形還是繼續努力追求,但是結婚後,變成感情很好的夫婦.」

呵——

感情很好的夫婦呢.

哎.啊……愛麗絲也是.在內心深處,也是有可愛的地方的……但是.現在是NTR的感覺啊.

好.回去之後.好好地揉愛麗絲的胸部吧.

就算被毆打也沒所謂.因為.什麼事都是有代價的啊.

能夠揉那個胸部.被那個像鑽頭的拳頭毆打也沒問題.

「對你來說.不是很有趣的事情呢」

「哎,確實是」

「是嗎,那麼,就只是說概要吧」

其他的曆史我不知道.

現在盧克跟愛麗絲是還沒有曆史(接點)的.

現在的曆史愛著愛麗絲大小姐的只有我1個而已.

愛麗絲大小姐是我的東西喲!.

「我所知道的愛麗絲*博雷阿斯*格雷拉特是跟現在不一樣的.到達聖級程度的劍士.家境也有,看上去非常美麗,那個苛烈的性格,被稱為赤獅子(赤毛獅王get)的存在.」

赤獅子啊.

的確愛麗絲以前.被稱為山猴子之類.

跟那個(赤獅子)比起來,很不錯的進步了.

現在被稱為狂犬王……結果都是野獸麼.

「愛麗絲跟盧克一起無數次下暗殺者手下保護著亞麗愛爾,幫助亞麗愛爾的王道順利進行.」

「現在希露菲的位置呢」

「對」

「……那個曆史希露菲是怎麼樣的?」

姑且還是想聽一下.

「希露菲艾特,成為了洛克希*米古露達亞的弟子.成為了冒險者,因為綠色的頭發,很多時候被討厭著.最終有名的好幾個迷宮攻略成功,以世界有數的迷宮探索者之名馳名世界.」

「哦哦」

好厲害呢希露菲.

真不愧是我的希露菲.

回去之後好好地舔她耳朵吧.

「然後呢,希露菲跟誰結婚了?」

「我啊.不是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才說這些話的啊.」

突然被這樣說了.

對不起啊.

在這里停了一下.奧爾斯蒂德又一次無語的歎息,然後說道.

看不過去的感覺.

「我知道的范圍里,希露菲艾特跟洛克希*米古露達亞2個,跟誰都沒有結婚,生涯獨身終老的」(有魯迪才有幸福啊,冒險者什麼的比不上H什麼的)

「原來如此,非常感謝」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洛克希跟希露菲都是獨身的啊.

不,那二人只是我的東西.

怎麼說呢非常高興啊.

跟聽到愛麗絲跟盧克會結婚的時候不一樣.

這也是獨占欲啊.

那二人是我的東西啊!.

絕對不會給任何人的.

「其他的,你的家族的曆史需要聽一下嗎」(其實外傳有魯迪不在的世界)

「不,繼續說正事吧」

聽了也沒有用.

我不在的世界的情況,聽了也不知道有什麼可能做的.

那麼.就聽到必要的部分就夠了.

好奇心只要滿足主要的部分就好.

「因此,代替艾莉絲擔任護衛的是希露菲,是這回事吧?」

「是的,亞麗愛爾現在還活著就是其證據.還有,因為艾莉絲追隨亞麗愛爾的原因,飛利浦?伯雷亞斯?格雷拉特,薩烏羅斯?伯雷亞斯?格雷拉特等人物也加入到第二女王陣營.」

嗯……又是死人啊

飛利浦,薩烏羅斯已經死了.

考慮到原本那兩個人會成為亞麗愛爾的伙伴……

現在的狀況豈不是非常嚴峻.

「那麼,第三個人呢?」

「托莉絲緹娜?帕普魯霍斯」

托莉絲緹娜?帕普魯霍斯?……不認識的人呢

「托莉絲緹娜?帕普魯霍斯是上級貴族帕普魯霍斯家的孩子,在8歲的時候遭到誘拐,成為了達利烏斯?西魯巴?伽尼烏斯上級大臣的性奴隸」

達利烏斯.

是現在在阿斯拉王國最有勢力,放蕩不羈的大臣.

將8歲的孩子當做性奴隸,還真是不錯的興趣啊(諷刺語氣吧).

這麼說來第一王子……名字是什麼來著.

「托莉絲緹娜差點就被私下處分掉了,運氣好被亞麗愛爾救了.雖說是上級大臣,但是將帕普魯霍斯的孩子囚禁了好幾年也難免被彈劾.結果,上級大臣下台,第一王子格拉貝爾失去了權勢」

第一王子的名字叫格拉貝爾

好,記下了.

「原來如此,那麼,現在的曆史中托莉絲緹娜呢?」

「失蹤了」

「她還沒有死吧?」

「不,達利烏斯是一旦發生大事,就習慣立即將身邊的東西整理好.為了處理性奴隸,已經死了的可能性很高」

是可能性啊

說已經死了這種話應該是親眼所見比較好吧.

「管理達利烏斯奴隸的人,有時候將應該處理的奴隸賣到市場獲取金錢.如此一來已經成為奴隸的女性,大多被其他人買下來繼續當奴隸,或者,是沒有成人的奴隸的話,教給他技術成為盜賊」

這時,奧爾斯蒂德「咚」地將我的日記本合上了.

「這本日記里面出現的名叫托莉絲的女性盜賊讓人覺得很在意」

托莉絲.

是日記里面的我在入侵阿斯拉王國的時候遇到的女盜賊.

但是溶劑並未寫的很詳細……

「但是,托莉絲這樣的名字,在阿拉斯王國並不是很不常見的名字,不是嗎?」

像「艾莉絲」「托莉絲」.在阿拉斯有各種各樣帶有莉絲的名字.

「是的,但是在我所知的范圍內,那周邊並沒有名為托莉絲的女性盜賊存在,還有,托莉絲緹娜跟日記中的女盜賊的特征有幾處相同」

嗯,原來如此.

日記中出現了知曉曆史的奧爾斯蒂德也不知道的人物.

名字也比較相似(兩個名字分別是トリスティーナ和トリス),說不定是同一個人.

雖說如此,但是托莉絲緹娜變成托莉絲.

如果說是同一個人,名字為了方便稱呼僅僅把托莉絲保留下來.

那個感覺像是神隱一般.

「那麼,如果能得到那個人,就能讓上級大臣下台是嗎」

「因為是活生生的證人」

那麼,想讓亞麗愛爾成為王的話,就不得不與她(指的是上面的托莉絲)接觸了.

「為什麼她沒有回到自己的家呢?」

「因為表面上是被誘拐了,但是實際上是帕普魯霍斯家暗地里將托莉絲緹娜賣掉了」

「是自己家里賣的,揭發性奴隸的事情能讓上級大臣下台嗎」

「因為在表面上是被誘拐了,再者,只要是能成為攻擊他人的因素,什麼都行」

原來如此.

達利烏斯的敵人很多,在哪跟誰發生什麼(指事件細節),那種事情無所謂.

有了將上級貴族的女兒誘拐並且被強暴的事實,讓達利烏斯下台也不是什麼難事.

「真是麻煩的國家」

「是啊,但是,正是因為是那樣的家伙,才擁有這個世界上最高的權力.除去生活在富裕的土地上」(這句直譯的,因為我沒能理解他說的什麼意思)

嘛,他們中擅長外交的家伙有很多吧.

雖說是偏見,在內部相互扯後腿,同其他國家的交涉也很強.(這句也是直譯的,因為我沒能理解他說的什麼意思)

「不管怎麼說,如果有托莉絲緹娜,就能讓達利烏斯上級大臣下台.只要能搞定達利烏斯,之後總會有辦法的」

「達利烏斯上級大臣是有那麼大的權勢的人嗎?」

「是啊,現任國王可以說是正是因為有達利烏斯才坐上王位的」

到這種程度嗎!

感覺像沢一樣,是很會斂財和協商的類型(不知道沢是誰,知道這個梗的可以回複一下)

「如果,讓他失敗的計劃失敗的話,你去把他殺了」

「啊……我去殺嗎?」

「正是,你有強力的命運,很容易殺了那家伙」

能不能將對方殺掉殺掉是由命運的力量決定的嗎?

這麼說來,人神也說過如果是我的話,說不定能殺掉奧爾斯蒂德

「……我知道了」

雖然對于殺人有所抗拒.

但是,如果是關聯到保護家族的事情的話,我會努力的.

對方是很壞的大臣.

所以不要緊.

對方是人渣,不是人.

「可是,根據傳聞,不是還有第二王子陣營嗎?那邊不用管嗎?」

「第二王子哈魯華烏斯,那家伙成為王的路線不存在.那家伙不是王之器,真正認為那家伙是王的人也很少」

「但是,這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萬一,那家伙成了王也說不准」

第二王子的名字是哈魯華烏斯.

我不知道第二王子的長相和性格,但是能作為王位繼承人候補,應該很優秀吧.

會發生什麼也說不定.

「沒問題,如果失敗的話,下次干好就行了」

「下次?下一個手段嗎?」

「啊……嗯,正是如此」

「亞麗愛爾會怎麼樣?」(指這次失敗的話)

「應該會死吧」

已經活了2000年了,應該會允許一次兩次的失敗.

以長遠的眼光來看計劃的話,不一定需要所有的行程都成功.

如果說是100年後的布局,一次兩次失敗的話也沒關系.

但是啊!

「還是不要這樣,在失敗的瞬間,人神就會如願地笑吧」

這樣一說,奧爾斯蒂德就變得十分憤怒.

十分可怕的表情.

但是,我接著說了.

「在那之後,說不定會連續失敗,結果,這會左右最終的勝敗也說不定」

我也同意最後贏了就行了的想法,但是如果亞麗愛爾死了的話,希露菲也可能會被牽連進去.

還有基列奴,也約定好了要介紹給亞麗愛爾.

親屬的不幸就是我的不幸.

我不想變得不幸.

「每一次都要十分重視.所有的勝負,都要毫無大意地勝利」

「……當然」

奧爾斯蒂德用力地點了點頭.

「不管怎樣,首先最開始的計劃就是讓亞麗愛爾大人成為王.奧爾斯蒂德大人提出命令,實際行動的就是我,是這回事吧」

「正是」

正是緊跟在我身後的這種感覺.

龍神奧爾斯蒂德就在我的身後的感覺.

忍受其耳提面命稍微有點麻煩.

「也制定針對第二王子哈魯華烏斯的對策吧」

「嗯,那邊的話交給我吧.讓跟隨那家伙的主要的貴族下台.由于那家伙自身一點都不想成為王,僅僅這麼做就足夠削弱他的戰意了」

從那個語氣,我注意到了.

也許對于奧爾斯蒂德來說,誰成為王都無所謂.

假如說亞麗愛爾死了的話,哈魯華烏斯成為王的話.

在那種情況下,我潛入到哈魯華烏斯那邊就行了.

「什麼時候開始作戰呢?」

「再過一個月,應該就會國王生病的消息傳過來」

「在這之前呢」

「在那之前准備好」

奧爾斯蒂德的話,決定了暫時的計劃.

那麼,開始准備.

准備要做些什麼好呢.

自然要與亞麗愛爾,盧克接觸,也還有其他需要准備的.

「准備什麼才好呢」

「首先要准備你的裝備,恐怕要與人神的使徒戰斗吧.你的話肉身就夠了,但是最好有防具」

奧爾斯蒂德這麼說著,向小屋外面看去.

那里,變成零件四分五裂的魔道凱和安靜地躺在那的紮諾巴.

仔細一看,貌似連右手的連接部件都帶回來了.

「雖說那還遠不及斗神鎧,但仍然是極好的鎧甲,作出那種程度的東西十分辛苦吧」

「嗯……那個,從人神那里得到不少建議」

「這樣啊……那家伙也自掘墳墓了啊.那麼,銘是什麼」(銘是指刻在上面的名字,這里是問這個的名字)

「銘是嗎?」

「就是那個鎧甲的名字」

魔法裝甲

「魔道鎧」

「這樣啊……真是無聊的名字啊.我來給你去一個新名字吧,我想想……」(本不想在翻譯中吐槽,但是在忍不住吐槽了:龍神萌了= =)

「不,不用了」

奧爾斯蒂德眯著眼笑了.

這個人的笑臉也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名字先不說,鎧甲的性能得到了天下之龍神奧爾斯蒂德的褒獎,紮諾巴和克里斯會怎麼想呢.

「今後還要使用這個鎧甲的話,最好再改良一下.那個一次會用完所有的魔力」

「雖說如此,一個月的時間來不及將其小型化」

「那樣的話,這次就只能這樣了」

奧爾斯蒂德這麼說著,手放在下巴上點了點頭.

難道,不會幫忙制作鎧甲吧.

在我的鎧甲上面加上龍神的標記.

「但是,不能讓斗氣纏身還真是麻煩啊,穿一套長袍吧」

「啊,好的,謝謝」

那個長袍也十分貴吧.

「然後,能為你所用的魔力付與品也准備幾件」

「……」

最好的環境,最高的資金待遇,最好的裝備.

奧爾斯蒂德什麼都幫我准備好了.

跟人神隨口一說的黑心完全不同.

「對了,最近老是聽到斗神鎧,到底是什麼?」

「魔龍王拉普拉斯的最高傑作,最狂暴的失敗品」

拉普拉斯的最高傑作.

這樣說,制作斗神鎧就是拉普拉斯.

「鎧甲表面發出魔力讓其鍍上金色的光輝,給予穿著的人最強之力.但是但是由于過于強大的魔力難以保持自我,穿著的人的意識會被侵占,是被詛咒的鎧甲」

被詛咒的鎧甲…….

嗯,龍族很擅長做那一類的東西嗎.

感覺拉普拉斯老是做一些被詛咒的東西.

斯佩爾德族的槍也好,鎧甲也好……都不做點好東西.

「不過,不過現在那個沉睡在林古斯海的中心深處」

「……」

奧爾斯蒂德真的是什麼都知道啊.

可靠得不得了啊

「還有,這個給你吧」

奧爾斯蒂德說著,從懷中取出了貌似卷軸一樣的東西.

我接受之後攤開來,上面畫著魔法陣.

「這是?」

「昨天說過的守護魔獸的魔法陣」

「哦」

「一邊輸入魔力,一般想象能守護家族的存在,用語言表達出來也行,應該能召喚出能回應這些的東西」

「光想象就行了嗎?」

「你的魔力十分強大,不用在意這些細節,那樣就能夠召喚出好的東西」

說得好像我能找到很好的東西.但是,嘛,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嘗試一下吧.

「不會召喚出什麼奇怪的東西吧,就像是幼女魔帝之類的」

「召喚什麼是由你決定的……別看克西莉卡?克西里斯那個樣子,也是有著十分強大的魔力.那麼小的魔法陣不可能召喚出來」

大小的問題嗎,不過,算了.

「總之,明天召喚出守護魔獸」

「嗯」

「暫且,接下來的一個月加深與亞麗愛爾和盧克的交往,和戰斗的准備,就是這種形式吧」

「正是」

「明白了」

談話暫且這樣就行了吧.

啊,突然想起,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問了.

「……這麼說來,我的子孫好像會協助奧爾斯蒂德,果然要多制造一些子孫才好吧?還是說,果然我制造孩子的話,會生出拉普拉斯嗎?」

「……………………你生的孩子不會是拉普拉斯,隨你喜歡啦」

「了解了,那就隨我所好吧」

那麼,就去增加生產吧.

奧爾斯蒂德身邊有更多的伙伴的話會比較高興吧.

「那麼,這次就告退了,也不得不去試試這個召喚魔法陣呢」

「嗯」

「那麼,後會有期.如果有什麼事,就聯系我家里吧」

隨後,站了起來,突然又想起來一件不得不問的事情.

「這麼說來,奧爾斯蒂德大人已經見過七星了嗎?」

「…………沒,還沒見過」

「這本不是我應該說的事情,如果,如果還在介意她將你叫出來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諒她.我手上握有她的把柄,半強迫地讓她這樣做的」

「……」

奧爾斯蒂德什麼都沒說.

因為我的原因導致誰的交情受損,感覺很討厭.

「七星她反對我和您的戰斗,因為說是受您照顧了」

「……」

「您好像對被暗算的還是心存芥蒂,如果,奧爾斯蒂德有寬恕七星的余地的話,能不能再見她一次,接受他的謝罪呢?」

「我知道了,就這樣麼辦吧.七星那樣也是能起到作用的女人啊」

是的呢,非常有作用,嗯嗯.

「啊,對了,剛剛的話讓我想起了.先不說我能聯系到你,你那邊不能跟我取得聯系也比較不便,這個那去吧」

奧爾斯蒂德在上衣兜里拿出一個指環,放在了桌子上.

在什麼地方見過.

就最近.

說起來,七星所持有的,被我用在陷阱上的東西.

「如果有什麼急事,就用這個叫我」

使用這個指環,能在短時間內發出魔力.

在發出魔力的期間,相應的羅盤會持續指出那個方向.

如果這是魔道具的話,就像是只做了一個雷達一樣.

非常遺憾,要再現魔力付與品的的功能,是十分困難的.

即使如此,還是將這個交給我了…….

就是說我就算我再一次奇襲也有自信能打回去嗎.

或者是說,相信我不會再一次奇襲.

……考慮到後者的話,奧爾斯蒂德也不想,第二次,第三次認真起來,消耗貴重的魔力吧.

被信任著的話,我就不得不回應那份信任.

「收到了,那麼,後會有期」

我拿了指環走出了小屋.

之後,我背著睡著的紮諾巴,送到了神社.(為什麼送到神社,總之將ジンジャ翻譯成神社了,不知道之前出現過沒)

「修複魔道鎧的事情,日後就有勞了」留下了這樣的口信我便回家了.

回到家,西露菲緊繃著臉在那等著.

兩天出去溜達而沒有告知,對著生氣的西露菲,我說明了去見奧爾斯蒂德的事情.傳達了今後的行動方針,一個月之後會發生的這樣那樣的事情.

之後,一點一點地引誘西露菲上床,行使了增加奧爾斯蒂德未來的同伴的工作.

這個工作需要的是愛.

一邊道著歉,那天深深地入睡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上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7話 說明
下篇: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第169話 守護魔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