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五章 傷情(1)



午後氣溫居高不下,玉荷池中重重荷蓮在微風的吹送下,疊浪起伏。

我慵懶地倚在涼亭的欄杆上,星眸微眯。吹拂在臉上的風帶著點濕潤的水汽,知了聒噪的叫聲離我時遠時近……

“格格……”身邊有個聲音小小地說,“回房歇歇吧,這里風大……”

“不礙事。”我睜開眼,困乏地伸了個懶腰。

葛戴乖覺地站在我身邊,雙手交錯擱在身前,纖長的手指間拈了柄玉色絲織團扇,扇面上精巧地繡著三只翩然繞牡丹的蝴蝶——一看就知是明朝漢家的東西。

近來漢風在城中頗盛,不時有通貨買賣之人出入邊境在兩地淘換商品,漢家女子的精巧小飾物尤其受到女真族女子的喜歡。

我也算是跟風族中的一員,追求流行新時尚本就是我的一項喜好,還在現代生活時,每個周末我就會逛商場血拼,把辛苦賺來的人民幣大把大把地砸在這些華麗的奢侈品上。

其實比起滿人雍容華貴的服裝和首飾,我更偏好漢家女子那種輕盈婉約、飄然若仙的霓裳羅裙……那叫一個美啊。

“格格!”葛戴嗔怪地瞥了我一眼,她那已逐漸透出少女嬌媚氣息的小臉上雖濃淡適宜地搽著一層薄薄的胭脂,卻無法掩蓋住她原本蒼白的膚色。

自從那年挨了孟格布祿踹心窩子的一腳,她身子雖然養得大好了,卻落下個時常心絞痛的病根,臉色也不像從前那般紅蘋果似的健康,總是面無血色的,吃了許多的名貴補藥也總調養不好。

就因為這,我對她平添了幾分歉疚之意,在不知不覺中已無法將她視為一個尋常的丫鬟。

“真是越大越啰唆了,小心將來嫁不出去啊!”我懶懶地打了個哈欠。先前吃飽了飯,我原就想爬上床去睡午覺,偏她多事,怕我吃完就睡胃里會積食不消化,死活要硬拖我出來散步。

散步?!

那可真是件超級恐怖的事情!

六月的酷暑高溫,人坐在擱著冰塊的屋里,即使不動都覺得熱汗滲得慌,更別說出門直接到大太陽底下烤曬了!

我怕曬成黑炭,又怕聽葛戴繼續啰唆,只得跑到玉荷池畔來吹風。至少在這里還有涼亭遮日。

風雖然不大,還黏黏糊糊的,不過還能勉強湊合。待久了,也覺得在屋外看風景好過在屋內對牆發呆,真懷念以前那種坐辦公室吹空調的日子!

于是在坐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又賴著不肯走。葛戴自然拿我沒轍,只是苦了那些隨從的奴仆,一個個頂著大太陽,站得筆直也敢不動。

“格格!”葛戴跺腳,神情憨態中帶著一抹嬌羞。

我嘻嘻一笑,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雖然沒直接站在太陽底下曝曬,但夏季里的熱風吹多後,到底還是將我的皮膚灼傷了。我正考慮要不要回去做個黃瓜牛奶蜂蜜面膜來調理一下曬傷的皮膚,忽聽隔湖岸邊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很少聽到有女子在城內如此肆無忌憚地大笑,袞代一班福晉們自恃身份,平時連講話都很小聲,更別說是笑了。剩下的女眷中,東果格格心高氣傲,氣質脫俗,她會大聲斥責人,卻絕不會大聲說笑;嫩哲格格是個水晶美人,長得就跟她額娘似的,說話做事都冷冷淡淡的,我極少見她咧嘴笑;莽古濟格格……

我眼珠轉了一下,也只有她了,小性子,驕橫,就跟一頭脫缰難馴的小野馬似的,打從小就仗著自己是嫡出的身份,自視高人一等。整個費阿拉,除了她還有誰會如此招搖誇張地大笑?!

只是……聽說前陣子努爾哈赤把她下嫁給武爾古岱,她很不樂意,還當眾扯爛了嫁衣,結果被她老子甩了一個耳刮子,才哭哭啼啼、委委屈屈地上了花轎。

怎麼不過一兩個月就全變了?難道是武爾古岱滋潤功夫了得,把這位難纏的小嬌妻侍弄得笑逐顏開?

我伸長了脖子,好奇地往對岸看。

只見逶迤得老長的一條隊伍,除卻清一色綴在後面的奴才下人,四五個穿紅著綠的女子夾在人堆里,分外鮮豔奪目。

我踮起腳尖,好奇地問:“葛戴,你瞧那對面可是有個穿漢裝的姑娘?難道是霽月或是欣月到園子里來了?”

“不是的,格格,奴婢瞧著那身段不像是霽月郡主和欣月郡主!”

我正興高采烈地沖出涼亭,准備迎上去,聽了這話,轉頭又看了看,果然覺著不像。那女子個頭偏矮了些,倒像是個小孩子似的。

“格格,他們往這邊來了……”

能通往湖心亭的只有九曲橋這一條道,眼瞅著他們那幫人已經浩浩蕩蕩地上了橋面,我知道避是避不了了,只得整了整妝容,在原地靜候著等他們過來。

那群人里頭果然有莽古濟格格,只見她穿了一件大紅色緞繡云鶴紋袷便袍,外罩同色系馬褂,往日的小女孩裝扮已改成把子頭,發髻上插著金燦燦的流云雙翔鳳,歡聲笑語間雙靨泛著紅潤潤的光澤。

我嘖嘖稱奇,女人果然是要男人來滋潤的,瞧她男人把她滋潤得多好!

莽古濟終于看到了我,笑容僵在唇邊,目光只在我身上逗留了三秒鍾,隨即匆匆瞥開。

我知道她跟我不對盤,自從第一次見面鬧得不愉快後,她都避著我不見面,是以她的婚禮我也未去參加,只是托代善替我送了一份厚禮。

莽古濟不自覺地停下腳步,她身後有人走近她,低聲說了幾句。

我只瞧見莽古濟回頭也講了幾句話,然後兩個湊在一塊兒的腦袋分開,我分明感受到一道爍爍閃耀的目光直直地朝我射來。

下意識地搜尋到這道目光的主人,才觸到那如水般柔情熠熠的明眸,我心里便先打了個咯噔。

臉若銀月,眉若遠黛,靨笑春桃,唇錠櫻顆,好一個天生的美人坯子!一襲月牙色緊腰薄紗羅裙,勒出她腴潤婀娜的身姿,更兼在連碧荷葉、粼粼波光之映襯下,越發顯得仙袂飄然,宛若九天玄女頃刻間便將迎空飛去。

我吃驚地張了張嘴,不自覺地展露一抹驚訝。這樣的絕世美女,果然養眼得緊!我猛盯著她又仔仔細細地瞧了兩眼,只覺美色當前,似乎永遠也瞧不膩一般。

“咳。”也不知是誰悶咳了聲,率先打破了這股靜謐的氛圍。

我輕輕噓口氣,有點不舍地收回目光。

“布喜婭瑪拉格格!”莽古濟經過我時,略為頷首,表情冷冷的,算是打了招呼。

我亦淺笑回應。

那漢裝女子卻沒有跟上莽古濟的腳步,反而在離我一米遠的距離停下了腳步,半側著身凝視著我,忽問:“你可就是女真族第一美女東哥?”

她的聲音清脆利落,與她柔媚婉約的長相一點都不吻合,我眨眨眼,竟沒反應過來她是在跟我說話。

她忽然莞爾一笑,笑容如花般綻放,“我很小的時候便聽過你的名字,你果然很美!”她雖然是在贊美我,可我卻一點也聽不出她話里有稱贊的味道,相反,她目光咄咄逼人,纖細的腰杆在說話時更是倨傲地挺了挺。

從外形看,她身體發育得已是極好,酥胸高聳,臀圓緊翹,但是眼眉間仍舊透著稚嫩,身高也只及我視平線,看年歲應該不會比莽古濟大多少。

我稍稍偏轉頭,余光掃了眼莽古濟,這才發覺與方才第一眼的印象相比,她已被這位美豔少女貶得變成一片灰暗的底色。

我不由得暗想,傻妞一個啊,跟這種超級美女並肩而行,也真虧了她有這個勇氣,這種綠葉可不是人人都能當得的。上天保佑,希望這位三格格腦袋還沒有豆腐渣到把小美女朋友領回家去……

“阿巴亥格格是烏拉滿泰貝勒的女兒……”莽古濟忽然折了回來,攀住小美女的肩膀,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微微撅起的嘴角略帶出譏諷的興味。

再看她身前的阿巴亥格格,熠熠生輝的目光無時無刻不緊鎖在我臉上,似乎正在打量我,評估我的實力。這是一種大膽的挑釁目光,只有在給對手打分時才會出現。

我興奮得全身血液都在沸騰,這種目光我已經太久沒有感受到了,那是只有在21世紀,白領女性在競爭壓力超大的情況下,才會在辦公室里頻頻出現的目光。

于是,我別有用意地給予她肯定的答案,極盡所能地露出一抹我最有自信、對著鏡子練了無數次的超級無敵媚笑。

果然,阿巴亥臉色微沉,嘴角微微出現顫抖。但隨即,她又含笑說道:“唉,我不知道該喊你姐姐,還是喊你姑姑……我很小的時候便聽過你的美名了,如今想來,你年歲應該比我大了許多……更何況你還曾經一度許了我額其克……”

“你……”葛戴性子急,竟忍不住沖上前。

我猛地拽住她的胳膊,將她拉到身後,無視于阿巴亥格格帶刺的話語,輕笑說:“也是呢,要是早知道布占泰有你這麼一位漂亮可愛的侄女,我一定……”

目光無心一掠,意外發現九曲橋頭一抹熟悉的身影,于是心情忽然大好,底下的刻薄話隨即收回,嘴角不自禁地勾起一抹溫馨的笑意。

“阿巴亥方才給我阿瑪獻舞去了,阿瑪看了不知有多歡喜……”莽古濟存心想氣我,只可惜她卻不知那些話根本就刺激不到我。

我微微哂笑,腳下錯動,已飛快地向橋頭迎了上去。

“怎麼來這了?”

“去你屋里找你,值房的小丫鬟說你出來散步消食。”代善含笑望著我,“等了你一炷香,仍是不見你回來,可不就找來了麼?”

我臉上熱辣辣的,也不知是被太陽曬的,還是臉紅燒的。總之,我第一反應就是一把抓過他的手,貼到了自己臉上。

“咝——”冰涼的感覺沁入肌膚,我舒服地閉上了眼,享受著他手指帶來的涼爽感覺。

“瞧你,都曬傷了!”淡淡的語氣中有責怪也有寵溺。

“莽古濟給二哥請安!”不知什麼時候,莽古濟走到了我身後,怯生生地開口。

好奇怪,若說她怕褚英那還說得過去,可是為什麼她面對代善竟也會如此拘束害怕?

我不由得轉過身去,好奇地打量她。莽古濟始終把頭垂得低低的,手里的真絲帕子迎風飄動。

“嗯。”代善輕輕應了一聲,對待莽古濟的態度算不上冷漠,卻也談不上熱情。

抬起頭時,莽古濟的臉色已是蒼白一片,手指絞著帕子,臉上明顯帶著緊張。

自莽古濟後,那群人里頭又跳出個小人來,脆生生地喊道:“穆庫什給二哥哥請安!”

我這才留意到,原來穆庫什格格也在,只見她紅撲撲的圓臉上充滿崇敬之色。代善略微彎下腰,沖她微微一笑,說:“四妹妹也在啊,昨兒個阿瑪還誇你新學的字寫得不錯呢。”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四章 悔婚(6)
下篇:第五章 傷情(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