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0話 臨別的問候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墓師l

貝卡利特大陸.

那是與這里隔海相望的另一塊大陸.

目的地的迷宮都市拉龐位于大陸東側的內陸.

渡海的路線有兩條.

其一是,從中央大陸的一端,王龍王國的港口都市,東港乘船移動.

從東側登陸貝卡利特大路.

稍微有些繞遠,但是是條安全的路線.

還有一條是從阿斯蘭王國的港口乘船,由貝卡利特大陸北側登陸.

橫穿貝卡利特大陸稍有危險,但是可以大幅縮短時間.

考慮到位置,前者花費18個月.

後者12個月,就可以到了吧.

就算采取高效的移動方法,也無法在7個月之內往返.

也就是說,趕不上出產.

心中的擔憂不止如此.

這回采取的行動和人神的建議完全相反.

因為是那家伙,所以說不定意外地可以預見到我會逆他而行.

但是,完全相反的話,果然還是另當別論了吧.

仔細想想,剛回到中央大陸的時候,我也說過不去西隆王國之類的話.

那樣的話就不會遇到薩諾巴,莉拉和愛莎也會一直那樣被囚禁著.

但是,因此改變了行程的話,也不會和奧魯斯忒特相遇了.

那樣的話,我現在會怎麼樣呢.

沒法生什麼問題的到達難民營.

果然還是會和艾莉絲來上一發之後分別嗎?

然後10年左右之後,得知莉拉她們的居所,後悔不已吧.

對,那家伙對我說「會後悔的」.

上次的建議也是,這次的建議也沒變,會後悔的.

恐怕和時期之類的沒有關系吧.

只要我去了貝卡利特大陸,就會後悔的.

雖然不知道會後悔什麼.

但是可以想到一些東西.

比如說,或許……我有可能會失去什麼.

右手嗎,左手嗎.

還是說,是保羅或簡妮思的…….

不,還是不要想得太多吧.

反正就算不去的話,

之後1年或者2年也只能整天煩惱著度過.

最後,還有可能收到誰的死訊,

並且因此被破破爛爛地回來的保羅和基斯責備.

可能性多少還是存在的.

不去不行.

就算明知會後悔也一樣——

我首先去找艾莉娜麗絲談了.

如果和西露菲說過之後她哭了的話,決心會動搖的.

所以首先告訴周圍的人,堅定自己的決心.

我把艾莉娜麗絲叫到空閑的教室.

告訴她我要前往貝卡利特大陸之後,她露出苦澀的表情.

「那個啊,盧迪烏斯,我不是說過.要你留下了嗎?」

「嗯嗯,但是啊」

艾莉娜麗絲對著吞吞吐吐的我說道.

「基本上那樣的信,說不定只是基斯斷章取義而已啊?」

「斷章取義?」

「我想盧迪烏斯你應該也知道,那個男人經常不確認重要的事情,就過早的下結論產生誤解」

嘛,也發生過這種事嗎.

基斯是拋開真相不管,在暗中行動的類型呢.

「這次,很有可能也是那樣.說不定意外的,一個月左右之後就會收到『前言撤回,簡妮思無事』的信了」

「那種可能性我也考慮過了」

等我過去一看,保羅他們已經解決了.

寄給我的信和保羅他們的行動正好錯過了.

的確有這種可能性…….

「但是,仔細想想,基斯知道我的住所這件事情很奇怪啊?」

「……哈?」

「我寄信通知保羅他們我定居的事情,是在一年半之前.

基斯半年之前就已經前往貝卡利特大陸了,

那他是怎麼知道我的住址,寄出信件的呢?」

光是移動就要花費1年左右的時間.

信件的遞送,也要花費相應的時間.

又不是用手機短信交流.

就算是特別快遞,從發出到收到也要花費半年以上.

如果基斯是和艾莉娜麗絲一同前來,

然後又馬上動身前往貝卡利特大陸,還說得過去.

但是一直都身處貝卡利特大陸的家伙,又是怎麼知道我的住所的呢.

「恐怕,基斯是和父親他們合流了.

之後得知我的住所,才寄出的那封信」

「那,為什麼寄信人是基斯呢?」

「是基斯的獨斷嗎,或者是父親的自尊心作祟吧」

「自尊心……」

艾莉娜麗絲手扶下巴思考著.

保羅給我的信里寫了,後面就交給他就好了.

之後受阻,很難開口求助也說不定.

艾莉娜麗絲看著我,嗯地思考著.

最後,點點頭.

「……沒辦法呢.咱們兩個一起去吧」

我不知道她經曆了什麼樣的思想斗爭.

但是最後,艾莉娜麗絲一邊苦笑一邊這樣說道.

簡直就像是在說,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一樣.

就這樣,決定倆人一起前往貝卡利特大陸了——

1小時後.

「那麼,趕快決定路線吧」

艾莉娜麗絲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間,拿來了一張巨大的地圖.

是為了旅行預先准備的吧.

我們倆人臉貼著臉湊在一起看著地圖.

這是一張沒有記載詳細的城市和街道位置,只有大陸輪廓和各處地形的簡易地圖.

艾莉娜麗絲這幾天里已經預先調查過路線了吧.

拉龐的大概位置,還有途中的重要據點都做著記號.

果然和我預想的一樣,有兩條路線.

「總之,越早到達拉龐越好」

艾莉娜麗絲指著地圖上的近路.

從北側登陸的路線.

「但是,從北側登陸的話很危險呦?」

這條路線非常危險.

必須橫穿危險的大陸,而且還不知道到具體路線.

我對于和魔物戰斗也有相當的自信.

所以戰力方面沒有不安.

但是話雖如此,踏上未知的土地果然還是很可怕的.

「說起來盧迪烏斯,你確實是會說斗神語的吧?」

「誒?嗯嗯.雖然不是很流利,但還是會的」

「那樣的話,雇傭當地人做護衛就好了」

「原來如此」

聽從關于旅行的艾莉娜麗絲的建議,轉眼間就決定好了路線.

之後,又決定了大致的行程.

首先,在這座城市里買到馬匹.

隨身行李只帶上剛剛夠到阿斯拉王國的量.

行李越重,移動速度就越慢.

輕裝上陣爭取時間.

途中更換馬匹,竭盡全力急行軍至阿斯拉的港口.

到達阿斯拉的港口之後,在那里購置裝備和食物等.

特別是食物,到了貝卡利特大陸之後未必能買到充足的口糧.

雖然阿斯拉的物價很高,但是食物要確實備齊.

准備好之後就乘船向貝卡利特大陸移動.

到達貝卡利特的港口之後雇傭向導.

根據情況雇傭幾名護衛.

到時候的交涉交給艾莉娜麗絲.我負責翻譯.

在向導的帶領下穿過貝卡利特大陸,向拉龐移動.

在那里和保羅合流,解決問題.

之後原路返回.

「到阿斯拉為止的路程已經走過好幾遍了所以沒問題.

問題是要帶去貝卡利特的行李怎麼選擇……」

也不能想到什麼就帶什麼.

雖然有馬車的話就很輕松了,但是貝卡利特盡是沙漠地帶.

恐怕是有什麼別的搬運手段吧.

就像是魔大陸的大蜥蜴那樣的家伙.

按照我的預想,應該是駱駝吧.

「關于行李這點就憑經驗准備吧」

「不愧是經驗豐富」

「請別給我戴高帽了」

我做了5年左右的冒險者.

但是,和艾莉娜麗絲這樣的老油條比起來可以說是初出茅廬.

有很多方面都要受她照顧了.

「而且咱們的體力很好,可以相當玩命的移動也沒問題呢」

「是啊」

艾莉娜麗絲應該是沒有問題,問題是我能跟到什麼地步了吧.

雖然我也一直在堅持晨練,但是不會拖慣于旅行的艾莉娜麗絲的後腿吧.

我想應該沒問題吧.

「這一帶正好有人飼養用來長距離移動的馬匹」

目標是兩個月之內到達阿斯拉.

不知道乘船渡海具體要多長時間,先假設為一個月.

貝卡利特我們兩人都沒有去過,而且環境有很惡劣,向目標移動時間定為半年.

……單程要花費8個月.

比我之前預想的快了不少.

使用魔術的話感覺還能在縮短一點,

但是僅憑新手的小聰明如果出現什麼失敗的話,可能反而會花費更多的時間.

這回就先確保能夠到達,不要使用魔術了吧.

除此之外,又一一確認了路途中需要注意的問題.

艾莉娜麗絲她,應該說不愧是老手吧.

為了不和我產生認識差異,旅行間不發生意見分歧.

為了不會整天因為無聊的事情爭吵而浪費時間.

連非常細節的地方,也一一確認了.

「問題是」

最後艾莉娜麗絲手扶下顎,面露難色……

我覺得基本上都已經決定好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的,詛咒呢」

「啊啊……」

不和男性進行性行為的話,她會死的.

如果是隨心所的的旅行還好.

順便到附近的城鎮,找個合適的對手解決就好了.

如果是長途旅行的話,隨便哪里找個同伴帶上也可以吧.

但是,像這樣急行軍的話,就會遇到無論如何也做不了的情況.

「……」

「…………」

我們兩人都沉默著.

解決方法還是有的.

只要由我來做對手就好了.

我也是男人.

和來大學之前,和艾莉娜麗絲組成隊伍的時候不同.

只要對方說讓我來做對手,我至少還是可以辦到的.

但是,我不想背叛西露菲和克里夫.

「旅行途中,我不會和艾莉娜麗絲小姐做的」

「嗯嗯,是啊」

「利用途中的娼館之類的解決吧」

旅途中互相不會出手.

這一點必須明確.

不這樣的話,感覺會慢慢地半推半就地就做了.

「說起來,那個魔道具怎麼樣了?可以削弱詛咒效果的吧?」

「想要把那個帶出來的話,就得和克里夫……」

「還是沒有和克里夫說嗎?」

艾莉絲打算瞞著克里夫默默上路嗎.

不管怎麼說,這樣克里夫都太可憐了吧.

「不能不和克里夫說的吧」

「但是,我……」

「交給我吧.不會添亂的」

我們一起去了克里夫那里——

克里夫的研究室.

克里夫一看到我們,就滿臉笑容的把那個魔道具(尿布)展示給我們看.

「看啊看啊,我稍微改良了一下,已經變小了.這樣一來就算長時間穿戴,股間也不會摩痛了……」

「克里夫前輩,你愛艾莉娜麗絲小姐嗎?」

我打斷他的話,單刀直入的問道.

克里夫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當然的吧?」

簡直就像是被問道,昨天吃飯了嗎?,的表情.

不愧是克里夫前輩呢.

「不管發生什麼都會一直愛著嗎?」

「當然的.我愛著麗絲.你也知道的吧?」

「我明白了」

我向他說明了情況.

我的家人可能正陷入困境.

艾莉娜麗絲和我的父親是舊識,想前去相救.

但是這是次長途旅行.

這期間,艾莉娜麗絲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的可能性很高.

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事情.

「……」

克里夫他沉默著聽我說完.

然後,嘟噥著說道.

「……我一起去的話,會成為累贅吶」

說實話就是那樣,但是我說不出口.

最後回答他的不是我,而是艾莉娜麗絲.

「是啊.說實話,克里夫沒什麼體力呢」

艾莉娜麗絲平常的話,應該會說得更加含蓄一些的吧.

但是,這回清清楚楚地說白了.

「是嗎……」

克里夫懊悔地低下視線.

看到他這樣的動作,我感到很心痛.

他現在是怎麼想的呢.

踏上旅行的話,艾莉娜麗絲必須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不可.

就算她的內心還是向著克里夫的,

就算克里夫能夠理解她身負詛咒的事情.

果然還是很痛苦的.

「吶,艾莉娜麗絲小姐,果然還是帶上克里夫前輩一起吧.

他可以使用結界魔術.神擊也是上級.

確實體力可能有些不足,但是一定可以派上別的用……」

「不,沒關系的盧迪烏斯.

之前一起去冒險的時候,我就是累贅.

這次就算一起旅行,也一定會妨礙你們的」

這樣說著,克里夫將那個魔道具(尿布)遞到我手上.

「盧迪烏斯」

「在」

「麗絲就拜托你了」

說實話,我本以為他會更加歇斯底里一些.

但是,看來克里夫他果然比我認為的更加了解自己的力量有幾斤幾兩.

「麗絲」

克里夫轉向艾莉娜麗絲.

然後,挺直比她稍矮一點的身體,輕輕地抱住她.

「克里夫……」

那兩人就這樣,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麗絲.等你回來之後,嫁給我吧.

雖然詛咒還沒有解除,但是咱們可以買棟房子,住在一起.

至今為止,一直沒有這麼做,讓你很不安吧?

很怕我是不是只是嘴頭說說而已吧」

「啊啊,克里夫,但是我是很過分的女人呦.這回也是,其實是打算瞞著你去做的呦」

「結婚儀式,按照米莉絲的習慣來辦,好嗎?

雖然麗絲你不是米莉絲教徒……」

克里夫刻意無視了艾莉娜麗絲說的話吧.

無論如何,對艾莉娜麗絲來說這樣正中靶心.

她只因為克里夫這幾句話,就已經感動得頭暈目眩了.

「啊啊,克里夫……我愛你!比這世上任何人都要愛你!」

艾莉娜麗絲推倒了克里夫.

就在克里夫的上半身被扒光的時候,我走出研究室.

之後是他們的二人世界.

礙事的人就自動退散吧.

但是克里夫那家伙,這種時候做結婚的約定反而讓人感覺不安了啊——

之後,我到各處跟有關系的人打了招呼.

1年半是回不來的.

不管那邊的麻煩是什麼,怎麼也要花上2年吧.

兩年是很長的一段時間.

必須好好地提前打好招呼.

我最先去的是職員室.

吉納斯那里.

必須先辦好事務性的手續.

他一如既往地坐在成束的文件前,精力充沛地工作著.

「你好,吉納斯教頭」

「啊啊,這不是盧迪烏斯先生嗎.好久不見了

我聽說咯,賽文斯塔小姐那里的大規模實驗成功了對吧」

「嗯嗯,對虧了薩諾巴和克里夫的幫忙」

「是這樣嗎」

看樣子那個實驗的事情傳到吉納斯這里了.

這種情報意外的傳得很開嗎.

「那麼,今天有何貴干?」

「嗯,我想出行兩年左右,來辦下手續」

「兩年之久嗎?」

「啊啊,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是這樣嗎……」

雖然沒有說出理由,但是吉納斯也沒有深究.

「我知道了.因為要辦理休學的手續,回來之後,也請到我這里露個臉吧」

「休學兩年之久,沒問題嗎?」

「普通學生的話會有些問題,但是特別生的話就特例允許了」

普通的話就退學了吧.

「非常感謝」

「不,就是為了這種時候才有的特別生制度」

「那麼,可以順便也辦理一下名叫艾莉娜麗絲的人的休學手續嗎?她雖然不是特別生,但是我想讓她擔任護衛」

「是這樣嗎……我知道了.我想想辦法吧」

吉納斯爽快地接受了.

這真是幫大忙了.

我向吉納斯致謝之後,離開了職員室——

剛走出職員室,就碰到了莉妮雅和普爾塞納.

兩人看到我之後,招著手走了過來.

我也向她們倆說明了要出行兩年的事情.

「是嗎,會寂寞的喵」

「兩年的話,我們已經畢業了的說.已經不會再見了的說」

這樣一說我才發覺.

她們已經是6年級生了.還有兩年就畢業了.

然後就會回到大森林.

就此一別後會無期的話,很寂寞呢.

「是啊……」

說起來,人神說過要我和這兩人發生關系.

再等兩個月到發情期的話,就會變成那樣的展開了吧.

仔細看看這兩個人.

「怎喵了,咱身上沾上什麼了嗎?」

莉妮雅.

特征是噗嚕噗嚕動著的貓耳和呼啦呼啦擺來擺去的尾巴,還有健康大腿.

胸部的尺寸很大.有D或者E左右吧.

不過獸族大家都很大,所以應該是平均水平吧.

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健康的巨乳醬.

在床上也是,她那種盛氣凌人的反應很讓人期待呢.

「嘶咕嘶咕……難道說,boss就不想再見一面了麼?的說」

普爾塞納.

特征是柔軟的犬耳,還有豐滿的軀體.

犬系獸族的胸部在獸族里也算大的吧,我想應該有F左右.

雖然只揉過幾次,不過相當的柔軟.

如果把頭埋到里面的話,一定非常舒服的吧.

「失禮一下.我突然想起來.前幾天有人建議我等到發情期就推到你們兩個」

「真的假的,boss,有那個想法喵?」

「因為怎麼誘惑都沒有撲上來,還以為被討厭了的說」

兩人一邊呆呆地說著,一邊嘻嘻地笑了起來.

和她們發生關系.

而且,根據人神的說法,西露菲不會為此責備我.

我不知道是因為西露菲在妊娠中嗎,還是說開始是修羅場但是最後平息了.

但是,既然人神說那樣一來會更加幸福,想必最後會以對我很有利的結果告終吧.

雖然決定為西露菲守貞,但是我也是男人.

果然還是有點動心.

後宮可是男人的夢想.

把她們娶為側室,和西露菲一起4P.

也有這樣的未來呢.

「莉妮雅,普爾塞納」

「在喵」

「在的說」

我這樣一叫,她們兩個稍微有點緊張地看著我.

「做我的朋友吧」

兩人笑了起來.

聳聳肩,從兩旁戳著我的腹部.

「……真沒辦法喵.Boss總是這麼怕寂寞喵」

「那我就勉為其難做你的朋友的說,要是敢背叛一定會討厭你的說」

我和兩人握手.

仔細想想,這可能還是第一次和她們握手.

女性朋友嗎.

我聽人說過,那女之間是沒有純粹的友情的.

嘛,就算多少摻雜著一點性欲,也還是可以成立友情的.

重要的就是掌握好相互間的距離感.

「那麼,再會吧.雖然不知道是10年後,還是20年後了」

「是喵.10年之後的話,咱肯定已經很偉大了,要好好膜拜咱喵」

「已經征服大森林了的說」

對訴說著野心的這兩人,我說了一句「那就祝你們別被人下克上咯」,然後就分別了.

運氣好的話還會再見的吧——

我來到七星的研究室前.

該怎麼開口呢.

七星她其實很怕寂寞.

和表面上自大的態度相反,內心其實充滿了寂寞.

我要出行兩年.

這樣一來,研究也會停滯.

她回去的時間就會推後.

肯定會被挽留的吧.

用各種各樣的理由留住我.

說不定還會威脅我.

如果她說要是我敢踏上旅途的話就把西露菲XX掉,我該怎麼辦呢.

雖然我想她應該也沒病嬌到這種程度.

「呼……」

我吐了一口氣.敲了敲門.

「請進」

等到回應後走進研究室.

七星坐在桌旁抬起臉看著這邊.

「怎麼了?和往常來的時間不一樣啊」

「其實,有一個壞消息要通知你」

「壞消息?」

七星露出疑惑的表情.

嘛,不管怎麼說結果都不會變的.

照實說吧.

「家人遇到危機.我要出門旅行了

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迷宮都市拉龐.

往返大概需要2年」

「……誒」

七星目瞪口呆了一陣之後,

咚地踢開椅子站起來.

雙手撐在桌子上,呆然地看著我的臉.

「…………貝卡利特,迷宮都市拉龐,兩年……?」

她閉上眼睛重複著我說的話.

「明明說過會幫你的忙了,真是非常抱歉.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非去不可」

聽到我說的話,七星睜開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咚地坐在椅子上,仰望著天花板.

「兩年……」

「我回來之後,一定會好好地繼續研究的」

「……兩年」

七星盤著手臂,只是重複的說著兩年,兩年.

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說.

既沒有挽留我,也沒有叫喊.

只是,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看著天花板.

就這樣過了5分鍾.

相當難熬的一段時間.

「那麼,這廂失禮了」

沒辦法.

她應該也明白,我是出于好意才幫助她的實驗的.

其實想要挽留我,

但是忍耐下來了吧.

我轉身正要離開,

「稍等一下」

聽到這樣的聲音,停住腳步.

說實話,我不想在多說什麼了.

我知道肯定是想要阻止我.

但是,還是好好的談一談比較好吧.

我這麼想著,轉過身.

七星從桌子最下層的抽屜里,取出一本小冊子.

然後她嘩啦嘩啦的翻開冊子,將其中一頁出示在我眼前.

「你看看這個」

我照她說的看過去.

那個冊子上,貼著地圖的切片.

地圖上的地方我很熟悉,就是這座城市的周邊.

話雖如此,但是比例是不是稍微有點大了.

地圖上部,寫著大大的「N1」兩字.

南西的森林打著紅色的X.

X上寫著「B3」兩字.

「這是?」

「…………」

七星她,顯而易見地猶豫著.

該說嗎,還是不該說呢.

但是,最後,還是說道.

「這個是,記載世界各地轉移魔法陣遺跡的位置的地圖呦」

轉移魔法陣?

「誒?」

我再度看向冊子.

『B3』的文字.

這難道說是.

「這是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轉移魔法陣呦」

「稍等……」

說起來.

說起來,七星說過她曾經和奧魯斯忒特一起旅行.

聽說確實是,利用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轉移魔法陣,四處移動的.

「不是說不記得位置了嗎……」

對啊.七星應該說過不記得轉移魔法陣的位置了才對.

「被奧魯斯忒特封口了啊,說是不能泄露出去.

那個時候以為反正也記不住,就答應了不會說出去,但是……」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做了記錄嗎.

一塊土地,一塊土地的悄悄買入地圖,或者自己手繪地圖.

若無其事地向奧魯斯忒特打聽出土地的名稱.

記下周圍城鎮的大概位置.

不是靠記憶,而是記錄下來.

我嘩啦嘩啦地翻著冊子.

完成度很低.

沒有買到地圖,也沒有抵達城鎮的地方寫著「左手能看見山脈.向東大概3日,渡過一條河川,之後再前進兩日」.

好像英文字母是代表大陸的名稱,序號是通過的順序.

N代表中央大陸北部.

S代表中央大陸南部.

W代表中央大陸西部.

MT代表魔大陸.

ML代表米莉絲大陸.

天大陸果然還是沒有嗎.

然後,B代表的是貝卡利特大陸.

不清楚屬于那一片大陸的地方,就用X或者Y表示.

是通過七星的努力,才能做出的一冊地圖.

「我確實聽說過名叫拉龐的城市.想起來了.

從這個轉移魔法陣附近的市場開始,向北移動一個月左右就能到了.不會錯的」

「你說……一個月……」

我翻回剛才那頁.

從拉諾亞王國的魔法都市謝麗雅,到西南的森林.

以這個地圖的比例尺很難看清楚.有10天左右的路程嗎.

說不定還要更近一些,

在那里,有著記為『B3』的魔法陣.

我繼續翻著冊子.

翻到之前一頁.

從貝卡利特大陸的『B3』魔法陣,到附近的城鎮,要一周左右嗎.

然後從那里出發用一個月,也就是說…….

47日.

往返94日.

只用3個月就能往返一趟.

在那邊,1個月內解決事件的話…….

總共4個月.

能趕上.

能趕上了.

西露菲的出產日.

雖然莉妮雅和普爾塞納的發情期是趕不上了,但是那邊根本無所謂.

「但是,這樣好嗎?不是被封口了嗎?」

「雖然我也很猶豫,但是,最近受了你很多照顧.

但是,還是希望你不要四處宣揚出去.

因為轉移魔法是禁術,如果傳播開來的話,很快就會被國家毀掉了」

被毀掉的話,奧魯斯忒特的移動手段就減少了.

然後他就會找上,把消息散布開來的七星和我吧.

奧魯斯忒特…….

光是想起這個名字就渾身顫抖…….

我不會說呦,對誰都不會說的.

「謝謝你,七星.幫大忙了」

「別誤會了,我只是想早點回去呦」

七星她這樣說著,哼了一聲.

傲嬌還真麻煩呢.

我把冊子拿在手里,深深地低頭鞠了一躬.

然後,得意洋洋地轉身正要離開.

「啊,忘了說了,第一頁上,寫著有魔法陣的遺跡的標志,還有隱蔽魔術的破解方法,請好好讀一下」

「了解.感恩不盡」

「我只是報答你而已呦」

我聽到七星說的話,苦笑著離開了研究室——

然後,回到了艾莉娜麗絲那里.

很快就回來了.

因為是好消息.她一定會高興的吧.

旅行計劃也必須變更一下.

一個半月.

說不定,可以帶上克里夫一起了.

當然,也能輕松趕上西露菲的生產.

我不知不覺地翹起嘴角.

我啪啪地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推開克里夫研究室的門.

下一個瞬間,像是文藝複興時期一樣感覺的維納斯飛到我的眼前.

「抱歉啊盧迪烏斯.我果然,還是不去了!」

艾莉娜麗絲無情地說道.

她用毯子裹著像模特一樣的肢體,一副讓人把持不住的打扮.

我覺得艾莉娜麗絲那像尼亞加拉大瀑布一樣的胸部,和那苗條勻稱的肢體簡直就像藝術品一樣.

但是,卻意外的完全感受不到一點藝術性.

只感覺非常色情而已.

基本上,我根本不懂什麼藝術.

只覺得要是做成手辦的話肯定很黃很帥氣而已.

克里夫在研究室的一角,變得像法老王一樣.

變成木乃伊了.

但是表情看起來很幸福.

我感覺這邊更加具有藝術性.

好像附著,性死一線間,這樣的標題一樣.

「和克里夫分開兩年之久,我完全無法忍受啊!

我知道這樣是不講義氣,但果然還是不能去!」

女人是憑感情生存的生物.

這樣一句話閃過我的腦海.

「基本上,盧迪烏斯要去的話,我就沒有必要去了吧?

我,和保羅之間還有隔閡呦?

他應該也不想看到我的臉吧?

盧迪烏斯要去的話,保護初次生產的孫女就是我的工作了不是?」

「……」

這里已經沒有一絲半點放話到「之後就交給我吧」的女人的帥氣身影了.

實在是反複無常.

肯定是在這幾個小時里,去過很舒服的樂園了吧.

「是嗎.實際上,我找到最短3個月就可以往返的方法了……」

「誒!?」

艾莉娜麗絲愣住了.

「什麼啊,那是」

我確認克里夫還在睡著之後,湊到艾莉娜麗絲耳邊說道.

「其實,七星她……」

「呀,耳,耳朵不行,會有感覺的」

「請認真聽我說」

「開,開個玩笑啦」

我亮出七星的冊子,簡要地說明著.

然後,還有七星要求的,關于這件事情要保密.

艾莉娜麗絲嘩啦嘩啦地翻著冊子,露出藏不住驚愕的樣子.

「只用這些天數就能……」

「是啊,這樣一來,就能趕上西露菲的出產日了」

「……這個可以有呢」

單程一個半月.

不算很長的時間.

艾莉娜麗絲眼神一變.

這個日數的話,可以.

「嘛,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呢.果然我還是一起去吧」

好像改變主意了.還真是勢力啊.

不過嘛,果然兩年還是太長了吧.

「一個半月的話,帶上克里夫前輩,體力方面也不會有問題了呦」

「……不,克里夫留在這里」

「這樣好嗎?」

「克里夫要是知道轉移魔法陣的事情的話,一定會張揚出去的」

不,我想克里夫前輩應該不是那種人才對.

應該不是吧…….

但是,他也是我認識的人里面看起來口風最不緊的了.

嗯嗯.果然人數太多的話還是很糟糕啊.

知道的人越多,秘密就越容易散播開.

但是,既然那邊說了是遇到困境,還是想帶上有一定實力的人啊.

需要少數精銳呢.

能帶上的,是像魯傑路特那樣的.

沒有被人像他那麼可靠了.

而且沉默寡言,應該不會把轉移魔法陣的事情泄漏出去.

或者是巴帝伽迪.

生存了數千年的那家伙的話,說不定本來就知道轉移魔法陣的事情.

而且他好像也知道奧魯斯忒特,感覺和他說了應該也沒問題.

不過嘛,這兩位最近一直都沒見到,也拜托不上.

這麼一來,其他可以帶上的人物……沒有了呢.

薩諾巴好像也不是很習慣旅行.

……對了.

干脆先到那里,要是實在人手不足,再回來找幫手也可以嘛.

這詞因為是踏上未知的道路所以才步步為營,

但是只要走過一遍的話,帶上別人在走一遍也不是什麼難事.

轉移魔法陣的保密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但是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雖然這樣一來往返就要花上3個月,但是反過來說3個月就能確實保證人手充足.

「總之,就先咱們兩個人去吧」

「趕緊解決,快去快回吧」

就這樣,艾莉娜麗絲也拋開顧慮了——

然後,最後要和西露菲說.

我把西露菲和愛莎,諾倫叫到自家客廳.

看門見山地說道.

「我想要去救助父親和母親」

西露菲「誒」地小聲嘟噥了一聲,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

但是,很快就甩甩頭,一臉認真地點頭說道.

「嗯,我知道了,家里就交給我吧」

「明明約好不會突然消失了,不能遵守了非常抱歉」

「魯迪遵守了呦.因為,一點也不突然嘛」

西露菲害羞地微笑著.

但是,那個笑臉里,能感覺到一些不自然.

不管口頭上怎麼說,她應該也很動搖了吧.

我感覺有點無地自容.

「那個,要花上多長時間呢?兩年左右嗎?」

「不.實際上,得到七星的幫助,可以使用轉移魔法陣了.所以,我想應該能在出產前回來」

我說出了轉移魔法陣的事情.

如果連西露菲都不能說,還能跟誰說.

「誒!」

西露菲一臉震驚地看著我.

然後,不安地問道.

「轉移,沒有危險嗎?」

我們彼此,都因為那次轉移事件吃盡了苦頭.

因此才會說出這種話.

「不清楚.但是七星也實際使用過,我想應該沒問題」

「唔,嗯」

西露菲還是一臉不安.

我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沒關系的,我絕對會回來的」

「嗯」

「抱歉啊」

「嗚嗯」

之後就交給你了,這也是我們互相信賴的證據.

然後,我向站在西露菲身後,身著女仆裝的妹妹說道.

「愛莎」

「哥哥……」

愛莎露出比西露菲更加不安的表情.

「可以拜托你嗎?」

「我想……應該,沒問題.孕婦的事情,母親已經好好地教過我了」

「如果感覺不行的話,就去拜托看起來能靠的住的家伙.

不要什麼事情都一個人解決.你雖然很優秀,但是經驗尚淺.

去找經驗豐富的大人幫忙」

「好,好的」

愛莎點了點頭.

雖然還有些不安,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沒有什麼事物是完美的.

「諾倫」

「在」

「要是感覺愛莎和西露菲快要到極限了的話,就從旁幫幫她們.

只是聽她們發發牢騷也好.

精神上的痛苦,你是明白的吧?」

「好的!哥哥!」

「還有,學習方面也要一絲不苟」

「好!」

感覺諾倫干勁十足.

希望不要太過干勁十足和愛莎吵起來就好了.

那麼,還有什麼呢.

還有什麼該說的嗎.

「……對了,就算只有孩子的名字也好,在我走之前決定好吧」

我是打算趕回來的.

但是,事有萬一.

至少把名字起好了比較好吧.

取什麼樣的名字呢.

這個世界上普遍認為中二系的很帥,就按那個方向來如何.

是女孩子的話就叫希耶爾或者紫苑之類的.

……男孩子的話就叫尼祿或者瓦拉齊亞之類的.

不不,又不是玩游戲,這樣還是有點不好.

(譯:這4個名字解不解釋都無所謂,姑且隨便提一下.

雖然都是還算常見的名字,所以可能出處不唯一,不過這4個放在一起,應該是月姬沒錯了.

シエル西耶爾,雪兒學姐;シオン紫苑,路地里同盟那只;ネロ,尼祿教授;ワラキア,瓦拉齊亞之夜.)

那個,既然是盧迪烏斯和西露菲的孩子的話.

男孩子就叫修斯或者希利烏斯怎麼樣?

女孩子的話就叫露西,或者露爾西如何?

說不定有些過于簡單了.

說不定向保羅他們問問這個世界上的名字再說比較好吶.

我突然抬頭一看,發現她們三人露出微妙的表情.

「名,名字什麼的,魯迪……」

「哥哥,為什麼要說這種事情啊?」

「哥哥……」

大家都一臉不安.

愛莎甚至于已經從眼角流出眼淚.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在這個世界上,孩子出生之前不能起名字嗎,是這樣的嗎.

「在旅行前就給孩子起好名字的話,會回不來呦……」

西露菲一臉不安的說道.

看來是這個世界上的死亡flag,只有我不知道.

啊,不.

我想起來了.

說起來,貝魯裘斯的傳說里有那麼一幕.

貝魯裘斯的同伴之一,『幸運之男』火帝級魔術師弗勞思·斯塔,

想到這一戰可能回不來了,就在臨行前為自己的孩子起好了名字.

而且,還是和自己相同的名字.

弗勞思·二世.

但是,弗勞思·斯塔在戰斗中殞命.

一邊在腦海里想起自己的孩子,被魔王萊尼爾·凱茲魯親手打倒了.

那個孩子,繼承了自己偉大父親的名字,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魔術師.

雖然故事里是這樣講的,但是據說實際上是變得相當落魄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段逸聞相當有名的緣故,

在臨行前為自己還未出聲的孩子取名字,被大家認為是不太好的事情.

雖然也不是說起名字就是造成弗勞思死亡的原因,

不過嘛,這就是所謂的圖個吉利吧.

「……那果然,現在不要決定,比較好嗎?」

「怎,怎麼樣呢」

「但是,我還是想參加命名吶……考慮到萬一趕不回來……」

「不要說什麼萬一啊」

「抱歉」

不管怎麼說,這是我第一個孩子.

雖然還沒有什麼實感,至少想要親自取個名字.

「咳咳」

愛莎咳嗽了一聲.

看來是有什麼主意了.

「哥哥.不然這樣吧.

孩子出生的話,先稱為盧迪烏斯·二世,

等到哥哥回來,再正式取名字.

就像那個北神卡爾曼一樣,把『盧迪烏斯』作為中間名就好了」

盧迪烏斯·二世嗎.

在這個世界上,給自己的孩子取和自己一樣的名字,也不是那麼少見.

比如說起名叫露西的話,最後就變成露西·L·克雷拉特了吧.

嗯,還不錯.

不過這是和偉人同樣的做法,這麼一想就微妙地覺得有些羞恥…….

還是想要更加普通一點的啊.

嗯?

等一下啊,如果是女孩子,而且我沒能回來的話怎麼辦.

一生都叫做盧迪烏斯·二世嗎?

不會因為名字被人說閑話嗎?

不會成長為因為名字被嘲笑,就怒吼著女孩子叫盧迪烏斯有什麼不好!痛毆上去的孩子吧.

不不不,不會吧,又不是那個狂犬女.

……嗯,只要我能回來就好了.

「我知道了,就這樣吧.西露菲」

「是」

「……那個」

我想著要和西露菲說些什麼,

但是找不到合適的語言.

這種時候,感覺不管說什麼都像是在豎旗一樣.

「西露菲」

我站到西露菲面前,把兩手放在她的肩上.

「誒……啊」

西露菲察覺到,閉上眼睛.

抬起下巴,雙手交疊在胸前,噗嚕噗嚕地顫抖著.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像這樣畢恭畢敬地向西露菲索吻以前可能還真沒有過.

偷偷瞟了一眼愛莎,她正探出身子看著這邊.

諾倫也用手遮住眼睛,從指間看著這邊.

我啪地向兩人使了個眼色.

于是,諾倫趕緊合上了手指.

相對的,愛莎反而向我啪啪地拋著媚眼.

真是個天真爛漫的家伙吶.

有那麼想看接吻鏡頭嗎.

嘛,這種時候就隨她去吧.

我輕輕地吻了西露菲.

同時聽到愛莎咿呀地發出小小的尖叫…….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返回: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上篇: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間話 磨牙礫爪
下篇: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1話 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