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卷二 紮魯特 第八章 迷失(1)



車隊輾轉抵達赫圖阿拉城時,城外居民夾道歡迎。

烏碣岩一戰,建州和瓦爾喀以少勝多,擊潰烏拉一萬大軍,致使烏拉軍力大大削弱,當真可謂意義重大。

“格格……格格……”車子緩緩經過外城街道時,我隱隱聽到一縷熟悉的呼聲,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幻聽,可是轉眼間車窗外傳來侍衛的呵斥聲,以及女子傷心的哭聲。

我撩起窗簾,只是略略一瞥,忽然有個緋色的人影撲了上來,纖長的手指攀住了窗沿,“格格——”我吃了一驚,手不覺一縮,簾子垂下。

“格格……格格你看看奴婢……格格……”車外的呼喊聲更加淒厲,侍衛們顯然已由動口呵斥改為動手施暴。

我一個激靈,猛然醒悟過來,穿簾而出,“停車!”

駕車的車夫趕忙勒住馬,因為今兒個入城,是以早起特意盛裝打扮,腳下竟是穿了雙高跟木底鞋子。我搖搖晃晃地踩上車架子,猶豫片刻,咬咬牙縱身跳下。

“噢……”落地時左腳腳踝上一陣鑽心的疼,我估摸著是崴到了,然而心里掛念著剛才那個聲音,顧不得多想,只是硬撐著往車後走。

街上滿是圍觀的百姓,見我下車,不禁發出一片噫呼之聲,竊竊私語不斷響起。

“啊……第一美女……”

“原來她就是那個有名的葉赫老女……”

我只當未曾聽聞,沒走幾步,便聽身後馬蹄陣陣,圍觀的人群如潮水般湧動,我略一扭頭,只見一匹烏黑發亮的高頭駿馬鼻子里哧哧地噴著熱氣,挺拔地立定在我身後。

馬鞍上的錦衣少年,俊美的臉上掛著冰冷漠然的神情,眼眸居高臨下地傲然睥睨,渾身散發出一股令人不敢逼視的高貴氣質。

我微微愣了一下,方才湧起的喜悅和激動被他那如薄冰般冷冽的目光打得粉碎,我只能抬頭僵硬地仰望著他。

“怎麼回事?”皇太極靜靜地坐在馬上,淡泊的語氣一如他此刻的表情。

“那個……”他這是什麼表情?什麼態度?難道見到我回來,他一點都不高興麼?我不禁有些失落,“我好像聽到了葛戴的聲音……”

“所以就隨隨便便地跳下車了?你以為這是在什麼地方?”他目光冷冷一掠,駕車的車夫和隨行的丫鬟仆婦刹那間跪了一地,神情驚慌不已。

他們這一跪,邊上圍觀的百姓頓時嚇退兩丈,空出老大一塊地來。

我茫然地望著他。

這個少年……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皇太極嗎?

“上來!”他彎腰伸手給我,我的視線從他臉上緩緩移到他的右手,然後又回到他的臉上。

慢慢地將手遞了出去,他一把抓住,稍一用力,另一手在我腰背上一托一抬,我便騰空側坐到了他的身前。

我才坐穩,忽然腰身被他攬臂重重一勒,左側肩膀猛地撞進他的胸膛。他用力深吸口氣,呼出的鼻息熱辣辣地鑽入我的衣領,“你以後……再敢……”勉強吐出這五個字,便匿聲無語。他光滑的下頜緊貼住我的頸側,肌膚相觸的那一刻,我微微一顫,忍不住扭身抱住了他。

“對不起!對不起……我回來了!皇太極……我回來了。”

他更加用力地摟緊我,手勁大得幾乎要將我的腰肢勒斷,我忍住痛沒出聲,放任他發泄情緒。

“要一直陪著我……”他的聲音放柔了,在我耳邊呢喃,“你答應過我的。”

我點頭,“是,不會再有下次了,我保證。”我仰頭沖他微微一笑,他一手摟緊我,一手握住馬缰,慢悠悠地駕馬調頭。

“等等!”恍然想起下車的目的,我急忙拍他的手,“葛戴……”

“那小丫鬟的事,不是什麼大事,以後再說……方才你貿然跳下車,可知會造成多大的騷亂?現如今,你先顧好你自己吧。”他的語氣淡然中透著一分犀利,我忍不住又抬頭瞄了他一眼。

有什麼不同嗎?為什麼我總覺得他有點不一樣了呢?

雖然看上去樣貌一點都沒有改變,可是……為什麼他和我之間,像是多出了一層凜然不可玩笑的隔膜,他距離我雖不遠,可是卻顯得那般高高在上。

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一直低頭看顧的孩子,如今居然需要仰望他了?

“東哥……”

“嗯?”

“你准備好了麼?”

“什麼?”我狐疑地眨眼。

皇太極目光平視,不動聲色地緩緩開口:“他來了……”

一陣馬蹄聲砸響在青石板上,漸漸由遠及近,在紛擾的人聲中,顯得格外清晰,仿佛每一聲都砸在了我的心里——耀眼奪目的逆光處,努爾哈赤縱馬英姿颯爽地沖了過來。

那馬疾速逼近,終于到得身側,兩馬交錯而過之時,努爾哈赤突然放聲大笑,傾斜上身,攬臂一探,瞬間將我拖了過去。

我驚呼一聲,眼睜睜地看著天地倒轉,下一刻已穩穩地落在努爾哈赤身前。我的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飛快,雙手微微發顫地抓著他的胳膊。

“東哥!東哥……”他張狂地大笑,馬蹄踏處,周圍的百姓紛紛閃避。

我耳邊充斥著倒灌的呼呼風聲,皇太極孤傲挺拔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我的視線里,我沒來由地心里一痛,忍不住大叫道:“玩夠了沒有?放我下來!我可不是你的玩物,任由你搶來拋去的!”

馬兒咴嘶一聲,硬生生地原地勒停腳步。

努爾哈赤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半天,皺眉,“不過出去了兩月,不只心野了,連膽子居然也練大發了!嗯?”

我毫不避視他的目光,冷笑,“爺真是說笑了,東哥出去轉了這一趟,不正好稱了爺您的心意麼?”

他臉上怒意乍現,一把卡住我的脖子,我的頭被迫仰高,他手勁只是略略一緊,忽而松開。

“為什麼總要挑釁我的耐性?你是想考證我對你的底線?為什麼你就不能像阿巴亥那樣,乖乖地待在我身邊?”

“因為……我是我!我永遠做不來阿巴亥!”我喘了口氣,頸上的疼痛真實地存在,我顯然已經撩撥出了他的怒氣,可是,有些事情還是必須清楚明白地說出來,“爺!這是約定——你我的約定!我沒忘,爺可曾忘了?”

他猛地一顫,面色微變。

“不管我當日有否從拜音達禮手中逃脫出來,他擄劫你的未婚妻子已成事實,你大可……”一句話未說完,他突然勃然大怒,一把將我從馬背上掀了下去。

我痛呼一聲,跌坐在堅硬的地上,左腳一陣劇痛,之前崴到的腳踝被全身重量壓了一下,疼得我額頭冷汗直冒。

“你……”他臉上有怒有痛,有愛有恨……種種複雜的眼神在他眼底交彙,“我今日算是徹底明白了,你的那顆心原是鐵石做的……好!好!很好!”他唇角抽動,顫顫地冷笑,忽然一夾馬肚,嗬的一聲駕馬揚塵而去。

望著他含憤遠去的背影,不知為何,我心里反而松了口氣,只是左腳疼得實在厲害,稍稍一動,便痛徹骨髓。

這時城外也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路過,只是方才的情形太過駭人,每個人都目睹他們英明神武的淑勒貝勒將我這個女人拋棄至此,這些平頭百姓自然不敢多事過來理會我。

我不禁苦笑,難道說要在這里坐到天黑不成?

得得得……一陣馬蹄聲在我耳邊響起。

難道是努爾哈赤又回過來了?我愕然抬起頭來,卻看到一匹通體黑亮的烏騅。

“上來吧。”聲音冷冷的,然而皇太極的眼中卻已有暖意,“笨女人!”

我咧了咧嘴,嘀咕:“我哪里笨了?”身子稍稍一動,咝地吸了口氣。

“怎麼了?”他這才注意到我的不對勁,隨即騰身躍下馬來。

“可能崴到腳了。”

他蹲下身子,用食指和大拇指在我左腳踝輕輕一捏,我疼得左腳一抽,他嗯了一聲:“未曾傷及骨頭,不妨事。”

我惱怒地將腳上的鞋子脫下,扔出老遠,“這東西真是害人匪淺!”

“是你自己不好,卻拿鞋子撒氣。嘖……你還真是孩子氣!”

我氣結。他以為他多大個人啊?居然……說我孩子氣?我氣呼呼地正要搶白他一頓,忽然身子懸空,竟被他攔腰抱了起來。

這……這種感覺超級怪異!長久以來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小的時候我經常抱他哄他,可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反過來被他抱!

“抓緊了!摔下去我可不管!”他將我放上馬背,把缰繩塞到我手里,然後翻身坐到我身後。

兩人共乘一騎,緩緩向赫圖阿拉城踱去,“東哥,你還真是個會不斷惹出麻煩的笨女人!”

明萬曆三十五年春,因在烏碣岩立下赫赫戰功,舒爾哈齊被賜封號為達爾漢巴圖魯,長子褚英,奮勇作戰,賜名為阿爾哈圖土門,次子代善與其兄並力殺敵,擒斬烏拉主將博克多有功,賜名為古英巴圖魯。

據說當日政殿之上論功行賞,眾將對舒爾哈齊得賜達爾漢巴圖魯頗有微詞,褚英甚至當面指責舒爾哈齊的正藍旗在烏碣岩大戰中故意延緩支援,不配合攻擊。

褚英的指責極具殺傷力——舒爾哈齊在建州的勢力和威望僅居于其兄長之下,可是從繼位人選上考慮,努爾哈赤將來勢必會選自己的兒子,而非這個弟弟。舒爾哈齊若想得到建州,首先便要想辦法解決掉褚英和代善這兩塊絆腳石。

當日局面鬧得相當僵,我雖未曾親見,但是事後整個內城都傳得沸沸揚揚。

努爾哈赤未曾責難于舒爾哈齊,而是將過錯全部轉嫁到了常書、納各部二人身上。這手殺招雖未傷及舒爾哈齊,卻也等于著著實實地扇了舒爾哈齊一個耳光。

于是,任憑舒爾哈齊再老成有城府,也不免情緒激動起來,竟當場揚言:“若要殺了他二人,不如先殺了我!”最後常書和納各部因為他的這句話沒有被斬殺,卻被判罰白銀百兩,沒收全部所管的牛錄,這無異于變相削弱了舒爾哈齊的兵權。

當我聽著這些流言飛語,經由一個下人口中傳述而出時,不禁惋歎。此時的赫圖阿拉城分明已是暗濤洶湧,巨浪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打來。

回城後,我被安置在別殿居住,其間未曾見到葛戴。約莫過了七八天,葛戴才終于回來,一進門便挨著門框,怯怯地似笑非笑地瞅著我。

我喜出望外地撲過去抱住她,她卻像是受到百般驚嚇似的彈跳起來。我這才發覺原來在她厚厚的棉衣之下,掩蓋的竟是累累傷痕。

“誰打的?”我飛快捋高她的袖子。

“不疼。”她輕笑著說,眼里漸漸落下淚來,“能再見著格格,奴婢……死都甘心。”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七章 斐優(9)
下篇:第八章 迷失(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