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獨步天下
主仆

清晨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姿很不雅的把被子給蹬落到地上,一旁睡得正香的皇太極蜷縮了小小的身子,粉嫩的小臉凍得微白,鼻子不大通氣的呼哧呼哧打著鼾。

我愧疚感大增,急忙手忙腳亂的把被子從地上撈起來,緊緊裹住了他。他被我這麼一壓,痛苦的悶哼一聲,澀澀的掀開眼皮。

“呵呵,再睡會兒……”我討好的安撫他。

他迷糊的睜開眼,啞著嗓子問:“什麼時辰了?”

我抬頭望望窗外,窗戶紙上一片透亮,卻無法得知時間,正不知如何回答,門外有個聲音小心翼翼的問:“主子您起了沒?可要喚奴才們進來伺候?”

這可倒真是稀奇了,難道皇太極還特意吩咐過下人,不叫便不准入內?一般不是到點奴才就會叫主子起了麼?

“今兒個不用學騎射……”他揉著眼睛坐了起來,小手把玩我身後的長發,“阿瑪會在玉荷池接待海西扈倫四部來的使者,我只需在巳時三刻趕過去就成。”

“這是你的屋子?”我詫異的問,“那昨兒個怎麼那麼冷清,連個下人也沒有?”

“我不喜歡人多,叫他們都避開了……”他似乎嗓子干澀,才說這一句,便卡著喉嚨咳了兩聲。我意識到他許是夜里被我被涼著了,偏又不敢實話實說,只能心虛的拍他的背替他順氣。他揮揮手,滿不在乎的朝外頭說,“都進來吧。”

“是。”門外應了聲。沒多久就有四個小丫頭捧著漱洗臉盆之類的東西魚貫而入。其中一個走上前,低眉順眼的跪在腳踏上,拿著皇太極的衣服准備替他更衣。我不習慣像個廢物似的被人這麼伺候,早先一步利落的跳下床,光腳踩到地上。

皇太極眉頭一蹙,劈手打掉那丫頭的手,那小丫頭才七八歲的樣子,哪見過這等陣狀,竟嚇得臉色發白的跪下不住顫抖。

我正拿手掬水打濕了臉,忙抬頭問:“怎麼了?”

“主子,您別生氣!這丫頭新來的,還不懂得伺候爺們……”那管事的奴才哈著腰,邊說邊踹了一腳那丫頭,“回頭奴才定叫嬤嬤調教好了再放到屋里來……”

皇太極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昨日叫你預備的東西都置辦好了沒?”

“是,主子。都按您的吩咐辦妥了。”口里一邊應著,一邊從屋外喊進來兩大丫頭,手里都捧著一紅木盤子,上頭擱著好些女子的衣物和首飾。我瞧著正納悶,皇太極臉上已展笑意,從盤子上拿了雙繡花鞋子遠遠的扔了給我,然後孩子氣的呶了呶嘴。

真看不出他小小年紀,倒也心細如發,居然還能留意到我並不習慣穿花盆底的高跟鞋。我彎腰拾起鞋子,沖他咧嘴大笑,他卻收斂了笑容,轉過頭去咳了兩聲。

管事奴才有些擔心的問:“主子不舒服?要不要請大夫來瞧瞧?”

“啰嗦。”他被人穿戴妥當,從床榻上扶下地,自有丫頭拿了青鹽來給他漱口。這時我已換上了那件才拿來的素色錦緞繡花長袍,那大丫頭原想幫忙,我沒讓她添手,自己麻利的套上一件桃紅色繡花長坎肩。

皇太極斜斜的睇了我一眼,涼涼的說:“怎麼看你都像個丫頭,不像是個格格,難道是這幾年被我阿瑪給拘傻了?”我氣結。要不是看滿屋子都是下人,需得給他這當主子的留三分顏面,我定然已上去照他腦瓜敲上一暴栗。

不過說實話,我的確沒什麼格格樣子!先不論這三年圈禁在蘭苑里失去了原該有的貴族待遇,只說早先的那一年里,我東奔西跑,住處不斷搬來搬去,沒個定性,倒還真沒像他這樣奴才丫頭一堆的被人服侍過。我這人又向來馬虎隨性,連阿濟娜那樣本分的丫頭都會被我帶的沒上沒下,更何況是其他丫頭?她們一般都不怕我,在我屋里也沒多大拘束和規矩,見面時都笑嘻嘻樂呵呵的。哪有像現在這樣,一屋子大小奴才,見了皇太極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大氣也不敢喘一聲,戰戰兢兢的就怕做錯事挨小主子責難。

小阿哥的尊卑氣派已是如此了得,那褚英和代善他們豈不是更加厲害?那努爾哈赤……一想起努爾哈赤,我心寒不已,原先的愉悅心情跟著一掃而光。

“格格,今兒個您想梳個什麼發式?”那大丫頭安頓我坐下,極力討好的沖我笑。

我沒了興致,只懶懶的說:“隨便吧。”

“那奴婢給您綰個小巧些的兩把頭吧,配上這玳瑁鑲金的扁方,一定很美……”一句話沒說完,就聽皇太極稚嫩沙啞的聲音爆出一聲怒斥:“胡說什麼?你哪只眼睛看她像是已經出閣的格格?”

那大丫頭一顫,手里捏著的梳子啪地落地,慌忙跪下磕頭:“奴婢知錯!奴婢該死……”在滿人的風俗里,只有出嫁的婦人以及未出嫁的超齡女子才會把頭發全部都攏起來,梳成旗頭式樣。所以以往我也只是在腦後簡簡單單綰個辮子就好,在發式上並沒有多大講究。

可是昨天阿濟娜卻花費了好長時間慎重的替我梳了個繁雜的兩把頭,我當時只是覺得發式既漂亮又高貴,卻並沒有往深里多想。這時見皇太極為這事動怒,才猛然提醒了我——阿濟娜在三年前也曾替我梳過一回這樣的把子頭,那次是剛回費阿拉城的當晚,為了參加布占泰和額實泰的婚禮,她遵照努爾哈赤的命令替我盛妝打扮……

我心里一痛,當時我只顧著生悶氣,根本沒有在意這些細枝末節。阿濟娜……阿濟娜也許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受到努爾哈赤的指示……半夜努爾哈赤出現在我房內並非偶然,即使那晚沒有受到布占泰的醉酒騷擾,努爾哈赤也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我了。而阿濟娜,她分明是知道的……她事先分明已經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然而卻一句話也沒對我說……

我抓緊胸口的衣襟,茫然的看向那面菱花鏡中的自己。

連富察袞代都比我更能看透我身邊這個貼身丫頭,我卻像個傻瓜一樣茫然無知。阿濟娜的二十杖責果然不是白挨的!她雖是我的丫頭,但在關鍵時候,卻出賣了自己的主子。

能怪她嗎?我一向體諒做丫頭的命苦,身不由己。但是我把她當朋友啊!我從沒把她當個丫頭,她卻出賣了我……這三年,還不知道有多少關于我的點點滴滴,正是經她的口彙報到了努爾哈赤的耳朵里!

這樣的阿濟娜,好陌生!好可怕!今後在這個世上,我還能相信誰?我還應該相信誰?

“怎麼了?臉色突然變得那麼難看。”皇太極已經打好辮子,戴上圓頂帽,正眼巴巴的望著我,等我一起出去用早點。

那大丫頭仍直挺挺的跪在我腳邊,害怕得如篩糠般顫栗。

“饒了她吧……”不知道是在對他說,還是對自己說,我悵然淒婉的歎了口氣。從此以後,我要睜大眼睛,愈發變得堅強才行!這個時空並沒有因為我的加入而變成一場夢幻般的游戲,它是如此的真實而且殘酷!

返回:獨步天下
上篇:孤注
下篇:求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