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第135節:第十七章(8)



如果沒有親眼目睹,是無法想象皇家出巡時的奢華程度的。康熙四次南巡都由江甯織造曹寅接駕,給曹家造成了三百萬兩白銀的巨額虧空,曹寅去世後,曹颙、曹頫兩任全力補救,仍無法填平,可想而知,康熙的數次塞外之行,留下來的除了空名,還有什麼。胤禛繼位後,接連頒布諭旨,開始在全國上下大張旗鼓地清查錢糧,追補虧空,並一再表示,不再像聖祖年間那樣寬容,凡虧空了錢糧的官員一經揭發,立刻革職。胤禛在雍正五年十二月,下令將曹頫交由內務府和吏部嚴審。因而曹寅之嫡孫曹雪芹從赫赫揚揚的官宦世家,到了繩床瓦灶的地步。

低頭默默地想了一會兒,抬頭掃了周圍一眼,敏敏正在講著蒙古五畜過年的禮儀習俗,講著蒙古特有的樂器馬頭琴……

耳邊好像聽到了那悠揚的馬頭琴曲,閉目冥思,仿佛自己已站在坦蕩遼遠的大草原上,彩云般的畜群,馳騁不羈的追風駿馬,還有駿馬上神采飛揚的我們。

"格格,奴才通傳一聲,你再進去。"門外傳來小路子的聲音,猛然回神,睜開眼睛,卻見承歡已快步沖了進來。

熹妃輕輕地搖搖頭,微笑著招了招手,承歡對眾人敷衍地施了一禮,便立在了熹妃和我中間。熹妃邊用帕子擦拭她額頭的汗邊笑罵道:"成大姑娘了,還是這麼粗枝大葉,小心嫁不出去。"

承歡沖她一笑,轉過臉輕聲問道:"姑姑,王妃是若曦姑姑的朋友嗎?這玉佩是她送給若曦姑姑的嗎?"我看看她特意掛于頸間的玉佩,緊握住她的手,點了點頭。

她抽出手,走到敏敏面前,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並端起茶碗,遞到敏敏面前。敏敏一怔,眼睛定在了玉佩上,不發一言。

過了一會兒,敏敏眼角隱隱閃著淚花,接過茶水,喝了一口,放于桌上,拉住承歡的手,道:"是若曦送給你的?你是哪家的孩子?"承歡拭了拭敏敏的眼角,道:"是姑姑給我的,我叫承歡,怡親王是我阿瑪。"敏敏握住玉佩,把承歡拉入懷中,沉默了一會兒,輕聲道:"原來你是十三爺的女兒,你額娘是否名叫綠蕪?"承歡的眼神一黯,道:"在承歡心中,若曦姑姑和曉文姑姑都是額娘。"

我心中一痛,忙向坐于右側的綠蕪望去,她面色慘白,嘴唇略微顫動,神色令人不忍多看。她雙手輕顫,用帕子捂住口鼻,頭低低地垂了下去。她身旁的兆佳氏緊緊握住她另一只手,並對我微笑著輕輕頷首。

暢春園西側的禦園綠草如茵,繁花似錦,放養著鹿和斑馬等,雖比不上木蘭圍場草原遼闊、山巒起伏,但也別有一番景象。

斜靠在樹上,望著湛藍的天空,嘴邊不禁浮起一絲笑。我本想找機會讓綠蕪和承歡多待一會兒,可承歡卻整日地纏著敏敏賽馬,沒有一絲機會。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轉頭望去,原來是胤禛和高無庸兩人。我仍靠在樹上,盯著他微微笑著。高無庸見狀,停下腳步,站在原地轉過身子。

他走到我面前,盯著我道:"這兩天累壞了吧。"我環住他的腰,看著他道:"她的身子剛剛好,不能過度操勞,我身為貴妃是要擔起來的。操心是多一些,可還說不上累。不過,熹妃和傅雅倒是幫了不少忙。"他盯著我,眸中湧出融融深情,靜默了一會兒,他輕聲叫道:"若曦。"我"啊"的一聲,他卻沒了下文,只是輕撫著我臉龐,嘴角蘊著笑。

過了一會兒,他道:"自從有了弘翰,你改變了許多,這次雖然有些是因為敏敏,可你做得確實很好。"我掙開他的手,輕輕地靠在他的胸前,歎道:"以前總想找一個小院子,過著清靜的、隨心所欲的生活。這次回來,我找到了,禛曦閣就是我想要的。自從有了翰兒,我可能寬容了一些。那是因為,我無力改變一些東西,只好改變自己。"他輕歎一聲,緊緊地摟住了我。

兩人靜靜地相擁了會兒,他道:"你和敏敏還是沒有進展?"我重重地歎了口氣,悶悶地道:"敏敏的全部精力都在承歡身上。"他"哧"地一笑,輕輕拍拍我的背,笑道:"這樣不是你想看到的嗎?"我仰起臉笑道:"那也得看她們的緣分。"他搖搖頭,微微笑著不做聲。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上篇:第134節:第十七章(7)
下篇:第136節:第十八章(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