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一百九十章 有天相助

g,更新快,無彈窗,!

東皋公的驚嚇之聲,將伍子胥拉回了神,目光怔怔的看著眼前的老漢,一時不覺,訥訥的開口,"東皋公,你怎麼了?"

可算是,回來了!

然而,東皋公在見著眼前的伍子胥的時候,卻是連連的後退,一時驚愕得不能言,只能驚歎連連.

而此時,云姑也帶著身後一男子,此人名喚皇甫訥,正是此次東皋公曆時多日尋找前來的.

云姑帶著這皇甫訥一進來這院子中的時候,一見到眼前的場景,也不覺嚇得驚叫了一聲,朝著身後一個踉蹌,幸而是被皇甫訥給扶住,否則非摔倒不可.

"將,將軍怎的如此模樣了?"云姑驚呼出聲來.

"怎,怎的模樣?"伍子胥似乎是並未反應過來,只是如此怔忡的開口.

卻見此刻的伍子胥,哪里還是昨夜那個眉眼間藏著漫天星辰的少年郎?

此刻的他,眉目間曆經了滄桑,這一夜之間竟然愁白了滿頭墨發,那個剛毅俊朗的男子,此刻卻全然與耄耋老者無異.

他看著眼前的人,一個個一副驚怔的模樣,都瞠大了雙眼看著自己,伍子胥也深感意外,站起身來的時候,只覺昨夜的身上落滿了飛塵,從自己的肩上飄落了下來,隨之一同飄落下來的則是他頸邊的發.

這一縷白!

伍子胥初初見著的時候,卻是一愣,旋即伸出手來接住的時候,才赫然發現竟是自己青絲,卻一夜成雪.他也有些倉皇的將其他的發也撩了起來,竟是滿目的白.

"呵呵,呵呵呵……"他失聲苦笑了出來,肺腑間帶著淒惶之感,"蒼天真是作弄啊,竟然如此對我伍子胥,我大仇未報,如今又白了滿頭發,難道當真是我該當命絕于楚?此生過不去昭關?"

東皋公走近前去,細細的看了看伍子胥,卻是兀自笑了起來,"伍將軍這是說的哪里話,這分明是有天在相助,如今看你這一頭白發,早已經與往日容貌大相庭徑,何愁過不去昭關?"

聞言,原本還在頹敗之中的伍子胥卻是忽然一震,"東皋公此言當真?"

東皋公連連點頭,便將身後的皇甫訥牽引了過來,"將軍請看,這位乃是我的至交好友,這數日來我便是在他家等他歸來,目的就是想將他帶到將軍跟前來."

伍子胥順著東皋公的牽引,打量了一下這位皇甫訥.

但見青衫白客,一身英氣的男子,輪廓與眉目之間,竟然與自己透著深深的相似,伍子胥驚愕住了,"這……"

"將軍,如能有皇甫兄相幫,想過昭關易如反掌,"東皋公興奮的說道:"更何況,現在將軍音容全改,此事大可為."

東皋公說罷,皇甫訥雙手一抖,朝著伍子胥深深的做了一揖,"將軍名震天下,在下早已仰慕,只是無緣得見,今日有幸能助將軍一臂,訥之大幸也!"

伍子胥尚且還在錯愕之中,側首看著東皋公這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心知他必定成竹在胸,便也朝著皇甫訥做了一揖,隨後又轉向了東皋公這邊,也是一揖作下,道:"如此,一切有勞東皋公安排了."

東皋公笑著撫著胡須.

"此行見將軍,沒有備下什麼東西,卻有一物獻給將軍,將軍必定心喜."皇甫訥又開口了,隨之從自己的身後解下了一個包著布綢的長劍.

赫然是那柄龍淵寶劍.

"龍淵寶劍?"伍子胥驚詫了,看了皇甫訥一眼,眼中盡是深深的驚和喜,他將手撫摸過那劍身,這熟悉的冰涼,仿佛久違了的老友,又再度回到自己身邊一樣,他終于展顏一笑,"有了這寶劍,子胥才能安心."

多少個日日夜夜擁劍而眠,戰場上殺敵早已經骨血與這寶劍融為一體了,此刻有它在,方能心安.

他再一次深深的朝著皇甫訥作揖,又問:"卻不知皇甫兄是如何得到這把寶劍的?"他記得此劍應當是在楚王宮之中的才對.

皇甫訥笑著道:"我深知將軍苦楚,又對伍氏一族心懷敬佩.聽說將軍之寶劍落在宮中,費無極因此大獲封賞,心中實在氣憤不已,故而托了宮中好友相幫,將這寶劍竊取出宮."皇甫訥說道,卻又狐疑的頓了一頓,"只是聽我那好友說,盜取此劍還多得一人相助."

"卻是何人?"伍子胥急急問道:"我非得好好感謝他一番不可!"

皇甫訥,"聽聞此人乃……秦國公主."

是她!

伍子胥怔住了,心驟然又像是無聲的被人撕裂了一道口,想她,卻又不敢想了,只能酸澀低下了頭,手中卻緊緊的握住了這把寶劍.

到了此時此刻,她依舊像是伴隨在自己身邊似的.

隨後,東皋公讓云姑備了茶水,幾人在這院中長談了一整天,擬定了明日過關的詳細計劃,伍子胥幸得有這二人相助,再次朝著二人深深作揖.

曆經了煎熬,伍子胥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依照著東皋公的話,將自己換了一身老朽衣衫,又將自己換了一些裝扮,這皓首白發之樣,無論怎麼看,都不再有當初伍子胥的風范.

東皋公還不放心,便又連連囑咐著伍子胥,"將軍相貌雖然改變,但是這聲音卻如常,為求保險起見,將軍且裝作聾啞之人,將公子勝安頓好,攜帶出關."

關口之處,依舊是重兵把守,過往行人無論是誰,皆都必須停下接受檢查,可見這一次楚王想抓伍子胥之心如鐵.

遠遠的,便見著費忤高站在城樓上,被卸掉的一只手還包紮著呢,雙目死死的盯著城樓下方,生怕放過了任何一個人.

伍子胥卸他一臂,他此生非報此仇不可!

再說了,伍子胥想要出楚國,必經此昭關,只要把守好這一道關口,諒必他插翅難逃.

伍子胥扮作一砍柴老朽,佝僂著身子,身後的竹簍里裝著吃飽熟睡的公子勝,上面佯裝放著柴被,便一步步,慢悠悠的朝著這關口處走來.

雖說作了一番打扮,而今又容貌全改,但是到了這城門口下的時候,伍子胥的心還是提了起來,畢竟,費忤與他太過熟悉.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夜白頭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險過昭關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