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廢柴小姐要逆天
爺嫌他們礙事

g,更新快,無彈窗,!

朱雀頓時就來氣了,他們是來保護尊主的,又不是來伺候她給她當使喚丫頭的!憑啥要給她打獵物?想過去跟她理論,卻是被青龍攔下了.

"你沒事就去一邊待著別動,讓你別跟著來,非要來添亂!這打獵是樂趣!別廢話啦!"軒轅浚對著王馨兒就是一頓訓.

淺淺倒是挺同情王馨兒的,喜歡一個人,跋山涉水不怕險阻的跟著人家,反而被人家如此嫌棄.但是在接觸到王馨兒白眼後,她頓時就不同情她了,心里就五個字:活該你妹的!

于是那三人達成協議,便很快消失在樹林里.

"大姐的人緣真是好!"慕容嫣不知道什麼時候現在淺淺的身後,開口道.

淺淺看著不遠處忙前忙後的公孫睿,拾柴火還不忘朝慕容嫣暗送秋波.淺淺笑道:"你也不差啊!瞧那公孫家主對你可是上心的緊呢."

慕容嫣聞言回頭看了一眼公孫睿,公孫睿見慕容嫣看過來,笑的越發歡快.

慕容嫣扭回頭,淡淡的笑道:"是啊,他待我是不錯."只是這笑容不達眼底,還帶著淡淡的憂傷.

還不到三分鍾,百里燁竟然就回來了,手里空空如也,朝著淺淺走過來.慕容嫣見百里燁過來了,便識趣的走開了.

"你怎麼又折回來了?"淺淺看著他空空如也的手問道:"一只都沒打到麼?"不可能啊!以他的靈力,弄說打獵了,跟那兩人打架都不會輸.

"爺嫌他們礙事,現在不是清淨多了麼?"說著百里燁拉著淺淺找了快石頭坐了下來.

淺淺頓時一臉黑線,方才明白,原來這個黑心肝兒的是誆那兩人呢,于是同情的看了看那兩人消失的方向,缺心眼兒有時候挺可憐的.

沒一會兒,小白和白虎先後回來了.淺淺看著年前這堆的一人多高的獵物,什麼野雞野鴨兔子的,最誇張的是還黑熊和豹子.我滴乖乖,也虧著這古代原生態,這些動物還很常見,這要擱現代,肯定是要抓起來判刑的.打這麼多,他們也吃不了啊,太浪費了!淺淺自己想著,搖了搖頭.

"這些還不夠麼讓我贏麼?那爺再去打."白虎看著淺淺搖頭,說著就要再去獵.

"不是不是!我還沒數,讓我數數再說!"淺淺趕緊攔住他,他和小白已經快把這林子一半的動物獵回來了,一會兒歐陽景天和軒轅浚回來再獵回來一批,他現在還要去獵?這是要干啥?滅了這個林子里的活口嗎?人家有路要道兒,他們走路要命啊!

這正想著,歐陽景天和軒轅浚便滿載而歸,他們在前面走的歡快,倒是累死了後面拖獵物的.淺淺定睛一看,尼瑪,跟小白和白虎有過之而無比,他們走這一遭,是要讓這林子寸草不生的節奏!

"百里燁,你怎麼獵到這麼多獵物?"軒轅浚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兩堆小山一般的獵物足足是他的兩倍啊!

歐陽景天眸中也是閃過一絲差異.百里燁只是噙著笑看著,並沒有開口.

白虎和小白剛要開口,看到百里燁後,集體瑟縮了一下,沒敢吱聲.罷了,就當是他獵的吧,誰該跟冷月曜搶東西,不要命了麼?

淺淺見狀不禁在心里狠狠的唾棄了一番百里燁,這貨誆別人去打獵,自己不僅一份力沒出,還一聲沒吭的就不勞而獲白撿了個第一,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一群人圍著火堆坐下來.一邊吃著烤好的獵物一邊聊天.

"咱們這麼走是不是太慢了點?當初為何不與父皇要幾匹馬來?"軒轅浚十分苦逼的看著他們.雖說都是習武之人,用輕功啥的也挺快,可畢竟旅途太遠,太耗費體力了.

這話一出眾人方才醒悟,他們都是沒怎麼出過遠門的,沒經驗,經軒轅浚這麼一說,他們倒也這麼認為了.

"既然祁王想到這點,你為何不與皇上討幾匹馬來?"淺淺最是討厭馬後炮的人.

"本王也是剛剛想到嘛!"軒轅浚小聲的回道,面對慕容淺淺的質問,平日里威風八面的英勇無敵的祁王此時竟然局促不安的像個小媳婦.

"你們知道天孤城麼?我可是聽說人家的坐騎可是龍!"有人開口表現出一臉羨慕的說道.這個'有人’說的就是白虎.

淺淺眼角一抽,第一次見著如此拐彎抹角誇自己的人,不愧是冷月曜帶出來的,一樣的不要臉!

青龍玄武和朱雀齊刷刷發將頭扭向一邊,一副自己跟他不熟的樣子,可能也是覺得有這樣厚臉皮的同伴而感到丟人.

"這個我知道,我看到過!"剛剛還一臉委屈的小媳婦模樣的軒轅浚,這時候一臉興奮說道:"那是我剛到邊境不久,那次竟然有妖魔沖破封印逃了出來,並且在大祭司封吉的帶領下要報複我們隴南國."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凝神看著軒轅浚,這件事發生在五年前,歐陽景天和公孫睿也略有耳聞,但因為很快妖界又被封印,而且隴南皇怕引起才行恐慌,所以將這事壓了下來,極少有人知道.如今聽軒轅浚這麼一說,似乎這事還跟天孤城有關,大家不禁都來了興致.

軒轅浚臉大家都聚精會神的看著他,不禁小小的滿足了一下他的虛榮心,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那時候封吉帶了一批妖物沖破封印,大肆的騷擾邊境的百姓.我奉命去鎮壓.就是那次,我看見一條巨龍上馱著一批騎兵,將那些妖物一一斬殺."軒轅浚頓了頓,一臉神秘的問道:"你們猜我還看見誰了?"

"白虎!"白虎第一個脫口而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卻是被朱雀狠狠的掐了一把,提醒他不要暴露了自己.

白虎吃痛卻不敢叫出聲,只能眼巴巴的瞅著軒轅浚,希望從他的嘴里聽到關于自己的豐功偉績,來安慰一下自己已經青了的大腿.

"白虎?"軒轅浚神秘的表情被疑惑取而代之,看樣子根本就不知道白虎是誰.眼珠子轉了轉,在腦海里搜索了半天,然後突然想起來的樣子,開口道:"哦~是有一個被封吉打成重傷現出原形的,好像就是一只白虎."

白虎那原本期待的小眼神,瞬間變成了怨念.沒錯,他就是因為被封吉重傷,才會損了元氣變回白虎,想到這兒他就恨的牙癢癢,當年是封吉那個王八蛋偷襲他的!可是這會兒他卻不能說,他的一世英名啊!

"噗!哈哈哈哈…"小白一邊笑的東倒西歪一邊捂著肚子.哎呀媽呀,太搞笑了,她只為白虎是還未修煉至人形,敢情是讓人打原形的,太解氣了,讓你還嘚瑟!

這突然的大笑讓周圍的人嚇了一跳都奇怪的看著小白,這女孩他們從未見過,但是跟著慕容淺淺的,他們也就沒多問什麼,但是現在這舉動也太奇怪了.

"這位姑娘是何人?本王說的有這麼好笑嗎?"軒轅浚略帶不滿的看著小白.

淺淺見狀趕緊掐了小白一把,將她扶正,說道:"這是我的侍衛.之前實在山里長大的,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見著這麼多人,頭一遭聽人講故事,太興奮了,太興奮了!哈哈!沒事沒事!"淺淺打著哈哈道.在心里告誡小白收斂點,別給她惹事!小白撇撇嘴,往後退了退,表示自己不再亂差話了.

眾人雖是奇怪,卻也礙于慕容淺淺的面子沒有在多問什麼.

"你接著說啊!看見誰了?"慕容琪一臉興奮的說道.她在山上跟著師父和哥哥這兩個人時間太久,又是一板一眼的無趣極了,現在聽著這麼有趣的事,自然是新鮮極了.

軒轅浚接著道:"我看見天孤城的尊主冷月曜了.他騎著一條青龍從天而降,一身白袍加身,銀色的面具閃著銀光,像是九天上下凡的神仙,那風采本王到現在都記得."軒轅浚說這話的語氣還帶著幾分崇拜.

"冷月曜只一個人就將妖物盡數斬殺,並且重傷了封吉,讓封吉那老匹夫夾著尾巴逃回魔界了.他帶來的那些騎兵完全沒派上用場啊,都在一旁整齊劃一的給他加油打氣,充當觀眾了."

"沒想到天孤城的尊主還這麼厲害啊!可他為啥還要戴著張面具呢?高手是不是都喜歡蒙面?"慕容琪說著還用手擋住半張臉,那樣子甚是滑稽.

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段,淺淺撇了一眼身旁的冷月曜,想看看被人議論的主角現在是不是沾沾自喜快飛上天了.

沒想到冷月曜卻是一臉的淡定,好像軒轅浚說的跟他沒關系一般,將手中烤好的野味遞給淺淺.

"我看啊,他就是就是長得太丑!怕被人笑話!所以蒙著臉不敢見人!"王馨兒一臉鄙夷的說道,在她眼里,表哥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

"咳咳…咳咳…"淺淺一個氣息不穩,被自己的唾沫星子嗆到了,百里燁趕緊伸手給她順氣.

淺淺看著百里燁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那皮膚,連身為女人的她都羨慕嫉妒恨,這樣都叫丑的不敢見人,那他們不是要挖個坑一個個把腦袋杵地底下活著?

返回:廢柴小姐要逆天
上篇:這啪啪打臉的架勢也是沒誰了
下篇:爺要照顧缺心眼兒的娘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