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六十九章 身份

第一百六十九章 身份

乍一聽到自己的名字如同往日一樣被叫了出來,蕭景琰又是驚訝又是感慨又是歡喜,心頭熱辣辣地湧起滾燙的硬塊,堵在喉間咽之不下,可又不願表現的過于激動,讓好友看了難過,所以一時之間臉色變幻了幾次,最終也沒能穩妥地定下來.

梅長蘇不由笑了起來,道:"你也別太體貼我了,我能從梅嶺的血海里爬出來,走到這里,哪里有那麼脆弱?在你面前,感到傷痛是難免的,但若是一味沉溺于慘苦哀情難以自拔,那倒也不是我……"

這句話簡直就是說到了蕭景琰的心里,他立即高興地道:"你能想開我就放心了,其實你也沒怎麼大變,就是安靜了些,大家年歲漸長,這也是應該的,你看我,我也不象當年那般愛跟你鬧了. 只要人還在,變了個樣子又有什麼要緊的?等這案子翻過來之後,你還是林殊,我還是景琰,我們還可以跟以前一樣……"

"景琰,"梅長蘇搖搖頭,打斷了他的話,"不可能了,無論這個案子翻得有多徹底,我都只能是梅長蘇,永遠不可能再是林殊了……"

"為什麼?"蕭景琰濃眉一跳,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只要汙名洗雪,你當然可以得回原來的身份,誰要敢對此有所異辭……"

"你聽我說完,"梅長蘇用沉靜的目光示意他重新坐下,"蘇哲是什麼樣的人. 他曾經怎樣在太子和譽王之間游走,全京城都知道. 他身為陰詭之士,行陰詭之術,雖是奪權利器,卻終非正途……"

"可是……"

"景琰,"梅長蘇不由他分說,立即截斷了他. "于我而言,翻案就是結局. 我能看到這一天已經很滿足了,可對你而言,洗雪舊案只是開始,你還要掃除積弊,強國保民,振興大梁數十年來地頹勢,還天下一個去偽存真,清明坦蕩的朝局.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 你需要一個完美的開端,亡者英靈在上,也希望能看到你在天下人心中是一個有情有義,公允無私的君主,象蘇哲這樣的人,絕不能成為你所看重的寵臣,這會讓天下誤解新君依然是喜愛制衡權術之人,違背你我地初衷. 更何況,我以蘇哲之名.在京城行事已久,這兩年來的次次風波,多多少少都跟我脫不了關系,再加上形容大改,身上無半點往日之痕,單憑數人之證. 就突然說我是林殊,未免驚世駭俗,讓人難以置信. 想我赤焰七萬兄弟,烈烈忠魂,盼地就是昭雪的這一天,若因為我一己之私,引得後世史筆如刀,把一樁清清白白的平冤之舉,無端變成了惹人揣測,真假難辯的秘辛,那我這十三年的辛苦. 又所為何來?"

"就是因為你十三年的辛苦. 我才不能眼看著你再受委屈!"蕭景琰終于忍不住反駁道,"天下人如果誤解你. 那是天下人的愚鈍,你又何必介意?"

"說實話,我真地介意. "梅長蘇郁郁一笑,"不僅我介意,我還希望你也介意. 不把天下人的評價放在心頭的人,就不知自省和約束為何物,這又如何做得了明君?再說,得不回林殊這個身份,未必就是委屈. 我做梅長蘇十幾年,都習慣了. 就讓當年的林殊,永遠保持他在大家記憶中的樣子,不也很好嗎?"

蕭景琰抿緊嘴唇,深深地看了他許久,突然問道:"你想離開京城嗎?"

"呃?"梅長蘇沒想到他有此問,目光一顫,臉色稍稍有些發白.

"你堅持只做梅長蘇,卻又說他是陰詭之士,不適合留在君主身邊,那言下之意就是說你不適合留在我身邊了?"蕭景琰緊緊盯著好友的眼睛,一瞬也不放松,"你是不是打算翻案之後就離開京城,去退隱江湖呢?"

梅長蘇的臉上露出完美的微笑,語調輕松地道:"我十三年來旦夕未歇,也確實覺得累了. 你現在羽翼已豐,身邊賢臣良佐充足,治國無虞,就放我出去逍遙逍遙有何不可?過個三五年,我就會回來看你,你我地兄弟之情,朋友之誼,總不至于不見面就維持不住吧?"

蕭景琰絲毫沒有被他的笑容打動,面色依然冷硬,"小殊,你跟我說實話……你的身體還好吧?"

"身體啊,"梅長蘇笑著揉了揉腦門兩邊的太陽穴,"肯定不能跟當年比了,沒有勁力,武藝全廢,如果現在再跟你動手,可就只有被打的份兒了. "

"是嗎……"蕭景琰又盯著他的眼睛看了許久,這才綻出一絲微笑來,"那我等你,等你養好了我們再比. "

梅長蘇垂下雙眸沒有說話.

"……養不好了嗎?"

"嗯. "

"那也沒關系,"蕭景琰忍著心頭激蕩,拍拍他地肩膀,"人還在就好. "

梅長蘇也笑著點點頭,端起桌上的新茶慢慢地啜飲.

"看你的樣子,除了讓我不公開你的身份外,還有其他的事要說?"

"是,"梅長蘇放下茶碗,神色稍轉凝重,"我還想跟你商量一下庭生的事. "

"庭生?庭生在我這里很好啊. 文才武藝都深得教習贊譽,很有他父親當年的風采呢. 等將來塵埃落定了,我們就……"蕭景琰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問題所在,一下子咽住了.

"皇室傳承,核定血脈最是嚴謹,"梅長蘇語調低沉地道,"出生時沒有金匱玉碟,沒有內廷司的赤印寶冊,就沒有皇家子弟的身份. 雖說我們知道庭生是祁王地遺腹子,但他畢竟生于幽掖庭. 冒頂了他人之名,雖然那是為了保命地無奈之舉,卻也使他不可能再重歸皇室了……"

蕭景琰是皇室中人,當然知道他所言不虛,只是以前對于是否能最終奪嫡雪冤沒有把握,所以一時未曾考慮過庭生地身份問題,此時靜心一想. 不禁啞然.

"至于祁王的宗嗣,將來即使要續祧. 那也只能從你或者其他王爺所生地孩子中挑一個過去,總之庭生是沒有這個資格了,"梅長蘇說著,神色有些黯然,"即使你將來登基為帝,也不能為了他一個人開先例,亂了皇族的宗法倫常……"

蕭景琰長歎一聲道:"皇室宗法嚴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想當年惠帝膝下無子,尚且不能把遺于民間地私生皇子帶回,又何況庭生. "

"景琰,"梅長蘇略略向好友靠近了一點,低聲問道,"你沒跟庭生說過他的身世吧?"

"沒有啊,孩子還小,受了那麼多苦. 我又不想讓他去複仇,跟他說這個干什麼?"

"紀王更沒說過……"梅長蘇擰眉思忖,"可是我總覺得庭生他知道……這世上有許多事,不知道時很知足,可一旦知道了,反而會添許多地雜念與煩惱. 景琰. 庭生的性子越沉靜,我越覺得擔心他,將來……你要多多花些精力注意他,讓他安安穩穩度此一生,方不負祁王在天之靈……"

蕭景琰揚著臉想了半晌,道:"這樣好了,要庭生進宗室是不可能的了,不如我收他為義子,好歹提一提他的身份. 他是祁王兄的孩子,品格非俗. 就算將來做不成一代賢王. 至少也該是朝廷棟梁嘛. "

"我倒覺得……"梅長蘇皺著眉頭,吐辭有些猶豫. "讓庭生離皇室核心遠一點會比較好……"

"為什麼?"

梅長蘇遲疑了一下,想想又笑了,"也不為什麼……也許是我多慮,我總覺得對于庭生這樣吃過苦的孩子來說,平凡安康的生活也許才是最幸福地吧. "

"就是因為他吃過苦才要補償他嘛,"蕭景琰也笑道,"庭生活下來不容易啊,我會好好教養關照他的,再說不還有你嗎?就算將來我有了什麼疏忽之處,你提醒我好了. "

說到"將來"二字,梅長蘇胸口一悶,卻又無言,勉強笑了笑,起身道:"我也該告辭了. 接下來的重擔盡壓于殿下一人之肩,實在辛苦你了. "

"又跟我客氣,"蕭景琰今天與他把該說的話都談開了,心情甚好,一面站起來相送,一面道,"母親說心緒安甯對你有好處,這幾日就好好養一養吧. 壽儀那天,只怕是半口氣也松不得,你可支撐得住?"

"你說呢?"梅長蘇笑容淺淡,"這些年為的就是這一天,我死也要撐住的. "

蕭景琰不知為什麼,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刺心,皺眉道:"你別說的那麼誇張,其實萬千功夫都是做在前面的,我們現在勝算極大,真地用不著太緊張. 這幾日我會時刻留心,蒞陽姑姑那邊也不會放松,你盡管休養你的,只要有我在,任何的意外都休想發生. "

梅長蘇見他信心十足,也覺寬慰,點頭應了,走出正閣召喚飛流. 蕭景琰本想送他到外殿落轎處,被一口拒絕,也只好站在正閣的影壁外,目送他二人離去.

回到蘇宅後,梅長蘇覺得有些疲累,扶著飛流,正想到臥榻上去躺一躺,這時房門一響,藺晨大搖大擺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神秘的笑容,得意洋洋地道:"有個好消息,你要不要猜一猜?"

他不問人家要不要聽,卻問要不要猜,一看就知道他現在有些無聊. 梅長蘇懶得理他,一閉眼睛,就倒了下去.

"猜嘛猜嘛,"藺晨趕過來將他拖起,"我發現你最近運勢很強,有點心想事成的味道. 這個好消息對你來說絕對是錦上添花,我讓你猜三次!"

梅長蘇定定地瞧了瞧他滿溢著笑意地眼睛,心里突然一動,失聲道:"你抓到夏江了?"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允諾
下篇:第一百七十章 開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