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九章 烏拉(4)



“啊!”我低低地喊了一聲,疼得齜牙咧嘴,嗷嗷直叫。

“東哥——”身後的布占泰激動地大叫一聲,嘩地扔掉弓箭,飛步向我奔來,“東哥!為何如此沖動,要替這賤人擋箭?方才有多危險,你可知道?真真嚇死我了!”

有多危險我是不清楚,然而我卻清楚方才那支蒼頭箭已然射中了我的肩胛骨,傷處此刻正一陣一陣的隱隱抽痛。我也只剩下張著嘴吸氣的份兒,根本連一句整話也說不出了。

布占泰的那記左弓蒼頭箭,硬生生地撞裂了我的肩胛骨。大夫給開了藥方,雖不至于大熱天的要上夾板,卻一再叮囑不可亂動,以免骨頭難以長好。

傷筋動骨一百天,我正好以此為借口,將婚禮一壓再壓,最後日期只得拖延至九月末。

然而九月初,便聽說娥恩哲因不堪丈夫羞辱,居然從烏拉城里逃跑了,布占泰因此大發雷霆,將額實泰和穆庫什關進了牢里。

局勢開始緊張起來,整個烏拉城彌漫出一種壓抑的氣氛。九月中,布爾杭古忽然到了,我不清楚他們這些男人攪在一起到底商議了些什麼計策,只是清楚地知道烏拉的太平日子過不長了。如果我被許嫁烏拉是個引子,那麼娥恩哲受了鳴鏑之辱後逃回建州,將成為努爾哈赤攻打烏拉的導火索。

于是,我躲在房里每天數著日子開始倒計時……

萬曆四十年九月二十二,努爾哈赤親率三萬大軍,借口布占泰屢背盟約和以鳴鏑射侄女娥恩哲,急速向烏拉進兵。七天後大軍抵達烏拉境內,沿著烏拉河而下,直逼烏拉城,隔河列陣。

布爾杭古原想回葉赫搬救兵,可是沒等他走成,建州大軍已然壓境,烏拉城內慌成一團。布占泰占據有利地形,安養兵力,欲借疲勞戰來拖垮建州兵卒,然而未出三日,建州改變戰術,竟突襲攻占了烏拉城周圍各個小城,又將沿河六城的房屋、谷物、糧草盡數放火焚毀。

烏拉城自此被徹底孤立。

布占泰心急如焚,連日來的不眠不休,已將他弄得形容憔悴,疲憊不堪。

“東哥……”他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我跟前,悲涼地望著我,“我該怎麼辦?”

很突兀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太大,答案也太重,我無語,只是將手放在膝蓋上默默地垂下頭。

寂靜的房間內,我坐著,他站著,兩人彼此間都不說話。

“東哥!”他忽然顫聲喊我,“可否讓我抱抱你?”

我茫然抬頭,他表情悲慟,眼底閃爍著無奈的光芒,于是我那顆早已麻木的心沉了沉,不怒反笑:“怎麼辦……爺早有定奪,何必再來問我?”

“東哥……”

“我累了,想歇會兒。爺若有召喚,東哥也好打起精神來……”

“東哥!”他忽然沖過來,單膝跪地,強勁有力的臂膀牢牢地摟住了我,我掙了掙,無奈下也只得任他抱了,“對不起……”

又是……對不起?!似乎這聲“對不起”已然有很多很多人跟我一再地提起,可是他們到底哪里對不起我了?為何明知會“對不起”我,卻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傷害我?

我是真的累了……心太累!已然承載不起太重的東西!

翌日,布占泰派遣部將英巴海乘船至對岸建州軍營,請求和解。努爾哈赤未予理睬,竟將英巴海轟了出來。之後連續三日,烏拉派了三次使者求和,均被拒。

第四日,布占泰出現在我房門口,身後跟了一隊穿著全副鎧甲的侍衛。滿屋子的丫鬟被嚇得噤若寒蟬,我平靜地將懷里逗弄玩耍的一只小貓趕了下去,撣了撣長袍光滑而又冰冷的綢緞面料,仰頭對布占泰一笑,“這便要去了麼?好!”頓了頓,忽又想起一事,忍不住譏誚地問道,“爺希望東哥如何妝容呢?是慘不忍睹,還是淒楚可憐?”

布占泰繃緊了面皮,一聲不吭。

我哈哈大笑,笑聲里鼻子微微一酸,我刻意忽視這份悲痛,大咧咧地朗聲說:“那好……就這麼著,咱們走吧!”

布占泰轉身疾走,腳步快得出奇。他帶來的那隊侍衛里有個叫拉布泰的人跨了出來,躬身向我打千:“格格……得罪了!”說罷,右手輕輕一揮,身後有人拿了條拇指粗的繩索出來,利落地將我雙手反綁于身後。

我疼得咧嘴吸氣。拉布泰斥道:“笨蛋,動作輕點!”那人嚇得手一哆嗦,反將繩結抽得愈發緊了。

跟著他們一路繞出城,然後乘了一葉扁舟,船身不大,總共能裝個七八個人的樣子,除了我和艄公以外,布占泰只帶了喀爾瑪、拉布泰等六名親隨。

嘩嘩的水流聲自船側湍急而過,我忽然冒出個傻念頭,如果就此一頭栽下河去,不知道那滋味又是如何?應該不會太難受吧……

傾了傾身子,我望著渾濁的河水癡癡發怔。

“爺,快到了!”拉布泰小聲提醒。

“嗯。”布占泰點頭。然後拉布泰稍一示意,立即有兩名侍衛一左一右地拉起了我,將兩柄明晃晃的鋼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小心些,可別當真傷了她……”布占泰有些猶豫,但眼神始終躲躲閃閃地不敢正視我。

“奴才們自有分寸,爺放心!”

“什麼人——”冷不防河對岸傳來一聲厲喝,十多名小兵手持長槍,沿著河堤奔走。

拉布泰急忙朗聲說道:“海西烏拉部首領貝勒求見建州淑勒貝勒!”

這句話剛說完,那頭已有人朗聲大笑:“是布占泰那老小子來了?我來瞧瞧可真……”這聲音耳熟得讓人熱淚盈眶,我扭頭看去,只見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大將騎馬奔至岸邊,雖然隔得遠了些,卻仍可從體型上清楚地辨認出來。

“扈爾漢!”我脫口高呼。

滔滔江水未能完全掩蓋住我的聲音,岸邊的扈爾漢頓住了馬步,錯愕地嚷道:“是……東哥格格?是東哥格格麼?當真是你——他娘的!布占泰,你小子想做什麼?捆個娘們當人質,你算哪門子的英雄好漢?”

布占泰臉色鐵青,面部肌肉微微抽搐著,鼻翼翕張,情緒有點不穩,但終于沒有吭聲。

得得得……一陣馬蹄聲驟響,嘩啦一聲,水花四濺下竟有一匹烏騅寶馬負著主人,連人帶馬一塊兒躍下河來。湍急的河流中,水深至馬腹……

眸瞳漸漸濕潤、模糊,眼前的人影在不斷晃動,一股錐心刺骨的痛楚刹那間滲入我的五髒六腑,痛得我快無法呼吸。心底掩埋至深的傷疤猶如重新被活生生地揭開,咝咝地抽搐疼痛。

“東哥……”馬背上的人影漸漸恢複清晰,隔了七八米遠,那聲歎息似的呼喚里飽含了太濃的情感,傳到我耳里,竟讓我抑制不住的劇烈顫抖起來。

“皇太極!”布占泰冷冷的話語在我耳邊炸響。他這一聲喊,也終于將我給震醒。

“布占泰!”皇太極臉色微白,烏黑冰冷的眼眸與他微白的臉色形成鮮明的對比,黑白分明間,那抹極具氣勢的懾人煞氣靜靜地在他身上彌散開來。

這一刻的皇太極,冰冷得叫人心里發憷!

“布占泰——”一片混亂的馬蹄聲在對岸響起,正黃旗的旗幡迎風飛揚,努爾哈赤一馬當先立在岸邊,握著馬鞭的手筆直有力地指了過來,“布占泰,先時擒你在陣上,我赦你不殺,寬釋出來,厚養款待,扶為烏拉領主,又以我愛新覺羅氏三女配你為妻。今日你欺騙蔑視我建州,七次違背盟誓,掠奪我屬部虎爾哈……”一連串的指責如重錘般砸來,布占泰只是面不改色,昂然挺直地站在船頭。

努爾哈赤語音一轉,雖然距離遙遠,我卻似能感覺到他火熱的目光在我臉上滾了一圈,而後繼續大聲怒斥:“而今……你竟意欲強娶我所聘之葉赫女子,且以蒼頭箭辱射我侄女。俗語有云‘甯削其骨,莫毀其名’,你已辱我至此境地,我如何還能容你猖狂無禮?就算他日大明天子怪罪,我今日也必定要一雪你予我的奇恥大辱!”

我將目光緩緩從努爾哈赤身上移開,略為往邊上偏過,身子猛地一顫,下頜涼颼颼地觸到了冰冷的刀面。

代善!二阿哥……古英巴圖魯……他,竟也來了!

心里一陣恍惚,再回神看時,發現皇太極猶如一尊雕像般一動不動地挺立在河里。此時已是九月末,河水雖未結冰,卻也刺骨寒冷。那烏騅馬連打了兩個響鼻,哧哧噴著熱氣。

我心疼不已,千言萬語凝在喉間,千回百轉卻終是無法吐出一個字。他紋絲不動,薄薄的雙唇堅毅地緊抿成一線,臉色愈發轉白,他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瞅著我。

不過僅僅幾米遠的間隔,我與他之間似乎伸手便能夠到,卻又仿佛隔得甚為遙遠……

不知道布占泰和努爾哈赤隔河相對,到底在交談什麼,在這一刻我能感應到的,只有他……只有一個他!

“老八!回來!”努爾哈赤的一聲催促喚醒了我。

皇太極擰緊了眉頭,臉上閃過一絲痛楚複雜的神情。過了好一會兒,他猛地一勒缰繩,強硬地將馬首擰拉回轉,烏騅馬在滾滾河流中蹚了回去。望著他孤寂如山的背影,我心里抽搐,眼淚無聲地落下。

“布占泰!你記住了!我只給你兩個月的時間!”努爾哈赤騎馬立在岸邊,周圍的建州將士開始向後退去,“兩個月後,你若不能兌現諾言,我照樣會率兵打來——別以為我當真攻破不了你的烏拉城!你莫忘了,這烏拉河遲早是要結冰的!”

沿河的大隊人馬開始往後撤,我眼瞅著逐漸消失的那個身影,終于化做了視野里的一個小黑點。我心里好比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各種滋味攪在一起,說不出的憋屈難受。

“真想不到……”喀爾瑪大大地松了口氣,感慨道,“果然不愧是第一美女,就連努爾哈赤那般驕傲無懼的人物,居然也會為了一個女人放下身段,應允退兵。”

“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布占泰的神情淡淡的,有些冷,又有些蕭索,“回去吧。趕著這兩個月,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抓緊籌措呢。”

“格格,為何不同去?”綽啟鼐問我話時,我正趴在窗前用力掰著窗下凍結的冰柱玩,兩只手凍得通紅,而我呼著滿口的白霧,卻是樂此不疲。

他見我不大理會,便又跨前一步,焦急地說:“我並非是說格格留下不好,只是烏拉城一旦打起仗來,阿瑪未必能顧得了你!這里……太危險!”

我嗤聲輕笑,他含含糊糊地講了半天,難不成還以為我對布占泰情深義重,所以才決意留下與之共患難、同生死?

真是笑話!我倒是想走,可是他老子肯麼?

兩月前的那次短暫會面後,努爾哈赤將大軍留駐烏拉五天,在烏拉河邊鄂勒琿通呼瑪山下做木城屯兵千人。之後建州與烏拉兩方首領貝勒在此五天內談妥和解退兵的條件,布占泰拒不承認鳴鏑一事,努爾哈赤表示可以不加追究,但卻要烏拉拿出誠意,除了必須開放道路,以供貂皮、人參、東珠等物銷往撫順漢區外,還要布占泰將長子綽啟鼐以及十七大臣之子一齊送至建州為質。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九章 烏拉(3)
下篇:第九章 烏拉(5)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