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代酒

輪番祝酒,努爾哈赤皆是來者不拒,酒到杯干。

趁著人多混亂,我推了推皇太極,小聲說:“我想要那阿巴亥腕上的那條手串!”

皇太極猛地瞪大了眼,見鬼似的看了我老半天:“你魔症了!”

我噘嘴:“又不是真的稀罕,只是氣不過……”

“所以今兒個故意跑來找茬?”他冷冷一笑,“你也未免太過幼稚了!”一句話氣得差點沒把我噎死。

許是見我臉色難看,他稍稍緩和了些:“喜歡那種東西,以後我買給你……”

“我不是……”

“今兒個已經逾越了。”他打斷我的話,輕聲歎了口氣,“我就知道碰上你准沒好事,阿瑪保不准已對我起疑……”他目光放柔,“算了吧,能忍則忍,今日你的聲勢已經全然壓在她之上。自打聽到你的名字起,阿瑪的整個心思便只撲在你一人身上了。”

我臉頰微微一燙。

“難道……你想讓阿瑪再度關注你,回到以前的狀態中去!”

我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今晚之舉,的確是太過沖動魯莽!

用力拍了拍自己滾燙的臉頰,嫉妒心果然會讓人失去理智——諸般凌辱我都能咽下,唯獨她對代善做的那件事讓我忍無可忍……

看來我真是魔症了。

“呵——”皇太極突然冷冽一笑,笑聲古怪,“今兒可真熱鬧,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倒來了……”

我困惑的順著他的目光轉向門口,只見門前有奴才打起了簾子,一抹石青色的影子輕輕一晃,一道挺拔的身形隨之踏了進來。

門口的奴才們恭身打千,他擺擺手,神情有點不耐。平時飛揚桀驁的臉孔此刻卻顯得有些過于蒼白,人也清瘦了許多。沒走兩步,便悶悶的咳了好幾聲,面頰上逼出一層異樣的緋紅。

我正納悶,皇太極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死死的攥緊了。

“喂,很痛誒。”我連連甩手。

“他過來了……”

廢話!不用他提醒,我也看得到褚英正往這邊走。

“阿瑪!”褚英啞著嗓子,恭身給努爾哈赤請安。

“罷了。你有病不好生歇養,怎的又擅自起來了呢?”

“才發了汗,已經覺著好些了……”褚英頓了頓,偏過頭咳了兩聲,“今兒個是阿瑪的好日子,兒子該來道賀才是。”

“嗯。”努爾哈赤點點頭,露出一抹贊許之色,隨手遞了杯酒給他,“你是大哥,該當給兄弟做個表率,很好!”

褚英恭順的接過酒盅,仰頭喝盡,隨即又連咳數聲,那聲音嘶啞得像是要把肺都給咳出來了,叫人聽了心里怪難受的。

明明病了卻還逞強喝酒!真是不知死活!

“來人!給大阿哥置張椅子,就坐這邊……皇太極,替你大哥照應著,若有人敬酒,你替他領了。”

“是。”

沒多會,努爾哈赤便被布占泰拖著已滿場勸酒去了,偌大的席面上只剩下阿巴亥、褚英、皇太極和我四個人。

我已吃了八成飽,咂吧著嘴環顧四周,覺得無聊又無趣。

“阿巴亥敬洪巴圖魯一杯!”

清脆的嗓音柔柔的響起,我一懍,整個人自動進入戒備狀態。

這丫頭,又想搞什麼鬼?

褚英目光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阿巴亥伸直了胳膊,臉上掛著親切自然的微笑。褚英別開眼,未置可否,阿巴亥頓時陷入尷尬和難堪的境地。

足足過了一分鍾,褚英才沙啞的喊了聲:“老八!”

皇太極低低的應了,起身接酒。

我霍地站了起來:“不可以!”

褚英漠然的掀起眼瞼看我。

“皇太極這麼小,怎麼能喝酒?”

“小?咳咳……”褚英往皇太極身上掃了一眼,“原來他還小……”話音一轉,冷冷的道,“這是阿瑪的意思,可不是我讓他代酒的!”

“少動不動就抬你阿瑪出來壓人!”我火冒三丈,憋了一晚上的怒氣全撒他身上,“你阿瑪讓你去吃屎,你去不去?”

他面色大變,蒼白的臉上閃過一抹狠戾。

我懶得再理會他,從阿巴亥手中搶過酒杯,閉眼一口灌了下去。

酒味又辣又嗆,根本與“甘醇香甜”什麼的形容詞沾不上邊。酒精不純,度數比我想像中要高出好幾倍,加上這一口又喝得太急太猛。所以下肚沒幾秒鍾,便立刻覺得心跳飛速加快,像是怎麼也按捺不住似的,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了。

“東哥!”皇太極急忙扶住我。

“沒事。”我只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燒了起來,除了心髒狂跳外,手足漸感無力,神智倒是極為清醒。

眼波橫過,褚英正微蹙著眉頭,滿臉擔憂的望著我,我微微一笑,就知道這小子嘴硬心軟,偏還老愛跟我耍橫。

“東哥姐姐好酒量,令人敬佩!姐姐天仙般的人物,膽色氣度過人,教阿巴亥好生仰慕,謹以此酒,再敬姐姐!”

我冷冷一笑,伸手去接,四目相對,敵意無可避免的漫溢在我倆四周。

“鬧夠沒?”褚英突然站起,揚手打掉阿巴亥的手,那酒杯飛出去老遠,啪地摔在地上。

阿巴亥捂著手又羞又怒。

我左右觀望,因為酒酣鬧場,人聲加歌舞聲早亂成一團,幸好沒人注意到剛才這一幕。我的心略略放下,忽聽阿巴亥顫抖著說:“大阿哥何意?我不過是敬酒罷了……”

“在我面前趁早收起你那套小把戲……咳咳,咳咳……”他臉上一陣白一陣青,顯得虛弱至極,可是骨子里卻透出一股狠意來,讓人不敢小覷,“留著你的那點小聰明,哄著阿瑪高興也就算盡了你的本分!其他的你想都別想……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你也想騎到東哥頭上去?”他冷冷的伸手一指阿巴亥的丫頭,那丫頭被他嚇得後退一步,“說白了給你聽,你的丫頭她罵得打得甚至殺得,可她屋里的哪怕一只蟑螂老鼠,也容不得你來踩踏!你最好給我牢牢記住了!”

“你……”阿巴亥臉色煞白,嬌軀直顫。

“褚英……”我咬著唇,覺得怪沒意思的,他怎麼就把話說得如此決絕了呢?別說面子,就連里子也沒給阿巴亥留下一絲一毫。

若是將我換成阿巴亥,不給氣暈過去,也會當場抓狂。

“安布……”皇太極不知什麼時候走到阿巴亥身邊,扶著她緩緩坐下,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句話。阿巴亥突然眼眸驚怖的瞪大,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般瑟瑟發抖,皇太極微笑著走開。

“你跟她說了什麼?”我困惑的問,眼見阿巴亥用雙手捧起面前的酒碗,顫巍巍的連連灌酒,不禁有點可憐起她。

“沒什麼。我送你回去吧,你不適合喝酒,以後還是別再喝了。”

“慢著!”褚英伸手攔住我們,眼神冷峻的瞪著皇太極,“我身子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了,你留下等會替我和阿瑪知會一聲。”說著,伸手抓過我的手,“走了!”

我本能的便想摔開他,可是掌心觸及,他猶如火燒般燙手的體溫卻將我嚇了一大跳。

我愣了愣,伸手貼他額頭,訝然:“你在發燒!”

“死不了!”他緊緊攥住我,嘶聲,“跟我走!”

“可是……”

“若要我死,你就留下!”他眼底有抹淒厲的哀傷,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驕傲和自信,只是懇求般的凝望著我。

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像小孩子似的任性呢?

我猶豫了會,終于無可奈何的點頭:“好,我送你回去。”

在得到我的回答後,他竟然像個孩子般滿足的笑了。蒼白消瘦的臉上棱角分明,可那溫柔的笑容卻讓我一陣恍惚……

果然是同母的兄弟,其實褚英溫柔的笑容與代善十分相似,只是褚英的笑容猶如海市蜃樓般給人以不真切感,永遠不及代善那般真實溫暖,觸手可及。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雙美
下篇:屈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