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最終章 風起

最終章 風起

(為了趕在八月份完結,最終章有些倉促,請海涵. 本文會出實體書,不過版本與網上的有些差別,某些地方有刪節,某些地方有添加,不過大致的情節和架構不變,請大家多多支持. )

"大渝興兵十萬越境突襲,袞州失守!"

"尚陽軍大敗,合州,旭州失守,漢州被圍,泣血求援!"

"東海水師侵擾臨海諸州,掠奪人口民財,地方難以控制一事態,請求馳援!"

"北燕鐵騎五萬,已破陰山口,直入河套,逼近潭州,告急!"

"夜秦叛亂,地方督撫被殺,請朝廷派兵速剿!"

"……"

一整疊告急文書小山似的壓在蕭景琰的案頭,還有不少的戰報正在傳送的路上,一封封地宣告著事態的惡化. 三個鄰國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段發動攻擊,境內又有叛亂,就算是放在大梁鼎盛時期發生,這也是極大的危機,更何況此時的大梁早已在走下坡路,尤其是當年祁王試圖改良而未果之後,政務腐壞軍備廢馳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近一年來蕭景琰雖大力整飭,略有好轉,但數十年的積弱,又豈能在朝夕之間治好. 如今面對虎狼之師,若無抵抗良策,拼死以禦,只怕真的會國土殘缺,江山飄搖,讓百姓遭受痛失家國之災.

"殿下,除了各地安防必須留存的駐軍以外,可調動地兵力已經統計出來了. 共計十七萬,其中行台軍十萬,駐防軍七萬,另外南境和西境……"

"南境和西境軍都不能動,一來勞師遠調,磨損戰力,遠水也救不了近火. 二來大楚和西厲也不是只會看熱鬧的,必須保持威懾. "蕭景琰一把從兵部尚書李林的手中拿來奏折. 飛快地看著這些兵力的分布情況,"行台軍不用說了,這七萬駐防軍的裝備如何?"

"還可以,大約有兩萬人甲胄不全,但兵部還有庫存,很快就能配好. "

"錢糧方面呢?"

"危急時刻,臣會盡力籌措. "沈追立即接言道,"臣已想了幾個妥當的募資法子,只要殿下同意,臣會負責實施. "

"不必細說了,照准. 你加緊辦吧. "蕭景琰握緊手里的折報,喃喃地又重複了一遍,"十七萬……諸位軍侯覺得如何?"

他這句話,顯然是針對座下被召來議事地幾個高位武臣問的. 這些人面面相覷一陣. 一時都難以發言,最後還是衡國公囁嚅著開口道:"殿下,臣等還是主和……先派員前去商談為好……"

"主和?"蕭景琰冷笑了數聲,"一般來說,都是文臣主和,武將主戰. 怎麼咱們大梁是反地,戰火都快燒過江了,卻是文臣們主戰,列位軍侯主和?"

"殿下,柳大人沈大人他們的意見當然也是為國為民,只不過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不是臣等怯戰,可這只有十七萬,要應對大渝,東海,北燕,夜秦……兵力實在不足啊……"

蕭景琰面如寒鐵,目光如冰針般紮向這位老軍侯的臉:"兵力倒未必不足. 要看怎麼算法了. "

衡國公被噎得臉一紅. 忙起身道:"老臣愚昧,請殿下指教. "

"大渝,東海,北燕和夜秦幾乎是同時興兵. 看起來似乎風煙四起,但我們非要同時把他們平息掉嗎?凡事要先分個緩急,也要看發展下去將會出現的態勢和後果. 東海水師侵擾海境,畢竟登陸的兵力有限,入不了腹地,駐軍本來可以應付,只是地方官安嬉日久,不習水戰而已,所以朝廷不須派兵,只要指派擅長水戰的將領前去統籌戰事即可. 沿海各州駐軍兵將大都已在當地安家,這是保自己的家園,比起異地征派過去地軍隊而言,他們反而要更盡力一些. "蕭景琰直視著殿下諸臣,語調十分冷靜,"再說夜秦,地處西陲,兵力薄弱,在當地作亂而已,最遠也打不過朝陽嶺,不過是疥癬之患. 可先分調鄰近諸州的兵力控制事態,等騰出手來,再好好收拾. "

被蕭景琰這樣一說,整個議事廳內慌亂的情緒頓時穩定了不少. 中書令柳澄拈須道:"殿下分析的極是. 真正危及大梁江山的,只有十萬大渝軍與五萬北燕鐵騎,算起兵力來,我們倒也不必太心虛. "

"可是兵力並不單單是個數字那麼簡單,"蕭景琰刀鋒般的目光緩緩拖過殿下諸武臣的臉,"同樣的兵,不同地人來帶,戰力就不一樣. 現在缺的不是兵,校尉以下的軍官建制也很齊全,我們缺的只是大將,是主帥. 諸位軍侯,大梁已經進入戰時,正是各位為國分憂,建立軍功的時候,不知哪位卿家有意請纓?或者有所舉薦也行. "

他這句話一問,殿下的武臣們差不多全身都繃緊了,盡皆低頭不語. 大梁這十多年來,戰事主要集中在鄰大楚地南境和鄰西厲的西境,其它地方起的狼煙,多由靖王時代的蕭景琰前去征討. 今天坐在這里的高階武臣中大多數已經久不經戰事了,更何況有些還是世襲的,地位雖高,其實沒什麼用,素日里也就是貪瀆克扣一下軍餉,等哪里出了饑民暴動,盜匪占山的事情,再由朝廷指派掛個指揮之職去撈軍功,差事全靠中層軍官去辦,獲利者卻是他們. 所以認真說起來,在蕭景琰這樣征戰出身的人眼中,他們甚至算不上是真正的軍方,要指望他們去打仗,那還不如讓士兵們自殺快一點. 但這些人在京城的人脈關系卻極廣,也都是世家地背景. 若無適當地機會和理由,還真的不能輕易觸動.

"怎麼不說話?"蕭景琰語聲如冰,"衡國公,你說. "

"老……老臣已經年邁,只怕難當重任,還請殿下……"

"那淮翼侯呢?"

"臣……臣……臣……臣也年邁,只要有臣可以做地事情. 臣萬死不辭,可是這領兵迎敵. 臣……心有余而力不足……"

"淮翼侯,正准備跟你說呢,"沈追在一旁插言道,"你的玉龍草場不是養著七百多匹馬嗎?聽說那可都是按戰馬標准馴養的,上次春獵時你自己還說,王公親貴世家子弟都來你的馬場買馬……"

"哎呀,"淮翼侯反應還算快. 立即拍著腦門兒道,"沈大人不提醒我還忘了,今天早時我還跟管家說呢,讓他快把草場里的所有良馬檢查一遍,朝廷一定用得著啊!"

蕭景琰冷著臉,就象沒聽見他說地話一樣,不過視線總算已經離開了他,移向其他人. 很快. 這些或"老邁"或"病弱"的武臣們都紛紛絞動起腦筋來,爭先恐後地想要說明自己家里也有哪些"朝廷用得著"地東西……

"這些下來跟沈追說吧,"蕭景琰毫不容情地截斷了他們的話,"如今當務之急還是盡快馳援北部,阻止大渝和北燕繼續南下,收複失地. 負責北境的尚陽軍新敗. 齊督帥陣亡,軍心不穩,這十七萬的援軍北上,需要一場速勝來穩住大局. 所以本宮決定……"

他話還沒說,議事廳里已經唬倒了一片,沈追接連沖前幾步,大叫道:"請殿下三思!如今國勢危殆,陛下又……又禦體不安,正是需要殿下坐鎮京師的時候,萬萬不可親出啊!"

十來位重臣也紛紛跪下勸止. 連幾個武臣都順著場面. 連連說"不可不可",蕭景琰歎息一聲道:"諸卿之意. 我自然明白. 可是皮之不附,毛將蔫附?大梁的生死存亡,豈不比我一人安危更加重要?"

話雖如此,但誰都不敢說他此時出征會引發什麼樣的朝局變數,心腹重臣們急得直冒火星,偏偏朝廷現在能派出去打仗地人確實沒有幾個,更何況如今的局面不是小陣仗,不是臨時提升幾個中層軍官就壓得住場面的,而是大梁十多年來最大的一次危機,一時半會兒要找出可以替代蕭景琰的人,那可真是不容易.

"對了殿下,"絞盡腦汁後,蔡荃突然靈光一現,"已複職的幾位赤焰舊將正堪重用啊,雖說……剛剛平反就派上戰場有些……呃……不過國家危急,他們也是責無旁貸……"

赤焰舊將所代表的是祁王時代的兵制和用將方針,要擱在平時,高階武臣們一定會想方設法阻礙這些人地位地提升,可現在是戰時,狼煙逼近,危在旦夕,只要有人肯到前方血戰,他們當然是大力贊成支持的.

聽到這個提議,蕭景琰沉吟了一下. 國家情勢如此,赤焰舊將們當然不可能置身事外,這個他早就想過. 可是細細分析下來,也只有聶鋒可以獨當一面,偏偏他的嗓音有問題,指揮起來難免不方便. 而其他人細想起來,為大將足矣,但還不太勝任主帥的職責.

想到此處,蕭景琰的目光不由地移向了大廳的東角. 那里樹了一面擋屏,屏上懸掛著一幅詳細地北境地圖,一個修長的身影正站在圖前,負手仰面,凝神細思,看神態仿佛一點兒也沒有被這邊的吵鬧所影響.

"蘇先生,您也來勸勸殿下吧. "沈追覺得近來太子的態度轉變,好象又特別寵愛這位麒麟才子似的,未及多想,已經開口道,"京里沒有主持大局的人,人心會浮動的!"

梅長蘇被他一喊,這才轉過頭來,有些茫然地問道:"沈大人說什麼?"

"殿下說他要親征!"

梅長蘇立即一皺眉,抬頭看了蕭景琰一眼,雖未說話,但反對之意甚濃.

蕭景琰知道現在時間確實緊迫,軍事上的事留著殿上這些人也沒什麼好商量的,當下命他們各自去忙手頭的事. 等大家都退出之後,他才起身走向梅長蘇. 道:"看你地意思,似乎對于將帥地人選,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

"是. "

"別跟我說你要去,就是我去也不會讓你去地. "

"那我們就先說說別的,"梅長蘇也沒強爭,"這場戰事必須動用赤焰舊將,這一點殿下沒有異議吧?不是我自誇. 雖然帶的不是熟悉的兵,但赤焰人地聲名擺在哪里. 首先就不需要擔心屬下兵將是否心服的問題. "

"這是當然. 對赤焰舊將而言,立威這個過程並不難,大家心里都是敬服地. "蕭景琰贊同道,"再說沉冤方雪就臨危受命,只會令人感佩. 若派了其他人去,怕只怕將士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又要賣命為大老爺們掙功勞’了……"

"我粗排了一下,東海讓聶鐸去是最合適不過的. 你盡可放心;夜秦沒什麼好商量的,暫且不說. 北燕拓跋昊率的五萬鐵騎一路狂飆,後備卻有問題,不象是做足了功夫,有多大企圖的樣子,目的很可能只是為了取得勝果之後,跟我們談判,得到金銀財帛. 或者要回四十年前割讓給我們地三州之地. 拓跋昊是支持他們七皇子的,北燕尚武,他這一戰若能得回失地,七皇子的聲名必然高漲,就算不能,多得些財物也好. 他心里有所欲. 卻患所失,根本經不起幾個敗仗,所以對付他,一定要挫其銳氣,等他發現得不償失時,自然會退兵. 要論以剛勝剛,以快打快,聶大哥的疾風之名可不是浪得的. 雖然他現在說話旁人聽不大懂,不過冬姐已經聽得十分順暢了,他們夫婦同去. 再配些好的校尉偏將. 拓跋昊絕對討不了好. "

"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 兵分兩路,聶鋒帶七萬人迎擊北燕,大渝那邊就是我……"

"景琰,"梅長蘇按住他的手臂,輕輕搖著頭,"你聽我說,先聽我說說好不好?"

"好,你說吧. "蕭景琰一挑眉,"我看你能說出多大一朵花來. "

"首先,你不能去. 這麼大地一場戰事,除了前線厮殺以外,後方的補給調度支援更加重要. 不是我信不過皇帝陛下,而是根本就不能信他. 我敢肯定,你一旦輕出,後果不堪設想,這一點,你千萬不要心存僥幸. "

"這個我何嘗不知,可是……"

"既然你不能去,那我們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就是誰合適去,"梅長蘇快速地截斷了他的話,"站在下階軍官和士兵的立場上來看,他們需要什麼樣的主帥呢?那一定得是一個真心實意想低禦外侮,有聲望,有能力,可以令他們甘願受其驅策地人. 除了不能調動的霓凰和西境軍的章大將軍以外,我只想到了一個人. "

"誰?"

"蒙摯. "

蕭景琰眉頭一皺,立時就要反對,被梅長蘇抬起一只手制止住了,"蒙大哥以前在軍中時,就以作戰勇猛著稱,頗有幾件傳奇軼事,名聲很高,他又是我們大梁的第一高手,在士兵的心中,自然有如天神一般,派他去,場面一定是壓得住的. "

"可是一個人善不善戰,跟適不適合當主帥,這是兩碼事吧?"蕭景琰瞪了他一眼,"你明明知道的,蒙摯確是一員猛將不假,但要擔當主帥之職,他還……"

"我知道,上位者在任命主帥時所要考慮的,當然和士兵們所想的不完全一樣. 身為主帥,首要職責是統籌全局,排兵布陣,這些的確不是蒙大哥所長,需要設法彌補……"

他說到這里,蕭景琰突然明白了過來,"哦,你是不是想跟我說,只要在蒙摯身邊放上一個懂得統籌全局,排兵布陣地人就行了?這個人是不是就是你啊?"

梅長蘇向他露出一個淡淡地笑容,輕聲道:"景琰,你先別急著否決,我也不是憑一時意氣提出這個要求的. 想當年地聶真叔叔,不也是不諳武力,身體孱弱嗎?他常年在前線,除了最後誰也沒逃過的那一次,他何曾遇到過危險?這次你讓我去,自然和他一樣. 有蒙大哥和衛崢在,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可這次援軍地聲勢,怎麼能和當年赤焰軍比?戰場上的艱難危凶你我都知道,我不是擔心你應付不了戰局,實際上那個是我最不擔心的部分,可是小殊,打仗行軍.那是要體力的!"

"我要是對自己的身體沒有信心,就不會向你要求出征了. 你想想. 我明知蒙大哥並非帥才,卻勸你任命他,如果正在交戰的關鍵時刻,我自己突然病個人事不知的,那豈不是害了蒙大哥,更對不起前線地將士和大梁的百姓嗎?"梅長蘇凝視著好友地臉,言辭懇切. "景琰,你相信我,我最先考慮的就是自己的身體狀況,這一點不成問題. 當前的局勢如此危殆,也由不得我冒險任性啊!"

蕭景琰抿緊了嘴唇,找不出話來反駁他,但心里終究是懸著的,不肯點頭. 索性便板起了臉,不開口.

梅長蘇並沒有進一步勸說,反而慢慢步至窗前,看著庭外有些蕭疏的深秋景致,眉宇之間神情悠遠,仿佛正在回溯時光的逆影. 遙想過去地崢嶸與青春.

"北境,是我最熟悉的戰場,大渝,是我最熟悉的對手. "良久後,梅長蘇緩緩回頭,薄薄的笑意中充滿了如霜的傲氣,"也許因為骨子里還是一個軍人,即使是在這漫漫十三年的雪冤路上,我也隨時關注著大渝軍方的動向,沒有絲毫的放松. 說句不怕你惱地話. 就算是你. 也未必比我更有致勝的把握,更遑論他人. 擇適者而用. 是君主的首責,而你我之間,不過私情而已. 景琰,大梁的生死存亡,難道不比我一人安危更加重要?"

梅長蘇剛才並沒有留心聽大殿這邊的爭論,但他說的這最後一句話,卻與蕭景琰試圖說服群臣地那句話一模一樣,令這位背負著江山重責的監國太子不由心頭一緊.

如果面前站著的是林殊,一切自然順理成章,沒有人會想要阻止林殊上戰場的,他是天生的戰神,他是不敗的少年將軍,他是赤焰的傳奇,大梁的驕傲,他是最可信任的朋友,最可依賴的主將……然而現實總是殘酷地,再堅韌地心志和強悍的頭腦也抵不過病體地消磨,只要一想起他病發暈迷的那一夜,蕭景琰的心便會揪成一團,不管怎麼說,梅長蘇終究不再是林殊了……

"我聽衛崢說,你有一個蒙古大夫吧?"沉思半晌後,蕭景琰想到了一個拒絕的借口,"我要見見他,如果他說你可以去,我就同意……"

聽到這個要求,梅長蘇的眸中突然快速閃過了一抹複雜的神情,不過瞬間之後就消失了,再仔細看時,表情已被控制得相當完美.

"好吧,我回去跟藺晨說說. "梅長蘇微微欠身,"籌措出征,殿下還有一大堆事要辦,我先告退了. "

蕭景琰被他自若的神態弄得心里略略發慌,總覺得有些什麼掌控之外的事情在肆無忌憚地蔓延,可細細察時,卻又茫然無痕.

不過這股異樣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前方急報很快又一波接一波地湧了進來,瞬間便占據了他的全部思緒. 一系列的兵力調動,人事任免,銀糧籌措,戰略整合,各部大臣們輪番的議稟奏報,忙得這位監國太子幾乎腳不沾地,甚至沒有注意到梅長蘇是什麼時候悄悄退出的.

比起緊張忙碌的東宮,蘇宅顯得要安靜甯和得多. 不過戰爭的陰霾已經彌漫了整個京師,蘇宅也不可能例外,當梅長蘇進門落轎之後,大家雖極力平抑著,但投向他的目光還是不免有些躁動不安.

"請藺公子來. "梅長蘇簡略地吩咐黎綱後,徑直便回到了自己的臥房. 片刻後,藺晨獨自一人進來,臉上仍是帶著笑,站在屋子中央,等著梅長蘇跟他說話. 可是等了好一陣子,梅長蘇卻一直在出神,他只好自己先開口道:"我剛剛出去了一趟,你有幾個小朋友正在募兵處報名從軍呢. 看來這世家子弟也分兩種,一種如同蠕蟲般醉生夢死毫無用處,另一種若加以磨礪,卻可以比普通人更容易成為國之中堅……"

"國難當頭. 豈有男兒不從軍的?"梅長蘇語調平靜地道. "藺晨,我也要去. "

"去哪里?"

"戰場. "

"別開玩笑了,"藺晨地臉色冷了下來,"現在已經是冬天,戰場在北方,你勉強要去,又能撐幾天?"

"三個月. "

他答的如此快捷. 令藺晨不禁眉睫一跳,唇色略略有些轉白.

"聶鐸帶來了兩株冰續草. "梅長蘇的目光甯和地落在他的臉上,低聲道,"此草不能久存,你一定已經將它制成了冰續丹,是吧?"

"你怎麼知道的. "

"這里是蘇宅,我知道有什麼奇怪?"

藺晨背轉身去,深吸了兩口氣道:"你知道也沒用. 我不會給你的. "

"你的心情,我很明白. "梅長蘇凝望著他地背影,靜靜地道,"如果按原計劃,我們一起去賞游山水,舒散心胸,那麼以你的醫術,也許我還可以再悠悠閑閑地拖上半年……一年……或者更久……"

"不是也許. 是可以,我知道自己可以!"藺晨霍然回頭,眸色激烈,"長蘇,舊案已經昭雪,你加給自己地重擔已經可以卸下. 這時候多考慮一下你自己不過分吧?世上有這麼多的事,一樁樁一件件永不停息,根本不是你一個人能解決完的!你為什麼總是在最不該放棄的時候放棄?"

"這不是放棄,而是選擇,"梅長蘇直視著他的雙眼,容色雪白,唇邊卻帶著笑意,"人總是貪心的,以前只要能洗雪舊案,還亡者清名. 我就會滿足. 可是現在,我卻想做的更多. 我想要複返戰場,再次回到北境,我想要在最後地時間里,盡可能地複活赤焰軍的靈魂. 藺晨,當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長蘇,卻能在最後選擇林殊的結局,這于我而言,難道不是幸事?"

"誰認識林殊?"藺晨閉了閉眼睛,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緒,"我萬辛萬苦想讓他活下去的那個朋友,不是林殊……你自己也曾經說過,林殊早就死了,為了讓一個死人複活三個月,你要終結掉自己嗎?"

"林殊雖死,屬于林殊的責任不能死. 但有一絲林氏風骨存世,便不容大梁北境有失,不容江山殘破,百姓流離. 藺晨,很對不起,我答應了你,卻又要食言……可我真的需要這三個月. 就公義而言,北境烽火正熾,朝中無將可派,我身為林氏後人,豈能坐視不理,苟延性命于山水之間?從私心來講,雖然有你,但我終究已是去日無多,如能重披戰甲,再馳沙場,也算此生了無遺憾,所得之處,只怕遠遠勝過了所失……"梅長蘇用火熱地手掌,緊緊握住了藺晨的手臂,雙眸燦亮如星,"冰續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藥,上天讓聶鐸找到它,便是許我這最後三個月,可以暫離病體,重溫往日豪情. 藺晨,我們不言大義,不說家國百姓,單就我這點心願,也請你成全. "

藺晨怔怔地看著他,輕聲問道:"那三個月以後呢?"

"整個戰局我已經仔細推演過了,敵軍將領的情況我也有所掌握,三個月之內,我一定能平此狼煙,重築北境防線. 對于軍方的整飭,景琰本就已經開始籌劃,此戰之後,我相信大梁的戰力會漸漸恢複到鼎盛時期. "

"我是說你,"藺晨眸色深深,面容十分沉郁,"三個月以後,你呢?這冰續丹一服下去,雖然能以藥效激發體力,卻也是毫無挽回余地地絕命毒藥,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羅神仙,也難多留你一日. "

"我知道. "梅長蘇淡淡地點頭,"人生在世,終究一死. 藺晨,我已經准備好了. "

藺晨牙根緊咬,一把扯開自己的衣襟,從內袋處抓出一個小瓶,動作十分粗暴地丟給了梅長蘇,冷冷道:"放棄也罷,選擇也好,都是你自己的決定,我沒什麼資格否決,隨便你……"說著轉身,一腳踹開房門,大步向外就走.

"你去哪里?"

"外頭的募兵處大概還沒關吧,我去報名. "藺晨只是略停了停腳步,頭也不回地道,"我答應過要陪你到最後一日,你雖食言,我卻不能失信,等有了軍職,請梅大人召我去當個親兵吧. "

梅長蘇心頭一熱. 冰涼地小瓶握在手中,突然開始發燙. 守在院子里的其他人雖然不知道冰續丹的存在. 也不知道兩人談話的細節,但從藺晨走時所說的這句話,大約也能推測出梅長蘇已經決定出征北境. 幾個侍衛都是熱血小伙,黎綱和甄平更是舊時軍士,他們一方面都想要上疆場衛國殺敵,另一方面又怕梅長蘇經受不起征戰艱苦,矛盾重重之下. 都呆呆地站在院中,不知該作何反應才好.

在一片僵硬的氣氛中,宮羽抱琴而出,廊下獨撫. 纖指撥撚之間,洗盡柔婉,鏗鏘錚錚,一派少年意氣,金戈鐵馬. 琴音烈烈至最高潮時,突有人拍欄而歌:

"想那日束發從軍,想那日霜角轅門,想那日挾劍驚風,想那日橫槊凌云……流光一瞬,離愁一身. 望云山,當時壁壘,蔓草斜曛……"

歌聲中,梅長蘇起身推窗,注目天宇,眉間戰意豪情,已如利劍之鋒,爍爍激蕩.

越一日,內閣頒旨,令聶鋒率軍七萬. 迎戰北燕鐵騎. 蒙摯率軍十萬,抗擊大渝雄兵. 擇日誓師受印. 在同一道旨意中,那位在帝都赫赫有名地白衣客卿梅長蘇,也被破格任命為持符監軍,手握太子玉牌,隨蒙摯出征.

臨出兵地前一天,梁帝大概是被近來的危局所驚,突發中風,癱瘓在床,四肢皆難舉起,口不能言. 蕭景琰率宗室重臣及援軍將領們榻前請安,並告以出征之事. 當眾人逐一近前行禮時,梅長蘇突然俯在梁帝地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早已全身癱麻的老皇竟然立時睜大了眼睛,口角流涎,費力地向他抬起一只手來.

"父皇放心,蘇先生是國士之才,不僅通曉朝政謀斷,更擅征戰殺伐. 此次有蒙卿與他,亂勢可定,從此我大梁北境,自可重得安固. "站在一旁的蕭景琰字字清晰地說著,眸中似有凜冽之氣.

梁帝的手終于頹然落下,歪斜的嘴唇顫抖著,發出嗚嗚之聲. 曾經的無上威權,如今只剩下虛泛的禮節,當親貴重臣們緊隨著蕭景琰離開之後,他也只聽得見自己粗重地呼吸聲,在這幽寒冷硬,不再被人關注的深宮中回蕩.

第二天,兩路援兵的高級將領們便拜別了帝闕,束甲出征. 如同當年默默看著梅長蘇入京時一樣,金陵帝都的巍峨城門,此刻也默默地看著他離去. 到來時素顏白衣,機詭滿腹,離去時遙望狼煙,躍馬揚鞭. 兩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換了江山,唯一不變的是一顆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初冬的風吹過梅長蘇烏黑的鬃角,將他身後地玉色披風卷得烈烈作響. 烏騅駿馬,銀衣薄甲,胸中暢快淋漓的感覺還是那麼熟悉,如同印在骨髓中一般,拔之不去.

放眼十萬男兒,奔騰如虎,環顧愛將摯友,傾心相持. 當年梅嶺寒雪中所失去的那個世界,似乎又隱隱回到了面前. 煙塵滾滾中,梅長蘇的唇邊露出了一抹飛揚明亮的笑容,不再回眸帝京,而是撥轉馬頭,催動已是四蹄如飛的坐騎,毅然決然地奔向了他所選擇地未來,也是他所選擇的結局.

尾聲

大梁元佑六年冬末,北燕三戰不利,退回本國,大渝折兵六萬,上表納幣請和,失守各州光複,赦令安撫百姓. 蒙摯所部與尚陽軍敗部合並,重新整編,改名為長林軍,駐守北境防線. 在這次戰事中,許多年輕的軍官脫穎而出,成為可以大力栽培的後備人才. 蕭景琰,言豫津也皆獲軍功,只是前者因身世之故,辭賞未受.

對于百姓,朝臣和皇室而言,這是一場完整的勝局,強虜已退,邊防穩固,朝堂上政務軍務的改良快速推進著,各州府曾被摧毀的家園也在慢慢重建.大多數歡欣鼓舞的人們在一片慶賀的氣氛中,似乎已經忽略了那些應該哀悼的損失.

但蕭景琰沒有忘記,他在東宮地一間素室中夙夜不眠地抄寫本次戰事中那些亡者地名字,從最低階的士兵開始抄起,筆筆認真. 可是每每寫到最後一個名字時,他卻總會丟下筆伏案大哭,悲慟難以自抑,連已懷有身孕地太子妃,都無法從旁勸止.

元佑七年夏,聶鐸從東海歸來述職. 但他與霓凰的婚事,蕭景琰總是不肯答應,直到有一天,宮羽帶來了梅長蘇所寫的一封信,他才默默首肯. 婚後霓凰將南境軍交給了已日趨成熟的穆青,隨同聶鐸叩別林氏宗祠,一起去了東境駐守海防.

元佑七年秋,太子妃產下一名男嬰. 三日後,梁帝駕崩. 守滿一月孝期,蕭景琰正式登基,奉生母靜貴妃為太後,立太子妃柳氏為皇後.

庭生果然被蕭景琰收為義子,指派名師宿儒,悉心教導. 由于他生性聰穎,性情剛強中不失乖巧,蕭景琰對他十分寵愛,故而他雖無親王之份,卻也時常可以出入宮禁,去向太後和皇後請安.

長壽的高湛依然掛著六宮都總管的頭銜,只是現在太後已恩准他養老,可以在宮中自在度日,不須再受人使役. 高湛十分喜歡那個玉雪可愛的小皇子,常去皇後宮中看他,每次庭生抱小皇子在室外玩耍時,他都要堅持守在旁邊.

"高公公,你要不要抱抱他?"看著這滿頭白發的老者眼巴巴在旁邊守護的樣子,庭生有時會這樣笑著問他,但每次高湛都躬著身子搖頭,顫巍巍地說:"這是天下將來的主子,老奴不敢抱……"

對于他的回答,庭生似乎只當清風過耳,並不在意,仍舊滿面歡笑地,引逗著小皇子呀呀學語.

"看他們兄弟倆,感情可真是好,"旁邊的奶娘一邊笑微微地說著,一邊注意天色,"不過也該抱進去了. 天這麼陰,高公公,你覺不覺得……好象起風了?"

"不,不是起風了,而是在這宮牆之內……風從來就沒停過……"眯著昏花的雙眼,曆事三朝的老太監如是說.

(完結)

終于完結了,海姐姐已經快崩潰了. 別問俺有沒有續集,也別問俺還會不會寫其他的琅琊榜中人,反正現在俺絕不做任何的承諾,先休息夠了再說……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雪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