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孝莊

天命十年正月,正當合府熱熱鬧鬧的過著新年,哲哲突然收到一封來自科爾沁的家書,沒過多久,她略顯臃腫的身影便行色匆忙的出現在了我的屋里。

“跑什麼?”我眉頭微微一皺,頗感不悅的斥責。

她難道以為這孩子來得容易麼?萬一有個閃失,我可不保證還能有這個肚量容忍她再懷一次。

哲哲面色雪白,我從沒見她有過如此驚慌之色,即便是天大的事落到她頭上,她也絕不會半分失態之舉。

我心中一懍,驚問:“出了什麼事?”

哲哲哆嗦著:“大玉兒……布木布泰她……”

不祥的預感伴隨著冷氣咝咝滲入我的五髒六腑,我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

“布木布泰那丫頭胡鬧任性,唉……她居然請我阿瑪出面,主動向大金汗提出配婚貝勒爺……”

咣啷!

手上一松,手爐掉落在地,滾出老遠。

我踉蹌著跌後一步,撐著桌沿顫顫的站住。

“怎麼辦?大汗已經允了,下個月布木布泰就由我侄兒吳克善護送至遼陽……”

“夠了!”我厲聲大喝,哲哲被我嚇了一跳,怯怯的退開一步,我指著她冷笑,“你狠!算你狠——你以為這個樣子便能一石二鳥?你以為你就一定能生下兒子,保你榮華富貴了嗎?”

“不是的!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我氣得渾身發抖,看著她的臉,覺得自己當真蠢如白癡,以為能改變曆史,其實無論我如何掙紮,不過還是曆史潮流里的一枚小卒子。面對曆史洪流,我能做的恰恰是推波助瀾,“你現在很得意吧?可是我要告訴你——除非我死!否則你姑侄二人休想稱心如意!你們……你們實在……欺人太甚!難道……我的心,就活該要被你們算計,被你們踐踏麼?”

“不是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真的完全不知情……”

“滾出去——戴著你虛偽的面具,從我這里滾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哲哲張口欲言,痛苦的掩面哭泣:“我真的……”

“悠然!”門口人影一閃,皇太極沖了進來,焦急的喊,“怎麼了?”

我只覺得胸口郁悶,頭暈目眩,一時抓住他的胳膊喘籲著說不出話來,捱了好一會,才顫抖著手指指向哲哲,憋氣:“叫……叫她出去……我、我再如何不堪,也毋須她來羞辱我……”

“滾——”皇太極面色鐵青,眼眸凌厲如刃的殺向哲哲,怒氣鋒芒萬丈,“再敢到這里撒潑胡來,不管你身後是否有科爾沁撐腰,我照樣廢了你!”

哲哲失聲抽泣,羞憤難當的轉身,踉蹌著逃出房間。

“悠然……悠然……”皇太極拍著我的胸口替我順氣,我閉了閉眼,欲哭無淚,剛才的憤怒仿佛耗盡了我全部心力。

“她要來了……一切都是注定的,我必然爭不過命運……”我喃喃自語,心里倍感憋屈。

“不怕!不怕……誰來都不用怕!”他柔聲哄我,“有我在,什麼都不用怕。”

◇◆◇◇◆◇◇◆◇

二月,科爾沁貝勒寨桑之子吳克善帶著送親隊浩浩蕩蕩入了遼陽城。

努爾哈赤親自主持婚禮,給足了科爾沁面子。那晚行過禮後,皇太極草草應付了賓客,借著不勝酒力,回到了我的房里。

新婚之夜,迎接布木布泰的不是期盼中的洞房花燭,而是形單影只,獨守空房。

三月,大金國再次遷都,定都沈陽。

遷了新居後,皇太極除非在書房熬夜通宵,必當留宿東屋。對于哲哲居住的大屋和布木布泰居住的西屋,他甚至連門檻都未曾踩踏進去。

而每逢一月一次的家宴,我總推脫不去,皇太極極為細心體量,每次在大屋用完餐後即刻回轉,絕不拖延滯留。

一晃半年過去,妻妾之間相安無事,雖然同處一個大宅門,卻頗有那種老死不相往來的味道。

哲哲終于臨近產期,一朝分娩,誕下一女,這是皇太極繼大格格敖漢之後的第二女,取名馬喀塔。

哲哲沒能一舉能男,恐怕心里會因此慪個半死。

其實那日事後想想,布木布泰嫁給皇太極也許當真並非出于她本意,不過如今她沒能如願生下阿哥,只怕迫于目前失寵的形勢,會當真和侄女聯合起來一齊對付我這個外人。

十一月,蒙古察哈爾林丹汗不滿科爾沁與大金結盟,遂乘河水未結、草未枯之際,率蒙古精兵進擊科爾沁部,首領奧巴向努爾哈赤告急,請求大金履行盟約,派兵支援。

于是努爾哈赤派皇太極和莽古爾泰二人,率精騎五千馳援。林丹汗圍攻奧巴所居之格勒朱爾根城數日不下,在聽聞皇太極前往支援後,竟倉惶夜遁,丟下駝馬無算,科爾沁由此解圍。

消息傳回沈陽,舉國震驚。

蒙古察哈爾的首領林丹汗威名赫赫,打個不恰當卻還算貼切的比方,察哈爾在蒙古各部中的地位,就相當于以前女真各部中的建州部,而林丹汗的威名足可比擬努爾哈赤。其時,林丹汗雖未統一蒙古,然而在實際地位上卻是蒙古各部的領軍人物,蒙古各部猶如分封四處的諸侯小國,每年需向中央集權的察哈爾部納俸獻供。

這麼厲害的一個傳奇人物,居然就此在皇太極的追擊下望風而逃、不戰自潰,怎不令人振奮驚歎?!

我滿心歡喜,替皇太極倍感驕傲自豪。雖然早就知道他會成為一代君王,可是卻不清楚這位清太宗的生平作為竟能如此厲害。

這日皇太極凱旋回城,按例先赴宮城拜見父汗,這當口哲哲亦在家中精心張羅,准備大肆慶祝一番。

我讓廚房另外開灶,點了一些皇太極愛吃的菜色,又讓歌玲澤去門口候著,皇太極一回來就告訴我,我好讓廚房及時上菜。

一切布置妥當,巳時末,歌玲澤喘籲籲的跑了回來:“主子!爺回來了……”

我聞言大喜,正要出門迎接,她又叫道:“可是……西屋的側福晉攔在門口,把爺硬拖走了!”

我心里一沉,拂袖直接沖出了門,還沒走到花園子,就聽皇太極的聲音沉聲斥道:“撒手!”

“爺!你為何這般狠心絕情?大玉兒哪里做得不夠好了?”語音楚楚嬌柔,惹人憐惜。

我腳步一頓,急忙閃到一旁,一顆心怦怦亂跳。

皇太極不吱聲,布木布泰嗔道:“難道……我的心意爺當真不領情麼?”

“你的心意?”皇太極緩緩低下頭去,因是側身背向于我,我瞧不見他臉上是何表情。

布木布泰著急的扯著他的衣袖,如花般嬌豔的臉上赧顏羞澀。她咬了咬唇,星目流轉,猛地擰腰跺腳:“我……我就是喜歡你。我喜歡你,所以求瑪法和阿瑪讓我嫁了給你!”

“喜歡……”皇太極哧地一笑,聲音低迷,“你懂得什麼叫喜歡麼?”伸手在她頭頂揉了揉,無奈的笑道,“你還只是個孩子!”

“爺!我不是孩子!我……我可以替你生孩子……”

“我沒有孩子,一個都沒有。”皇太極冷笑,“那些個是血脈延續,卻都不是我的孩子。”

他用力掙開布木布泰的束縛,布木布泰失望的伸著雙手,滿臉委屈。

皇太極撇下她,冷傲的離開。

“爺——”布木布泰扯開嗓門大叫,“我就是喜歡你——只是……喜歡你……嗚嗚……”

皇太極身形沒有絲毫停頓,直接穿過花園,漸漸遠去。

布木布泰傷心的蹲在地上哭了。

我背靠在牆頭,心里暖暖的,酸酸的……

這個才不過十二歲的小女孩,居然會直言說喜歡皇太極?!

是啊,這麼優秀的一個男人,怎會不令人心動?皇太極的魅力豈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孩能抵擋得住的?

然而面對她傷心流涕的模樣,我卻只能無奈的說聲:“抱歉!”

在愛情的國度里,它永遠是自私的。你喜歡的男人恰巧是我一生最愛,所以無論你將來是否真是孝莊,我都不可能把他拱手讓給你!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交易
下篇:甯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