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九章 烏拉(6)



手中的筆未停,繼續在宣紙上畫了一撇一捺。布揚古靠近我,挨著桌案邊上瞅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困惑地問道:“這可是漢字?”

我一揚眉,淡笑道:“不錯!”

“妹妹居然會寫漢字?”

我小心翼翼地吹干墨跡,信口胡謅:“在建州的時候跟巴克什學的,大哥瞧著如何?”

布揚古一臉的尷尬,“我可不識得……這寫的是什麼?”

我將紙輕輕推到一邊,紙上三個不算太端正的大字,寫的正是“皇太極”。我當然不可能告知他是何意思,于是裝傻岔開話題:“大哥找我何事?”

這家伙擺明無事不登三寶殿,平時躲我還來不及,如何會親自登門找我?

“布占泰病了……”

我點點頭,早知如此。布占泰帶著我從烏拉城突圍出來時,滿身是傷,能夠僥幸被他活著逃到葉赫,已是奇跡。回來後,布揚古將他單獨留在別院,我雖未再見過他,卻也聽聞他因為傷口汙濁,感染炎症,在床榻上足足躺了兩個多月,也未見好轉。

“他病得很重……”布揚古的語氣好似憂心忡忡,可臉上卻一點悲哀憐憫的感情也沒有,相反,他略略勾起的嘴角讓我感覺竟有那麼一絲的幸災樂禍。“他想見見你!”

研磨的手停頓住,我咬牙道:“讓他去死!”回過身,帶起滿腔恨意,“你告訴他,等他要死的那天,我自然會去看他——我說過的,一定會看他是如何的死法!”

布揚古似笑非笑地瞅著我,也沒見他神色有絲毫的變幻,只是盯著我看了許久,忽道:“這樣會任性發狠的東哥才與我記憶中的小東哥有幾分相像了,你還記不記得,小時你跟阿瑪賭氣,竟然一聲不吭地跑到建州去找姑姑……”

我微微一怔。他怎麼突然想到提起這些陳年往事呢?十歲的東哥……那年賭氣去了費阿拉的東哥,失足跌落海子的東哥,與愛新覺羅家從此糾葛不斷的東哥……

我不由得心煩意亂,“啪”的一聲將墨丟得老遠。

“東哥……建州的阿爾哈圖土門犯事了!”他不徐不疾的語調讓我心頭沒來由地一顫。

“誰?”

“阿爾哈圖土門——努爾哈赤的長子褚英!”

我錯愕地抬起頭,對他四目對視,他平靜地勾起一抹冷笑,“那個有勇無謀的傻子!去年六月努爾哈赤才立他為儲,授命他輔佐政事,甚至在努爾哈赤親征烏拉時期把偌大的建州全權交托到他手里。如此尊崇的地位,褚英竟不知好好珍惜,不過只過去半年多,他竟已迫不及待想要把副交椅變成正的,趁努爾哈赤率兵出征時,要挾幼弟和大臣必須聽命于他,不得違背,又妄稱如若父親弟弟敗歸,便拒開城門……哼,真是個傻氣的笨蛋!努爾哈赤豈是眼里能容得沙礫之人?”

我腳下一軟,砰地跌坐到椅子上,只覺口干舌燥,全身無力,“那……他,如今……”

“拘了!怕是……難逃舒爾哈齊的下場!”

心頭轟隆隆的似有一陣悶雷打過,耳朵里嗡嗡地響成一片。

“……你等著……不出三年,我一定接你回來!三年……就三年……好不好?”

“……三年……就三年……”

“……我一定接你回來……”

三年之約……三年之約啊!果真……是……一語成讖!

我握緊雙拳,任由指甲深深地掐進手心,木鈍的心上仿佛又被殘忍地加上一刀。

褚英……回憶一點點地湧入腦海里,任性的褚英,跋扈的褚英,驕傲的褚英,傷我至深、卻也同樣愛我至深的褚英……他不可能會成為第二個舒爾哈齊!他是……長子,是他的大阿哥啊!

面對一個從小呵護長大的親子!努爾哈赤,你如何狠心下得去毒手?難道權力和地位當真如此重要?重要到可以令人利欲熏心,可以拋卻一切情感,甚至……包括至親至愛?

渾身發寒,我摟緊自己的胳膊,弓起身子。

皇太極,未來的清太宗,清朝曆史上真正的開國皇帝,他將來是否也要變得如此殘酷無情?

一個無情、無性、無愛的寡冷皇帝……

心里大痛,眼淚滴滴答答地墜落,在青石地磚上濺起無數悲哀。

布占泰的病情始終沒見好轉,身上的傷口隨著天氣轉熱,開始流膿潰爛,因為行動不便,他只能整天躺在床榻上,輾轉反側,痛苦呻吟。每每聽身邊的小丫鬟議論,我在得到深惡痛絕的快感後,也不禁會生出一絲對他的憐憫,但這種感覺轉念便會被我壓下,丟棄。

布占泰已是亡國敗寇,海西烏拉已滅,窮其一生恐怕也再難複起。他原是個打仗的奇才,神勇過人,可如今卻是病入膏肓,藥石難救。說句不中聽的話,他的利用價值,在布揚古等人的眼中已等于零。

然而,這樣一個價值等于零的人,卻成為努爾哈赤攻打葉赫的最佳理由。

萬曆四十一年九月初六,努爾哈赤借葉赫悔婚,藏匿布占泰為由,率兵四萬人,向海西女真的最後一族部落葉赫發動攻擊。建州沒有在年初滅了烏拉後攻打葉赫,反在拖了半年之久才發動突襲,葉赫毫無防范,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璋城、吉當阿城、烏蘇城、雅哈城、赫爾蘇城和敦城、喀布齊賚城、鄂吉岱城等大小共十九座城寨先後陷落。建州四旗鐵騎所到之處,盡數焚毀房屋,掠奪谷物,擄劫人口,僅是烏蘇城,就有三百余戶人丁遭掠。

葉赫部損失慘重,逢此危急時刻,蒙古喀爾喀部竟也發兵掠奪葉赫部,使得葉赫部雪上加霜,部民普遍無糧下鍋,紛紛逃奔建州而去。葉赫面臨土崩瓦解的嚴重勢態,葉赫東城貝勒金台石無奈之下,只得抱著一線生機向明廷求援。

在等待援兵到來的日子里,布揚古的脾氣愈發焦躁難測,有時我會發現他紅著一雙布滿血色的眼睛,像惡狼一般陰鷙地瞪視著我,仿佛我是招來一切災難的罪魁禍首。

在這段風雨飄搖、動蕩不安的歲月里,病痛纏身的布占泰終于郁悒而終,面對他的死亡,我發現自己原來對他早已不帶半分感情,無愛亦無恨……

“啊……”游離的靈魂被急遽的疼痛拉了回來,我退了兩步,後背重重地撞在牆上。

布揚古雙目盡赤,惡狠狠地瞪著我,他的兩只手卡在我細長的脖子上,令我呼吸不暢。

“你……做什麼?放開!”我怒叱,卻未作絲毫的掙紮。

“你——葉赫那拉布喜婭瑪拉!打從你一出生,族內的女薩滿便給了你八字讖言,你可知道?”他的聲音惡狠狠地透著陰冷。

我閉了下眼,困難地調整呼吸,“知……道。可興天下……可亡……天下……”

“可興天下,可亡天下!”他冷笑,“阿瑪當年為了這句話,欣喜若狂,打那以後,待你自不同其他姐妹。果然你也確實與眾不同,豔名冠絕天下,女真族內再無女子能出你之右……可是……”他磨牙,白亮的牙齒在我看來猶如惡魔,我頭皮一陣陣的發麻,“我現在忍不住要問你一句,你生存于世,到底是為了興誰家的天下,亡誰家的天下?”

他的手勁忽然加大,我仰高頭顱,覺得呼吸憋悶,兩眼發黑。

“你到底是為誰而生?到底是……”他戰栗地怒吼,“海西三部先後為你而亡,難道……最後還要亡了我葉赫不成?東哥!你莫忘了你姓的是葉赫那拉,你不是姓愛新覺羅!”

我本已昏昏沉沉,任由意識漸漸散失,可是在斷斷續續地聽完他的這番話後,忽覺怒火中燒,忍不住抬腳踹向他胸腹,跟著揮拳砸他的腦袋。

我的手勁不大,但是突然含憤給予的一擊卻也不容小覷,布揚古頭上挨了我一拳,錯愕地跳開,手終于從我脖子上拿開。

“咳……”我撫著疼痛難當的脖子,怒道,“這種話也虧得你說出口!這難道還是我的錯了麼?你且捫心自問,我可有半點對不起你的地方?這麼些年你將我丟在建州,置之不理,每次有難,都是因你將我像牲口似的送來送去,若說我不恨你,不恨葉赫,那是天大的笑話!今天我不妨坦白告訴你一件事,葉赫會亡!它早晚要亡在你手里!”

“啪!”一耳光狠狠地扇在我臉上,將我的頭打得偏向一側,嘴里有股腥甜的味道。我呵呵冷笑,很好!很好!這才像是真正的布揚古,之前的那種惺惺作態的大哥模樣,全部都是套上了虛假的面具而已。

“東哥……你也是葉赫的一分子!”他的聲音劇顫。

我別開頭不去看他,舔了舔嘴角咬破的傷口,哈地一笑,“是啊,我是姓葉赫那拉,可是親人待我還不如敵人……很感激貝勒爺的這一巴掌,讓我清醒了許多……”我推開他,冷笑著從他身邊走開。

隨他如何處置吧!

與布揚古徹底鬧翻,代表了我今後的日子不會再過得如此輕松。這種情形雖然並非是我所願,但要我承擔那莫須有的罪名,卻也實難忍受!

明廷最終出面干涉了這場戰亂,明撫順游擊李永芳派出游擊官馬時楠、周大岐等帶領槍炮手一千人,分別駐守葉赫的東西兩城。同時又借予葉赫豆、谷等各一千石,供給大鍋六百口,暫緩了葉赫的饑荒問題,葉赫內部人心漸穩。

努爾哈赤見明軍駐守葉赫部,形勢對自己不利,不得已放棄攻取葉赫,退兵之時卻不忘修書于李永芳,與之解釋曰:“與明無嫌也。”

漠南蒙古喀爾喀部,主要駐牧于西喇木倫河和老哈河一帶,東臨葉赫部,西接蒙古察哈爾部,北靠蒙古科爾沁部,南連明朝的廣甯。

喀爾喀部原為達延汗第五子阿爾楚博羅特之後,因其子虎喇哈有子五人,故稱喀爾喀五部,分別為巴約特、巴林、紮魯特、烏齊葉特、弘吉剌特,其中紮魯特部駐牧于開原西北新安關外,在喀爾喀五部中最為強大,擁有騎兵五千余眾。

第一次聽說吉賽這個名字,是在建州攻打葉赫、蒙古喀爾喀趁火打劫之時,是以從那以後便對這位紮魯特部的首領貝勒再無半分好感。

第一次見到他,愈發加深了對他的反感。並不是他長得有多討人嫌,而是他那種逞強好勝、自恃過高的性格實在叫人難以對他留下更好的印象——特別是……在得知布揚古有意將我許給吉賽,以睦鄰邦友好,邊界太平之後。

明萬曆四十二年四月,建州二阿哥代善娶蒙古科爾沁紮魯特貝勒之女鍾嫩格格;同月,紮魯特貝勒又將其妹嫁于五阿哥莽古爾泰。

滿蒙聯姻愈加密切,努爾哈赤的野心在逐步伸向蒙古境內。

其後……有消息傳來,建州八阿哥皇太極在扈爾奇城,迎娶了科爾沁莽古思貝勒之女博爾濟吉特氏哲哲為大福晉!

陡然間聽到這個消息,我只覺得大腦眩暈,竟是在院子里望著天上滿天的繁星癡癡地立了一宿。第二日便發起了高燒,持續病了大半月才漸漸好轉。自那以後,我開始覺得身體大不如前,不僅月事紊亂,膚色黯淡,日夕起坐時更是常喉嚨發癢,劇咳難止。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九章 烏拉(5)
下篇:第九章 烏拉(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