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第37節:第五章(7)



張廷玉拿著杯子,放在鼻端輕聞了下,笑著問道:"姑娘是南方人?"

我暗自思量片刻。聽張廷玉對我說話的語氣,他大概是聽說了什麼,或者覺察出了什麼。這種場合,我豈能成為眾人談論的主角,遂謙恭地回道:"奴婢是西北人。"

聞言,他笑對胤禛道:"臣竟看走眼了。"

胤禛臉上露出淺笑,暖暖掠我一眼。

下首的弘曆笑著道:"張大人,曉文泡茶的花樣可多著呢。"我心中微驚,弘曆心里應該清楚弘時的心思,也應明白自己在閣中的特殊身份,但卻在眾人面前如此誇贊我,他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我惴惴不安,心中暗暗祈禱,弘時千萬不要接口才好。

抬頭飛快掃了眼弘時,他幸災樂禍地瞟了我一眼,我心中暗叫不妙,還未來得及請退,他已笑著開口道:"四弟自然是知道的,四弟平日里和曉文的關系最親近。"

我心中一緊,趕緊向胤禛望去,只見他眸中一冷,目光掃向弘時,弘時見狀,急忙低頭,小聲嘟囔道:"這可是事實,前些日子我還親眼見他們又抓又鬧。"他聲音不大不小,剛剛好讓所有的人聽見。

張廷玉默默啜著茶,十三面無表情瞥我一眼。

片刻後,張廷玉放下茶碗,試圖轉移話題,可眾人心中已是各有思慮,場面再也熱烈不起來。一時之間,亭子里陷入寂靜,我木然站著盯著自己的腳尖,弘曆這小子,究竟想干什麼?

這時,一直默不出聲的十三淡淡地道:"皇兄,中秋佳節已近,且皇阿瑪的喪期已過,今年是不是要和臣工們一起熱鬧熱鬧?"

胤禛收起一臉的冷峻,輕輕頷首,淡淡道:"已過了三年之期,確實該和群臣同樂一番,老四也不小了,這次的宮宴就讓他曆練曆練。"

弘曆忙起身應下,弘時則滿面通紅,狼狽萬分。

十三又沉默了一會兒,道:"皇兄出來一陣子了,想必也累了,我們先行告退。"

一行人魚貫而出,亭子里只余胤禛、高無庸和我三人,他仍坐在那兒,沒有起身的意思。

又是一陣靜默。雖說我早已習慣,可今天卻總覺得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在胸中膨脹,很想馬上逃離這里。

心亂時總是會出錯,正當我感到不知所措時,手中的茶碗"啪"的一聲,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他看了眼地上的杯子,淡淡地道:"想做老四的福晉?"

我一下呆在原地,半晌才回過神,走到他跟前,怒瞪著他,大聲道:"我想與不想,你關心、在意嗎?"

我掩口輕笑起來,直笑到淚流滿面,身子輕顫。從沒想到有一天,他口中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我心中有絲絕望,面帶慘笑,再也不看他一眼,快步跑出去。

跑跑停停,半晌後,我停下來,見路旁有一片茂密的林子,不假思索一頭紮了進去。林中的光線有些暗,我借著樹葉間隙灑下來的陽光,尋了個乾淨的地方,摔坐在地,忍了許久的眼淚傾瀉而出。

他居然問我,想不想做弘曆的福晉。

倚在樹上,抬起頭,眼淚順著臉頰無聲地往下流。

夕陽的紅暈被天邊的暮色一點一點地蠶食,林子里已是漆黑一團,我仍舊靜靜地靠在樹上,心中已是無比平靜,突地覺得有些可笑,我義無反顧一頭紮進來,等到的就是今天嗎?我在心中一遍遍地問自己,還有留下的價值嗎?心底一個聲音回應著:"沒有了,沒有了……"

林子邊緣最後那抹光線也隱去,我起身,慢慢向外走去,腦海中思量如何才能出去。現在我只想遠離這一切,躲開他。

路邊一個模糊的黑影,聽到我這邊的聲音,他轉過身。

原來是弘曆。我上前莊重地對他福了一福,然後向住處走去,他忙趕上,截在我前面,道:"曉文,你生氣了。"我抿嘴輕笑,搖搖頭道:"四阿哥,對不住,奴婢令你難堪了。"

聽到我謙恭的回話,他有些慌,結巴道:"我根本不在意這些,你也無需自責,其實我今日是想……"

我在心中暗歎口氣,不管他心里是如何想的,但我這些日子和他走得近是事實,不能怪他什麼。


返回:步步驚心續集
上篇:第36節:第五章(6)
下篇:第38節:第五章(8)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