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五十八章 天生卑賤

g,更新快,無彈窗,!

"錯了,我是大王的人!"

齊姬的這一句話,讓驪美人登時有些摸不著頭腦,全然愣住了,但是垂眸一看,她的手卻依舊緊扼著自己的咽喉,"你是秦國的公主……"她艱難的說出這麼一句話.

齊姬思忖了一下,又將手給松開,"不錯,秦王交付我的責任,與楚國修好,我與大王之間的承諾,不需要你多詢."

她剛才的那一句話著實說得有些後悔,但是不可否認卻是對驪美人起到了震懾的作用,驪美人剛才那一瞬間都愣住了.

驪美人被她松開了手,鐵青的臉色才稍微有些好轉,但是看到齊姬的時候,眼神之中更多的還是戒備,"你想怎麼樣我管不著,後宮爭寵之事,你堂堂太子妃自然也無須插手."

齊姬輕笑,對驪美人這一番退怯的話語倒是明了了幾分,"既然如此,你我往後河水不犯井水."

驪美人王者這個琢磨不透的太子妃,心中沒有因為兩人就此達成的簡單協議而 放下戒備,反而是更加的看不透,她明明已是坐擁無上尊榮的人了,為何還要大費周章的多此一舉?

偏巧在此時兩人都沉默的時候,不遠處不知是何緣故,冉憐兒居然也神色不善的朝著這邊走來,看這樣子應該是在席間被其他的美人擠兌取笑.

驪美人看到她不快,心中自然多了幾分樂意,拉了拉自己秀發,悻悻然的說道:"別以為誰都能飛上枝頭當主子,奴婢始終都是奴婢,攀上了大王,也洗不掉那一身卑賤的臭味."

她的話,毫不掩飾當中的嘲諷之味,就連齊姬聽了之後,也不免斜覷了一眼驪美人.

雖說齊姬現在表面上是楚國的太子妃,但是她終究也是別人家的婢女出身,驪美人的這一番話,確確實實也讓她的心中一硌.

而冉憐兒顯然也是聽到了這話,在聽到驪美人此言的時候,腳步明顯一頓,隨後卻是更加的抬高了胸脯往著這邊走過來,眼眶紅紅的,顯然是剛才在席間受了氣.

她忿忿不平,"驪美人,好歹你我主仆一場,你自己是什麼出身自不用說,如今我是大王親封的八子……"

"八子又將如何?"驪美人見她不平,心中更是快意,直接打斷了冉憐兒的話,"一個侍奉人的丫鬟,還妄想伺候好大王?"說著,嘲諷一笑,將眼光瞥向了宴會那邊的方向,"我看,也沒幾個人真正把你當主子看的吧?"

冉八子正想再開口,齊姬卻提前打斷了她,"都是宮里姐妹,何須如此針鋒相對?"她說著,往前一站,"何況,你二人往日主仆情分,在宮里也權當照應,何必弄到無法相見的地步?"

"主仆情分……"驪美人嗤之以鼻,掩嘴而笑,"誰稀罕?在這宮廷之中,她最後要栽在誰的手里還說不定呢!"說罷,驪美人竟然將頭一揚,轉身離開了.

"驪美人的脾氣就是如此,冉八子大可不必介意,"齊姬看著驪美人就此離去的身影,轉身對著冉憐兒說道:"何況母後主持後宮,自然不會讓任何人輕慢了八子你的."

說著,齊姬便將手朝著冉憐兒那邊的方向伸去,看這樣子,似是想要和冉憐兒親近.

一來是兩人皆都是奴婢出身,驪美人剛才嘲諷冉憐兒的那一番話,齊姬聽了確實也是心中難堪,二來則是她知道驪美人這人這脾氣,遲早會出事.

今天好歹是嚇唬了她一番,詢問她日後不要再對大王宮中的新美人忌憚在懷,但是,以防萬一,留著一個冉憐兒與她敵對,還是有所好處的.

只是,冉憐兒卻是最知悉一切的人,她看齊姬這般惺惺作態的模樣,心中不禁哂然,在齊姬將手伸向她的時候,她反而是朝著身後一退.

"我這等奴婢之人,如何能承受得起太子妃的厚愛?"冉憐兒特地將"太子妃"這三個字說得極重.

她看齊姬的眼神,自然也是多了一層意思在里面.

于她而言,齊姬不過是和她一樣的奴婢,只不過齊姬更為幸運,她被楚王選中來頂替秦國公主,故而她能夠這麼高高在上,說到底,她也不過是一個賤婢,如何能當得起今日這般華貴?

齊姬卻是一愣,她更是沒想到冉憐兒居然也會對自己防備這麼深?

冉憐兒上下打量著齊姬,之前沒有發覺,都被她的好演技給騙的團團轉,可是現在知道了眼前的這個女人的真實身份之後,她卻只有滿滿的鄙夷.

"不知道太子妃在這宮里可還習慣,這滿眼的金碧輝煌,想必襯您的身份,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吧?"冉憐兒故意說著,隨後假意訕笑了一下,竟然也不想等齊姬開口,徑自朝著齊姬的身邊走過.

齊姬的心中像是硌了一塊石頭般的難受,哽在那里不上不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冉憐兒從自己的面前走過.

"她……什麼意思?"她垂眸,雙手不斷的摩挲著自己的衣袖,心里卻是在沉吟著許多的事情.

冉憐兒這話聽著怪怪的,但是具體哪里怪她卻是摸不著一個准.

正當她轉身的時候,則又是看到太子建扶著內侍朝著寢殿的方向回去,看這樣子,應當是在宴席上面喝多了的緣故.

她癡癡的看著太子建的身影,這個男人猶如清風朗月,就這麼近在咫尺,可是,每每與自己親進的時候,齊姬則又覺得這個男人似乎遠在千里之外,與自己更像是同·床異夢般的存在.

相敬如賓,也僅僅只是相敬如賓而已.

可是,她卻是一顆心就這麼付在了這個男子的身上,從來沒有一個男子能這麼讓她癡迷,更何況,兩個人也已經真正成為了夫妻,雖然她是頂替的,但是夫妻之實卻是真的.

可太子待她,偏偏就這麼不遠不近.

咬了咬唇,齊姬也跨步朝著寢殿那邊的方向走去,詢問了宮里的內侍,說是太子建正在後園之中,不讓人跟隨.齊姬聞言,便回了寢殿取了披風出來,徑自朝著後園方向去.

穿過回廊,便能看到太子建站在花前的身影,那纖長的身姿映著這花前月下,自是人間一番美景,如此男兒,看得她又是一陣面紅·耳·赤.

訕訕然的上前,她將手中的披風披在了太子建的肩上,"殿下,更深露重,當心著涼."

她的軟言細語,卻是將站在那里出神的太子建嚇了一跳,回過身來見是齊姬的時候,才說了一句"是你呀!"卻沒其他怪責,只是盯著自己身上的披風,有些別扭.

他適才是在想當初秦國的那一場風·月,遙遙湖上一曲的聽聞,那個女子如同畫中仙子的那般姿容,卻沒想到身後竟然是自己的太子妃到來.

齊姬見到太子建原本心中是激動的,但是見到夫君待自己的模樣又是這般冷冷冰冰的,不禁神色黯然了下去,"許是妾身叨擾了殿下夤夜賞花的興致……"

"愛妃說的哪里話."太子建打斷了她的話,看了看她的容顏,卻沒多做停留,"本宮只是心里煩悶,卻不知花也不能解語,唯有心知."

"難道妾身,也不能解殿下心中愁悶麼?"齊姬趕緊問道,心里有些急切,眼神直直的望著太子殿下.

被齊姬這麼一說,太子建卻又是心中一愣,隨後卻是失望的搖了搖頭,"非你能理解,除非……"

除非,你是她!

太子建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盡數咽了回去.

齊姬連連追問:"除非什麼?"癡癡的望著太子建的時候,太子建則是搖頭失笑,"愛妃無需多問,都是朝堂之事掛礙,後宮婦人不得多知."

"妾身遵命."齊姬也略帶失望的說著,她的心里也何嘗是滋味?

太子建的神情轉變她又怎麼能看不出來,明明前者所言和後者非是一回事,可是太子建又將言語止住在此,她又怎能再苦苦追問?

心中甚是苦澀.

這個時候,有內侍從回廊那走來,"啟稟殿下,伍將軍到."

"快快叫員兄進來."太子建神情一亮,隨後則又吩咐內侍,"將本宮佳釀也端來,我要與員兄暢飲一夜."

"殿下,"齊姬欲加以阻止,"妾身看殿下適才在宴席之上已喝多了……"

"無妨."太子建將手一揮,隨後又跟齊姬說:"員兄前來我能一舒心中愁悶,你且先回寢殿休息吧!"

齊姬被他所拒,無法多說什麼,只能福身一禮,隨後退了下去.在經過回廊的時候,正巧遇到了伍子胥前來,伍子胥對著齊姬行禮,"末將參見太子妃殿下."

"將軍無需多禮."齊姬軟軟的答,本來還想啟齒再說什麼的,但是卻又欲說還休,隨後朝著伍子胥一頷首,便轉身離開了.

伍子胥側首斜覷著這個太子妃的身影,又看了看站在花前的太子建身影,這二人之間,他多少還是猜測得出幾分的.

終究,殿下是辜負了眼前的這一位太子妃.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五十七章 惺惺作態
下篇:第五十九章 當局者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