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九十八章 公子回秦

g,更新快,無彈窗,!

孟嬴怔住了,太子建的這一句話可以說是戳中了她的痛處,她怔怔的站在當處,任由著頭頂上繁花落下,心中始終無法平靜.

她道:"于你,他當成了此生的兄弟,于楚,他身為楚臣,半點不由人."抬眸看向了太子建,"他若真的與我就這樣歸隱了,我是自在了,可同時我也知道,伍子胥死了,死在了這一場風花雪月之中."

太子建蹙眉,眼光緊緊的鎖著眼前的這個女子,心中卻是隱隱作痛,忽而又是苦笑了起來,眼中帶著許多的豔羨之色,"子胥當真是個有福之人,此生得了你心,又得你這般體己,為他著想."

他沒有說出口的是,哪怕他能得她對伍子胥的萬分之一,那該多好?

可是,太子建自己也知道,這樣的話他這輩子是萬萬再難以說出口的了,哪怕這輩子他與孟嬴有這夫妻的名分,可是終究她已經成了父王的妃子,再難以回去的了.

他退了一步,落落望將眼前的女子,"你之所願,我皆隨之."說罷,他便轉身離去,遠遠的,便見到了站在這庭院外邊的伍子胥,靜默的守候在當處,回首過來看著孟嬴,也不知道剛才隨風飄送的瞬間,孟嬴與太子建所說的那些話,給他聽去了多少.

孟嬴在觸及到了他眼光的時候,不自覺的朝著邊上別過頭去.

…………

然而,此刻的伍家,卻是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費無極親自登門,帶著楚平王的口諭前來,伍奢不敢怠慢,家中待客.

巡視著這周圍,費無極心中一副了然的模樣,合了合襟,淺啜著杯盞中茶,開門見山,"伍老乃是朝中元老,更是明白事理之人,我也不拐彎抹角.想當年伍老周游天下之時,曾收秦國公子夷為徒之事,天下皆知."

"公子夷!"伍奢聞言也是一驚,"費大人,有何事還請再明言."

這公子夷遣返進宮之事,伍奢已然全然知曉,這件事情太過匪夷所思,就連此刻太子殿下都有點無措的樣子,伍奢自然不敢輕易怠慢.

可是,費無極卻是在這個時候登門造訪,又是提及了公子夷之事,伍奢不敢不重視.

果然,費無極將話明說:"伍大夫,你我同朝為官,莫怪我不 提醒你,公子夷已然在大王手中,想必宮里之事,大人是知曉的,而近日我前來在,正是為了此事."

伍奢驀地一下站了起來,定定的看著費無極,雙唇顫顫的,審視著眼前的費無極,"費大夫,此言不可亂說啊!"

"這個老夫自然知道,否則,怎會此時來到府上?"費無極也站了起來,卻是一副極其恭敬的模樣將伍奢給拉著坐回到了椅子上,"你我共為楚臣,自然是效忠于大王,大王心愛之人,你我身為臣子,自然不敢不從."

伍奢憋紅了臉,對著費無極道:"此事極為荒唐,為天下所不恥,老夫怎敢插足其中?"

"敢與不敢都不是伍大夫說了算了的."費無極輕挑著自己的胡須,慫著眉巡視著這周圍,"莫要跟我說,大夫還想忤逆大王的意思?"

"大王,究竟是個什麼意思?"伍奢明問,想著,又覺得極其的不妥,"此事一旦捅開了,楚國將陷入天下嘲笑的地步,難道大王會不明白這一點,更何況,那公子夷乃是秦國王子,大王將他囚禁,這……"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費無極趕緊安撫下來了伍奢,"大王這不是讓我前來補救了嗎?依我看來,這公子夷乃是大夫的得意門生,想必什麼事情都不會隱瞞,公主的下落,想必公子夷再清楚不過的了吧?"

"公主,老夫怎敢……"伍奢卻是帶著些許為難了起來,伍子胥現在已經朝著要與她共同歸隱,這正是伍奢頭疼的地方.

而今這費無極一副陰陽怪氣的模樣,又不知道到底是想要何作為,頓時讓伍奢陷入了兩難之地,又不得明言.

這個孟嬴,當真也是紅顏禍水.

費無極見到伍奢這樣為難,心知自己這一趟是來對了,干脆攏著袖,上前道:"伍大夫,我干脆這麼說吧,大王對這個公主只怕是再難割舍,大王的意思是,讓公主自己選擇,用她換公子夷,你看是否兩全?"

"換?"伍奢再一次驚詫的看著費無極,"如何個換法?"

"公主回宮,公子回秦!"費無極道,"只要公主自願回宮,便能堵住天下悠悠眾口,我等身為臣子的,又何須再顧及這許多?"

"此非上計."伍奢一口否定,"這般做法,倘若公子夷回了秦國,必定惹怒秦王,到時候……"

"那依大人之間,此非上計,何為上計?"費無極也打斷了伍奢的話,似乎並不想聽伍奢的那一套天下之言.

伍奢雙手一拱,極其認真的道:"送公子與公主,一同回秦,表明歉意,力取兩國和平.不要忘了,娶孟嬴本就是為了聯秦制晉,如果現在與秦國交惡,腹背受敵啊!"

這才是伍奢最為擔憂的一點,目前,只能卑躬屈膝,祈求兩國不要開戰才是.

"荒謬,我大楚泱泱大國,又何須這般謹小慎微?"費無極卻全然不在意,在聽到伍奢這些話語的時候,隱約也有動怒的意思,"我跟你說吧,大王甯可割了心頭的肉,也絕不可能放孟嬴回秦的,只要公主肯回宮,任憑他小小一個公子夷,能掀起多大的風浪?莫要忘了,公主嫁太子是嫁,嫁楚王又何嘗不是嫁?"

"話豈是這個道理?"伍奢也氣得不行,這個費無極所言,分明就是無賴之言,"兩國邦交,這般做法,全然無信,豈能堵住天下之口?"

"能不能,也絕非你伍奢能決定的,別忘了,你乃楚國的臣子,乃是大王的臣子,大王的命令,難道你敢忤逆不可?"費無極干脆也搬出了楚王來,"這次,大王已有口諭,誰敢阻攔公主進宮,殺無赦."

伍奢啞口無言,只瞠大了一雙眼看著眼前的費無極,心中對這個大王更是不恥到了極點,若非是等著太子建登基,他當真不如早早的聽了公子夷之言,奔走秦國算了.

可是,終究太子建乃是個仁厚之君,伍奢對這個自己親手調教出來的儲君,還是有萬般的期待的,等到殿下登基……一切都會好的.

這麼想著,伍奢生生的將心中的憤怒給壓了下去,雙手一揖,"老臣不敢忤逆大王,確如大王所料那般,公子夷確實是找到了長公主,如今公主,就在老臣家中,待老臣親自去請."

說著,伍奢竟然真的轉身前去請公主.

費無極不屑的看著伍奢這巍巍的背影,暗自在心中罵:"還裝甚的清高?最終不得乖乖聽從?還親自去請,呸!"

伍奢之舉,費無極豈能明白?

而今太子建正在這府中,這件事一旦宣揚開來,首當其沖的便會是這個太子殿下,伍奢絕對得親自前去,按捺下太子建,否則的話,他這麼多年的心血栽培,將會付之一炬了.

為了一個女子毀了這大好江山寶座,不值當,只能伍奢親自出馬去勸.

去到這庭院前的時候,伍奢輕聲的咳了幾聲,打斷了這前方落花如雨般的靜默.

"父親."

"老師."

子胥與太子二人皆都開口叫喚道.

伍奢走近前去,自從伍子胥將這個女子接回到府中之後,他就沒來看過一眼.如今親自前來一看,饒是他心中忌憚,但是終究是驚為天人,也難怪楚王這厮,哪怕是割了心頭肉,也要將她占為己有.

"公主,老臣來晚了."伍奢兀自上前去,對著孟嬴恭恭敬敬作揖道.

孟嬴站在當處,並沒回禮,也無開口,只是默然的看著他.

伍奢也並不在意孟嬴此舉,直起身來,掃視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又再將眼光放在了太子建的身上,盯了許久之後,他才轉向了孟嬴,語重心長,"子夷乃是我的學生,我不會放任他生死,只是……此番事情,還請公主解圍."說罷,又再度一揖作下.

"什麼意思?"孟嬴終于也是開口了,事關子夷,她自然不可能再沉寂下去了.

伍子胥知道,接下來的這話,可能會讓眼前的形勢大亂,但是,他目前必須保住的是太子建,只能將這決策交由孟嬴來定了.

想罷,他開口,"公子夷已然在楚王的手中,而今費無極正在前廳等候,楚王提出的交換意見,換取公子回秦,公主回宮,回楚宮."

伍子胥臉色一變,"楚王這是在自掘墳墓."

"父王怎能如此?"太子建也在這一刻難以按捺下去了.

然而,伍奢並沒有去在意這兩個男子的情緒,他更加在意的是孟嬴的反應,只要孟嬴肯親自回去的話,保住了公子夷,也保住了太子建,這才是伍奢所求的結局.

他再次問孟嬴,"還請公主明示,若公主不肯回宮,老臣必定不敢強求,定當親送公主回秦國,至于子夷,老臣只能拼死上奏,求大王放過公子一命."

這般以退為進,他卻是狠定了心思,將這決定權放在孟嬴身上.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九十七章 心中之恨
下篇:第九十九章 當反不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