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七章 斐優(3)



就像現在的我,在沒有被貼上努爾哈赤的標簽時,所有權必然仍屬于兄長布揚古。

我悲哀地冷笑,不只為自己,也為古代所有的女子而感到可憐可悲!

“布喜婭瑪拉,我想不通的是,憑你的美貌和智慧,無論如何都會使努爾哈赤待你如珠如寶,可為什麼偏偏讓烏拉的一個小丫頭後來居上,搶了你的地位和名分?難道你一點都不恨努爾哈赤嗎?他如此看輕于你,看輕于葉赫,難道你一點都不恨他嗎?”

“我有什麼辦法,我是葉赫老女,烏拉那拉氏年輕貌美,會比我受寵那是理所當然!更何況,以葉赫和建州這幾年的關系,我姑姑侍奉努爾哈赤多年尚且失寵,以致落得含恨而終的悲慘下場,我又能如何?烏拉與建州姻盟不斷,關系非比尋常,烏拉那拉氏能後者居上,誰又能說這不是必然?”

我一面胡謅應對,一面不斷地思忖,布揚古把我另許拜音達禮,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葉赫未必當真會怕了輝發,如果懼怕,當初就不會搶奪部民和奴隸,可為何一轉眼就完全變了呢?

難道……

“哈哈……”拜音達禮突然發出一陣大笑,“努爾哈赤那老小子,當真以為布占泰會是個心甘情願受他控制擺布一輩子的主兒麼?布占泰裝傻充愣了這麼多年,對建州百般討好,為的什麼?還不是在等一個時機,等一個烏拉成熟強大的時機……嘿嘿,如今烏拉羽翼漸豐,恐怕努爾哈赤再難掌控住布占泰那頭豺狼。烏拉反噬之期已近,努爾哈赤若是連這點覺悟都沒有,那他離滅族之日也必將不遠矣!”

我凜然!

好複雜的局勢!

沒想到赫圖阿拉內一片平靜繁華,而城外卻已成山雨欲來之勢!

恍然之間,我領悟到布揚古的用意!

是了!他是想趁著這個混亂詭譎的時局,將我拋進這場混水之中,攪得原本就一觸即發的事態更加敏感而複雜,而他卻可趁機混水摸魚。

建州若因為我跟輝發起沖突,能夠打起來最好,若是無效,這背後還有個烏拉墊底。搞不好布揚古又會故技重施,再度將我拋給布占泰,使得三個原本就有嫌隙的部落打著爭奪我的借口拼得個你死我活……

最不濟的結果,建州、輝發、烏拉也會因此而元氣大傷!而置身于局外的葉赫將重新成為女真族最強的一部,在戰亂過後,大興風雨!

而我——這個冠有“女真第一美女”之名的王牌,則將在這場戰亂里起到最佳導火索的作用!

這個恐怖的推測在腦海里漸漸成型,我不寒而栗!

“布喜婭瑪拉,跟我回扈爾奇城吧……”拜音達禮柔聲低喃。

我往後一退,後背抵住了牆壁。

扈爾奇城?!若是真到了那里,恐怕很難再得以保全,我勢必會被拜音達禮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一根!

惶然心悸,耳畔似隱隱飄過皇太極輕柔的話語:

“……到年底……我來接你回去……”

“嗯,年底……我等你來接我……”

這一路走得甚是艱辛。

聽說整個建州已然嚴防布控,四旗兵丁遍布每個角落嚴密搜尋,邊界盤查更是嚴苛。

為了避開耳目,拜音達禮一行人扮成普通百姓企圖蒙混出境,我被打扮成尋常婦人,弄成一副灰頭土臉的蠢笨樣,被逼著跟隨他們一路往輝發行去。

到古代十數年以來,我還是第一次遭這種罪。平日里一大堆丫鬟仆婦將我伺候得連喝茶倒水都不用親自動手,真是養尊處優慣了,現如今猛地讓我體會底層平民生活,還真是一下子適應不來。

騎馬趕了幾天路,長途跋涉不說,碰上窮山惡水,溝溝坎坎,便不得不下馬步行。我的一雙嬌氣的腳底板很快就磨出了水泡,然後水泡破皮潰爛,痛楚難當,兩只腳一落地便針紮般疼。

拜音達禮想必也了解我不適應吃這種苦,于是每次總是安撫我說,到了扈爾奇城後會如何如何的補償于我。

我只能默然無語,不知該表現出萬分高興還是極度憎恨。

拜音達禮喜怒不形于色,我很難猜到他的真正心意,于是只得抱著走一步算一步的想法,繼續跟著他們埋頭趕路。

到後來,我腳底的水泡終于發炎變成膿瘡,開始大面積潰爛化膿。拜音達禮見我這回實在無法走路了,便親自背了我走,停下休息時也不再派人嚴密監視我。

想來他認定以我現在這樣的狀態,連路也無法走了,哪里還能逃跑?況且我一路表現良好,十分配合,完全沒有半點拂逆的樣子。

他對我的戒心大減,我內心竊喜,暗地里立即琢磨開該如何尋隙逃走。

腳爛了算什麼?哪怕此刻我的雙腳俱廢,即便用爬的,我也要逃走!

跟他回扈爾奇?做夢!

這天日落歇腳,拜音達禮照例打發手下支帳篷,打野味,燒雪水,好一通忙活。我冷眼坐在一處乾淨的石頭上,呵著凍僵的手指,眼珠四處打量。

這里四周密林環抱,皚皚白雪覆蓋之下,一眼望不到幾點翠色,更加看不出有絲毫的人煙。我暗暗搖頭,不是個很理想的逃生之地。

正胡思亂想著,忽聽林子深處傳出“嗷——”的一聲渾厚的怪吼,沒等我明白過來,拜音達禮和兩名燒水的手下神情緊張地站立起來,其中一人因為心慌竟然碰翻了鐵鍋,鍋內的燒開雪水嘩地翻出,全澆在他自己的腿上。

他慘叫一聲,跌坐在地上,捧著燙傷的膝蓋痛得直打戰。

“蠢東西!”拜音達禮毫不留情地揚起馬鞭,照著那人臉上就是一鞭子。

“啊——”慘叫聲陡起,不過不是那名挨抽的手下發出的,而是傳自于密林深處。

拜音達禮悚然失色,他邊上另一名手下大聲叫道:“糟了!爺,怕是咱們的人碰上大蟲了!”話音未落,就聽得遠處“嗷嗷”又是兩聲長吼,這次連我都聽出來了,那是老虎在咆哮,而且數目還不止一頭。

拜音達禮從馬鞍上飛快地解下挎刀和弓箭,將箭囊負上肩背,鏘的一聲腰刀出鞘,“走,去看看!若能打到兩頭大蟲,那今日的收獲倒也不錯!”走了兩步,他忽然又折回頭,對我笑說:“你等著,今晚給你燉虎骨湯喝!”

天色將暗,他連同手下一共只有十三人,去掉我和那個被燙傷的倒黴鬼,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僅憑這麼幾個人能和兩只東北虎搏斗?

我暗自搖頭,不知道到最後誰將成為誰的晚餐!

雖然我巴不得拜音達禮被老虎一口吞掉,但見他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心里不由得少了幾分把握,看樣子他經常狩獵,打個把只老虎跟吃頓飯一樣簡單。

目送他和手下的身影漸行漸遠,最後終于消失不見,我立即回頭瞪向那名倒黴鬼:“喂,給我倒碗水喝!”

他瘸著腿,正齜牙咧嘴忍痛重新起鍋融雪燒水。聽我吩咐,忙哈腰說:“格格請稍待片刻……”

我冷哼:“我口渴了,你把那馬鞍上的水囊遞給我吧!”

他有些為難,“格格,那水太冰……”

“沒關系,你取來便是。”

他無話可說,只能一瘸一拐地轉身替我拿水,說時遲那時快,我猛地騰身站了起來,忍著足下鑽心似的刺痛,搬起視線瞄准的一塊五六斤重的石頭,沒有半分猶豫,對准他後背狠狠砸了下去。

他悶哼一聲,身子沉重地倒在雪地里,臉朝下,背朝上。

我捧著石塊,心髒怦怦地似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我吞了口唾沫,慌慌張張地扔掉手里的凶器,也不敢去看那人是死是活,只是心驚膽戰地勉強撐著身子從他背上踩過,飛快地攀住一匹白馬,翻身騎了上去。

正欲策馬狂奔,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連忙勒轉馬首,從馬鞍一側的背囊里摸出一把匕首,咬咬牙拔出,一刀刺向身旁一匹黑馬的馬臀。

那黑馬吃痛受驚,咴地嘶叫一聲,高高揚起前蹄,蹶騰了兩下,嗖地躥了出去。

我如法炮制,一連紮傷了七八匹坐騎,將馬兒趕得四下逃竄,這才一勒馬缰,“嗬”了一聲,雙腿一夾馬肚,縱馬疾馳奔出。

我的騎術一向不佳,這幾年還是皇太極實在看不下去了,親自抓刀惡補,才勉強算是過關。不過持久力仍是不好,在馬背上坐得時間太長,我就容易產生屁股發麻、全身骨架被顛散等一系列騎馬後遺症,需得用好長時間才能恢複,所以,我輕易不縱馬狂奔。

但這次是逃命,逃命的時候哪會去管後果如何?

這一刻,我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快跑!

絕對不能被拜音達禮抓回去!抓回去的話,我就算是不死九命貓妖化身,也非得被惱羞成怒的他給活活扒下一層皮來!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來,我原本就沒方向感,這會子深山老林的,眼前一抹黑,更加不知哪邊是生路,哪邊是山崖,只得勒了馬缰,無奈地放任馬兒自行溜達。

約莫在山里繞了一個多時辰,忽覺臉上一冰,抬頭望去,微薄的月光下,扯絮撕棉般飄起了鵝毛大雪。

我心里不由得一涼。

果真是天要亡我!身處如此惡劣的環境下,現在居然連老天爺也來捉弄我!

沒過多久,我全身凍得跟冰坨子似的,手腳僵硬發麻,胯下白馬也是一個勁地噴鼻、哆嗦。我又餓又冷,只得彎下腰伸手摟著馬脖子借點暖氣。

饑寒交迫,我悲哀地想,恐怕這次真的在劫難逃,不知道皇太極能不能找得到我的尸首?但願別被野獸給啃得尸骨無存……

好暖……溫暖的感覺一點一點滲進我的體內。

吃力地將眼皮撐開一線,黑暗中有一點光亮在不遠處跳躍,有個熟悉的身影在光亮處模糊地來回晃動。我心頭一暖,“皇……太極……”眼瞼沉沉合上,我呻吟一聲,安心地睡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響起一陣腳步聲,有個壓低的男聲問:“她醒了沒?”

我心頭一驚,想起拜音達禮,竟一個咕嚕翻身坐起,直愣愣地睜大了眼。

一只手停在我鼻端,一個陌生的少年滿臉驚訝地看著我。

“咦,她醒了!”身旁有團墨綠色的影子一晃,一張皎潔如花般美麗的臉龐湊近了我,大大的杏圓眼中盛滿笑意,“哥哥,你一來她就醒了呢。”

少女約莫十三四歲,長相甜美可親,與站在我面前的那位少年容貌有七八分相似。少年見我醒了,微微一笑,“醒來就好,阿丹珠,叫你的丫鬟把熬好的肉糜粥端來,這位姑娘想必餓了。”

我的確是餓得很了,忍不住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啞聲問:“你們是誰?”

這時少女已然掀了帳篷出去,剩下那位少年含笑盤膝坐到毯子上,隨手往炭盆里添加木料,“我叫烏克亞,方才出去的是我妹妹阿丹珠,我們昨兒個路經此地,阿丹珠執意要到山上來打獵,是獵犬發現了被雪掩埋大半的你……”他邊說邊回眸沖我一笑,我見他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長得一表人才,俊雅秀氣,身上穿了一襲貂狐裘皮,就連背上拖著的長辮上也墜了一顆碩大圓潤的東珠,這通身的氣派絕非一般山野獵戶所能擁有。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七章 斐優(2)
下篇:第七章 斐優(4)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