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八十章 明知有恨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夜深濃,同樣的萬籟寂靜,楚宮之中卻像極了一口古井,表面上平波無痕,實際上卻是暗流湧動,時刻等著將人吞噬.

太子殿下被暫時禁足在東宮,大王下令反思.

卻讓人大為震驚的是,最終楚王下令廢黜冉八子的封號,暴尸荒野,說是有辱王家顏面,汙蔑太子.

事實如何,宮中所有人都不敢去追查究竟,甚至就連王後在王殿前面跪了一天一夜,大王都沒有恩賜見上一面,最終卻是在齊姬出了王殿之後不久,大王便下令,這最起碼解了王後的擔憂.

最終,王後深深的朝著王殿的方向跪拜,才在侍婢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回了寢殿去歇息.

齊姬心里擔心太子建,又恐他難受得緊,再加上一整天都被大王訓斥著,根本就滴水未進,她從王殿回來之後,便親自下了一趟廚房,做了一些精致的吃食,親自端著食盒送到太子建那邊去.

夜色深濃,她也沒有帶半個宮娥在身側,親力親為.

只是,在推開太子寢宮宮門的時候,一片寂靜,不見有人在身側伺候著,這讓齊姬的心里狐疑了起來.她推開門進去,迎面而來的一陣陣酒氣,而太子建則孤身一人,漫散的坐在階前,捧著酒壺喝酒.

宮內並無掌燈,而殿下則是披頭散發的模樣,看樣子已經醉了七八分了,當看到齊姬走來的時候,只抬眸淡淡的望了一眼罷了,再無其他.

齊姬卻是吃驚不已,她趕緊將手中的食盒放下,奔至太子建的身邊去,想要搶奪過他手上的酒壺,卻被太子建一偏,搶奪不過來.

"殿下,你這是為何呢?"齊姬苦不能明,更是無法理解太子何以會頹廢至此?"殿下,你不用擔心了,大王沒有任何處置,這件事情過去了,冉八子之死,對你造不成任何影響,母後也讓我來勸慰勸慰你."

她抓著太子建的手臂,不讓他繼續這麼酗酒下去.

太子建卻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樣,"你們都多慮了,此件事情我本就已經做好 最壞的打算,如若父王不開恩恩赦的話,我也認了."

"怎能就此認了?"齊姬卻是一副驚詫的模樣,她瞠大了眼睛看著太子建,眼前的這個頹廢到了極點的男子,忽然讓她覺得陌生.她說:"殿下,你是人中龍鳳,國之棟梁,斷不可為了冉八子這等女人而斷送了自己的呀!"

她說著,也意識到了自己有些過激,停頓了一會兒之後,語氣也有些緩和了下來,"母後為了你也擔盡了心,你若是再這樣下去的話,被她看到,指不定要為你多傷心呢!何況,現在事情也過去了,沒事了!"

她的語氣輕輕的,更像是為了撫平他心中的憂郁而生的,清風拂過湖面,帶著一水清寒.

太子建伸出一手,搭在了她的手上,本來張嘴想要說著什麼的,但是,隨後卻是搖著頭,"你不懂,並非如此,並非如此.今日一切我早就看淡,父王處不處置無所謂."

"你既然已經看淡至此,那又為何還要如此?"齊姬大叫了一聲出來,她甚至都不明白太子建這般模樣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何必苦苦追問?"太子建朝著邊上挪去,還一邊將酒往嘴里灌,"今日我若不殺了那冉八子的話,我實在無法平息心中的怒火,她本就該死,本就該死的."

齊姬看著太子建這般模樣,心中逐漸的愴然了起來,"是的,她本就該死,汙蔑殿下,如此已經是便宜了她了."

換做在齊姬的角度,她也覺得冉八子就這麼死了,是再好不過的結局了.

孟嬴就這麼出宮去了,是生是死未卜,說不定她還能長久的在這宮中立足下去,可是,如果那個冉八子不死的話,那麼她將一輩子受制于她了.

然而,太子建還是輕搖著頭,"也非如此,你不會知道的,當我看到她要殺她的時候,我心中那怒火便已經按捺不下,我這輩子從未如此沖動過,也不曾後悔過,唯一,唯一後悔的……便是不曾將她留下."

他帶著醉意,一雙臉頰酡紅著,就這麼將這些心事和盤托出了,自顧自的喝著酒,完全沒有注意到在一邊上,齊姬聽到他說這話的時候,全身驟然僵住的模樣.

太子搖著那已然見底了的空酒壺,隨手一甩,便倒在這玉階上酣睡了去,只剩下這一身的酒氣和頹廢.

看在齊姬的眼中,竟然是帶著隱約的恨意.

"你竟然,是為了她!"齊姬難以置信的開口,聲音說出的時候是帶著顫抖的,眼淚酸楚怎麼也掩飾不住,"殿下啊殿下,那你可知道,我為了你,付出的又是什麼?"

"我甘願為了你,連命都不要啊!"她無力的跪倒在這地上,明明有恨,可是卻怎麼都對他恨不起來.

只能盡數付諸此刻的無聲之中.

她怔怔的看著太子建醉酒的模樣,緩緩的伸出手來,輕觸在他的容顏上,"殿下,你可知道,齊姬愛你愛得又有多深?她並不屬于你,就算沒有這一場陰謀,她也不會屬于你的!"

孟嬴的一切,她都知道,可是……殿下,你又可曾知道?

夜色依舊清寂,只剩下東宮里依稀傳出來啜泣的聲音,那是一種刻意壓抑住的悲傷,只能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傳遞出來.

而哭完之後,齊姬也只能將太子建給扶起,孱弱的身子架起他那醉倒的身姿,一步步艱難的朝著寢殿的方向去.

孟嬴已然出宮,只要上天垂憐她,總有一天,太子建會全屬于她的.

一陣風吹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連地上的酒漬也都干涸了,那食盒中的食物,也已經全然冷卻.

同樣的風,同樣的夜,吹向楚宮外那片土丘邊上,揚起陣陣的風塵.

子胥將軍一直坐在那里,身影孑然,等待著營帳之中那女子得蘇醒,遠遠看去,竟像一座石雕般,屹立千年.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七十九章 是驚是喜
下篇:第八十一章 不是夢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