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一百七十七章 急召回都

g,更新快,無彈窗,!

風雪城樓上,太子建的身影如同和風霽月,他的出現不僅讓齊姬面露喜色,更是讓伍子胥長籲了一口氣.

隔著這漫天的風雪,太子建的手從披風下伸出來,道:"你倆都進來說話吧!"

"伍將軍!"齊姬笑著轉向了伍子胥,想要上前攙扶的時候,伍子胥卻已然自己從雪地上站了起來.

進了城,伍子胥被太子召見,外面的冰天雪地,進了這屋子里面,卻也一樣的冰寒,熊建乃堂堂的太子,戍守在這城父之地,竟然也過得這般的清寒.

太子建籠著雙手,背對著伍子胥而站,在伍子胥進門的時候,太子卻屏退了齊姬,單獨留下伍子胥.

"郢城那邊的情況,在你沒來之前,我早料到下場了."太子建徐徐道,他頓了一頓,"自從孟嬴入了棲鳳台之後,父王廢黜我之心只是遲早的問題,你們又何苦做這樣的犧牲,徒遭天下人唾罵.

"該唾罵的人是楚平王,"伍子胥反駁了太子建的話,"你既然早知道他父納子媳之後,對你會有什麼樣的處置,你為什麼不早做准備,你可知道王後與父親為了你,在郢都那邊作了多大的犧牲,只要你回去,楚國的天下全都是你的,可是你現在……",

伍子胥憤而不言,重重的一甩袖,"趁著現在大王還沒下任何處置,你與我回去,我在軍中還有些許威望,從城父帶兵殺回去,還來得及救王後與伍氏一族."

"想必父王不會那麼心狠手辣吧,頂多做個處置罷了,怎敢大開殺戒,徒遭天下人非議?"太子建無奈的一笑,"而我,就依舊守在這里就好,一輩子也行."

"楚平王還怕人非議嗎?如果他怕這些,強占孟嬴之事,他還敢做出來嗎?"伍子胥嘲諷的問,"殿下,隨我回去吧,算是伍員求你了."說罷,他朝著太子建跪了下去,卑躬屈膝,"我將奉你為王,此生效忠."

太子建回首過來,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伍子胥,有一個這樣的摯友,甘願為自己披肝瀝膽,太子建何嘗不動容.但是,心中卻更是有另外的一番思量,他躊躇了許久之後,終于才緩緩的開口,"你可曾想過,如果我回去,孟嬴就活不成了,若我為王,她必須死,朝臣,乃至天下人,都不會容許她活著的."

那是一種恥辱,如若他登基為王的話,孟嬴將是太子建畢生的恥辱,非死不能除.

伍子胥緊抿著雙唇,還是那一句話,"我會護她周全,帶她離開,永生永世不讓她再踏足郢都."

太子建站在那里,默默的看著伍子胥,卻是始終不肯下任何命令.

然而,此時的城外,費無極親帶著騎兵前來,駿馬奔馳于城樓之前,費無極剝下頭上風衣,撩開這一路的風雪,手中祭出楚王的令牌,"大王有令,王後于宮中策劃謀反,現已拿下,急召太子建回郢都,快快打開城門."

聲音洪亮,在這城樓前面,和著風雪聲一起回旋著.

費忤跟在父親的身後,見到這城樓上面久久無動靜,不禁也驅馬上前去,斜著身子上前探問:"父親,大王……似乎不是這個意思啊1"

費無極瞪了兒子一眼,"蠢!"隨後又刻意壓低了聲音,"總得先哄著他開了城門,先拿下他再說,這里是他戍守的地方,你還想在這里動手?"

聞言,費忤嘻嘻一笑,"還是父親計謀深."

…………

屋內,伍子胥依舊跪在太子建的面前,不動如山,他下定了決心,太子建不答應,他決不起身.

然而此時,外面的武士跑進來稟報,"殿下,城外費無極領著大王之令,急召殿下回都."

"父王急召!"太子建終于一動.

可是伍子胥一聞言,卻是趕緊站了起來,急急的擋在將要踏步出去的太子建面前,"殿下,此時大王急召回京,凶多吉少啊!"他極力的勸說著太子建,"為今之計,從城父發兵回郢都是最後的計策,此時殿下如若跟著費無極回郢都的話……"

"父王不可能殺我!"太子建打斷了伍子胥的話,長歎了一口氣,他將手搭在伍子胥的肩上,"員兄之意,建……心領了."

說罷,太子建朝著伍子胥深深的做了一揖,隨後朝著屋外面走去,在臨走之際,則又是停下了腳步,吩咐伍子胥,"你就留在這里吧,不要讓費無極知道你在這里,回郢都之後,我盡力周旋,不會讓母後和你父親有事的."

說罷,便不顧一切的走了出去,伍子胥苦勸太子建無效,只能將雙拳緊握,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背影離去.

太子建走了出去,迎著這風雪前行.

齊姬抱著孩子正想過來,途中,卻是見到太子建的身影急匆匆的朝著城樓外面的方向走去,身後卻無跟隨著伍子胥.

她急急的進了屋子,只見到伍子胥一個人站在那里,無聲長歎.

在問清楚了事端之後,齊姬看著懷中的公子勝,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伍將軍稍等,我帶著孩兒去求他不要回去,他總不能忍心看著我們母子兩人凍死在雪地上吧!"

齊姬的心中也清楚,這將是最後的機會.

就連她都能看得出來,此番如果太子建跟著費無極回去的話,定然是凶多吉少,伍子胥所說的話,才是唯一生機.

可是,他偏偏不聽,齊姬只能夠與孩子以死相逼了.

城樓處,城門打開的時候,太子建孤身一人站在那里,卻面對著此刻在城門外面費無極帶來的兵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費無極見到太子建出來,撚著胡須一笑,"殿下,久違了!"說罷,竟然翻身下了馬,走到了太子建的面前,"大王有令,殿下即刻回郢都,一刻不得延誤."

說罷,費無極側開了身,讓身後的人前來一輛馬車,作勢請太子建上車.

太子建猶豫了一下,"城父之中尚且有些事我不放心,我暫且先回去吩咐幾句."

然而,太子建還未轉身,費無極卻是先他一步擋在了他的面前,奸詐之相畢露,面露凶狠之色,道:"大王說了,一刻不得容緩,殿下,請吧!"說罷,竟是讓人前來,半帶著強硬的姿態讓太子建上了馬車.

太子建心下狐疑,可是又一想,反正自己也不打算違逆了父王的意思,上車就上車罷.

可是就在太子建上車的時候,身後的齊姬卻帶著公子勝趕了過來,"殿下,您難道真的要回郢都去送死嗎?"她高聲大喊著,希望能夠就此阻止下太子建前去的決心.

就在齊姬趕到這城樓面前的時候,卻有無數把刀豁然抽出,架在了齊姬的脖子上.

太子建在馬車上見到這場景,忽然一驚,"費無極,你想做什麼?我隨你回去,可她是太子妃,不容你放肆."

"太子妃!"費無極悻悻然的一笑,看著齊姬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嘲諷的意味,"她算哪門子的太子妃,還不是老夫說什麼就是什麼!"

若沒有他的掉包計,齊姬哪里還能有太子妃這樣的榮譽,呵呵!

隨之,費無極的眼光卻是挪到了齊姬懷中的嬰兒上,干笑了一聲,"原來,殿下 的孩兒出生了呀,正好一並回去,讓大王含飴弄孫,開懷開懷!"說著,大喝了一聲,"把太子妃,也一並帶回去."

"我不回."齊姬緊緊的抱住懷里的嬰兒,忽然害怕了起來.

"由不得你."費無極冷冷一喝,卻命人強將齊姬也給帶上了馬車,隨著這身後武士的浩浩蕩蕩,太子建也並無任何命令下,鎮守在城樓之上的士兵皆都面面相覷,忽然之間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隨著費無極風風火火的帶著太子建與齊姬離開不久,從城外卻有一騎快馬奔馳前來,鐵蹄噠噠,在到達城樓之處,已然將身下的駿馬給跑死了.

"伍……伍將軍呢?"那從馬上滾下來的人倉促的叫喚著,卻也是全身血跡斑斑,看這樣子是拼了命的逃出來模樣.

有人將這人帶到伍子胥的面前去,在見到伍子胥的時候,不禁嚎啕大哭了起來,"將軍,郢城那邊大王下令……斬殺伍氏一族."

伍子胥一震,蹲身下去趕緊揪起這人,瞠大了雙眼問:"那我父親兄長呢?"

"下令……油烹!"

這四個字,讓伍子胥居然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連站也站不穩,心頭只覺得血氣翻滾,竟然一口血劍噴了出來,高聲哭喊了出來,"父親!"

在哭喊聲後,伍子胥抬眸望去,忽然全身一僵,"不好,楚王急召太子回去!"

他已顧不得這許多,趕緊就是往外面奔跑出去,可是奔至城樓前的時候,卻已然沒見到太子建的身影.

只有雪地上,那還殘留著的一道道人馬行過的痕跡.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護她周全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風雪一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