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放下

夏秋交替時節,赫圖阿拉沸沸揚揚的辦了一場送親禮,僅是嫁妝便抬了一里多路,圍觀看熱鬧的百姓擠滿長街。

望著這喧囂熱鬧的場景,我似乎又回到兩年前布揚古將我送去紮魯特那會兒,當時的葉赫城因為飽受建州、蒙古的雙重打擊,送親禮並沒有這般的隆重。

“是哪個出嫁?嫁去哪里?”隱在人群之後的我,隨口問向身邊的歌玲澤。

她也同樣一臉茫然:“好像是宮里的哪位格格,送嫁蒙古喀爾喀……奴婢也不是很清楚。”頓了頓,忽道,“奴婢去找人問問。”沒等我吱聲,她已靈巧的閃入人群。

我將斗篷攏了攏,下意識的往人煙稀少處躲。已經半年了,我仍是無法在赫圖阿拉城內放松心情自由活動。在這個明明很熟悉的地方,我竟會覺得分外壓抑,就好像在暗處時刻有雙眼睛在盯視著我似的。雖然皇太極讓我不必擔心,說“布喜婭瑪拉”已經香消玉殞于喀爾喀草原,她已成為一段過去,我卻始終不能完全放開。

“主子!”歌玲澤喘籲籲的跑了回來,小臉紅撲撲的,興奮的說,“奴婢打聽到了,是四格格成親……遠嫁喀爾喀巴約特部貝勒恩格德爾!”

“四格格?”四格格……穆庫什?

“是二貝勒的妹妹,一直養在深宮里的那個老四格格!聽說她已經二十八歲了……”

我先聽得一頭霧水,過後猛地一懍,腦子里竟清晰的浮現出一道熟悉的背影來——孫帶格格!那個原本是舒爾哈齊的四女,卻被努爾哈赤領作義女,圈養在內城深宮里的可憐女子!我原以為……努爾哈赤會關她一輩子,沒想到居然還是把她嫁了!

二十八歲的老姑娘啊!

我頓覺一陣悲涼和失落!努爾哈赤寄托在孫帶格格身上的情感我不是完全無知,在他心里,恐怕那就是東哥的一個影子。如今,緣何要把影子都從身邊抹去呢?是因為東哥的消失,還是……他已放下?!

放下了嗎?

我抬頭望天,鳥兒展開翅膀在空中滑翔,轉眼而逝,天空仍是瓦藍一片,絲毫沒有一點改變。似乎那鳥……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放下了……終是放下了!

他是一代梟雄,創世之祖,心懷雄心,豪氣干云,如何當真能為我這樣一個渺小的女子,牽絆住不斷向前邁進的腳步?

我呵呵一笑,心神激蕩。他都放下了,為何我還不能真正放下?為何我還不能真正擺脫隱藏在我心底的那個“東哥”的影子?

◇◆◇◇◆◇◇◆◇

鋪開雪白的宣紙,我反複思量,手中緊握的筆管重若千斤。猶豫不決的耗了半個多時辰後,我終于草草落筆,寥寥數字竟像是耗盡我全部的心力:“金蒙關系重大,你當比我更清楚其中的厲害關系,切勿因小失大,望善待正妻!勿念,悠然留字!”

手一松,毛筆滑落桌面,骨碌碌的滾落至地面。我呆呆的望著這一行白底黑色,只覺得眼睛酸疼的厲害,使勁一咬牙,我最終把心一橫,毅然的離開書房。

薩爾瑪回家去了,歌玲澤也被我找了個借口支走,此刻別苑內只有十幾人老媽子和小丫頭,她們不是近身服侍我的人,我的來去她們也都不會留心。于是我卷著裝有細軟銀兩的包袱,悄沒聲息的去了馬廄。

大白早起被皇太極騎了出去,馬廄里小白正悠閑的飲著水,見我來了,高興得直踢騰。養了半年多,我與它之間早有感情,于是輕輕拍了拍它的脖子,問道:“小白,我要走了,你可願意跟了我去?”

它哧哧的噴了個響鼻,我澀然苦笑:“你舍不得大白是不是?算了……跟了我去,你也只是受苦!”于是繞過它,去牽其他馬匹的缰繩,可是沒等我牽了走兩步,忽聽小白一聲長嘶,竟是尥起蹶子在那馬的肚子上重重的踢了一腳,一腳將它蹬翻。

我驚訝不已,素來知道這個小白的脾氣有些暴烈,卻沒想它竟神勇如斯,這樣的駿馬其實更應該馳騁征戰于烽火戰場上吧?作為我的專屬坐騎,實在是大材小用,屈就了它!

就如同皇太極……他若一生困守在我身邊,恐怕也將無法伸展他的理想抱負!他的宏圖大志也終將成為泡影!

于是去意更堅,可是小白卻不允許我靠近其他馬,沒奈何,我只得拉了小白出門:“這是你自找的,可怨不得我……”我碎碎念的嘮叨,出了大門,翻身上馬。

一番肆意縱缰奔馳,我根本沒心思辨明方向,只是放任小白瘋跑,沿著山水一路,踏上這毫無止盡的陌途。

◇◆◇◇◆◇◇◆◇

蘇密村位于五嶺關下,這里離撫順很近,屬于大金國邊境,可住在村里並非只限于女真族人。五嶺關風景不錯,當時我之所以決定留居此地,大半原因是因為這個,還有就是……小秋。

小秋姓黎,父親是個漢人,母親卻是個地道的女真人,她家就住在蘇密村東頭。一家四口,除了五歲的小秋外,還有一個甫出生的小妹妹。

說起碰到小秋的經過真是讓我又要汗顏一把,那日本打算去撫順關的,經過五嶺關時,就見小秋摔破了膝蓋坐在路邊草叢里哭得傷心欲絕。我下馬探視,她張口就先問我是不是大夫?

我回答說:“不是!”結果她嚎啕大哭,我問了老半天,才從她斷斷續續的話語里聽出她爹爹被人打傷了,媽媽一急結果肚子痛要生孩子了,她沒了主張,只知道要出門找大夫,可是在外頭轉了老半天連個人影也沒看到。

于是,底下的事順理成章的發生了,我被小秋帶回了家,當時的情景別說一個五歲的小女孩,就是我見了都怵得慌。家里一團亂,小秋的父親被人打得滿身是血的靠坐在大門口,昏迷不醒,人事不知。屋里嬰兒的哭啼聲哇哇響,小秋母親產後虛脫,已然昏死過去,嬰兒臍帶還繞在脖子上,小臉漲得發紫……

如今,小嬰兒已經五個月大,粉嘟嘟的小臉甚是圓圓胖胖的,養得甚是喜人,可每每回想起當日情景來,仍是叫人手腳發軟。

小秋母親紮曦妲本著女真人的習俗,非讓我這個采生人替嬰兒取名字——采生人一詞,我記得以前曾聽幼時的皇太極提起,但卻不是甚為了解其中的含義,之後我含糊其意,揣測所謂的采生人該是指接生之人吧?

現在看來這個理解,卻是大錯特錯!女真人其實是把第一個見到新生嬰兒的外姓人稱作為采生人,采生人對于嬰兒意義重大,女真人認為嬰兒將來的性格會跟采生人相似,所以采生人將影響嬰兒一生。

這種似乎迷信的信仰和習俗讓我實在汗顏,皇太極的性格若是像我這般,多半將來是做不成皇帝的。

“姑姑!姑姑今天還能教小秋認字嗎?”小秋背著一簍豬草,經過牆角時忍不住蹭了過來,略顯菜黃的小臉高仰,目光期許的看著我。

我抱著嬰兒曬太陽,憐惜的摸了摸小秋的頭:“干完活了麼?”

她舔舔干涸的唇,小聲:“一會兒還要去喂豬……”

我歎口氣,左手將孩子抱在膝蓋上坐好,右手撿了地上的一根細長的枯枝,在沙泥地上寫了兩字。“昨天教你寫了自己的名字,可還記得?”

“記得!”小秋興奮不已,“就是那個黎字難寫了些,不過我爹爹說我寫得沒錯,他說祖譜上‘黎’姓兒就是長個這樣的!爹爹還誇姑姑是個有學問的人,以前一定也是大戶人家,是見過世面的人!所以媽媽讓我跟著姑姑好好學!”

我隨即一笑,枯枝指著地上的兩個字說:“今兒個教你認妹妹的名字——安生!平安生下之意,另外也希望她能一生平安!”

小秋低頭默看著這兩個字,懷里的安生卻突然咯咯笑了起來,小手伸出去夠姐姐背後的竹簍。我將她的小手輕輕放下,對小秋說:“你先去幫媽媽干活吧,一會回來我再教你如何寫!”

小秋戀戀不舍的去了,我原以為過不了多久她就會來找我,可沒想到直到天黑,不只她沒來,紮曦妲也沒來把安生抱回去。我覺得奇怪,于是草草吃罷晚飯,將早已熟睡的小安生裹進羊毛皮褥里,摸黑去了相隔二十米遠的小秋家。

剛到門口,便聽小秋哽咽的哭泣聲傳出,我驚訝的推門而入,只見簡陋的堂屋內,黎艮精神萎頓的坐在長凳上,滿頭是血,紮曦妲顫抖著手正替他擦洗傷口。

“怎麼了?”

黎艮看了我一眼,帶著憤怒和委屈的說道:“還不就為了那偷采之事!”

這些年明朝境內時有邊民越境,采參、開礦、竊取果木等行徑大大擾害了大金女真邊民的利益。是以雙方沖突時有發生,漢人瞧不起女真人,女真人不恥漢人,兩國矛盾發展到後來演變成民族矛盾。黎艮雖然常年生活在大金,可是女真人同樣視他為仇敵,外出漁獵謀生之際,時常對他諸多刁難。其實不只是黎艮,在蘇密村共有漢人二十余戶,每一家都過得甚是艱難。居于大金國的漢人就好比風箱中的老鼠,兩頭受氣。

“他們……下手忒狠了!”紮曦妲眼眶含淚,語音顫抖。

“行了!那還不是你的族人?今天帶頭打我的人里頭還有你的一個同宗堂弟呢!”黎艮突然暴怒,紮曦妲氣得雙手發顫,臉上陣青陣白,呐呐的說不出話來。

“爹爹!爹爹!你不要罵媽媽!媽媽沒有錯……”小秋大叫著撲進父親懷里。

夫妻之間的家務事原不該我管,更何況這個家庭背景確實複雜,牽扯了太多的國家民族的恩怨。然而,當看到黎艮忿恨的將怒氣撒到年幼稚嫩的小秋身上,竟將她一腳踹到地上時,我再也忍耐不住,發怒了。

從桌上端起那盆為清潔擦洗傷口而准備的冰水,我嘩地一下潑到了他的頭上:“我看你心理失衡,需要好好冷靜一下頭腦!”黎艮氣得暴跳而起,我隨手抓住靠門的門閂握在心里,准備著他如果還沖過來,我就照他腦袋上的破口子再來那麼一下!

“爺!”紮曦妲突然沖到他背後一把勒住他的腰,“你要打打我吧!別嚇著孩子!”

黎艮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目光往下落到我懷里的孩子。

我冷冷一笑:“出門受人氣,回家拿老婆孩子撒氣,你可真是大老爺們,好有男人氣概!”

“你……”

“不是的,不是的……”紮曦妲連連大叫,“阿步,爺不是這樣的人!他只是心里憋得慌,他並不是真的要打罵我們!爺平時待我們母女極好……”

真是傻女人呵!這個社會亂得太不像話,地位高的男人三妻四妾,把老婆多寡看成一種財富的象征;地位不怎麼的男人卻還是如此,雖是貧賤夫妻,互相扶持,但那種男尊女卑的思想卻已是根深蒂固的紮在他,甚至她的心里。

算了,人家老婆都不在意了!我還瞎攙和個什麼勁?氣悶的將門閂松開手,把熟睡無知的小安生塞到了黎艮的手里,也不管他現在吹胡子瞪眼,只是說道:“要生存就難免會受氣,這是沒法逃避的問題,但是想想和你同甘共苦的親人,你求存的動力不是要為她們謀求幸福安定麼?何苦讓自己痛苦,又讓妻兒遭罪?”

黎艮錯愕的呆住,我不去管他到底能夠聽明白幾分我說的話,只是突然覺得這種簡樸的生活已被打亂,令我開始滋生厭煩之心。這世道哪都不太平,且讓我在有限的生命里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吧!

因為這件事,我在居住了半年多後,第一次萌生了離開蘇密村的念頭。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受傷
下篇:撫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