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十二章(4)



天命六年、明天啟元年二月十一,大金數萬大軍分八路進攻奉集堡,揭開了遼沈之戰的序幕。

二月十四,繼續進犯虎皮驛;二月十八侵至奉集所屬的王大人屯。

三月初十,大金精銳鐵騎在汗王努爾哈赤的親自帶領下,由諸貝勒各率其部,浩浩蕩蕩從東向西,順渾河而下,向沈陽水陸並進。星夜兼程,于三月十二早晨抵至沈陽城外,而後在城東七里處的渾河北岸安營紮寨,就地駐守。

“悠然,一旦兩軍交戰,我恐怕無法顧及到你……”“我知道!你已經說了不下百遍了!”從出門一直就在念叨,其實早在我選擇跟他出征,就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你安心打你的仗,不用擔心我……你只要知道,無論怎樣我都會在你身邊,我會在最接近你的地方等你,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皇太極不由動容,定定的看著我,在我額上親了一下:“你放心!我一定回來!”我笑了下,不讓他看出我心底的擔憂。除了掛念他的安危之外,我還想著葛戴,她的產期就在這幾天了,不知道……

猛地一懍,我回過神來,現在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我眼下只能顧著皇太極一個人。

“鎮守沈陽的遼東總兵賀世賢據說勇猛善戰,你要小心,切莫輕敵!”皇太極微微側過頭,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冷笑:“賀世賢啊——打仗靠的不單單只勇猛便可,此人勇猛有余,謀略不足,且貪杯好酒……悠然,你等著看吧……”話才說到這里,忽然帳外擂鼓齊鳴,他面色一收,忙道,“父汗點兵,我去了!”說罷,心急火燎的沖出營帳。

這一日大金只派出少數精兵銳卒,掠奪渾河以南的地方,在返回北岸時明軍派兵出城,雙方未及交鋒,金軍便撤回到了木寨,這一夜雙方在相安無事中平靜度過。

第二日仍是如此,我漸漸看出門道來,金軍這是在故弄玄虛,采用輕兵誘敵之計欲將賀世賢從城里引出來。

晌午過後,我正擔心那個賀世賢會否中計,忽然聽聞賀世賢出城了,而且竟是只帶了一千兵卒!

甫一照面,金兵假裝不敵,賀世賢果然輕敵大意,率兵追擊到半道時,被早已埋伏左右的金兵團團圍住。賀世賢抵擋不住,退到西門時被亂箭射死,墜馬身亡。

與此同時,金兵大軍全力出擊,迅速逼至沈陽城下,楯車攻城,攀爬云梯……城上明兵連發火炮,隆隆聲震得大地顫動。

我守在營帳外,直看得目眩神馳,頃刻間東門城破,金兵蜂擁入城,沈陽已成大金囊中之物。

當晚皇太極回營帳歇息,我見他一貫冷峻的面上竟是帶著喜滋滋的笑意,忍不住也笑了起來:“你讓我等著看,我果然看到了……”頓了頓,又說,“不只看到了,還大長見識。”他溺愛的捏了捏我的鼻子,然後接了我遞過去的濕巾,隨意的抹了把臉:“還沒完呢,奉集堡、武靖營近在咫尺,明兵不可能不趕來支援……這個時候可不宜掉以輕心哪!”我深深的瞅了他一眼,只覺得此時身披戰甲的皇太極英武颯爽,器宇軒昂,和平日身著便服,慵懶中透出幾分俊逸閑散的他完全不同。我不禁怦然心動,忍不住低歎:“你這個樣子莫再讓其他女子看見,否則真會後患無窮!”他愣了愣,忽然哧聲笑起:“沒有一個女子會像你這般不要命的跟我來戰場!且不說上陣厮殺,單單是這連日行軍,不眠不休的苦累,除了你這個傻女人之外,也不會再有人甘願為我受這份罪!”我臉上微微一燙,正欲說話,忽然帳簾一掀,一個身穿黃色甲胄的身影閃了進來,高聲嚷道:“雅蓀那個孬種,我非揭了他的皮不可……”皇太極笑容瞬間僵住,我心里吃了一驚,急切中身子一矮,猝然單膝點地。

這會子工夫那身影已然靠近,怒沖沖的直喊:“老八,你說的不錯!奉集堡總兵李秉誠、武靖營總兵朱萬良、姜弼果然帶了三千兵馬來援沈陽,可是雅蓀那小子竟然被明兵的那些鳥銃嚇得逃了回來,真真氣死我……”“父汗息怒!”皇太極恭身打千。

我跪在一側,瑟瑟發抖,額頭逼出一層冷汗。

天知道,努爾哈赤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闖了來?!

一顆心正怦怦亂跳,忽聽皇太極朗聲說道:“兒臣願領兵出戰,狙殺這些援軍!”“哦?”努爾哈赤拉長聲音,顯得頗為高興,“你打算帶多少人去?”“不必太多,百騎足矣!”皇太極的音量不高,卻毫不掩飾的透出滿滿自信。

努爾哈赤暢然大笑,歡喜道:“不愧是我的兒子!好!我等你得勝的消息!”說罷,揚長而去。

我腳下發軟,待他出去後終于支撐不住,一屁股歪坐到地上。

皇太極好氣又好笑的望著我:“你就這般懼怕他麼?”邊說邊伸手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

我籲了口氣,拍著身上的灰塵,正了正帽子:“幸好穿的是盔甲……”眼波一橫,白了他一眼,“你就一點都不怕麼?”他捏了下我的臉,搖頭:“你……如果多照鏡子,會發現其實……唉,算了,不說這些了。軍令如山,今晚我怕是回不來了。”我擔憂的問:“百騎兵力真的夠了麼?對方有那麼多人啊!”他哈哈一笑,豪氣干云:“人多又有何懼?你還信不過我麼?沒有十足的把握,我能輕易誇下這般海口麼?”我點點頭。

這倒是,他向來不打沒把握的仗!以他的機智勇猛,世間能敵得過他的人已是少之又少。

當夜,皇太極率百騎兵卒將追來的明兵殺得東逃西散,一路擊殺到白塔鋪後才收兵回營。與此同時,努爾哈赤命令諸貝勒領精兵駐紮于沈陽東門外的教場,眾將官率大軍屯于城內。翌日,雅蓀被定罪革職。

八旗軍在沈陽城內住了五天,修整兵馬器械,准備進一步攻打遼陽城。我原已做好隨軍征戰遼陽的准備,誰知這時軍中忽然收到書信,信上只寥寥數字:“側福晉病危!”這信一經皇太極念出,我第一個念頭便想到葛戴,所謂“病危”只怕是她難產,也不知到底嚴重要什麼地步。

皇太極見我心急如焚,便讓巴爾護送我回去。恰巧從沈陽擄獲的人丁也需一同遣返都城,于是我倆充作押解官,打著正白旗的番號連夜馬不停蹄的趕回界藩。

小白的腳力雖好,卻也經不起這般折騰,到家那日已是三月十九清晨,當我穿了一身戎裝盔甲沖進門時,園子里打掃的丫頭媽子見了我,一個個嚇得呆若木雞。

我只當未見,一路往葛戴的屋子飛奔,才到房門口,便聽見里頭傳來抽泣之聲。

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推門而入,只見正堂對門的席位上坐了哲哲,正低頭抹淚,滿臉哀戚。滿屋子的藥味凝聚不散,我茫然的跨進門。

哲哲聞聲揚起頭來,驚訝的瞥了我一眼,緩緩站起:“你回來了?難道……爺也……”“不,我一個人回來的。”我僵硬的將目光調向內室,珠簾垂掛之下,未見縞素白幔。我心頭一松,還好,看來情況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到底怎麼回事?”哲哲哀痛的說:“你們前腳剛走,她就發作了,痛了兩天兩夜,連宮里的醫官都給請了來……十二那日總算把孩子生了下來,可是大人卻……”我瞪大了眼,感覺心里被抽空了:“她……”“醫官說她心脈不好,這一胎難產耗盡了她的元氣。所以……撐不了幾天了,她心心念念的只是喊著爺,喊得人心都要碎了……我瞧著不忍心,這才拼著不敬之罪寫了書信……”我踉蹌了下,心脈啊……那是她十歲那年為了救我,心口挨了孟格布祿一腳,從而落下的病根。

沒想到,這次竟會因此生生要了她的性命!

淚意再也忍耐不住的湧起:“我……去看看……她……”哲哲點頭,我腳步虛浮的走進內屋。

滿室淒冷,兩個小丫頭跪伏在榻前,葛戴無聲無息的平躺在床上,臉白如紙,緊閉雙瞼,一把青絲繞在枕邊……

她虛弱得好似一縷幽魂,我甚至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喘息重了,她會突然在我眼前消失。

“葛戴……葛……”眼淚瑟地滴落,我輕輕執起她柔若無骨的手掌,哽咽,“是我……你醒醒……”眼睫微動,她痛苦的呻吟一聲,緩緩睜開眼來,眸光黯淡渙散:“啊……格格……”她癡癡的望著我,忽然眼眸睜大了,欣喜的低喊,“我的格格!你終于回來了……奴婢、奴婢等得你……等得你好苦……”“葛戴……”眼淚成串的落下,我壓抑不住悲傷,失聲啜泣。

“格格!格格……”她一聲聲的低喚,顫抖的雙手捧住我的臉頰,慌亂的替我擦拭泛濫成災的淚水,“不要哭……奴婢知道錯了。奴婢……不該搶了你的八阿哥。他……嗯——”她身子一陣痙攣,手足抽搐,嘴里痛楚的逸出一聲呻吟。

我嚇得完全沒了主張,慌亂的喊:“你哪里痛?葛戴……你……”“格格……你為什麼要偷偷離開?爺他……要大婚了,你可知道?你為什麼不回來?你……是不是不要奴婢了?”“葛戴……葛戴……”我失聲痛哭。

她的神智根本沒有清醒,看她說話顛顛倒倒的,似乎記憶還停留在十年前我毅然離開赫圖阿拉的時候。

“格格啊……爺他過得好苦,他又喝醉了,怎麼辦?格格,格格……奴婢好痛啊!格格……你為什麼那麼狠心?你為什麼要傷爺的心?爺那麼愛你……你為什麼……為什麼……”喊聲逐漸低了下去,我捧著她陷入昏迷的臉,惶恐的大叫:“葛戴!你醒醒!你不能有事!”“嗯——”呻吟一聲,她痛楚難當的重新睜開眼來,定定的望著我,眼神淒楚哀傷。

我心如刀割,泣不成聲。

“姐姐……最後求你一件事,你千萬要答應我!”“好。”“我的孩子……拜托你……”不待她說完,我已含淚拼命點頭:“我必當視如己出,你的孩子便是我的孩子!”她莞爾一笑,蒼白的臉龐漾出欣慰的笑容,然後婉轉低歎一口,緩緩抬起胳膊,伸手探向我身後。我茫然回頭,卻見屋子里空空蕩蕩,她所指之處並無一物。

“啊……爺,你來看我了麼?我好歡喜……好歡……”驀地,那只手在我眼前猝然墜落,腕上的玉鐲敲擊上床沿,玉碎鐲裂,吧嗒摔成兩斷摔落在地。

我腦子里嗡地聲,像是斷弦的琴發出最後淒厲的一聲低吟。

“主子……”“福晉……”兩個小丫頭的哭聲彙成一片,哲哲聞聲沖進門,奔到床前時“啊”地聲低呼,呆呆站住,掩面落淚。

我顫巍巍的彎腰揀起那兩截斷玉,緊緊的捏在掌心。

“你放心……你放心……”我低聲呢喃。

床榻上的葛戴了無生息的闔上了雙目,然而緊抿的唇角微微上揚,竟是淡淡的勾起一縷安祥而又滿足的笑容。

我猛然一震,再難克制悲痛之情,伏倒床側,放聲慟哭。

連日的無休無眠,徹夜奔馳,體力嚴重透支的我終于在葛戴去世的打擊下累垮了。

貝勒府內掛起了白幡,喪事冷冷清清的由哲哲全權操辦著。因為前方戰事未結,葛戴的靈柩暫時停放在西屋,吊唁出殯等事宜都還得等皇太極回來再議。

我在床上躺了三四天後,勉強撐下地,只覺眼暈目眩。歌玲澤和薩爾瑪小心翼翼的在兩側扶著,我如踩棉絮般飄飄蕩蕩的挪到了靈堂。未曾進門,便聽得里頭有個尖銳的聲音扯高了在喧鬧,我頭皮猛地一陣發麻抽緊,一口氣噎在胸口怎麼也咽不下去。

推門而入,只見靈堂前鈕祜祿氏噙著冷笑,正對著自己的丫頭不停打罵怒叱,小丫頭跪伏在地上哭得淒淒慘慘。

哲哲面色鐵青,連日操勞累得她人像是瘦了一圈,單薄的身子此刻站在彪悍的鈕祜祿氏面前,越發顯得輕微渺小。

鈕祜祿氏一邊打罵丫頭,一邊冷眼乜著一旁的哲哲,神情得意,姿態極度囂張猖狂,罵得興起一只左手甚至還時不時的在靈台供桌上猛拍。

我直氣得身子狂顫,怒火直沖腦門,也不知打哪來的力氣,竟是掙開兩丫頭的扶持,逕直沖了進去。

鈕祜祿氏先是吃了一驚,沒等她完全反應過來,我已憤然抄起靈台上的一柄黃銅燭台,將底座狠狠的砸上她的手背。

鈕祜祿氏殺豬般發出一聲慘叫,右手捂著左手手背痛得彎下了腰。哲哲嚇傻了眼,張嘴想喊,卻是一個音也沒能發出來。

“你試試……你試試敢再在這里大呼小叫!”我喘氣,將燭台上插著的蠟燭拔掉,將尖銳的銅叉子對准鈕祜祿氏,怒目而視,“容忍你不等于就是怕了你!你不過就是仗著有個了不起的老子罷了,你算什麼東西?你莫忘了烏拉那拉氏還有個大阿哥在,你膽敢在他額娘靈前放肆,等將來大阿哥大了,看他到時候怎麼揭你的皮!你那老子能護得了你一輩子麼……”鈕祜祿氏原還發瘋般想沖過來跟我拼命,見我拿燭台對抵,先是一愣,再聽我把狠話一激,竟是嚇懵了,愣愣的呆了老半天,才哇地聲破口大叫:“臭婊子!賤女人!你不過就是仗著爺寵你,你難道還能專寵一世不成?”伸手一指靈堂上供奉的葛戴牌位,“你這般向著這個女人,不過是想借機討好大阿哥……你又算什麼東西來著,這女人是個奴才丫頭命,你只怕也好不到哪去!我堂堂一等大臣之女,豈容你們這等下作女人騎到我頭上——”她厲聲大叫,撲上來掐我,我原想側身避開,無奈體力跟不上,竟是當面被她抓了個正著,勒住我的脖子猛掐。

慌亂間我手里的燭台失落,哲哲喝斥聲不斷在我耳邊響起,可是根本無濟于事,鈕祜祿氏已完全失了理智。

意識凌亂間只聽有人厲聲大吼一聲,緊接著死死卡在我頸上的十指松開,我緩了口氣,向後倒跌。

有人在身後扶了我一把,我這才沒摔個屁股開花。定眼一看,鈕祜祿氏正被白盔披甲的皇太極暴怒的伸臂卡住了脖子。她雙腳已然離地,表情痛苦的翻著白眼,雙手抓撓,雙腳不停踢騰。

“爺!爺請息怒!”哲哲跪在皇太極身側,抱著他的雙腿苦苦哀求,“爺,鈕祜祿氏有錯,我也有錯,都怪我治家無方,約束得不夠!求爺息怒,饒了她一條性命吧!爺要打要罰都使得……”“這賤人該死!你給我滾一邊去……這里不干你的事!”我驚懼不定,一顆心噗噗亂跳,眼看鈕祜祿氏臉色慢慢轉紫,若是再不阻止,只怕今日難逃給葛戴陪葬的命運。

“皇太極——”這一急,竟是忘了人前該有的禮數,脫口直呼其名。

身後扶著我的那雙手微微一震,哲哲亦是面露訝色,但瞬間已回複。

皇太極側過頭來瞥我一眼,我緊著眉頭微微搖頭。

“滾——”鈕祜祿氏被摔在地上,咳嗽著喘氣,抽泣著抖若篩糠。哲哲忙打發小丫頭攙了她,趁皇太極沒有變卦之前送她出靈堂。

鈕祜祿氏臨出門時,怨恨的回眸瞥了我一眼,我尚未有何表示,她卻突然面色大變,像是活見鬼般,愴惶奪門而逃。

我正納悶不解,身後響起一聲冷哼。扭頭看去,恰恰觸到一雙憤恨的眼眸——大阿哥豪格!

難怪……鈕祜祿氏會落荒而逃!

愣怔發呆之際,豪格已收回目光,臉色稍和,雙手仍是扶著我的手肘,恭恭敬敬的說:“多謝側福晉!”他彬彬有禮的態度讓我一陣別扭。住在這個家里雖然已有好些年,我卻還是第一次這般近距離的看清這位皇太極的長子——十二歲的半大孩子,身高竟已長得我跟我差不多,他的長相八分遺傳自葛戴。

看著那熟悉的眼眉輪廓,我心里直發酸,忍不住難過的流下眼淚。

“悠然!”皇太極走過來憐惜的將我拉進懷里,“你臉色好差,病了?”“我不礙事……”“回去躺著。一會兒我讓醫官來瞧瞧!”他不容置疑的看著我。

我咬唇不語,倔強的看著他。

“我送你回去!”他忽然打橫抱起我,“葛戴的身後事,不用你再操心,你養好身子才是最要緊的。”“可是……”遲疑間,皇太極已將我抱出了門。

回到房中,在他的高壓政策下,我只得脫了外褂乖乖的鑽進被窩。

“遼陽……”“拿下了。”他漫不經心的回答,臉上帶著疲倦的微笑。

我清楚他說的雖輕描淡寫,但遼陽之戰必定打得驚心動魄,絕非輕而易舉就能攻下的。想著他的勞頓困苦,不由心疼。

“葛戴她……替你生了個女兒。要不要讓乳娘抱來給你瞧瞧?”“不用了。中午父汗賜宴,我得馬上趕著進宮去。”見我面有責備之色,他頓了頓,又道,“我讓豪格留下,就讓他這個作兒子的最後盡些孝道吧!”我張口欲言,然而見他臉上隱隱透出些許不耐之意,到嘴的話終于還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此時的皇太極,淡漠的態度令人不由想起孟古姐姐亡故時努爾哈赤的薄情……

我心里一寒,不敢再胡亂瞎想,忙閉了眼睛,窩進被褥里,悶悶的說:“嗯,我睡了,你去忙你的。”皇太極親了親我的額頭,憐惜的說:“晚上回來陪你。”我點頭,倦意侵襲而至,恍惚間聽見腳步聲漸行漸遠,我悵然歎氣,沉沉睡去。

也許當真是應了我這張烏鴉嘴,六月里,努爾哈赤視同臂膀的左翼總兵官、一等大臣額亦都突然亡故。

努爾哈赤固然因痛失一員愛將,而臨奠慟哭,卻總也比不上我們四貝勒府里這位鈕祜祿氏側福晉來得悲痛欲絕。

鈕祜祿氏之所以敢在府里肆意橫行,一方面是仗著早年曾替皇太極生下三阿哥洛博會,雖說那孩子命薄早殤,但好歹與我和哲哲這兩個無所出的人相比,已是要強出甚多;另一方面,自然還是仗著有額亦都這個軍功赫赫,權傾朝野的阿瑪。

可如今額亦都猝然身故,鈕祜祿氏受得打擊和刺激著實不小,沒過幾天她便病倒,據聞病勢極險。

我忙著照顧嗷嗷待哺的小敖漢,外帶那個蹦蹦跳跳、最愛調皮搗蛋的蘭豁爾,根本無暇顧及東屋那邊的情況,只是略略聽說哲哲每日必去探視,可鈕祜祿氏的病情卻始終不見好轉。

轉眼到了月底,鈕祜祿氏的病竟是一發不可收拾,在醫官們唯唯諾諾的答複中,我們心里漸漸有了底。于是拖到七月初,鈕祜祿氏最終還是沒能戰勝病魔,撒手人寰。

喪事盡量辦得低調,可是吊唁的賓客卻仍是來往不斷,平素清淨的四貝勒府頓時變得門庭若市。我原想窩在屋里當甩手掌櫃,然而眼見哲哲累得眼眶瘀黑,形容憔悴,終還是于心不忍的站了出來,幫她搭了把手。

這頭正忙亂的辦著喪事,宮里卻開始大擺宴席。努爾哈赤為全面奪取遼沈之地而特開慶功宴,席面擺了整整三天三夜,皇太極也連著三天三夜沒有回家。

第四天下午皇太極終于從宮里回來了,去的時候是單騎去的,回來時卻跟了一輛馬車,車上毫無意外的載了兩名十來歲的少女。

晚上皇太極到我房里時,我正挑燈寫字。因嫌燭火不夠亮,我便用剪子剪了燭花,順手將剪子塞到他手里:“幫忙擱那邊針線婁里。”“悠然……”我背轉身,鋪開宣紙:“替我磨墨,快點……”提筆在紙上懸空虛畫,“你說我寫些什麼好呢?你說……”“悠然!”他劈手奪走我手中的筆管。

我蹙起眉頭,抬眼瞄了他一眼,他表情僵硬,神態冷峻,不經意的散發出一股凜然霸氣。

我自嘲的一笑:“那好啊,我不寫了總行了吧?”“悠然!那兩個女人不是我要的,是父汗賞賜的……”“我早就料到了……這是必然的。”我點頭,刻意忽略掉內心的傷痛,淡然平靜的說,“堂堂大金國四貝勒,府里只有兩個妻子,實在寒酸得不像話,更何況你子嗣不多……”他微微眯起眼,審度般的盯著我看,眸光閃爍,懾人的視線極具穿透力。這種好似X光線的眼神向來令我毫無招架能力,在心思細膩,思維敏銳的皇太極面前,我根本無處躲藏。

我不由泄氣的將桌上的紙抓來揉搓,使勁的捏成一團,扔到地上,倏地昂頭:“皇太極,江山和美人,對你而言孰輕孰重?”他錯愕得驚呆,足足愣了有一分鍾,神情遽然冷凝,變得高深莫測起來。此刻的他就如同高聳挺拔的擎天松柏,而我只是他腳下最最卑微的一株小草。

我戰戰兢兢,忐忑不安的期待著他的回答,房間內靜匿的空氣壓得我幾乎想要奪路而逃,甩開這個呼之欲出的答案。

“我……”他啞然開口,音量雖然不高,卻讓我呼吸一窒,“無法給你答案……很抱歉!”我心里一松,一時竟無法體會自己內心究竟是喜是悲,只得哈哈干笑兩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悠然!”他忽然緊張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急道,“你明白什麼了?你什麼都不明白!”“不!我明白你想要什麼?也同樣明白你最終會得到什麼……你的未來,你的人生……我比誰都清楚!”我目光癡迷的鎖定在他臉上,眼眶不禁濕潤起來,“你會得到一切的!既然這是你選擇的,那就不用再跟我說抱歉。請你……一如既往的走下去!”“你為什麼……”他困惑的囁嚅,因為我莫名其妙的一番話而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因為你是皇太極!因為你是愛新覺羅皇太極——”因為——你是大清開國之君皇太極!

皇太極……後人眼中的清太宗皇帝!他這一生早已注定無法專屬我一人!因為他不單單是我深愛的男人,他還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帝皇啊!

無二的妻……“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十二章(3)
下篇:第十三章(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