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個不留

g,更新快,無彈窗,!

避無可避.

孟嬴面對著王後的刀鋒前來,身後又有傷,根本就無法再避開這一次,只能夠閉上了眼睛,一切到此為止了.

可是,頃刻之間,卻是聽到了刀鋒劃破了血肉的聲音,痛楚卻並未傳來,孟嬴詫異的睜開眼睛,入眼之處,只覺一片猩紅的顏色灑滿地面.

而楚王的手臂上有鮮血不斷噴湧而出,另一只手則是捂著傷口,雙目帶著無限的怒意,朝著王後大吼了一聲,"賤人……"說罷,那只原本捂著傷口的手,竟然朝著王後一掌扇了過去.

王後倒在了地上,面對著楚王的怒罵,她只有不甘,"大王,我才是你結發數十年的夫妻啊,你竟然為了她以身擋刀劍……"她望著孟嬴,頻頻搖頭,"她就是個禍水,你今日不聽我的話殺了她的話,你遲早會死在她手上的,遲早的……"

"住口."楚王打斷了她的話,怒不可遏,走過去彎身拾起了剛才從王後手上掉落在地的那把寶劍,橫在了王後的頸邊上,"寡人今日才算是看清楚了你這結發妻子的真面目."

冰冷的刀鋒架在脖子上,王後無聲淚落,她知道,這一次事敗,便是一敗塗地了,再無翻身的時刻了.

"如果太子建肯回來的話,寡人是不是就該退位了?"楚王一聲聲質問著,對于剛才在宮門口的事情,耿耿于懷,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了,"如果,剛才費無極不是及時趕到的話,是不是你和伍奢那老匹夫,就打算把寡人直接處置在宮門口了?"

"你這婦人,蛇蠍歹毒,心機居然這麼深,還有臉和寡人提數十年的夫妻情意,你就是這麼多年蟄伏在寡人身邊,等待著這一天的吧?"

面對著楚王的質問,王後的心猶如被刀剮一般的難受,"大王就是這樣看待妾身的嗎?"

楚王冷哼著,"寡人就是直到今日才看清楚你的真面目,真是枉費了這麼多年的夫妻情誼,寡人現在只想把你大卸八塊,丟到荒郊喂野狗……"

"熊棄疾,"王後厲聲叫喚了起來,儼然不懼怕此刻楚王橫在自己面前的刀鋒,兀自撐著身子站起身來,一步步逼近了楚王的面前,"你不要忘記,在你當初與幾個兄弟你死我活的時候,是誰不離不棄守著你,如果不是我族輩鼎力支持,有你今日的楚平王嗎?"

"此一時,彼一時."楚王只回答了王後這一句話,"寡人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寡人就是荒唐,就是鮮廉寡恥,寡人就是要霸媳為妃,你又將如何?寡人告訴你,這一次寡人連太子建也不會放過,千刀萬剮,挫骨揚灰……"說著,便又將手上的劍給扔到了地上,根本不把此刻的王後看在眼里.

"你敢?"王後著急了,瞠大了雙眼上前去,雙手拽住了楚王的衣襟,"他是你的親生骨肉,你把我如何都行,你難道還不肯放過他?這一次……他連唾手可得的王位都不要,他對你仁孝,百般順從……"

"他只要存在一天,就永遠是寡人的心頭之痛."楚王凜冽的扳開了王後的手指頭,"實話告訴你,寡人早想殺了你們母子,只是礙于沒有一個名正言順的借口,這一次……是你自己給寡人一次殺你們的機會."

說著,他將王後很狠一推,隨後轉過身去,查看著孟嬴的傷勢,然後讓侍女趕緊將她帶下去.

但是,王後卻是在聽到楚王的這一番話的時候,久久不能回神過來,就是死了也難以相信楚王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你在說什麼?難道這麼久以來,你就一直在等待這樣的一個機會,等待一個處死我們母子倆的機會?"

她根本無法置信,楚王居然會懷有這樣的心思,直至現在,王後希望是自己聽錯了.

楚王聞言,嘿嘿的笑了起來,走近了王後的身邊蹲下去,"你當真以為寡人在霸媳為妃的時候,沒想過太子建將會是最大的障礙嗎?你別看他現在仁孝忠厚,換做是誰人,都吞不下這口氣,他不敢回來……寡人也會找機會讓他回來的."

"熊棄疾,你連自己的孩兒都不肯放過,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王後怒起罵著,拽起了楚王的手,卻被楚王反手一抓,"寡人給過你們生的機會,是你自己不肯好好珍惜,害死太子的人,是你!"

王後望著楚王,此刻目光睚眦欲裂,甚至于像是從來都不認識這樣的楚平王似的,這樣的眼神,在楚王看來,是極其不舒服的.

"熊棄疾,我真是錯看了你了."她說著,卻是在楚王沒有防備的時候,驟然起身來,用雙手緊緊的箍住了楚王的喉嚨,"我們是夫妻,就算是要死,也死在一起,死在一起……"

如果,能就此拉著楚王一起死去的話,那也是不錯的,此時此刻王後的心中,已然再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楚王根本沒有想到已然成了死灰的王後還會有奮起反抗的一刻,竟然也是受不住整個人朝著地上倒下,被王後死死的鉗制住.

在這一刻,王後就像是瘋了的一般,就連楚王都有些招架不住.

"你松開……"楚王艱難的說著,雙手卻是死死的扣在了王後的手上,只是,王後卻是怎麼樣都不肯松手,"熊棄疾,當初你沒登基的時候,我曾救過你一命,你說過此生不再負我,現在……你就兌現你的諾言吧!

這麼多年,是我陪著你一起出生入死,才有楚國的今日,你穩坐君王之位,卻要我母子為你的無恥付出代價,那就一起死,到了陰曹地府,你再做你的楚平王吧!"

這次,王後當真是下了殺心的了,一邊說著這話的時候,一邊將雙手的力道加重了.

楚王的咽喉被死死的掐住,幾近窒息,就連臉色也憋成了赭色,雙手就是想要掰開她的手指都已然越發的無力,只剩下雙手在邊上不停的撲騰著,剛才那只被傷到的手臂,鮮血不停的流淌出來,沾染了這周邊一大片血跡.

就在楚王的手四下撲騰的抓著的時候,卻是忽然抓到了剛才的那把劍,在這一刻,楚王猶如抓到了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起了寶劍就是朝著王後一揮……

"啊……"

只聽到一聲慘叫的聲音,王後應聲倒地,鮮血如同噴射的一般噴濺在楚王的臉面上,一片猩紅,還帶著溫度.

當楚王起身來的時候,卻是見到王後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著,而剛才楚王的那一劍揮去,正好砍斷了王後的雙臂,此刻鮮血橫流,整個棲鳳台內一片血跡狼藉,已然分不清楚到底是楚王的,還是王後的了.

楚王拄著劍站起身來,惡狠狠的瞪著眼前倒地抽搐的女人,"呸,既然你若不死,寡人自己引頸."

說著的時候,棲鳳台外面,費無極已經帶著人趕到了,"大王,伍奢一黨已然全制住了……"話說到一半,費無極見到眼前的場景的時候卻忽然愣住了,上前去扶住了楚王,"大王,大王您沒事吧,她……她……"

楚王冷哼著,將拄在手上的劍一扔,指著王後的方向,"把這賤人帶下去,寡人要將她凌遲處死,千刀萬剮,死後骨肉喂野狗."

費無極根本沒想到一進來,居然會見到這樣的場景,但是,眼前的場景也正好說明了一件事,王後母子倆是再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王後卻是在聽到楚王的吩咐之後,連連大笑,這聲音淒厲,再看之眼前的景象,簡直讓人滲得慌,她張口,熊棄疾,你寵信費無極,自斷後路,就算你把我凌遲處死又怎麼樣,我哪怕是喂了野狗,也要留著這一雙眼睛,看你怎麼死,看你怎麼個下場!"

楚王聞言,冷笑了起來,"那寡人就命人將你眼睛挖了,讓你看去……"說罷,徑自轉身出了棲鳳台.

費無極留在當處,望了王後一眼,也不禁冷笑了起來,"王後,你和太子殿下,真……"說著,卻又笑了起來.

轉過身去的時候,吩咐了身邊的武士,卻是換作了一副陰狠的模樣,"都還愣著做什麼,大王的話沒聽見嗎,把她帶下去,挖掉眼珠子!"說完,追趕了出去.

楚王想必是氣極了,就連身旁的車輦都不坐,而是氣呼呼的走著,一路上血跡逶迤,顯得格外的刺目.

費無極追上去,請示楚王,"大王,伍奢一黨也已盡數打盡,接下來該如何處置?"

"如何處置?"楚王停了下來,冷睨著費無極,"還用說嗎,自然是……一個不留."

聞言,費無極不禁全身一陣寒顫.伺候楚王這麼多年,費無極這是第一次見到楚王這樣的眼神.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一百七十章 大江東去
下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冷宮之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