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楚宮·孟嬴傳
第九章 脈脈心弦

g,更新快,無彈窗,!

將昏迷中的伍子胥帶往佛堂後面,身上的血還在繼續流淌著,慘白的臉色讓孟嬴心驚,"怎麼辦,再不救治的話,只怕有生命危險."她也真不明白,似乎每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都是在重傷垂危的時候.

打來清水,孟嬴坐在這床沿邊上照料著,也不知道是否傷勢沒傷及要害,伍子胥依稀轉醒了過來,睜開眼的時候,入目時便是這個女子,卻是勉強扯起一抹笑,"又……勞煩你了."說著,他還要起身來.

孟嬴按住了他,"你且先別亂動,身上傷勢如此之重,我這里又沒有醫生,只怕是不好處理啊!"

伍子胥搖著頭,"善戰之人,比這還凶險的情況都遇過,區區一箭,還受得住……"他說著,強撐起來坐著,吩咐了孟嬴給他的准備來一些衣物,還說道:"幫我找藥,我自己動手."

孟嬴詫異了,"這箭傷不淺,你……"她的話說到一半,看著他如此篤定的神情的時候,便也噤聲不語,點了點頭,"好,我幫你去找,你且撐住,不要我回來了之後,死在這里了."

語罷,便轉身出去.

只是,走沒幾步的時候,她則是又停下了腳步來,側首回去問:"我問你,你真的是入宮刺殺秦王的嗎?"

她只想知道自己救下此人到底是不是對的,不然的話,救下了想刺殺王兄的刺客,也不是她的意願.

伍子胥怔了一下,則又搖著頭,"刺殺之事,非我所為."他停頓了下,似乎為了讓孟嬴相信自己,又多說了一句,"我本想出宮的,沒料想在宮道上遇到真正的刺客,侍衛將我誤當成刺客了,我真的……只是進宮來找公主."

孟嬴聞言,不讓人察覺得露出一絲輕笑,"我知道了."說完,再沒有遲疑的轉身出去,徒留伍子胥呆在這小佛堂里面.

箭端還埋在血肉里面,伍子胥捂著自己的傷口只能聽天由命了,只希望她能早些找到傷藥回來,否則的話,他也撐不下多久的.

孟嬴出了小佛堂,依稀能見到院落外面閃竄的人影,她暗自沉吟了一下,心里知道那定然是王後留下盯梢的人,為謹慎起見,她還特地轉身將身後佛堂的門給上鎖了,才放心離去.

她沒有朝禦藥房去,則是朝著王兄的寢殿方向去,身影淡然,襯映在這日光下有著天生的高傲與威嚴.

來到秦王殿前求見,禦醫們還在忙,王後等人焦急等待著,遠遠的瞥見了公主前來的蹤影,在一眾美人之中,她那難看的臉色尤為顯目.

不禁冷哼一聲,王後悻悻然道:"公主不是要長跪于佛前,替大王禱告祈福,大王不醒,你不起身的嗎?"

孟嬴似早料到王後會有這麼一番嘲諷的,心中也了然,"孟嬴放心不下王兄,只想來看看王兄傷勢,末了自會回佛堂禱告,不牢王後費心."

說完,她徑自朝著里面走去,禦醫們正好也走出來,順便傳來了大王的一句口諭,"大王已醒,只說想見公子夷,其余的,誰也不見,都讓各自回宮."

其余美人一陣嘩然,都在擔心大王的安危,但是這既然是大王口諭,也都只能夠回去,只有王後的臉色上帶著一絲得意,誰都知道大王素來喜愛公子夷,公子夷又是王後所出,不出意料的話,這未來太子之位必屬公子夷.

王後見到大王醒來的時候第一個想見的人不是其他宮里的美人,而是她的兒子,心里自然也放下心來了,得意的掃視了這周圍一圈,才轉身離開.

孟嬴見王後如大勝的孔雀般高傲的離開,不想與她再起爭執,只是她此行目的,一來是為了想看看王兄的傷勢,二來……則是朝著那禦醫放在一旁的藥箱走去.

里面瓶瓶罐罐許多,且大王的傷勢乃利器所傷,自然更多的是止血保命的藥散,她順手帶了幾瓶藏在自己的長袖里邊.不動聲色,朝著大王內殿的方向施施然行了一禮,隨後才退了回去.

在離開宮殿的時候,正巧遇到了奉命前來侍疾的公子夷.

翩翩少年,弱冠之子,意氣風發而來,大有未來國君的風范,眼見著這個少年,孟嬴不覺勾起了一抹笑意.

"子夷拜見大姑姑."公子夷與他的生母不同,與孟嬴自小感情甚篤,雖說名分是為姑侄,但是更多的還像是個長姐一般對待,親近得很.

孟嬴伸出手撥開了子夷肩上披散的發帶,道:"王兄此次遇刺,大家都擔心,子夷須得多擔待些."

"子夷知道,還不知姑姑是否要與子夷一同進宮?"公子夷瞠大著雙眼期待,多希望能與孟嬴一同前去.

孟嬴卻是搖著頭,"不了,王兄只召見你一人,等此事了了,你我再聚,不讓你母後知道."否則的話,王後勢必又要重罰公子夷了.

這個少年,在聽到孟嬴這話的時候,自然是不悅了起來,"姑姑又取笑,子夷已經長大,母後也不會多加管制."

"好好好,你且先進宮吧,回頭來我宮中,我做吃的給你."孟嬴只能先應下.

公子夷這才興奮起來,朝著孟嬴施了一禮,"如此,先謝姑姑了."說完,大步流星的朝著秦王宮殿走去,龍行虎步,看在孟嬴眼中也甚是欣慰,秦國的未來如果交到他的手中的話,倒也是件幸事.

眼中的欣慰之色逐漸的被沉重替代,她懷揣著這從王兄那里順來的藥瓶,轉身繼續朝著小佛堂那邊走去,心里著急,也不知道伍子胥此時的情況怎樣了?

佛堂外面的銅鎖還是保持著她離開的時候的樣子,沒被人動過,孟嬴打開進了佛堂,又再度將門給關上.門外,那些盯梢的人卻是時刻不停的關注著這里面的所有動靜,深怕錯漏過任何一絲的動靜.

佛堂的門將一切光線都隔絕了,里面光線並不太亮,她朝著里面內屋走去,見到那個男人閉著眼睛還靠在床沿上的模樣,一下子驚了,急急跑過去,"公子,公子你怎麼樣了……"她著急的叫著.

卻是在搖動他的身子的時候,晃動了他身上的傷口,痛得他睜開了眼睛,"我並無事."他看著她幾乎快要哭了的眼眶,紅紅的,竟然有一絲不忍.

"我,我把藥給帶來了,接下來呢,該怎麼辦?"孟嬴倉皇的將身上帶來的藥瓶給拿出來,著急的問.

伍子胥查看了一下她帶來的藥,頷首道:"如此甚好,我必須把箭頭拔出來,你幫我一下……"他說著,朝著這外面看去.

他是習武之人,外面有什麼樣的動靜不可能瞞得過他的,他此刻最擔心的也是讓人知道了他的行蹤,跟怕連累了她.

孟嬴朝後望了一眼,心里也知道他所擔憂的,"外面有人看守,你萬事小心一些,有事情我都替你擔待下來,切記莫死."

伍子胥被她的這鄭重其事給逗笑了,"不死."他說著,緊咬著自己的牙關,將手放在那箭上,斬斷了的箭一觸碰上便晃動傷口,倒刺下想要拔出來,他蓄積了勇氣,猛地一拔……

這痛楚,幾乎要大吼著宣泄了出來.

只是,礙于這外邊有人在盯梢,這原本要宣泄了出來的大吼叫聲,此刻卻只能強硬的吞忍了回去,緊緊的抓著孟嬴的手腕,一拉,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肩膀,借此宣泄自己此刻蝕骨般的痛.

他的傷,這抱住自己的力道,仿佛是要將她那孱弱的身子捏碎一般,她也跟著一並痛著,血濺了出來,也濺在了她的衣裙上,到了最後,他甚至是張開了口,啃咬在她的肩骨上,卻不肯下狠口,只能顫抖著,忍著這般痛.

"藥,上藥."他顫抖著吩咐.

這一箭拔出來,要麼生,要麼死,他善戰之人早有了這樣的覺悟.可是,孟嬴從小到大都在這深宮之中長大的,哪里曾見到過這樣的場景,渾身是血都已經驚呆了,在聽到了伍子胥這吩咐的時候才像是回魂的一般.

可就連拿起藥瓶的手都連著抖了許多,將那些藥粉撒在那傷口上,汩汩流出來的血讓她心驚,"怎麼辦,血還是止不住,我……我還是叫禦醫過來吧!"

她說著,正想起身出去的時候,伍子胥卻是騰出一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肯放開,"無須……如此."他並不想拖累了她,只讓孟嬴用衣服撕開,緊緊的抱住了傷口,也不知道纏繞了幾圈之後,這血跡才不再滲透出來.

這傷勢,讓孟嬴不覺的流著淚,就連她自己都未必能夠察覺,也不知道是害怕的,還是心疼的,"你很痛吧?"她問,剛才那一刻的慌亂也逐漸的平靜了下來,此刻守在他的身邊.

這個男兒,錚錚鐵骨.

在剛才那般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之下竟然都沒能叫出一聲出來,這該是有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夠克制得住的?

而當她回神過來的時候,他已然昏昏睡下,就這麼緊閉著的雙眼,她此一次這麼近的看清楚了他的容顏.

劍眉斜斜入鬢,即便是昏迷之中也依舊是那般剛毅之樣,算不上世間無雙,卻是這般的動人心弦,竟讓她心旌搖蕩,開始有了異樣的湧動.

她想要起身的時候,卻又發現他的手依舊是死死的抓著她的,就連睡夢中都不肯放手,仿佛心中牽礙的一般,宛若此生珍愛.

孟嬴淡然的笑了起來,"但願,你不要有事."第一次為了一個男兒這般搖動心弦,脈脈含情,將手觸碰過他的容顏,烙下了此生難以磨滅的印記.

"胥……"她叫著他的名,心里忽然有那一瞬間的沖動,若是能長久如此相伴,也非差事.

這佛堂內一刻的安靜,心在'砰砰’的跳動,哪怕外面再怎麼樣的風高浪急,依舊無法撼動這心中的牽掛分毫.

于此同時,佛堂外面的門忽然被人打開了,打破了這里面的平靜,也讓孟嬴的心一時又再度提了起來,豁然站立起來,護在了伍子胥的床前,厲聲大喝,"是誰?膽敢闖我佛堂?"

返回:楚宮·孟嬴傳
上篇:第八章 心頭之恨
下篇:第十章 靈犀一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