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四章 悔婚(4)



眍目隆鼻,具有英國貴族氣質的男人!

孟格布祿!

我瞳孔驟縮,不用他開口,已從他赤裸裸的目光中讀出他所有的心思。

“布喜婭瑪拉格格!咱們終于又見面了……”

屏退開屋內所有的下人,布揚古面無表情地走了出去。

葛戴猶豫不決,緊張兮兮地回望我,我朝她笑笑,朗聲說:“葛戴,去瞧瞧八阿哥醒了沒,囑咐他一定要把藥喝了……”

葛戴雙眼一紅,眼淚湧上眼眶,我怕她露出馬腳,隨即推了她一把,將她趕出門外,順手將門重重地關上。

“東哥……”沒等我回身,背後貼耳傳來一聲柔情呼喚,聽得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猛地回過身,孟格布祿的臉離我僅余一寸距離,我頭皮猝然發緊,他雙手撐住門框,將我圈固在他雙臂之間,嘖嘖地笑,“我的第一美女……”他低下頭想要吻我,我看著他厚厚的嘴唇如同一座山般壓下,頓感惡心反胃。

“咯!”我逸出一聲笑,低下頭從包圍圈中哧溜鑽了出去,氣喘籲籲地跑到桌子後面。

孟格布祿吻了個空,陰鷙地回過頭來,見我滿臉堆笑,登時又將怒氣壓下,笑道:“調皮的小東西……看我怎麼懲罰你!”他大步朝我追來,我腳下發軟,知道這種小游戲可一不可二,再逃下去他鐵定要翻臉。于是索性站著不動,讓他一把抱住,當他的唇再次壓下時,我抬手擋住了他,雙眼媚笑,“貝勒爺好不知羞,也不怕人笑話。”

“哪個笑話了?這里除了你我,還有旁人麼?”他摟緊我,勒得我連氣都快透不出了,才說,“東哥,我想死你了!我可想死你了……你這小妖精!怪不得歹商為了你輕易便將小命給丟掉了,東哥,你真是個迷死人的妖精!”他咬著牙喘著粗氣,臉上情欲暗湧,看得我心驚肉跳。

“歹……商?”這個名字好熟,可我現在腦子里一片混亂,想不起在哪兒聽過。

“歹商啊!你還記得他嗎?”孟格布祿用手撫摸著我的臉頰,我真想狠狠地咬他一口,好不容易強壓下心底的惡心,他已淫笑著將我壓倒在桌面上,“歹商那小子,的確有眼光……若不是當年和你阿瑪聯手搞死他,想必如今不只你最終會落在他的手上,就連哈達也是……”

眨眨眼,我想起來了,歹商,哈達部貝勒,早在我九歲那一年就被布齋和那林布祿的一招“美人計”給害死了。原來……這里面還關孟格布祿的事情,雖然詳細的內幕我不清楚,不過看他現在的樣子,多半是為了奪位。

我正愁找不到話題亂扯,便笑嘻嘻地說:“歹商可比爺你溫柔多了……”

孟格布祿目光凝緊,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冷道:“難道你那時候就已經……呵,呵呵……這麼說來努爾哈赤不過和我一樣。歹商那王八羔子,可真是占了大便宜啊。”

“這有什麼的……難道你還介意這個?”

他目光放柔,輕聲說:“咱們女真人會介意這個?你未免也太小瞧我孟格布祿了!你放心,我照樣會對你很好,比他還好……”

我原以為他會發狂,最起碼會把對我的“性”趣減少到最低,可誰曾想他竟會說不介意?女真族男人對性觀念的大度寬容居然比現代人還強悍!他難道一點處女情結都沒有嗎?

眼看這招又以無效告終,我失策地被他摁倒在了桌面上。他充滿情欲的雙眼就停在我的上方不過五厘米,我甚至能聞到他身上濃郁的體味,照這種情形再繼續下去,我怕不定什麼時候我就真要吐了。

“我……我可是努爾哈赤的女人啊。”我軟弱無力地開口,將臉偏向一邊,他的嘴唇開始沿著我的頸線一路往下。

“哼……”他卻只是輕蔑地冷哼一聲,毫沒放在心上。

我心中警鈴大作,可沒等我再開口,只聽嘶的一聲,胸前的衣襟竟被他的狼爪撕裂——我終于再難維持虛假的笑容,面色大變。

這家伙,絕對比努爾哈赤更像一頭饑餓的豺狼!

“爺!等等……爺!”我慌亂地用手擋開他的臉,喘氣,“這個……今兒個不方便,我……那個……”

他眼睛都紅了,悶悶看著我,吐氣:“我不介意!”繼續埋頭侵掠。

媽的,死豬頭!你不介意!我很介意行不行?

掙紮了幾次都擺脫不了他,我終于忍不住尖叫一聲:“爺!”

趴在我身上的身體終于一頓,停了下來,可接下來我看到了一雙要吃人一般的狠戾眼眸。我心一慌,知道要糟,忙眉開眼笑地拿手指戳著他的胸口,嬌嗔:“瞧你急得那樣……”見他遲疑不定的模樣,我把心一橫,終于下定決心下最後一帖猛藥。我雙手一搭,鉤上他的脖子,主動將紅唇送上。

嘴唇觸碰的一刹那,我閉著眼睛不停地在心里默想,就當自己是在豬圈里親一頭發情的公豬好了!

他先是僵硬,而後熱情就像是火山爆發一樣不可收拾。他用舌尖撬開我的牙齒,濕滑的長舌卷了進來,我喉嚨口一陣發癢,胃里絞痛到幾乎抽筋。

“唔!”他猛然推開我,一臉驚懼,將手指放進自己的嘴里,“你……你剛才喂我吃了什麼東西?”

我攏著凌亂的碎發,用手背抹著唇,咯咯地笑道:“好吃嗎?味道不錯吧?”

“是什麼?你給我吃的是什麼?”他暴怒,沖上來用手掐住我的脖子,但終于沒敢用力,只是將我晃了兩晃。

“聽說過大明有種秘藥麼?專門用來懲治那些不聽話的宮女太監的……吃下第一顆作為引子,以後每逢初一、十五便要再服上一顆,否則就會渾身像被螞蟻咬一般麻癢難當,時間拖得久了,最後會腸穿肚爛而死!”我開始瞎編,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21世紀的武俠小說里面寫爛的情節,不知道對這個死豬頭會不會管用。橫豎我是死馬當成活馬醫,死活就這麼一招了。

孟格布祿似乎有些不信,將舌頭長長地伸出來,連吐了兩口口水。

我忙問:“你是不是覺得嘴里又苦又辣?身上也有些發癢?”

心理戰!勝敗在此一舉!

他果然開始有些動搖,眼中流露出一絲恐慌,“你從哪里弄來的東西?”

“兩年前明朝使臣到費阿拉,帶了兩名禦賜下嫁的郡主給努爾哈赤。我和那兩位郡主親如姐妹,這藥自然就是她們給我的……”

“可是阿芙蓉?”

我猛然想起阿芙蓉也就是後世所稱的鴉片,不記得曾在哪本史料書上看到過,上面敘述說明朝末年,阿芙蓉乃是暹羅國的貢品,因為稀有,價比黃金,是京城有錢人才吸食的奢侈品。

我哈哈一笑,掩唇不語,真是才打瞌睡就立馬給送個枕頭來。我給他吃的不過是我香囊里的一小片香片,有毒沒毒我不清楚,興許吃過後腸子會拉得細一點,不過這味道倒真是又澀又辣,難吃得要死。

他看我的目光恨恨的,我想如果可能,他一定會撲上來咬死我。

“果然是阿芙蓉!你這該死的女人!你到底想做什麼?難道是努爾哈赤派你來對付我的?”他終于惱羞成怒,“他待你究竟有什麼好,居然能讓你如此死心塌地跟著他?你難道不知道終有一天他會聯合了烏拉一起來對付葉赫?”

“努爾哈赤是個天才!”這句話我倒是一點也沒說錯,清太祖自然是個天才!況且,我這點小伎倆若是同樣用在努爾哈赤身上,肯定被他一眼就識破了。也只有孟格布祿這樣的笨豬才會輕易上當!

豬就是豬!不管走到哪里,都還是一頭無用的笨豬!不難想象,他當初若非用陰險卑鄙的下流手段,必定爭不過歹商!

“不過……”我語音一轉,當務之急還是不能把話說得太絕,萬一惹惱了他,他一巴掌拍下來來個玉石俱焚,豈非完蛋?“我並非是站在努爾哈赤那邊的人!你別忘了,努爾哈赤與我有不共戴天的殺父深仇!”

“那你……”

“很簡單,你若想得到我,必先明媒正娶,否則我甯死不願與你苟合!”

他逐漸恢複冷靜,聽我如此一說,倒收起小覷之心,露出幾分敬意,“這個簡單,我早已向布揚古提親,他亦應允,即刻我便帶你啟程回哈達,你我共結連理,從此雙宿雙棲……”

我聽著如此惡心的話汗毛直豎,忙截口說:“先別忙,既然我哥已應允親事,我亦沒理由反對。只不過,我當初發的毒誓天神可鑒,不敢輕易違背——你若想我嫁你,需得提了努爾哈赤的人頭來!”

孟格布祿似乎萬萬料不到我竟是如此剛性有氣節的女子,呆呆地看了我老半天。我被他盯得虛汗直冒,只得故作嘲諷地說:“怎麼,怕了?”

“哼,努爾哈赤又有何懼?”他捏住我的下巴,牢牢地瞪住我,“你是我的,你終將是我的……”

“我期待那天的到來!”我涼涼地說,心里卻是松了口氣。

想殺努爾哈赤?怕是憑他孟格布祿還不夠格!

“那個阿芙蓉……”

“這你大可放心,我必會初一、十五定期奉上,以保你不受麻癢之苦,至于解藥,等你我成親那日,我定然會雙手奉上,絕不反悔!”鬼才知道阿芙蓉到底有沒有解藥可解,按現代的那些個吸毒成癮者的角度來說,根本無解——不過,反正我下的也不是什麼真正的阿芙蓉啦,所以管他真假,能唬人就行。

孟格布祿果然孤陋寡聞,沒有絲毫的懷疑,只是放開我,佞笑著點點頭。

一樁政治婚姻買賣契約正式在我手中敲定——我甯可自己賣了自己,也好過讓布揚古賣了我!

當我走出房間的時候,葛戴正跪坐在門口,淚流滿面,見我衣衫不整地出來,她先是一愣,而後竟哇地放聲慟哭,撲過來緊緊地抱住了我。

“傻丫鬟,哭什麼呢?有什麼好哭的?”我輕聲安慰她,遠遠看見廊房盡頭的拱門下站了一個人影,正是布揚古。

我沖他揚起下巴,不冷不熱地一笑,他目光歉然一瞥,身影匆匆閃入拱門之後。

“格格!你受委屈了……八阿哥若是知道……”

“噓——”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她哽咽著脖子伸得老長。“我問你,八阿哥的事可安置妥了?”

她含淚點點頭。

我放開她,她在我耳邊小聲說:“已經按照格格的吩咐,把爺扮成小厮的模樣,混出城去了,不消三四天,日夜兼程便可趕回費阿拉。”

我滿意地點點頭,只要皇太極能平安逃離葉赫,就好比卸下了我一個後顧之憂,接下來我倒要看看,努爾哈赤知道我被孟格布祿綁去做新娘後會作何反應。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四章 悔婚(3)
下篇:第四章 悔婚(5)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