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九章 烏拉(7)



布揚古對我竟是不聞不問,我也懶得自己找大夫,這病症拖了大半年,不見其好,也不見進一步惡化,慢慢地這咳嗽咳著咳著就成了一種習慣,我也沒再有閑情去多加理會。

明萬曆四十二年冬十一月,建州遣兵征渥集部雅攬、西臨二路,得千人。

萬曆四十三年正月,努爾哈赤娶蒙古孔果爾親王之女博爾濟吉特氏為側福晉。

三月,建州遣使入京第七次朝貢……

我雖然身在葉赫,卻總是有意無意地打探著有關建州的一切消息。說來也是可笑,有時對于這份執著的癡念竟連自己都忍不住鄙視一把,然而我管得住自己,卻管不住那顆傷痕累累的心。

沒過多久,忽又聽聞努爾哈赤在建州厘定兵制,在原先的黃、紅、白、藍四旗之外,又增添四鑲旗,置理政聽訟大臣五人,以紮爾固齊十人副之。從如今八旗旗主的分置上,已可大抵猜出如今建州最高層勢力的最新變化——正黃、鑲黃兩旗,盡歸努爾哈赤親領;正紅、鑲紅兩旗旗主由二阿哥代善統領;原先屬于舒爾哈齊的藍旗一分為二,正藍旗,旗主由五阿哥莽古爾泰統領;鑲藍旗旗主由舒爾哈齊次子阿敏統領;原先屬于褚英的正白旗旗主轉由八阿哥皇太極統領;鑲白旗旗主由十二阿哥阿濟格統領。

這些旗主里面最讓我感到吃驚與不可思議的是鑲白旗旗主阿濟格,一個年僅十歲毫無戰功可言的小孩子,居然統領了一個旗的兵力,這是何道理?難道……只是單純的因為努爾哈赤太過偏心這個兒子,抑或是格外寵愛這個兒子的額娘——大福晉烏拉那拉氏阿巴亥?

正當我處處留心于建州事宜時,卻忽略了身邊的一些詭異動向。于是乎,到得六月的某一天,屋里的丫鬟嬤嬤突然笑嘻嘻地向我道喜時,我整個人都懵了。

布揚古最終還是將我許給了吉賽,那個長相不惡,但人品粗魯,會在吃飯的時候挖鼻屎、摳腳趾的惡心男人。

“我不嫁!咳咳……”因為一時激動,喉嚨口癢得要命,咳嗽竟是一發不可收拾。

布揚古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將手邊冰鎮的酸梅茶遞至唇邊,優雅自如地啜了一口,而後吐出的氣息也仿佛被冰鎮的液體凍過,冷得叫人發顫,“下個月,我讓布爾杭古送你去紮魯特!”

“我不嫁……除非我死!”我握緊拳頭。再不會了!再不會被他像牲口一般送來送去!不過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就是賴也要賴在這里。

“去不去由不得你!”茶盞輕輕擱下,布揚古揚起頭冷淡地瞟我一眼,“吉賽這人脾氣暴躁,你嫁去蒙古後性子還是收斂些為好!”

“你這是……硬要逼著我去送死了?”我吸氣,太陽穴上漲得生疼。

“哪里是去送死?你年歲大了,總是要嫁人生子的,若是將你強留在家的話便是我這個做兄長的不是了。”

我冷然大笑,多麼可恥卻又冠冕堂皇的說辭!

“我不會嫁的!”面對那張可惡的臉孔,我真想撲過去一把撕爛他偽善的面具,“就讓喀爾喀蒙古打過來好了!”我刻薄地說,“你信不信,即使你把我捆綁住硬塞上花轎,我也有法子讓吉賽後悔娶了我,然後將一腔怒氣轉嫁到葉赫頭上……”

布揚古一成不變的臉色終于有些動搖了,他微蹙眉心,給了我一個凌厲的警告眼色,“東哥!你若想活得長長久久,最好……”

“我就是不想活了!”我痞賴地打斷他的話,“你能威脅得了一個一心求死的人麼?不能吧!你畢竟也有左右不了我的時候!”

他氣得面色大變,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沖到我面前,怒道:“你當真不識好歹!莫要逼得我罔顧親情……我有很多法子可以弄得你生不如死!”他攤開手掌,五指在我面前緩緩收攏,“要死要活,由不得你……”

我冷笑,對他的強勢威脅置之不理,傲然揚起下頜,仍是三個字:“我——不——嫁!”擺出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勢,我成心氣瘋他!

他揚了揚手,最終沒甩到我臉上,狠狠地拂袖。隔了好一會兒,氣色漸漸平靜,在原來的座位上重新坐下,“說吧!讓我聽聽你的價碼!”

我大大地一怔。

“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圍之內的,要求不是太過分的話,我可以考慮滿足你!”

我暗自吃驚。難道他以為……我這是在趁機要挾他?腦子在那一刻暈暈的有點找不著北,對于他的問題我琢磨著不知該用何種措辭來給予辯駁,于是呆呆地僵立在他面前足有三四分鍾,布揚古開始露出一副不耐煩的神情。

我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一句未經深思熟慮的話,竟然就此脫口而出:“我要去趟建州!”

“咣!”布揚古手里的茶蓋滑落至腳下,摔裂成兩片。

話一出口,我先還心跳如擂,但見他一臉嚇著的表情,反而覺得好笑起來,故意惡意嘲諷:“怎麼不行麼?你若能讓我回趟赫圖阿拉,我便在下個月乖乖地坐上迎親的轎子!”

他眉頭軒揚,露出一種審度的眼神,困惑地望著我,低聲:“你出了個很刁的題……不過,我憑什麼相信你?”

“信不信隨你!你看著辦,可以不答應的。”

他盯著我足足看了五六分鍾,然後在屋子里慢悠悠地踱起步子。過得許久,他忽然在我跟前一站,森冷地劈面厲聲喝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在那里受辱做質,忍氣吞聲地待了十多年,為何還要回去?”

我心里一痛,迎著他的目光,咬了咬牙,幽然歎道:“我要回去……因為我在那里落下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我要……把它找回來!”

我的心,遺失在了赫圖阿拉,在最後離開之前,我得把它找回來!否則……我會因為心口的破洞,疼痛上一輩子!

“好!我會和額其克商量,回頭給你答複!”布揚古閃爍的目光直愣愣地盯住我,“不過……下不為例!”

我呵呵一笑,知道他雖未最後表態,但建州之行怕是已八九不離地被應允了,和金台石商議云云,不過是托詞罷了。于是我忍不住感傷地長歎:“沒有下次了!再不會有……”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九章 烏拉(6)
下篇:第十章 死生(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