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第四章 悔婚(2)



皇太極微微一笑,“睡之前還想問你件事呢,那個‘滿’字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心里若是存了疑問,怕睡不著覺呢。”

“不就是滿清的意思唄!”我隨口答他。見葛戴忙著鋪床褥,又不願找外屋的丫鬟進來添手腳,便親自動手替他解衣扣,脫去鞋襪。他先還有些避讓,但只略為一縮,便坐著不動,由著我替他寬衣。

“滿清是什麼意思?”

我正脫下他的襖褂,聽他這麼一問,也猛地僵住了,好半天才哈哈一笑,將他抱起放到床上。

“睡吧,睡吧……沒啥意思,我胡亂寫的,哪里就有特別的意思了。”我打諢胡說,將他塞進被窩,強迫他把眼睛閉上。

今天真是狀態不佳,居然頻頻失誤,要知道“滿清”這個稱號現在除了我,可是誰都沒聽過的。就連滿洲現在也不叫滿州,而只是建州的女真部落而已。

我今天可真是犯渾了!心里暗暗失笑。

輕拍皇太極的背,我低聲哼著曲子,哄他睡覺。可誰知過了半個小時後我低頭一瞧,他卻漲紅著臉,睜著一雙黑如點墨般的眸子定定地瞅著我。

“怎麼還不睡?睜著眼睛能睡得著嗎?趕緊把眼閉上。”我小聲恫嚇他,這個時候的皇太極看起來和一般的小孩無甚分別。

“嗤——”他輕蔑地嗤笑,困頓地打了個哈欠,“別把我當小孩子,你明明也知道我不像個小孩子。”

我一怔。這話聽著好耳熟啊,好像在很久之前,有個人也曾對我說過——

“……東哥,我會長大的……所以,不要一直把我當小孩子看。”

心口劇痛,我緩緩閉上眼,往事曆曆在目,代善的話清晰得猶如仍在耳邊。

他終于還是長大了!只是物是人非,什麼都已經不一樣了!

等到若干年後,此刻窩在我懷里說著同樣話語的孩子,也會長大,也會……離我而去。

我的手不禁一抖,緊緊地摟住了皇太極。

“怎麼了?”他支起身子問我,聲音已經帶著明顯的困意,可是在看到我臉上掛著的淚水後,猛然驚醒,“好好的干嗎哭啊?”

我搖頭,再搖頭,眼淚卻像斷線的珍珠般止不住地落下。

“好了,別哭了!”他開始慌了手腳,笨拙地拿袖子替我擦眼淚,“丑死了,越哭越丑……你這個樣子等我長大了,豈不是要變成丑陋的老太婆了?”

我抽泣,“我是女真……第一美女……”

“好,好,美女,你是美女……美女是永遠不會老的……”他惶惶不安地安慰我。

然而我的心憋得實在是太苦太苦了,這一哭出來後竟然怎麼也收不住,在這一刻,我只想抱緊他,哭個痛快。

為什麼要我活在這個時代里,痛苦地默默承受著這一切呢?

為什麼老天非要選中我,卻連選擇的機會都不肯給我?

我不想待在這里。

我想回去……好想回去……

明萬曆二十七年初。

因去年年底布揚古托人來說葉赫的額娘思念成疾,想讓女兒回去小住幾日。我正愁在費阿拉住得快發黴了,便放下身段好言相求于努爾哈赤。努爾哈赤倒也應允了,只是時間往後拖了許久,到我正式動身時已是正月末。

那日終于坐上馬車緩緩駛離了費阿拉,我再次踏上回葉赫的那條老路,突然有種再世為人的感慨。

正悠然神思,忽然馬車晃悠了下,竟停了下來,沒等我做出反應,簾子已然撩起,一個細嫩的聲音叫道:“騎馬乏了,我到車上歇歇!”

我翻了翻白眼,很不情願地往後挪了挪,給他騰出空來。

皇太極大咧咧地一笑,葛戴忙上前替他打著簾子,嘴里喊道:“我的爺,瞧您滿身雨水的,早在出門時奴婢便勸您上車的,您還偏要去騎馬……”

皇太極眼波一掠,戲謔地哂笑:“好丫鬟,你主子調教得好啊,居然管起爺們的事來了!”葛戴臉色一白,顫顫地跪下,“奴婢不敢……”

“得了!”我歪坐著身子,手里握了卷書,不耐地說,“要打情罵俏別在我眼前顯擺,出去玩去!”

葛戴蒼白的臉色噌地燒了起來,低低地叫:“格格……”

皇太極心情大好,一掃平日里沉穩怪僻的形象,居然伸手摸了一把葛戴的小臉,“好丫鬟,去給爺沏壺茶去,回頭爺有重賞!”

“啊——”我大叫一聲,抬手將手中的書卷擲了出去,不偏不倚地砸中皇太極的腦袋。葛戴縮了縮肩膀,哧溜鑽出了車廂。

他笑嘻嘻地將書卷撿起,“怎麼亂發脾氣?這可不像平時的你。”

“你惡不惡心?前陣子老是出門,都跟著誰胡混去了?怎麼別的沒學會,倒將流氣學了個十成十,你若是再這樣,看我以後還睬不睬你。”

皇太極哈哈一笑,“我才七歲而已,要學壞還早了些,不過四哥五哥他們幾個倒是真被阿瑪的包衣奴才領了出去開葷,據說那滋味不錯,我聽了倒有些好奇了!”

我仰頭倒下,臉悶在軟褥里,手足發顫,這……這算什麼?古代男生的早期性教育啟蒙?我抬頭飛快地瞥了眼皇太極,見他眼眸亮晶晶的,黑得猶如烏玉,沒來由地一陣心慌,忙坐直身子,板著臉教訓道:“既然知道自己歲數還小,就給我放老實點,別當我的丫鬟不是人,你若真喜歡她,等你大了,我便將她指給你。不過有一條,你可得好生待她……”

他忽然不吭聲,我以為他是害羞了,竊笑不已,重新翻了書頁看起來。

連看了十來頁,他仍是半句話也沒再哼上一句,不禁覺得奇怪,忍不住拿腳踹他,“做什麼呢?要睡的話先把那濕衣裳脫了,小心著涼。你若病了,回到葉赫我可不管。”

“沒人要你管,知道你心狠,也懶得管。”他悶悶地別開臉,“你本就不喜歡我跟了你回去……你心里必然認定我是阿瑪派來監視你的人,你把我當仇人還來不及,如何還會管我死活?”

他這是在干什麼?真是難得看到他有如此孩子氣的一面。

我忍笑移過去,從身後抱住了他,他身上冰涼,抱他跟抱個雪人已沒啥區別。我感覺他身子微微一顫,于是強忍著冰冷的寒意,將他又用力抱了抱,“傻瓜,我怎麼會這樣想呢?我知道這次讓你跟了我回去,其實是你額娘的意思。她出嫁十年,想念家鄉的親人卻無法得以相見,所以才會希望你能代替她回葉赫看看……你額娘是個溫柔賢淑的女子,海真告訴我,這些年她經常因為想家半夜里偷偷掉眼淚,可卻從不在外人面前多提一字半句。皇太極,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額娘的心意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我不信你是努爾哈赤派來監視我的人,我也不怕你是監視我的人。”

他一動不動,好半天僵硬的身體才緩緩放松,竟像只小貓般柔軟乖巧地窩進我的懷里。

“東哥……有你在,真的很好……”

車隊抵達葉赫西城時已近黃昏,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布揚古竟然親自出城相迎,印象中的他可並非是個熱心之人。

夜晚設宴,皇太極緊挨著我坐,臉上居然掛著一絲怕生似的怯懦,我知道他這又是在裝瘋賣傻。果不其然,布揚古和那林布祿等人見皇太極一臉的孬樣,根本就沒再把他放在眼里,把他從眼前完全忽略掉。就連與皇太極年齡相仿的一些所謂的堂弟堂侄們,竟也是帶著鄙夷不屑的眼光不斷藐視他。

整晚,皇太極都只是悶頭吃飯,連一句話也沒說,完美地扮演了一個隱形人的角色。一想到他小小年紀心思如此縝密,不知還背負了多少常人難以想象的深沉,我不禁對他又懼又憐,既害怕他的城府,又憐惜他的弱小。于是我推脫長途跋涉身體困乏,早早地帶著他離開喧鬧的酒宴。

葛戴早在房內弄妥一切,等著我們回來。我見她手腳比之前愈發麻利了,不覺大感欣慰。

“布揚古貝勒爺在西廂備了八阿哥的房間,隨行的奴才丫鬟已經全撥過去了,奴婢想問問爺的意思,您是現下就要歇了,還是等消了食再過去?”

皇太極悶著頭不說話,我坐在凳子上對鏡卸妝,從鏡子里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不困的話就再陪我說會兒話吧。這里不比費阿拉,你若是睡不習慣那也只得將就著了。”其實我也有認床的毛病,不過還行,不是很嚴重。

“爺?”葛戴干巴巴地等著答複。

皇太極卻一直沒吭聲。

“怎麼了?”我詫異地轉過身來,“今兒個怎麼不高興了?誰又惹你不痛快了?”

“你不覺得奇怪嗎?”他突然抬起頭來,眉心緊凝,“什麼思女心切,郁悒成疾,我一晚上都沒聽他們提起一點你額娘的事情。”

我正在摘耳環的手僵在半空,愣了好半天才艱澀地說:“也許,那也不過就是個托詞。”

“是啊,托詞……那用這個托詞誆你回來的目的又是什麼?”他語音一轉,我發現他表情肅然,眼眸中閃爍著冰冷的寒意,心中不由一凜。未待開口,他已冷笑,“今晚我睡在這里,也不用在北炕上鋪褥子,我只和你一頭睡。”

見他說得如此慎重,我竟心跳加快,胸口有種透不過氣來的壓抑。他見我臉色難看,面色稍緩,輕聲說:“也許只是我多慮。”

我搖搖頭,心里也有一種說不出的陰影籠罩下來。皇太極的話不無一定的道理,布揚古不會無緣無故地把我叫回來,單單只是為了省親如此單純。

躺下就沒敢讓自己睡實,眼睛雖然閉著,可耳朵里卻格外清晰地聽到廊下的水滴聲,外屋葛戴的磨牙聲,以及窗外傳來的野貓淒厲的嘶叫。

這樣一直撐到四更天,聽到屋外悠遠的響過打梆的聲響,我才意識蒙眬地睡去,只覺得夢里眾生顛倒,凌亂地出現許多張猙獰的臉孔。那些臉孔漸漸放大,清晰,最後彙成三張臉孔,一張是Sam,一張是有宏,還有一張竟是我平日里看得最熟的臉——東哥。

Sam仍是一如既往地冷著臉,眉眼間卻透著一股輕蔑,我見他嘴角嚅動,似在對我說些什麼,偏又聽不清楚。正要追上去問他,眼前一晃,有宏沖了過來,驚惶失色地抓住我,厲聲問:“你怎麼還不回來?你要在那里待到什麼時候?”

我想回去的!一直都想!我焦急地點頭,想拉住他解釋我的苦楚,可是眼前又是一花,竟是東哥從邊上淒厲地伸出手來掐住了我,“這就是你能取代我的原因?你有什麼理由能取代我?你的沉默無為,和我又有什麼分別?憑什麼老天要讓你來取代我?”

我想尖叫,被她卡著的喉嚨咯咯有聲,卻連一個音也吐不出來。

這個時候,Sam突然從她身後冒了出來,將東哥的十指一根根地掰開,東哥尖叫一聲,像個石膏像一樣在我眼前突然裂成了齏粉,飄散得無影無蹤。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第四章 悔婚(1)
下篇:第四章 悔婚(3)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