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下部 第十一章

起身坐在床邊,扶起那拉氏的身子,接過嵐冬手中的湯藥,慢慢讓她喝下.湯藥顯然是很苦,她雙眉微皺,一口氣喝完.把碗遞于嵐冬,拿起托盤上的糖塊,她接過服下,這才輕柔地放下她,仍讓她依在軟墊上.

她微笑著道:"有勞妹妹了.唉,我這身子骨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一年內,病了兩次,上次如若不是妹妹,恐怕我早已不在世間了."我握著她的手,搖搖頭道:"姐姐莫要說這些喪氣話,上次只是痰湧,不是什麼大病."

她反手握住我,苦笑著幽幽一歎:"曉文,我知道你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可我真的不在了,這若大一個後宮,真正讓我放心的人,也只有你."我心中一緊,她話中有話,但緊接著心中又一松,在我的印象中她應是雍正九年過世的:"姐姐不會有事的,你不要胡思亂想."

她搖搖頭,淺笑著道:"自個的身子,自個心中清楚,我怕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這後宮里的妃嬪雖說也有自府中出來的,隨皇上的時日也多,可她們都擔不了這麼大的擔子.熹妃雖說心地善良,處事公平,可她佛心太重,怕是震不住眾人,這齊妃她們就不用說了."

聽她輕輕一歎,我心中也沒來由的一抽:"我怕是擔不下來,姐姐可以做到的,我未必可以做到."她可以按大清制度,全心全意的為胤選秀,無怨無悔的守著空房,這是這個時空愛的一種表達方式,我真能做到嗎?我做不到.

她目注著望我一會,即而垂下眼瞼,輕輕歎口氣:"這讓我怎麼放得下心呢?"我無奈的苦笑:"姐姐安心養病吧,不要想這麼多."

她抬起頭,柔柔笑著點點頭:"是我太過一廂情願了,妹妹勿怪.依妹妹的性子,又豈會爭這個名份."她微頓一下,又接著道:"我只是尋思著,這宮中只有你一人能要做的,能公平得處理事情,因為你是一心一意愛著皇上,沒有任何雜念.雖說,你剛剛入宮時,就如若曦姑娘一樣,不想與我們有接觸,但經過這幾年,你也慢慢的轉變了些."

我微笑著不語,她拍拍我的手:"不說這些了,我前些日子為弘瀚做件衣衫,本來想親自送過去的,不想……"她眼圈一紅,緊接著又道:"嵐冬,拿過來吧."

嵐冬自櫃中取出,雙手遞了過來,我接過,粗略一打量,發現手工竟異常精細,我笑著道:"沒想到姐姐竟有一手好針線活."她看著衣衫,眼神柔和無比:"皇上繼位前,府中銀錢開支,管得極嚴,不像其他親王,貝勒們,因此府中出來的幾位娘娘,都會些針線的."

身側傳來輕輕咳嗽聲,聽聲音是極力壓著的,扭頭一看,嵐冬已跪在地上:"請娘娘恕罪,嵐冬這就退下."她面色有些許蒼白,身體似是不適,我盯著她:"病了還來應值."

她微一抬頭:"奴婢知罪."此時,那拉氏揮身讓她起身,又轉頭對我道:"六十落水,她也受涼了,本想讓丫頭休息幾日,可她煎藥很會把握火候,這才讓她帶病應值,怪不得她."

她面色沉靜,整個人看起來不卑不亢,乍一看起來,真有一絲大家小姐的姿態.我在心中一歎,心中莫名的對她有一絲好感,于是,竟不由自主的笑著問她:"你水性很好?"

她微怔一下,看我一眼:"回娘娘話,嵐冬水性一般,談不上很好."她的話條理分明,我斂了笑容,盯著她:"當時你可曾留意,六十阿哥為何會落水?"

她掠了那拉氏一眼,道:"那日,阿哥一直趴在欄杆上賞魚,奴婢和皇後娘娘聊著娘娘在雍親王府時的一些舊事,不知為何,阿哥會滑下去."

她面色淡淡的,好像在說著與自己無關的事,我打量了她一會道:"照理說,人落水後不會馬上沉入水底的."她一呆,望望我,又垂下眼瞼:"六十阿哥確實不是一下子沉入湖底的,阿哥一落水,我馬上下水,不想水很涼,驟然入水,腿竟抽筋了,我支撐著游到阿哥身旁,剛抱起他,誰知阿哥一手摟住我的脖子,一手抓住我胳膊,我的手怎麼也抽不出來,我們兩人是一起沉下去的."

兩人同時入水,但卻是一死一生,我心中疑慮不已:"但我聽聞,阿哥被救上來時是一人,而且已經咽氣."她抬起頭,直視著我:"不錯,我們沉入水底後,不知為何,阿哥竟松手了,但我卻沒有一絲力氣."

那拉氏又低聲啜泣起來,我在心底暗暗歎氣,為她拭去淚水,帶著絲歉意道:"又讓你難過了."她淺淺一笑,望著嵐冬道:"這丫頭被救上來,也只剩下一口氣.這些日子也多虧她了,如果不是她懂得一些藥理,我這身子也不會康複這麼快."

我微微一怔,那拉氏知道,難道自己的猜想是錯的,我對她笑笑:"你對藥理感興趣?"她垂著睫,淡淡地回道:"奴婢的額娘身子弱,奴婢小時候曾親眼瞧見額娘犯病的模樣,因此立志要學些醫術,以時時在身邊照料她."

聽了她的話,我舒口氣,但願自己的擔憂是多余的,她的確只是一個普通的宮女.那拉氏對著她微笑:"嵐冬,你下去吧."嵐冬面色一暖,微笑著躬身施了一福,輕盈的退了下去.

看情形,那拉氏對嵐冬是十分寵愛的.那拉氏向內移了移身子道:"曉文,姐姐如果哪一天真的不在了,就讓嵐冬這孩子跟你回圓明園吧,這丫頭外表看起來雖冷淡,但心腸卻極好."

我暗暗透口氣,不知道怎麼拒絕她.可轉念一想,再過三年,她也該出宮了.另外,如果十三調查出來,她真的有什麼問題,怕是她在宮中也待不了多久,我撫著她的手臂道:"姐姐今日總說這些話,你會好起來的,不用太過擔心."

看她的樣子有些疲倦,我拿下她身後的軟墊,為她拉拉被角,起身道:"好好休息,你會好起來的.我這就走了,改日再來看你."她伸出手,握住我的手:"皇上那,你要多費些心."我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跨出坤甯宮的大門,一抬頭,卻見嵐冬站在路邊.心中一怔,即而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應該覺察出了自己對她的懷疑,她的確是一個聰穎無比的女子.

她躬身行禮,起身後道:"奴婢想同娘娘談談."我微笑著頜首,她左右望望道:"奴婢覺得這非談話之地."我依然笑著道:"邊走邊淡."

她微微落後一步隨著我,兩人行一會,她目光直視前方,忽然輕笑一聲道:"娘娘難道不想知道奴婢當時和皇後娘娘談論的是什麼嗎?"自己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了六十為何會落水,竟忽略了這個問題,她們當時想必很專注于自己的話題,以至于六十為何落水,兩人無一人知道.聽她的口氣,想必她們的談話應該和我有關.我淡淡一笑,道:"我對別人的談論向來不感興趣,嵐冬姑娘想說,我就聽著,如果不想說,我也不勉強."

她頓了一瞬,道:"娘娘向奴婢訴說,她剛剛嫁給皇上時的種種,當時皇後娘娘沉溺其中,很幸福."我腳步一滯,停下腳步問她:"為何對我說這些?"她面色淡淡:"然後,皇後娘娘說到了若曦姑娘,她曾是廉親王的妻妹,並且是當時聖祖皇上面前的紅人,是一個很獨特的女子."

她眼中隱隱閃著一絲恨意,使我心生訝異,默默目注著她,頃刻過後,她抬起頭:"皇後娘娘說,從沒有看到皇上如此上心的對一個女人,講她知道的,皇上與若曦姑娘的點點滴滴……最後,又講到你的入宮,你的言行舉止,如何像若曦姑娘.後來,不用皇後講,全宮幾千人都看到了皇上如何對你,又如何對其他妃嬪."

我盯著她道:"講這番話,是為你,還是為皇後娘娘."她微怔,目光帶絲疑惑,我輕笑一聲:"如果是為皇後娘娘,我很欣慰,不枉她這麼疼你,甚至連你的以後,她都為你安排好了,但如果是為你,我很想知道,你究竟為什麼給我說這番話."

她神情猛然一變:"什麼以後?"我看她一眼,緩步前行,對著前方輕聲道:"她說如果自己一病不起,就讓你隨我回園子,跟在我的身邊."她默了會,淡淡地歎道:"她對我確實太好,剛才這番話也算是我為她說的,娘娘的身子虛弱,怕是撐不了幾年."

兩人停下腳步,她淡淡笑著道:"娘娘是否懷疑奴婢沒有盡心救六十阿哥."我搖頭道:"我只是問問,並無其他意思."她收起笑容:"那可能是奴婢多想了,這件事已以發生了,我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只是娘娘身份尊貴,言談或許決定著奴才們的生死,沒有證據的事,請娘娘慎言,奴婢不想連累家人跟著遭殃."

我定定的凝視著她:"有沒有做過,還是自己心中清楚.今日就到這里吧."我轉身行兩步,又轉身回來,卻發現她怔怔在望著我,見我猛然回身,她顯然一驚:"娘娘還有何吩咐?"她默看她一陣,道:"姑娘既然懂得藥理,應該還懂得藥物與食物的相生相克,相信皇後娘娘的飲食,不會出現類似問題."

她微微抿起嘴角:"是師兄告訴你,我懂這些的吧,他言行一直謹慎,很少在外人面前說別人的事.不過,娘娘放心,我既然懂得這些,這當然不會讓這些事情發生在皇後娘娘身上."說完,微一躬身,轉身疾步離去.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上篇:下部 第十章
下篇:下部 第十二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