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十章 死生(7)



若是以前我或許還能明白他眼眸中的驚豔和深情源于何處,但是如今的我,實在不敢妄自揣測他此刻看著我的眼神,算不算是我所以為的幸福和滿足?我對自己……沒了信心!

“累了嗎?累的話我抱你到床上去歇歇……”見我搖頭,于是又改口,“那一會兒讓歌玲澤給你端碗燕窩粥來……”他親昵地將我耳邊的碎花抿攏,“你晚上沒吃什麼東西,我知道你胃口不是很好,但那粥是我親自煮的,你看著我的面子上好歹用一些……”

“那粥……你煮的?”我詫異地瞪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會煮粥?”

他別扭地一笑,“不會……這還是我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笨拙,學了三天,才勉強有點樣子……好了,你別笑了,到底吃還是不吃?”

我笑得雙肩發顫,心里卻是暖暖地升起一股甜蜜,“吃的。四貝勒爺親自下廚煮的粥,我怎敢不吃?”頓了頓,看著他尷尬發糗的表情,正正經經地輕歎,“只要是你煮的,便是毒藥,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喝下去!”

這次輪到他震撼了,忽然一把攥緊了我的手,表情凝重起來,眉宇間卻是淡淡地滲透著脈脈溫情。他將我的手攤平,右手食指在我手心里認認真真地寫了一個字,然後將我的五指包攏,輕輕握成拳,“給你了!你要收好,別再……打碎它了!”

我無語凝噎。

“乖乖地喝粥、吃藥,然後躺下睡覺……我今夜要回趟城里,前幾日扈爾漢巡邊,執殺盜參者五十余人,父汗甚喜,故而今日設宴……”

我別開頭去,隨意地嗯了一聲。

努爾哈赤……大金國的汗王!實在不願再去想那些前塵往事……

“也許……今夜就趕不回來了!”

我輕輕一顫,避開他的目光緊緊咬了下唇,再回過頭時,臉上已是掛起微笑,“知道了,啰唆!城門到時候就關了,你在城內又不是沒有家……”

手被他捏得生疼,“不一樣!那雖是家……可我的心在這里……”

窗外的雨不知何時下大了,嘩啦啦的水聲吵醒了我,我蒙眬地睜開眼,這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竟是沉沉睡了去。

“主子醒了?”小丫鬟歌玲澤正踮著腳尖,將窗戶合上,側著頭望著我笑,“主子用點燕窩粥吧,爺臨走特地關照奴婢這個時候送過來的!”

“嗯……”我從軟榻上坐起,微微舒展了下麻痹的四肢。歌玲澤乖巧地將一碗粥遞到了我手上,我望著手里的那晚冒著熱氣的粥,怔怔地發呆。

“主子沒胃口麼?”

我搖了搖頭,眼眶濕潤潤的,淚水險些滴下,忙借著解下面紗之際,將眼眶里的淚水順手抹去。

“要奴婢伺候進膳麼?”

“不用。”我微微吐了口氣。我還沒虛弱到吃飯要人喂的地步,將調羹舀了勺粥,也不敢吹,靜靜地等它涼。

“主子,粥不燙了,奴婢方才已經嘗過了,您放心盡管用就是!”

我一愣,側頭看她。這丫鬟,年紀輕輕,心思卻是極為機敏,以前服侍過我的那些丫鬟根本沒法和她比,葛戴不及,就連阿濟娜也要遜色三分。若非她是皇太極特意挑選出來,安置在我身邊服侍的丫鬟,我真是不敢對她掉以輕心,總覺得心里毛毛的。

于是一邊想著心事,一邊無意識地將粥舀進了嘴里。

“唔。”我眉頭猝然一皺。

“怎麼了?主子!”歌玲澤緊張地望著我。

我咂吧著嘴,勉強把那口粥咽了下去,過了好一會兒,忽然撐不住地笑了起來。這下歌玲澤被我徹底笑懵了,傻傻地連聲追問:“主子……您怎麼了?”

我笑出了眼淚,盯著手里的粥碗,輕輕地又舀了一口,然後蹙著眉頭咽了下去。

“主子……那粥的確是有點忒甜了些……”

“嗯。”我又吃了一口。

“不過……那也是爺的一片心不是?”許是見我吃得太過痛苦,她不忍心地小聲解釋。

我點頭,笑說:“我知道。”再次舀了一口送進嘴里,咽下,“我自然知道……他從小就喜好甜食。呵呵……吃的東西即使放了比常人多一倍的糖,他也不會覺得甜膩……他就是這樣的怪人……哈哈……”忍不住再次笑出聲來。

心里是甜蜜的,手心是滾燙的,那里存放著皇太極給我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東西——他還是心細地記得,知道我不懂滿文,居然寫了個漢文的“心”字。

“心”啊!皇太極的心……

他對我的心!

劉軍這位老醫官也算得上是盡忠盡職了,開出新藥方的第五日又來請脈問診,詢問我用藥情況。歌玲澤和薩爾瑪隨侍在側,薩爾瑪忙著替老醫官鋪紙研磨,歌玲澤站在我身邊,伶俐地替我回答劉軍的一些問話。

過得片刻,劉軍點點頭,花白的胡須在頷下微微抖動,緘默無語地起身走到案前,提筆開了張方子。“這是一副川連白及丸的方子,四貝勒爺若要過目,便將這方子給他!”說著交到了薩爾瑪手中,“至于這藥丸,等奴才回去配置好了,便給福晉送來。”

“勞煩您多費心了!”不等我開口,歌玲澤已然甜甜地笑起,將一錠四五兩重的銀錁子塞到了劉軍的袖子里。

他先還是一愣,老臉有些微紅,但轉瞬已神態恢複自然,躬身向我行禮,“多謝福晉!原先的湯藥請福晉繼續服用,切勿間斷,奴才改日再來複診!”

我微微頷首,“有勞了。薩爾瑪,送送劉大夫!”

薩爾瑪應了,領著劉軍出了門。我從床上下來,腳步有些虛浮地走到案桌前,拈起那張薄薄的藥方輕聲讀了起來:“川黃連七兩,蜈蚣一百二十條,全蠍三兩,冬蟲夏草一兩,阿膠二兩,鱉甲珠三兩,玄參二兩,何首烏一兩。先將阿膠、鱉甲珠等藥共研成細粉末,待阿膠、鱉甲珠燉化,即將藥粉倒入其內,均勻拌和成泥,視其軟硬程度加入適量蜂蜜,揉搓成綠豆大小的丸子。每日分三次服用,每次十丸。”

字寫得倒還算工整,不是很草,只是……目光倒回數行,落在那句“蜈蚣一百二十條”,手臂上頓時泛起點點雞皮疙瘩。好惡心啊!這種東西真能吃嗎?雖然是做成藥丸服用的,可是……

正在猶豫劉軍把藥送來後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忽然半閉的門扉被砰的一聲踹開。我吃驚地回頭,卻聽歌玲澤怯怯地低喊了聲:“給貝勒爺請安!”

門口皇太極滿面怒容,一腳踩在門檻上,一手狠狠拍在門板上。是什麼事情惹惱他了?他向來喜怒不形于色的,怎麼回城幾日,今天才來就發這麼大的脾氣!

“皇……”

“你騙我!為何總是要騙我?”他低吼著沖了進來,一把抓住我的肩膀。

歌玲澤見勢不對,忙叫道:“爺!主子她身子弱,您別……”

“滾出去!”皇太極咬牙,“滾——”

歌玲澤無奈地向我使了個眼色,我雖然覺得皇太極的怒氣毫沒道理,心里卻是絲毫沒覺得害怕,只因為他看似暴跳如雷,實際上抓著我肩膀的那雙手卻是出奇的溫柔,一點重力也未曾加諸我身。

“稍安毋躁!”等歌玲澤出去後,我輕聲嗔言,“你已貴為大金國四貝勒,素以英明冷靜被人稱頌景仰,如何……”

“為什麼要騙我?”他聲音放柔了,忽然把我擁進懷里,微顫,“你明明……明明病情加重了,卻為何要瞞我?你瞞了我,我就會因此而開心快活了麼?”

“可是……不瞞你,你會更不開心,更不快活!”

他怎麼就知道了呢?我不禁有些情緒低落。難道是劉大夫跟他說的?不像啊,要說的話早就說了……

“一生一世,不離不棄!”他忽然斬釘截鐵地說了這幾個字,放開我,眼睛直直地盯住了我,“你以為我是說笑的麼?”

我被他異常冷銳的眼神嚇住,記得以前每當看到他出現這樣的眼神時,總會有很不好的事情發生。還沒等這個怪異的念頭從我腦海里散去,突然面頰上一涼,遮面的紗巾竟是被他一把扯去。

我驚愕地瞪大了眼,未等做出任何反應,他滾燙的呼吸已飛快迫近,柔軟的雙唇壓上我干裂的唇瓣。

我急促抽氣,他的舌尖已探了進來,灼熱而瘋狂。

一陣強烈的眩暈感刹那間吞沒了我,腿肚子戰栗地打著哆嗦,若非他用力托住了我的腰,只怕我早已癱倒。

暈暈乎乎地也不知過了多久,混沌迷失的神志終于稍稍拉回了一點理智,我不禁打了個寒噤,一股寒氣從腳下直沖頭頂。

猛地一把用力推開他,我戰栗得想要拼命尖叫——瘋了!他瘋了!他……一定是瘋了!

驚恐地望著他兩秒鍾,他淡定地望著我笑,眸底閃動著一股毅然決然的瘋狂!我手腳發顫,忽然瞥見對面桌上的茶壺,我踉蹌地沖了過去,一把抓過來,然後回身。

左手捏住他下巴,右手毫不留情地將壺嘴塞進他的嘴里,他也不反抗,只是含笑望著我,笑容里有著太多令我心顫的絕望和淒涼。

“吐出來,不許喝下去,漱……口!你,趕緊漱口……”我語無倫次,顫抖的手無法控制自如,“你……你給我吐出來——”看著他喉結緩緩上下錯動,竟是大口大口地將茶水吞進肚里,我發狂地尖叫,將茶壺使勁摜到地上。

啪的一聲,碎瓷砸了滿地。

我呼呼地喘氣,胸口壓抑得痛楚難當。

“悠然……”他柔聲喚我,托著我的下巴,讓我抬頭仰望于他,我淚眼婆娑,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紛紛墜落。“一生一世,不離不棄……”輕柔地用大拇指擦拭我的淚水,他的語氣無比堅定卻又顯得格外平靜,“所以,死也要跟著你——你就是我的一生!”

我抽泣著,戰栗著,終于再難抑制地放聲大哭:“我不死!我不死……我陪著你!一生一世都陪著你!”

沙啞的喉嚨,撕裂的哭泣,終于將我隱藏多年的感情統統發泄出來……既然沒了回去的期望,那就全心全意期許這一世吧!

我還不想死!不想就這麼失去他……不想無奈悲哀地死去……上天啊!我從沒有求過你,但這一次!求你……求你給我生的希望!給我一個生的……希望!

雖然劉軍一再向我保證,四貝勒爺身體健壯,若定期服用一些預防藥劑,絕不至于會被傳染上瘵蟲,但我卻仍是惴惴難安。

直到眼瞅著一年里頭最熱的季節緩緩過去,皇太極身心康健,連噴嚏都沒打一個,更別說什麼頭痛咳嗽一類的症狀,我這才將提著的心稍稍放下。

自年初努爾哈赤建國後,國事繁忙,皇太極受封大金四大貝勒之列,加之身兼正白旗旗主一職,是以每日批閱軍務,時常見他通宵熬夜。我很是心疼他,只可惜這個身子太過不濟,不能陪他分擔,卻還要他來經常分心照料于我。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十章 死生(6)
下篇:第十章 死生(8)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