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廢柴小姐要逆天
挨打

g,更新快,無彈窗,!

"嗯……哼"一陣鑽心的痛襲遍沐小雅的全身,讓她無意識的輕哼出聲.

"拿水給我潑醒這個賤人,接著打!往死里打!"

一道帶著怒氣的女聲響起.紅色的錦緞華服,一頭的金飾,白皙的肌膚,妖媚中透出一絲貴氣,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妻室.只是那瞪著長凳上奄奄一息的人兒的眼神卻透著濃濃的怨毒.

"夫人,求您了,放過小姐吧,小姐自小身子就弱,再打下去會被打死的."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的女孩拽著貴婦的衣襟滿臉淚痕的苦苦哀求著.

"哼!"那貴婦冷哼一聲:"我就是要打死這個小賤人,要不是她那個狐媚子的娘,本夫人能受那麼多年的苦麼."說著,眼神變得更加怨毒.

當年本該是自己嫁給姥爺的,就是這小賤人的娘不知道用了什麼狐媚的手段勾引了姥爺,愣是讓老爺退了她的親事,娶了那個該死的賤人,讓她成為全城的笑柄.好在那個賤人惡有惡報死的早,卻留下這麼個賤種,怎能不礙她的眼!哼!她今天一定整死這個小雜種!

"都愣著做什麼!還不給我打!狠狠的打!"那貴婦狠狠的剜了一眼,朝著家丁吼道.

"夫人開恩啊!"

"再敢求情,連你這個賤婢一起打死!"貴婦一腳踹開綠衣女孩,厭惡的冷嗤道.

強烈的陽光讓沐小雅睜不開眼,她清楚地記得自己摔從頂樓的天台摔了下來.她應該是死了吧?隱約間有幾個人影在眼前晃動,不會是天使吧?

迷糊間,板子又重重的落在了沐小雅的身上.

"哎呀,我去!"一陣刺痛讓沐小雅痛呼出聲.她這是在挨打麼?怎麼個情況?

"停停停!"待她看清後,一邊嚷著一邊扭動身子試圖站起來,可稍稍一動便是牽扯著全身都痛,直接就從凳子上滾到了地上.

"小姐!"原本跪在地上的綠衣女孩連滾帶爬的奔到沐小雅的身旁將她攙起.沐小雅卻是疼的呲牙咧嘴.

"什麼情況啊?老娘都快散架了."沐小雅大量著眼前的綠衣女孩,突然有點懵,"拍電視劇呢?哪個劇組啊?"

她這一問,綠衣女孩也是一瞬的呆愣.什麼劇組拍電視劇的她一個都聽不懂,小姐不會是……被打傻了吧?隨即眼淚婆娑的看著沐小雅,搖了搖頭,邊掉眼淚邊關切道:"小姐,您怎麼樣啊?是不是很疼啊?您就跟夫人認個錯吧,不然夫人真的會讓人打死您的."

嘖嘖嘖,這演技真是一流啊,說哭就哭.都不用眼藥水和洋蔥.沐小雅看著這女孩說來就來的眼淚無限感慨道.可是痛覺神經並沒有因此就放過她,背部一陣刺痛將她拉回現實.不對啊,就是拍戲也不用真的把她打成這樣啊,況且她也沒答應要演戲吧?眼下這是要誠心打死她的節奏啊!

"你這小賤人還挺經打,這麼打還沒死."那貴婦突然開口冷嘲道.剛剛看她那德行以為是死了的,沒想到還活著.

"來人!給我接著打!"一聲令下,幾個家丁就准備上來按住沐小雅.沐小雅頓時就炸毛了!臥槽!沒完了呀,未經她同意就打她,她還沒跟他們算賬,這會兒竟然還想動她!得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no作nodie!

"住手!"還沒等沐小雅出手,就聽一道威嚴急促的聲音傳來.沐小雅抬頭看過去,幾個丫鬟簇擁著一位老婦人朝他們疾步走來.那老婦人一頭鶴發,沒有一絲凌亂,雖然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道道印記,卻也是紅光滿面,看起來十分精神.眉宇間還帶著年輕時的一絲英氣,威嚴莊重,一身裁剪得體的華服更是顯得貴氣十足.這麼有范兒的人物讓她突然聯想到了《還珠格格》里的老佛爺…

"娘!"那貴婦人一愣,低頭喚道.這一聲娘,讓沐小雅嘴角抽了抽,腦海里突然浮現出老佛爺和皇後聯手整小燕子和紫薇的畫面…再看看那老夫人…這老太婆她丫不是來看她怎麼被整死的吧?這麼想著看向那老夫人的眼神瞬間變的十分的不友好.

而這眼神到了那老夫人的眼里,卻變成了埋怨,以為是沐小雅埋怨自己來的太晚.心疼的快步走了過去.

"哎喲,奶奶的小寶貝喲,怎麼給打成這樣了?快讓奶奶瞧瞧!"老夫人打量著傷痕累累的沐小雅心疼的說道:"這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奴才打的!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這一聲威嚴中偷著霸氣,讓剛才打板子的幾個家丁心里一顫,'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顫顫巍巍道:"老夫人饒命!老夫人饒命!"

"娘!您這是…"

"別這麼叫老身,老身可沒承認你是我慕容家的人!"老夫人冷聲打斷了那貴婦的話.

那貴婦面色青了青,開口道:"娘,就算您不承認,也改變不了我是姥爺明媒正娶的妻子的事實!更何況,我也為慕容家開枝散葉了!"

老夫人聽罷,面若冰霜的冷睨那貴婦一眼."老身只記得傲兒明媒正娶的人是淺淺的娘,藍芷茜.老身的兒媳婦也只有茜兒一人."老夫人說著拍了拍沐小雅的手以示安慰.

聽到這,沐小雅再懵也大抵明白了一件事:這不是拍戲,而是她真的穿越了!而且是穿在一個叫慕容淺淺的女孩身上.可明白歸明白,關鍵是她能不能接受啊!

"好,老夫人,就算您不承認我的身份,可這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更何況這慕容家是名門世家,怎能容許目無尊長的事情存在?"還沒等沐小雅消化穿越的事實,那貴婦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這話不假,禮不可廢,我慕容家自然是容不得目無尊長,以下犯上之人!"老夫人雖然厭惡這女人,但她這話說的卻是對的.

"那淺淺這丫頭,目無尊長,辱罵與我,老夫人打算如何秉公處理?"那貴婦噙著看好戲的眼神說道.

"藍芷雪,淺淺可是我慕容家嫡出的大小姐,辱罵一個下人,怎可算目無尊長?"老夫人卻是冷笑著回道.

返回:廢柴小姐要逆天
下篇:她叫慕容淺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