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下部 第一章

胤眉頭一皺,面色猛地暗了下來,加重握在我手上的手的力量,冷聲問道:"四阿哥傷得可嚴重?"小順子已緩過了神,氣也喘得順了,低著頭道:"當時狩獵包圍圈已圍成,四阿哥陪著蒙古的王爺,王子們准備圍射,就在這時,一頭母鹿居然猛沖過來,馬一驚,四阿哥被甩了下來.因四阿哥習了武,一躍下地,才沒有傷到骨頭,奴才來時,聽太醫說,可能是傷了筋."手被他握得生疼,我輕輕地拍拍他的胳膊,輕聲道:"還是去看看吧."

他默了一下,盯著小順子道:"當時怡親王可在場?"小順子急忙回道:"王爺在場,當時四阿哥躍下馬時崴了腳,摔在了地上,馬又沖了過去,幸好王爺在四阿哥身旁,及時用鞭子勾住了馬脖子."胤輕籲一口氣,面色舒緩下來.

他握著我的手,捋開袖子,見我手腕上紅色的指痕清晰可見,他邊輕輕揉著邊道:"我先去蒙古兩部瞧瞧,你先回吧."見我頜首一笑,他大步往回走去,一旁站著的高無庸緊隨著走了.

走到小順子面前,道:"起來吧,現在四阿哥營中,誰照顧著?"小順子站起,用袖子擦擦額頭上的汗,道:"熹妃娘娘和四福晉."

走至帳前,掀簾而入.弘曆斜靠在軟榻上,兩手放在腦後,眼睛微閉,不知是醒著,還是睡著,右腳下墊著軟墊,整個腳踝紅腫的發亮.傅雅半蹲著身子,專注的,輕柔的擦著藥膏.環顧四周,只有他們兩人,熹妃並不在場.躊躇一陣,覺得自己還是不要開口的好,遂轉身往外行去.剛至帳門,正要掀簾,簾子已'呼’地被人掀開.

"姑姑,你要走了嗎?"來不及阻止,承歡已抓起我的手,向內走.聞聲,弘曆支著身子,默默地打量著我.

傅雅放下藥,直起身子,正要行禮,我急忙走過去,托住她的胳膊,微微一笑.她看了我一眼,頭一低,用手擦了擦眼角,複抬起頭,道:"太醫說休息幾日就好了."見雙眼微紅,顯然是剛剛傷心哭過.我心中一陣泛酸,她是真心愛著弘曆的,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我歎口氣,走到旁邊,拿起盆中的濕帕子,擰了擰水,走過去,拭去她臉上的淚痕,淺笑著道:"繼續上藥吧."一直默立在身邊的承歡,嘻嘻笑著道:"嫂嫂這是心疼哥哥呢?"傅雅面上一紅,伸手作勢要打承歡,承歡身子一晃,抓住弘曆的手,仍打趣傅雅道:"嫂嫂默認了."

眉眼含笑看著她們,無意在掠了弘曆一眼,他仍如剛才一般,面色平靜,眸中神色淡淡,沒有一絲感情在內.我心中突地酸澀不已,可又不知從何著手處理,他早已明白,也早已知曉,我的身份,我的感情.他分寸的把握著自己的言行舉止,沒有說過出格的話,也沒有做過不合身份的事.可是,他越是如此,我卻越發害怕,恐慌.

一輪淡青色的月亮,將滿園草樹渡上了一層水銀.林中的黃燦燦的野菊,放著清洌的香氣,在涼涼的夜風中飄蕩著.從旁邊湖里吹過來的霰霧,絲絲如縷,如夢幻仙境.

想想白天弘曆的表情,又想想敏敏刻意回避著自己,心情郁悶難當.重重歎口氣,自林中走出,踱過道路,踅進湖中的長廊里,信步向前走著.

"可是蘭貴妃?"前面傳來一聲輕輕的問話聲.

我一怔,從遐想中驚醒過來,循聲望去,心中一喜,月光下敏敏靜靜的依在欄杆上.疾步走過去,兩人靜望一會兒,我拉起她的手,輕聲叫道:"敏敏."

她身子一抖,猛地掙開我的手,默默盯著我,似是難以置信,我居然如此稱呼她.我苦笑著靜靜等待,等她開口.半晌後,她一字一句地道:"你知道我和若曦的事."我深深吸口氣,盯著她的臉孔,道:"我就是如假包換的馬而泰.若曦."她怔忡地望著我,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她面帶鄙夷嘲諷道:"你也是這樣對皇帝說的嗎?"

黯然垂首,輕輕地苦笑著.在她心中,如今的我只是靠心機,耍手段謀取胤寵愛的膚淺女子.單純如敏敏,能如此想,那宮中的人,大概都是如此看待我.

抬起頭,鼻頭有些酸,喉嚨有些堵,但一時之間卻又不知如何開口,遂面色淒婉的盯著她.被我笑得有些微愣的敏敏,一皺眉頭,微怒道:"為什麼不說話,難道你不是利用了若曦才得到皇帝的愛嗎?"

我心中悲傷,一把抓住她的手,直直地盯著她道:"姐姐,不管你曾經曆過什麼,都忘掉吧!十四爺是值得珍惜的人,也許他即不是你的月亮也不是你的星星,但除了月亮和星星就沒有別的風景了嗎?現在年紀老大,才知歲月匆匆,只願姐姐抓住些許快樂."

這是我入十四府後,她信中的原話,她不可能不記得,或許只有說出這些,她才能相信.她一把推開我,往後退了兩步,雙手緊緊抓住欄杆,滿臉的不相信.

淚水自我臉上悄然滑下,流入口中,酸酸澀澀,我哽咽著續著自己的回信:"我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幸福就在點滴記憶中.這麼多年,從沒有這麼心境平和安樂過,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她松開手,向前走了一步,用手摸了摸我的臉,喃喃地道:"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自語一陣,她眸中亮光一閃,疑道:"你入宮之前可在十四爺府中?"

看她的神情,應是信了七,八分,大概是無法說服自己,看到得竟是另外一張面孔.我輕輕一笑,拭去眼角的淚,笑道:"敏敏,十四雖不是我星星或是月亮,可總還是我的知已朋友,我們的通信自會親自送到我的手里,絕不會假手于人."

她凝神注視我一會兒,才道:"當年伊鷹專門派人來打探過,若曦確實已經不在了,難道中間有誤會,可你的容貌只是二十多歲的年青女子,不可能是若曦."

我再次苦笑,不知道要怎麼給她一個好的解釋,來令她相信.

兩人相望著默立,半晌後,敏敏開口問道:"那你呢?你會忘了他,忘了月亮,去找星星嗎?"我一怔,側頭細想一下,猛然間憬悟,這是她曾經問過自己的一句話,這事關八爺,即使從若曦口中知道什麼事的人,也不會知道此事.

我上前拉起她的手,她手一擋,卻沒能推開,瞟了我一眼,便任由我握著.

我對她微笑著道:"會的!我會睜大雙眼去找的,只要那顆星星是屬于我的,我不會錯過的."她神色一變,眼中隱隱含著淚,上上下下打量了我許久,猛地摟住我,哭道:"若曦,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你究竟怎麼了,為什麼他們都說你不在了."我摟著她,淚水狂湧出來,邊哭邊道:"你不用擔心,不管我的樣子如何變化,我都是你的朋友若曦."

哭完之後,我們依在廊子護欄邊,喁喁低語,敘著別後離情.

她挎著我的胳膊,緊握著我的手,眼角帶著笑道:"你找到了."微怔一下,隨即明白她話中含義,心中一暖,嫣然笑道:"是,我找到了,我雖不他唯一的星星,而他卻是我一個人的月亮."

望了望暈黃的宮燈上下搖曳,我面帶著微笑,以左手支頭,右手拿起發梢輕輕地在他胸前畫著圈,靜靜地打量著熟睡中的胤.他閉著眼,嘴角上揚,輕輕地說道:"醒了."我'哦’地應了聲,仍繼續著剛才的動作.

過了一會兒,他睜開眼,輕輕地握著我的手,微笑著道:"昨日和敏敏相認了?"我抿嘴一笑,點點頭,見他臉上仍帶一絲倦容,我抽出手,撫撫他的臉道:"天還早,再睡會吧."

他眸中笑意加深,雙手放于腦後,凝神直直地望著我,順著他的眼光,我面上一熱,笑著拍他一下,拉起薄被蓋在身上.

他啞著噪子沉沉一笑,拉我入懷,摸著我散開的長發,笑道:"若曦,你好些日子沒有穿這件睡袍了."這是我仿照現在的吊帶睡衣,用上好的絲綢做的,穿在身上如無物,簡單又舒服.

此時,他的眸子漆黑如墨,深情地凝望著我.手也自我背上輕柔地一路撫下去,我整個人麻麻酥酥,身子緩緩地貼上去,主動地吻在他的薄唇上……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上篇:上部 第三十三章
下篇:下部 第二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