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五章 傷情(7)



不想和他說話,我索性閉上眼睛裝睡。可是顯而易見的,我這只菜鳥算漏了男人可怕而強盛的欲望。我不寒而栗,驚恐地叫道:“你又想做什麼?”

“對不起,昨晚弄疼了你……我真的不曾想過你還會是處子……”他濡濕的唇在我脊背上舔舐,“不過……我很高興……”

這種事情也虧得他高興!

他的確是高興了,發泄了他所有的獸欲,我卻不知道我的不高興要跟誰討去!

胃里不由得感到一陣惡心,我再也難以忍受下去,慌慌張張地坐了起來,從他身上壓過去,扒著床沿,朝床下痛苦地嘔吐起來。

胃里其實是空的,再吐也吐不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來,有的只是嗆喉嚨的酸水。

“不舒服?”褚英輕輕拍著我的背,“難道是我的風寒傳染給你了?啊……我真該死!”

他坐了起來,看那架勢似乎要喊人,我急忙跳起來一把捂住他的嘴,怒道:“你想做什麼?你要是敢叫人進來,我死給你看!”

他眼睛彎彎地帶著寵溺的笑意,在我手心親了一下,我一顫,連忙縮手,惡心得想把整個胃給徹底吐出來。

“東哥!我好高興,因為我知道,這輩子你再也不會忘記我了!”

我心神劇震。

“你心里終于有我了……無論將來如何,你都不可能像以前那般無視我了!”他笑容燦爛得一如得到糖果的孩子,俊朗的面容洋溢著渴求與期冀,“我們有個很好的開始……以後會更好!我會讓你得到最大的幸福……”最後一個音符消失在他親昵的吻中。

冰冷的唇上感受到他的溫度,我猛然驚醒過來,一仰頭避開他,“你惡不惡心啊?”我拼命拿手背擦嘴,“我才吐過好不好?”

他愣了半天,猛地爆出一聲大笑,我恨恨地瞪他,卻被他強行擁進懷里,“東哥……東哥!還記得小時候我第一次鼓足勇氣親你嗎?當時你厭惡的眼神多傷我的心啊!今兒個我才算明白了,你並非是討厭我親你,你……”

看來當真是沒辦法溝通了,基本上到目前為止,他都一直沉醉在自我意淫的幻想中。

想到昨晚他對我的侮辱,再看看他現在的滿面歡喜,我氣得臉都快綠了,隨手抄起床角的靠枕痛砸他可惡的笑臉,“清醒點吧你!不過就是破處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是缺胳膊少腿活不下去了!我只當是被瘋狗咬了,誰他媽的還非得要老惦記著這條瘋狗是怎麼個死法啊!”

靠枕掉落在地,褚英臉上的笑容緩緩斂去,轉而是暴風來襲前的陰暗。我不理他,自顧自地揀了床上零散的衣物一一穿上,忽然肩膀上一痛,竟是被他掀翻在床上。

“什麼叫被瘋狗咬?”他陰森森地瞪著我。

我撇開頭,淡漠地說:“你最好放我回去,失蹤一晚已是極限……”

“怕什麼?是怕我阿瑪知道,還是擔心代善會知道?”憤怒的聲音在我頭頂咆哮,“我就如此令你討厭嗎?為什麼你甯可對代善百般溫存,卻不肯對我笑一下?”

“放開我!我要回去了。”

“是我先看到你的……是我先喜歡你的……”他當真如瘋狗一般開始啃咬我的肌膚,“是我先愛上你的……你不能不愛我……”

可恨,卻又可憐可悲的褚英!

我瞪大眼頂著床帷微微搖晃,麻木地任由他在我身上發泄蹂躪。身體的痛怎可能比得上我內心的痛?!

誰規定愛我的人,我就非得愛他?誰規定我不愛他,就得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

誰規定的?

是誰?

羞憤和痛恨隨著他再次進入的那一刻充斥全身,我咬牙吸氣:

“我——不要你的愛!”

“格格,您多少吃點吧……”小丫鬟怯生生地站在我床頭,手里捧著一碗燕窩粥。

我只淡淡掃了一眼,便覺胃口全無,雖然全身無力,自己也很想盡量吃些東西補充體力,可是胃里一陣陣的發悶發脹,只要一看到吃食,便有想吐的感覺。

于是我搖搖頭。

小丫鬟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下來了,“您不吃東西,爺回來可不得扒了奴婢的皮……格格您只當可憐可憐奴婢吧……”

我空洞地望著她,不過才七八歲的小女孩,蒼白的圓臉上掛著楚楚的淚水,大眼睛里滿是恐懼。

“我實在吃不下……一會兒他回來,我跟他說,你不用怕。”

“格格!”

“你們爺出去了?”我琢磨著若能趁這個機會逃出去,倒也不錯。

這個念頭才在腦子里轉過,那丫鬟卻朝我撲通跪下,哭道:“格格可別想不開……爺疼惜格格,格格若是有半點差池,不只是奴婢,怕是滿府上下的奴才都難逃一死!格格……求求格格……”

我最受不住別人對我三跪九叩,忙說:“你們爺呢,叫他來。”

“爺這會子在前廳,正和人發脾氣呢……”這話才說了一半,小丫鬟面色大變,忙捂住了嘴,低頭,“奴婢該死!”

我冷冷一笑,褚英可真夠精神啊!昨兒個還發燒咳嗽病得像是快翹辮子了,今天不僅燒完全退了,居然還有力氣跟人發脾氣了,很不錯啊,只不知這倒黴的對象是誰。

一會兒小丫鬟又苦苦哀求我用膳,我只是不理,連話也懶得多說。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忽聽屋外一陣喧鬧,府里的丫鬟紛紛驚恐呼叫。

我不禁詫異起來,有誰敢在大阿哥府里放肆喧嘩?

“哎唷!”把門的奴才慘叫一聲,臃腫的身子扯著門上的竹簾子一塊兒狼狽地滾了進來。

我定了定神,等到看清門外走進的身影後,心里狠狠一悸,眼淚止不住地淌下。

“東哥!”滿臉緊張的代善疾步向我奔來。

“不要過來!”我滾到床內側,用絲被裹住頭,尖叫。

我這個樣子,這個樣子……如何見他?如何能見他?

“東哥!”隨著一聲大喊,我賴以遮羞的被子被騰空卷走。我只能低著頭縮在床角瑟瑟發抖。

“東哥……”聲音轉為低柔的歎息,一股熟悉的,猶如淡淡薄荷的清涼氣味將我緊緊包圍住。代善抖著我,輕聲安撫,“沒事了,我來接你回家!”

“嗚……”我心里刺痛,哪里還能忍得住,轉身撲進他懷里,哭得就像個迷途的孩子。

“別哭,沒事了……”

“嗚……”

他親了親我的額頭,手指不停地替我抹眼淚,見我只是哭得傷心欲絕,淒然的臉上不由得露出心痛和自責,“咱們回家好不好?”

我邊哭邊點頭,手臂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他將我攔腰橫抱起來。邊上的小丫鬟見狀,惶恐萬分地攔住我們,“二爺!您不能帶走格格……”

“滾開!”一向溫文爾雅的代善突然厲聲怒喝,一腳將那小丫鬟踢翻個跟斗。

我從沒見代善發過火,打從認識他那天起,他都是那麼的和善溫潤,從來沒有半分脾氣似的。我隱約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痛,因為傷害我的不是別人,是他的親哥哥!

心中猶如被一根尖銳的刺紮穿!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褚英對我的傷害,在代善心里留下的烙印,遠比我更甚!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可以做到忘懷,可是代善呢?

褚英,畢竟是他的親哥哥啊!這種血濃于水的血緣親情,是如何也改變不了的!

跨過門檻時,有道厚重的陰影擋住了我們,我只瞥了一眼,便慌張地把臉轉了過來,羞憤、委屈、傷心、難過……百感交集。

“讓開!”代善冷冷地說。

褚英杵在門口沒說話,隔了好半晌,才咳了兩聲,啞聲:“真的不行嗎……”

我身子微微一顫,知道他這是在問我,可我不想再看到他的臉,也不願再跟他說話,特別是在代善的面前,面對他,只會讓我備感羞辱。

“別再傷害她了……”代善側過身,小心翼翼地抱我出門。

“代善——”沙啞的嗓音爆出一聲怒吼,“你憑什麼跟我爭?你憑什麼——”

代善停住腳步,我緊張地抓住他胸前的衣襟。

“你憑什麼得到她的心?你保護得了她嗎?你除了信奉明哲保身那一套虛偽的東西,還能有什麼作為?”

隔著單薄的衣衫,我能聽到代善的心跳聲在不斷地加快。雖然他自始至終面對褚英咄咄逼人的質問,沒有一句反駁之語,可是我仍然覺著害怕。

“代善!你不要老是那副濫好人的表情!你有什麼?論戰功聲望,你不及我,論在阿瑪面前得寵,你還抵不過一個老五,甚至就連三叔家的阿敏都比你強!你憑什麼能擁有東哥!咳咳……咳咳咳……”

代善!代善!代善!

心里一遍遍地念著他的名字!溫潤如玉的代善!與世無爭的代善!善解人意的代善……這樣的代善正是我所喜愛的,我不要因為我的緣故,把他逼到一條不適合他的路上去。

“大哥……”終于,代善胸部輕微地震動著,一如他強而有力的心跳。我死死地抓緊他的衣襟,懼怕地仰頭,看到他長出青色須楂的下頜淤了一大塊,嘴角破了,血絲凝在傷口上。

我惶然回頭,發現褚英右眼角同樣腫起老高。

雖是急匆匆的一瞥,但到底讓褚英抓到了我的視線,他撲了過來,“東哥——”

我嚇得尖叫。

代善一個錯身,安然避開褚英。

“今後……東哥由我來保護!”輕松的口吻,堅定的語氣。

我心亂如麻!

“代善——你小子好大的口氣!”

“我絕對會做得比你更好!”

從褚英家回來,我倒頭就睡,也不知過了幾時,只聞得耳旁嚶嚶地有人抽泣,極是悲傷。我只想再睡,可那細細的哭泣聲就像困在我腦子里擾人的蚊蠅聲,揮之不去。

終于,我澀澀地抬起眼皮,眼前的景象模糊地重疊在一起,我看了好半天才看清面前站了位少女,是她在哭。

喉嚨里咕的一聲,我只覺得口干舌燥,渾身酸痛難當。

“格格!格格你醒了?!”葛戴濃重的鼻音中透出興奮和歡喜,她將我扶了起來。

我指指桌上的水壺,她隨即明白,在我身後墊好靠枕,急急忙忙轉身替我倒茶。

茶盞遞到我嘴邊時,我明顯能感覺到她的手在顫抖,盞中的水晃得厲害,我只夠喝到半盞,另有一半竟全被她潑在了我的衣襟上。

“格格……格格……”她眼淚又下來了,邊哭邊拿手慌亂地替我抹襟上的水漬。

“代善呢?”環顧四周,靜悄悄的,並未見著代善的身影,我心里沒來由地一空。

“格格,已經巳時初刻了,二爺不便留在柵內,早回了……他讓格格放寬心,好好休息,明兒一准來看你!”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五章 傷情(6)
下篇:第五章 傷情(9)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