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下部 第二十三章

過了幾天,胤仍忙著兩路大軍開拔的事,一連幾日待在養心殿,晚了就在大殿的耳房歇息.算起來,我已五天沒有見到他.

這天,站在西暖閣,透過窗子看著群臣面色凝重匆促的向外走去.細細看了會,發現十三和張庭玉並沒有在其中.默站著,暗暗思索了會,好像今年不應該有什麼大事.

一陣冷風灌入,我激凌凌得打個寒戰,又站了會,才關上窗子,上榻,從幾案上展開忙了幾日仍未完成的胤畫像.展開,默看一會兒,總覺得缺了些什麼,但具體少了些什麼,心里卻說不出來.

坐了會,覺得有些冷,起身把炭爐子放在榻邊,以手托腮,斜依著凝神看著.半晌後,恍然憬悟,畫中是缺少的是神韻.自顧自的抿嘴笑笑,卷民畫,重新拿起一張紙,心中想著他,執笑畫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突然傳來菊香的聲音:"娘娘,怡親王求見."不知道綠蕪怎麼樣了,上次他雖說好了許多,但他臉上的神色卻令人生疑,我放下笑,十三已笑著走了來.

他坐在幾案對面,看了眼案上的畫,眸中含著笑揶揄道:"皇兄和嫂嫂真是恩愛,整日里待在一起,還沒有看夠."我笑笑,心中卻是一沉,我哪里是用這打發時間,我只是想給弘瀚多留些阿瑪的記憶.

我擱下筆,笑著問:"你怎麼會有時間來這里."十三揉揉胳膊,笑著道:"皇兄正和張庭玉談些事情,我趁這空當來瞧瞧你."我一笑,隱去自己滿腹心事,他卻面色一肅,斂了些許笑容,瞟我一眼,狀似無意地問:"你去了壽皇殿."我一愣,點點頭,心中有些不安,道:"發生了何事?"

十三笑笑,瞥我一眼道:"前兩天,皇兄突然吩咐弘曆,以後他不必再去探望十四弟."我一呆,自己能輕松進壽皇殿,他定然心中有數,是弘曆帶自己進去的.我垂首笑笑,心中若澀不已,自己確實不能再去了,不然受連累還會更多.

我抬起頭,淡聲道:"我以後不會再去."他掠我一眼,道:"前些日子,我派人安排了嵐冬見了她的家人."我心中緊張,手緊扣在幾案邊上,凝目望著十三.十三眉頭微鎖道:"她阿瑪,額娘,奶娘都來了,我不方便出面,但派去的人回報說,一切很正常,嵐冬和父母說了好一會話,沒有異常."聞言,我沉默起來,難道真是自己多想了.

十三見我沒有說話,他又道:"本想防患于未然,把她支到其他地方,讓她永遠也見不到皇子,娘娘們,但皇後娘娘調理身子的藥卻是非她不行,因此只得派去坤甯宮一人,監視著她."我點點頭,依目前情形,也只有如此了.

十三一笑,立身,道:"我也該回去了."猛然回神,看著十三已快跨出門檻,我道:"綠蕪怎麼樣了."十三停步回走,眸中蘊著笑容,面色暖暖地道:"差不多痊愈了,雖說綠蕪受了罪,卻也因此了了她的心願."

我心中一喜,高興地問:"承歡已認了綠蕪."十三笑著道:"這些日子承歡衣帶不解日夜照顧綠蕪,雖沒有說透,想是承歡心里應該清楚."我松了一口氣,笑道:"回去給承歡說,不要讓她進宮了,讓她們母女好好待一陣子,待我們回園子,我去交暉園看看綠蕪."十三笑著頜首後疾步而出.

出征准噶爾的大軍浩浩蕩蕩開了拔,我們也終于回到了圓明園.

巧慧也自交暉園直接回到曦閣,巧慧噙著淚抱著弘瀚,弘瀚也摟著她的胳膊不撒手.我笑著看著兩人一會兒,問巧慧:"側福晉身子完全好了?"

巧慧拭去淚,笑著道:"好了,還又有喜事了呢."我抿嘴而笑,綠蕪有喜了,承歡即將有一個弟弟或是妹妹.心中欣喜一會,又轉念一想,現在已是三月底,算算日子,那這個孩子出世,就將失去至親.

笑一下子僵在臉上,人也呆愣起來.巧慧見我神色不對,默默抱著弘瀚走了出去.我發了會呆,起身向外走去.

不知是因為去年冬天不冷,還是天氣異常,這天雖是三月底了,可還是春寒料峭,乍暖還寒.出了門,微風拂過,才覺得穿得少了些,裹了裹衣服,疾步朝著正大光明殿方向走去.

許是我腳步匆促,身邊又沒有跟人.一路走去,宮女,太監們都微露驚詫神色,但都是一晃而過.還沒有走到,遠遠的看見小順子神色凝重,小跑著過來.

他猛然間見到我,一怔,但隨即俯身打了一千,道:"奴才見過娘娘."他雙肩僵直,神色很是焦急,我心中微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大殿中有何人在?"

小順子一呆,抬頭看我一眼,囁囁的咂咂嘴,面帶為難之色.心里知道因上次他給我說了曾靜等人的事,被高無庸杖責二十大板,以至于半個月沒有起床,現在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再開口向我說什麼了.我暗暗歎口氣,揮手讓他走了.想想以後,更不會有人再給我說什麼,大概胤想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吧.

默站一會,深透口氣,提步向前走去.未行兩步,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原來小順子去而複返,他走過來,道:"娘娘,皇上正在議事,娘娘還是不要前去的好.奴才奉命去詔張庭玉進宮,不能耽誤,奴才這就走了."

說完,竟不等我開口,就一溜煙的跑了.我心中一怔,小順子這麼多年來,一直在禦前侍候,行為舉止很是小心,今天說話卻是顛三倒四.兩路大軍應該還沒到達,不會有什麼事,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小順子特意回來說這些.思索了會,雖是心中狐疑,但還是轉身往回走去.

垂首緩步前行,邊走邊想著事.前方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抬頭望去,是小順子一行三人,小順子仍是一路小跑,後面的張庭玉撩著袍角,氣喘籲籲的落于後面,張庭玉後面還有一人,低著頭,看不清容貌,我心中震驚,這些老臣子都是泰山壓頂面不改的主,今天發生的事太過反常.

心不由揪起來,三人走到我跟前,喘息未定,張庭玉便躬身行禮:"老臣見過貴妃娘娘."這是朝廷重臣,此時又是要事在身,我急忙道:"皇上等你們,快去吧."

三人離去之時,跟著後面一直低著頭的人飛快抬起頭望我一眼,我微怔一下,轉身怔怔盯著這三人,難道會和此人有關.

心中悒郁,左思右想,忍了兩日,還是不由得走到去正大光明殿的必經之路等十三.心中亂糟糟的,半晌都無法平複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十三終于緩步自殿門走出,我深透口氣,默立在路邊.

"等我?"十三走到跟前問,我點點頭,問:"發生了何事?"十三瞅我一眼,輕聲歎道:"既然朝堂的事,皇兄刻意不讓你知道,你就不要再問了,也省得落下女子干政的嫌疑."

我皺眉苦笑道:"不讓我知道,我就不會擔心了嗎?他每次回來雖看起來很平靜,可眉眼之間卻蘊著強忍的怒意."不知道會有猜測,猜測的越多,我心里越無法平靜下來.

十三沉吟一會兒,蹙眉道:"前幾日皇兄不顧眾臣反對,讓曾靜進了園子."我一呆,身子有些無力,喃喃道:"原來真是注定的,只是這麼做,外人看來,怕是欲蓋彌彰吧,說這些是好的,如果曾靜出了什麼意外,那就是殺人滅口."

心中雖知曾靜不會出事,我知道,可其他人知道嗎?輿論引導著民心,民心關乎著江山穩定.心中猛地明白了那天隨著張庭玉來的就是曾靜,想想那日他的眼神,大概'十罪’之一和我也有著關系吧.微微歎口氣,無奈的笑笑.

十三側頭凝視我一會兒,不解地問:"什麼事是注定的?"我淺淺笑笑,心中默想,一切都是循著曆史的腳印發展的,自己苦惱不已的所有事,都會發生,自己在這里,猶如滄海一粟,起不了什麼作用.既是如此,擔心歸擔心,煩惱歸煩惱,我雖然知道了此事,但仍是阻礙不了什麼.

于是,我微笑著道:"恭喜你了."十三愣一下,後反應過來,笑鬧道:"昨日里,綠蕪還說,如果你再生一個,那就好了.承歡你教得很好,如若這個孩子不聽話,也抱來給你."我心中一沉,一時之間心中酸澀難奈,鼻頭酸酸的.

十三側頭靜默一會兒,忽地抬頭目注著我道:"若曦,你近來這些日子為何對朝堂上的事如此關心,這不像你,以前你也只是對與八哥,十四弟有關的事上心.但現在,八哥已故,十四弟和四哥一母同胞,況且十四弟也沒什麼事,你還擔心什麼,總覺得你心里有股東西,有些說不清."

他蹙眉想了半晌,又道:"那是恐懼,你到底害怕些什麼,你和四哥剛剛相認的日子,我心里很慶幸,慶幸你變得理智,但是如今,你又如以前,你忘了當年你的病是怎麼來了,'長年憂思過甚’.這陣子朝事繁忙,我們見面時間不多,但我仍能感覺到你的變化,四哥和你朝夕相處,他能感覺不到嗎,你想讓他忙完朝事,還要擔心你嗎?"

我嘴角逸出一絲苦笑,是呀,我能覺察到他隱忍的憤怒,他一定也能感覺到我的擔憂.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上篇:下部 第二十二章
下篇:下部 第二十四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