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十章 死生(8)



轉眼夏去秋至,秋去冬來,他每日騎馬往返于城里城外,我隱隱感覺這樣長期下去遲早會出事。且不說別的,僅外城四貝勒府內的那些家眷們,私下里只怕已要亂作一團。原先在內城深宮,這些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鉤心斗角,努爾哈赤的那些大小老婆們已是讓我大長見識。不過,那時的我心態是平穩的,在那群女人里,我是以一種置身事外的旁觀者身份在瞧著熱鬧。所以不管她們如何鬧騰,如何傾軋,我都能無所謂地淡笑視之。

可如今……我身份已是不同,心態亦是不同!我如何還能天真地奢望自己可以置身度外?

“歌玲澤!”

“在!主子有何吩咐?”她脆生生地答應,跑進門來時,小臉凍得紅撲撲的。

我見她肩頭落著雪,心里一動,喜道:“下雪了麼?”

“是啊!”她笑吟吟地回答,“今年的第一場雪呢!早起才下的,還不是太大,估計過了今兒夜里,明兒個就可以堆雪玩了!”

“堆什麼雪啊……”遠遠地就嗅到了苦澀刺鼻的中藥味道,薩爾瑪端著滿滿的藥碗跨進門來,笑道,“歌玲澤,你多大了?還老記得玩?不如現在求了福晉趁早把你配出去吧!”

“撕爛你的嘴!”歌玲澤跳了起來,“你自己嫁了個稱心如意的,卻拿人家來打趣!你有那閑工夫,還不如趕緊生個娃娃!”

“呸!”歌玲澤沒怎麼的,薩爾瑪臉皮子薄,倒是先臉紅起來,啐道,“你一個大姑娘,怎麼說話……”

“生孩子怎麼了?你嫁了人,遲早是要生孩子的!”

我心中一動,想到孩子,終于忍不住問道:“如今爺有幾個孩子了?”這話脫口時心里別扭得就像鯁了一根刺。

兩人止住打鬧,面面相覷,薩爾瑪臉漲得通紅,倒還是歌玲澤鎮定些,站直了身,小聲答道:“回主子,貝勒爺至今仍只得大阿哥一個……”

我模糊間沒聽明白,過後琢磨了半天,才猛然一震:“只一個?!那……府里有幾位福晉?”

“除了蒙古的大福晉博爾濟吉特氏,以及最早入府的側福晉烏拉那拉氏,鈕祜祿氏,還有就是主子您了!”

我啊的一聲低呼,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這麼些年,皇太極除了努爾哈赤指給他的女子,竟是沒有再娶其他妻室?

心房強有力地收縮,怦怦怦地越跳越快……八年了,從他十六歲初婚起始至今已有八年!為何他的子嗣竟是如此稀少?

兩頰漸漸燒了起來,我腦子里暈乎乎的像是在煮粥。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皇太極年輕氣盛,血氣方剛,怎麼可能……

當年的一幕幕往事瞬間在腦海里飛快閃過——他費盡心機,暗度陳倉地娶了葛戴;又為了辟謠,把戲演足,不惜寵幸葛戴,直至她懷孕生子。

“……給你了!你要收好,別再……打碎它了……”

“一生一世,不離不棄……你就是我的一生……”

耳邊回蕩著他真摯深情的話語,一遍又一遍……我忽然含淚笑起,那顆受傷的心漸漸被暖意包融。

真是個傻瓜啊!

原來這麼多年,癡迷犯傻的人,並不只我一人!他,同樣固執地做著傻事!

無可救藥的……傻瓜!

年末,我的病忽見起色,病症竟是輕了許多,于是劉軍又替我重開了方子,對症下藥。皇太極只是不信,適逢年底正忙得脫不開身,他便特意派人來把劉軍所開藥方取了去。我這時方知,原來自打我得病起,皇太極抽空便鑽研漢文醫書,半年多下來,已對中醫病理頗有見地,就連劉軍那樣的老醫官在他面前也不敢有半點輕忽糊弄。

因著即將過年,我身子也好得利落了些,雖然不免咳嗽,盜汗潮熱,但總的來說,已比大半年前那種奄奄一息、隨時會昏厥暈倒的情形強出數倍,于是便打發歌玲澤和薩爾瑪整理屋子,我則第一次單獨走出了院子,在雪地里稍稍踩下兩個腳印,添了幾分好心情。

大年三十,照例內城宮里是有家宴的,這又是大金國天命年的第一個新年,是以城內熱火朝天,鞭炮聲響徹不絕。即便這處別苑離得偏遠,也難以抵擋住那份熱情洋溢的新年氣氛。

我料定皇太極今日必得在宮里赴宴,無法出城,是以戌時一過,便讓薩爾瑪通知門房鎖門熄燈。

這邊歌玲澤伺候我方躺下,我正打算等薩爾瑪回來,便放她回去與丈夫守歲團聚,卻猛然聽見她在前窗廊下驚喜萬分地嚷了起來:“奴婢給貝勒爺請安!貝勒爺吉祥!”

我大吃一驚,一挺身從被褥里坐起,直愣愣地看著那道寶藍色的身影跨進了二門。“哦!”我捂住了嘴,驚喜得說不出話來。

他瘦削的臉頰凍得微紅,星眸微眯,顯出幾分醉意,薩爾瑪在他身後捧了他的斗篷,悄悄地向歌玲澤打手勢,歌玲澤隨即會意,笑嘻嘻地給皇太極和我行了跪安禮,悄沒聲息地退了出去。

房內熏著香爐子,我知道他素來不愛聞這種女兒香氣,正想叫住歌玲澤,他卻突然往床沿上一坐,大大地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說:“今晚不用處理公務,父汗准了我的假,三天……”他扭過頭,含笑看向我,“我有三天的時間可以陪你堆雪人!”

我這時才真切地感覺出他恐怕當真醉了,平時的皇太極絕不會露出這種頑皮的表情。這讓我仿佛又回到了他少年之時,回到那段無拘無束的純真時光。

“醉了?”我掩唇輕笑,“不是說要鬧一宿麼?怎麼這會子卻又跑了來?”

“見著我不高興?你不想我麼?”他側過身,目光灼熱地投在我臉上,逼得我臉頰莫名一燙。

“悠然……”他忽然飽含深情地喚了我一聲,我滿心歡悅,柔柔地應了一聲。四目相對,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頰,我下意識地往回縮。

雖然面上的燙傷疤痕經過這麼久的調理敷藥痕跡已經很淡,但它總是以一種明顯的瑕疵姿態存在著,無法磨滅。我雖然不會介意這張臉孔的美丑,但是我卻無法不去在意皇太極心中的觀感。

“最近你的氣色越來越好了!”他忽然一笑,縮回手去,臉上沒有一絲不悅。反順手將我滑落至胸口的棉被重新拉高,柔聲哄著我說,“睡吧,等明兒天亮,我陪你到院里堆雪人!”

“嗯。”我滑下身子,將自己埋進被窩里。

他撩著我的長發輕輕放置在枕上,然後替我掖緊被子,“那我也去歇了……難得睡這麼早,還真有點不大習慣呢。”說完起身,慢慢走向外間暖閣。

望著他挺拔的背影,我忽然不忍再看,心酸地將臉偏過,深深地埋進被褥內——皇太極和我,注定無法有太多親密的接觸!我倆之間,如今純粹是一種柏拉圖式的愛戀,我不知道這樣的狀態還需要維持多久,如果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八年、十年……那對于皇太極而言,實在是太苦了。

何況,暫且撇開他在生理上是個正常男人不說,僅僅作為大金國四大貝勒之一的皇太極,若是想順利地取得汗位,子嗣後代必將成為一個重要的晉身條件。其實現今統觀大金國內政,四大貝勒之中,皇太極不過位于最末。

雖然他以一個自幼喪母、無兄弟姐妹扶持的阿哥,能夠爬到如今這個位置,已是奇跡,但就大金國未來儲君之位而言,仍是機會渺茫。只因在皇太極之上,大貝勒代善,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論身份地位軍功,無論哪一個的條件都要比他優越甚多!如果再在子嗣香煙上落後于人,那他的儲位之夢,要想在競爭對手中後來居上的幾率幾乎就成了零。

我揉著發疼的眉心,不由得心煩意亂起來。出于私心,我絕對無法容忍自己心愛的男人與人分享,甚至每次想起他另有妻妾時,總會一陣別扭,往往甯願自欺欺人地選擇忽略遺忘這個事實。然而……于公,我又實在負累他太多。他是未來的清太宗,是大清的開國皇帝,如果因為我這個應死卻未亡錯落時空的靈魂而攪亂了他原本的命數,令他最終無法實現他的偉大抱負,那我當真會愧疚自責一輩子……

這個惱人的問題困擾住了我,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折騰了一宿,只覺得心神倦乏,煩擾不堪,卻怎麼也想不出一個兩全之法。

朦朦朧朧地聽到遠遠傳來更鼓梆響,竟已是四更,意識這才漸漸放松,只覺模糊間碎夢凌亂,一夜悶咳不斷,汗濕衣襟。

天命二年正月,新春的味道尚未散盡,便又熱熱鬧鬧地迎來了蒙古的朝貢。科爾沁貝勒明安親自帶部眾朝賀,大金汗努爾哈赤待之以隆禮,這下子赫圖阿拉再次沸騰喜慶,重拾新年氣氛。

明安來朝讓我愈發看明白了一件事,其時蒙古勢力太過龐大,努爾哈赤不可能像蠶食女真各部一般將蒙古各部侵吞下肚,既然打不下,他便轉而求和。滿蒙聯姻便是一種求和的重要手段。科爾沁除了許婚努爾哈赤外,代善、莽古爾泰分別亦有許婚,這說明他們將未來的砝碼壓在了這三人身上。

阿敏是侄子,又是舒爾哈齊的一脈,所以除非他謀逆奪位,否則努爾哈赤絕不可能把汗位傳給他!四貝勒中當可先把阿敏剔除在外——蒙古人考慮得可真是精明。

那接下來呢,還是要看子嗣吧?與蒙古人有血緣關系的子嗣,具有滿蒙血統的後代,這個應該是關鍵吧?

我在矛盾的痛苦煎熬中度過了三個月,到得春末,病情大為好轉,劉軍診脈後告知,如若再服用一個月藥物後無加重反彈,則可停藥,以後多注意保養即可。皇太極得悉後喜出望外,然而接下來劉軍一句含蓄隱晦的話語卻將我倆剛剛燃起的那點喜悅之心凍結。

“福晉癸水至今未至,恐為陰氣早衰之症……”

皇太極尚未反應過來,我卻已聽得個明明白白,劉軍的意思說白了就是指我內分泌紊亂,導致長期閉經,而此種現象導致的最終結果是,我有可能長期不孕!

我嘴角抽動,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之前每日還擔心著皇太極的子嗣問題無著落,這回倒好,病才好些,卻又無情地改判成了無期徒刑!

皇太極失落的神情一閃而過,卻沒能逃過我的眼睛。

他是想要孩子的!想要自己的子嗣!這個時代的男人沒有一個不想延續香火,開枝散葉的!即便皇太極現在很愛我,可是以後呢?在漫長的歲月里,他追逐帝皇寶座的心只會越來越大……

不敢問,不敢……

江山美人,孰輕孰重?這個我曾經面對努爾哈赤,冷言譏諷過的問題,此刻卻不敢對皇太極輕易問出口。

不敢聽那未知的答案!

“別老是悶在屋里發呆!來!有東西送你!”恍恍惚惚間,被皇太極興致高昂地拖出房門。我心情有些沉悶,但在看到他喜滋滋的表情後,終是將自己的不快壓到心底。

“是什麼東西也值得你大驚小怪?”

他腳不停歇地一口氣將我拉到馬廄,“明安貝勒從科爾沁帶來百匹上好的馬駒,我用父汗賞我的五匹駿馬換了阿敏手里的這一對白馬,你瞧瞧可好?”

我漫不經心地抬眼看去,只見府里原先那三四匹色澤不同的馬兒,此刻正瑟瑟地縮在馬廄角落里無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而霸占住整條食槽、正大嚼糧草的是兩匹眼生的高頭白馬。

我騎術一般,對馬匹的挑選更是毫無研究,不過看到這副情景,卻不禁感到有趣起來。

“就是這兩匹?”看上去骨骼健壯,體形彪悍高大,可是與一般的蒙古馬也沒什麼區別。弄不懂為何皇太極偏偏就看中了它們,竟是願意用五匹的份額去特意換了來。

他輕輕一笑,摟著我的肩,指著左邊一頭高些的,“這是公的!”手指略偏,“那一頭是母的!”

“你要這一對來配種?”難道是想以後自己繁殖純種的蒙古馬?

“不是。”他走過去拍了拍兩匹馬的馬脖子,撫著柔順的鬃毛,看向我,“聽明安說這母馬性子溫順,腳力卻絕不輸于尋常公馬,我當時便想它當你的坐騎正合適。只不過這母馬很認這頭公馬,兩匹馬竟是人力無法分開,沒辦法只得一並要了來……阿敏那老小子見我要得心急,竟是趁機大大地刮了我一頓,以五換二,這筆買賣樂了他好些天!”

我細細打量那一對白馬,見它們舉止親熱,耳鬢厮磨,吃食時竟是頻頻回望,互有維護之意,不覺大為?span class=yqlink>南玻除X潰骸罷嫻耐τ幸饉跡?/p>

“那你給取個名字吧?”

“我?”我大大地一愣,“我不會取名字。”

“我的名字,你取的不是極好?”他望著我,頗有深意地勾起嘴角。

我臉上微微一燙,心想這不過就是瞎貓撞上死耗子,我可沒把握能再想出一個既響亮又好聽的女真名來,但我又不甘心白白讓他看笑話,于是盯著那兩匹馬,眼珠微微一轉,笑說:“很簡單啊!”指著那頭公的,“這個叫大白!”又指向那頭母的,“這個叫小白!”轉房聰蚧侍跗雞膩罍嶉U煨Γ_笆遣皇竊倜槐日馓曲鬄ワf捰颩A俊?/p>

他愣了愣,顯然沒想到我竟會如此偷懶取巧,找了這麼簡單直白的兩個名字。他撇了撇嘴,一臉無奈地說:“我能說不好麼?”

“以後大白歸你,小白歸我!我騎小白的時候,你自然也得騎大白……大白……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怎麼聽起來有種很白癡的味道呢?一代名人,天之驕子騎個“大白”馬厮殺戰場……

“很好笑麼?”他咬牙,作勢撲過來咯吱我。

我笑趴,癱軟地倒進他的懷里。他雙臂圈住我,在我額頭低啄一吻,“以後,我們也要像大白小白一樣,永不分離……”

永不分離!我心里輕微一顫。談何容易?現實是如此的殘酷,大白有小白,小白有大白,它們彼此之間的關系是唯一,而我和皇太極卻不是!我們之間存在了許多難以橫跨的隔閡,我永遠都不可能是他的唯一!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十章 死生(7)
下篇:第十一章(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