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九章 烏拉(5)



被逼無奈下,布占泰只得暫時應允了這一苛刻要求,以作緩兵之需。待建州撤兵,布占泰隨即與布爾杭古談妥,欲將綽啟鼐與十七大臣子女一干人等送往葉赫暫避,烏拉境內厲兵秣馬,全城內外一副嚴正備戰之態。

在此緊要關頭,我與布占泰的婚事自然暫且擱置;而他似乎也因為上次退兵一事,對我感懷愧疚,因而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借故常到我房里逗留。這倒更加稱了我的心意,樂得輕松度日。轉眼到了正月十五,天寒地凍,烏拉河水面已然凍結成厚厚的冰層,布占泰感到時機緊迫,不容再等,便決定三日後將子女全部送走。

“大阿哥的好意,東哥心領了!”我莞爾一笑,終于將一根足有兩尺多長、手腕粗細的冰柱掰下,心滿意足地握在手里,欣喜不已。

看著冰柱因為我手上的體溫一點點地融化成水,滴落于覆滿窗欞的積雪之中,那種感覺好似在看自己的心在滴淚。我傻呵呵地一笑,心里好不淒惻,癡迷地注視了好久,卻突然被一聲低呼打斷思緒:“快丟開!小心皮膚給凍黏住了!”

我受驚,手里一松,“吧嗒”一聲,冰柱子落在窗欞上,被碰成了三四截。冰晶剔透的光澤,在陽光的反射下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暗自著惱,猛然回頭,“你怎麼還沒走?”綽啟鼐露出吃驚的表情看著我,張了張嘴,似乎不太明白我怎麼就突然語氣變得惡劣起來。我甩了甩濕答答的手,接過小丫鬟遞來的手巾抹乾淨,隨後不冷不熱地問,“大阿哥還有別的事麼?”

這麼一個大釘子碰下去,換誰都不定受得了,更何況他還是個養尊處優、做慣人上人的大阿哥。

綽啟鼐面色不佳,沉著臉說:“那……格格保重!”

我隨口“嗯”了一聲,用手巾包著手,繼續趴在窗欞上點著腳尖去掰另一根冰柱。隔了一會兒,忽聽身後有細微的腳步聲急速靠近,我眉頭緊蹙,慍道:“你到底還有何事?”倏地回頭,惡狠狠地一瞪,卻沒曾想反被一張困惑詫異的臉孔給嚇住了。

“這又是在跟誰發脾氣呢?”

“貝勒爺……”我退開行禮,斂眉,“爺來了,怎麼也不叫丫鬟通稟一聲,這麼悄沒聲息地靠過來,我若是手里握了把刀,冷不丁地被嚇了一跳,情急之下興許就會傷著爺了!”

布占泰的神情有些委頓,一張原本略顯富態飽滿的臉頰此刻已明顯凹陷下去,臉色蠟黃,眼圈灰黑。他瞟了眼我手里的冰柱,冷淡地說:“格格手里拿的可不就是刀子麼?”

我一怔,突然他左手一探,已凌厲地抓住我的手腕,右手將我手中的冰柱劈手奪過。他動作快得出奇,等我反應過來,便只聽到耳邊伺候我的小丫鬟一聲慘呼——那支冰柱尖銳地插進了她的腹部。

小丫鬟撲通跪倒在地,捂著肚子抽搐顫抖,她臉色發白,殷紅的血不斷從傷口湧出來,染紅了那雙白皙嬌嫩的小手,也染紅了剔透晶瑩的冰柱……

“你……你……”我驚駭得說不出話來,四肢無力,腦袋發暈。

“冰柱看似鋒利,其實若不灌注全力,其殺傷力遠不及一柄小匕首!”布占泰漠然地看著那丫鬟在地上痛苦地掙紮、呻吟,然後眼瞼揚起,似笑非笑地瞧著我。

我全身顫抖,脊梁骨上颼颼發冷。

他這是什麼意思?他……他以為我掰弄冰柱,是想尋機自盡?所以他才徹底給我敲個警鍾?!

早知布占泰心狠,但是……親眼目睹和道聽途說的區別在于,這種真實感實在太過殘忍!人命在他而言,竟可如此輕賤!前有娥恩哲,後有這個……可憐的小丫鬟!

“呵……”我淒然一笑,笑聲比哭聲更難聽。原來……他竟是如此怕我尋死!“你怕什麼?布占泰!你是怕我死了,還是怕努爾哈赤打來,沒了護身符?”

布占泰嘴角抽動,面色陰鷙冷厲。

“啊……啊……”小丫鬟痛楚難當地慘叫,腹部的傷口重不致死,卻折磨得她躺在地上全身抽搐,生不如死。

“不用怕……你不用怕,我不死……我不會死!”我哈哈大笑,笑得眼角迸出淚花,身軀亂顫,“我舍不得死——我要活著等到你死的那一天!”笑聲一收,我指著他的鼻尖,厲聲尖叫,“我要看你最後是如何的死法!”

綽啟鼐一行最終還是沒能走成。

兩日後,正月十七清晨,建州三萬鐵騎如同一柄鋒利無比的鋼刀般,毫無預兆地直插烏拉腹地。烏拉兵力無法擋其精銳,一天之內,連續丟失孫紮泰城、郭多城、鄂膜城三座城池。是夜,建州大軍屯兵郭、鄂二城。

正月十八,布占泰統兵三萬,出富爾哈城迎戰。然而建州鐵騎士氣如虹,烏拉兵抵抗不住建州大軍潮水般的沖擊,陣腳頃刻大亂,兵潰如山倒,紛紛棄甲丟戈,四散奔逃。布占泰全軍崩潰,散于戰場中不知生死。建州兵越過富爾哈城,乘勝進逼烏拉城門。城內亂成一團,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我麻木地守著空蕩蕩的屋子,聽著滿城淒厲的哭喊,竟突然有種很想放聲大笑的沖動。丫鬟下人們跑得一個不剩,此時的我,孤零零的一個……不知是該跟著那些逃難的百姓一起找機會混出城去,還是該靜靜地留在這里,等著布占泰或者努爾哈赤沖進來……

心在流淚……一如那屋簷上融滴下的冰凌水滴。

天是灰的,心亦是灰的!

雪慢慢飄落,耳畔的哭喊聲漸漸弱了下去,我站在院中央,看著滿地狼藉,好不淒涼,伸出手,掌心悠悠接住飛舞的雪花。

美……這般潔白無瑕的雪絮,淒美得令人屏息,令人欷歔.

“東哥!”

我不由得一顫。

是誰?誰在那里喊我?

茫然轉身,迷蒙的大雪紛飛中,有個明藍色的影子沖向我,一把抓起我的手。手心是滾燙的,包容住我毫無溫度的手,我全身戰栗。

“快跟我走!建州兵就要攻進城,我二弟達穆拉守在城頭,可是對方正紅旗旗主太厲害,恐怕不消一時三刻,便將面臨城破……”

我被他拖到門口,邁出門時腳下被門檻絆了下,額頭重重地撞上門框,疼得我眼冒金星。

不是他……不是他……

來的人為何是綽啟鼐?為何……不是他?我木然僵硬地抽開手。

綽啟鼐錯愕地回頭,“東哥!再不走……便來不及了!”

“我不走……”低低的三個字吐散在冰冷的風雪中。

綽啟鼐沒有聽見,只是繼續著急地說:“建州兵凶殘無性,你若被他們抓到……不!不行!我得帶你走……”

“我,不走!”我再次重複,用盡全部力氣大喊,“我不走——”

綽啟鼐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

“東哥!阿瑪……已經不知下落,也許……”

我不想聽,轉身拔腿飛奔。

我所期盼的人,不是綽啟鼐,不是布占泰,不是努爾哈赤……統統不是!我想他……想見他!這種刻骨的思念啃噬著我的內心,讓我肝腸寸斷,痛徹心扉!

只是……想見他!哪怕是遠遠地……偷偷看上一眼!

“東哥——”綽啟鼐的喊聲淒厲地回響在空曠的街道上。

我不聽!我不想聽!現在,沒有人能阻止我的腳步,沒有人能阻擋我想去見他的那顆心!

怦!怦!怦!

心跳如雷!

近了!近了!城門近在眼前,雪幕中,那些殺聲震天的嘶喊聲在我聽來已然不再可怕!

轟——

厚重的城門被攻破,紅色!如血一般殷紅的顏色湧進城門!

我呼吸急促,不停地喘氣,胸口被壓抑得疼痛難忍!

建州的正紅旗殺了進來,刀光劍影中血濺白雪……堅甲利劍,鐵騎馳突,厮殺是何等的淒厲壯觀!

我呆呆地站在街道中央,忘記了一切,腦子空空的,心里除了不停地喊著同一個名字外,再無任何感覺……

“東哥!”

“東哥——”

無法再辨明自己身處何地,混亂中只是感覺有人撲倒了我,有人接住了摔倒的我……脖子僵硬地扭回頭,我嚇得大聲尖叫。

綽啟鼐匍匐在我腳下,背上顫巍巍地插著五六支羽箭,箭沒其身,他側著臉躺在冰冷雪地里,面色青白,眼瞼緊閉,血慢慢地從他身下溢出。

“啊——”我慘然尖叫,捧住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東哥!東哥——”喊聲焦急慌亂,有人抓著我的肩膀輕輕搖晃,“鎮定些!沒事——沒事的……有我!我在……東哥……”隨著低柔的歎息,我被擁進一具溫暖有力的胸膛。

神志漸漸回複清醒,我猛地推開那具胸膛,驚愕地對上那雙埋藏于記憶深處許久的溫潤眸瞳。

代……善!

我張著嘴,想喊他的名字,可是……嗓子堵著,胸腔里像是被塞進了厚厚的棉絮,憋得我眼睛酸痛,卻沒有半分淚意。

“東哥,不要怕!是我……我不會傷害你……”

噠——噠——噠——

腳下地皮微微震動,白蒙蒙的雪幕仿佛被一團黑亮如墨的顏色硬生生地撕開。

“東哥!”顫抖的一聲呼喊,焦急喜悅混成一體。即使那聲音不夠十分響亮,卻仍像是在我心里炸起一道驚雷。我一顫,從地上掙紮著踉蹌站起,腳步情不自禁地往前挪動。

是他麼?真的是他麼?

“東哥——”烏騅轉眼逼至身前,馬上的人兒是那般的英姿颯爽,無與倫比!

眼神漸漸模糊,我掙開代善的懷抱,奔走著伸出手,癡迷地展開一抹欣喜的笑容!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咻——破空聲急促響起,擦著我的耳鬢凌厲飛過,未等我笑容收起,一蓬如雨般密集的亂箭掃在我與他之間。

七八米的間距……如此短小的距離,竟是硬生生地阻住了我奔向他的腳步,將我倆再次隔斷。

身子騰空,我被人攔腰抱上了馬背,淚眼婆娑地望著那抹黑色明亮的影子漸漸拉遠,那一刻,真是心如死灰……

“皇——太——極——”撕心裂肺的痛也不過如此,我甯可……甯可被方才那叢亂箭射死,那樣子起碼可以死在他的懷里,而不是像現在這般,被一臉獰笑的布占泰緊緊按在馬背上動彈不得。

難道……當真連最後的一點心願也不能夠滿足我嗎?

只是想好好地看他一眼,難道這也不行嗎?

不行嗎……

布揚古進門的時候,我正趴在案幾上用毛筆蘸墨胡亂塗鴉,他腳步放得很輕,我雖目不斜視,然而余光瞥處,卻早將他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九章 烏拉(4)
下篇:第九章 烏拉(6)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