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六十七章 請求

第一百六十七章 請求

蕭景睿說這句話的時候,語調不高,卻透著一股堅持與決心,蒞陽長公主覺得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正緊緊地扼住了她的咽喉,使她不得不像象一個溺水的人緊攀浮木般,死死抓著兒子不放.

"景睿,你聽娘說……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他有多狠,當年不是沒有人喊冤,可是他不聽,不聽!晉陽姐姐,宸妃,景禹……當我看著他們死的時候,我就知道皇上已經下了世上最絕最狠最毒的決心. 這案子是他心里最大的逆麟,誰要想去碰,就等同于要推翻他高高在上的威權,不會有好下場的!你想想看,黎老先生,太傅,還有你英王伯伯,哪一個不是名傳天下,舉足輕重?可是結果呢,誰也拗不過一顆冷酷的天子之心……景睿,你別犯傻,難道你還能公告天下,宣揚皇帝陛下所犯的大錯?"

"那麼母親,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嗎?"蕭景睿靜靜地道,"把真相從腦中抹去,好象從沒有讀過這封手書一樣,是嗎?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我們的良心,可還能有一日的安眠?"

"景睿……"

"我明白母親的想法. 可是真相就是真相,無論我們是否有能力改變所有被顛倒的黑白,但最起碼,我們不能當那個隱瞞的幫凶. "蕭景睿想掙開母親的手,但卻被抓得更緊,略略加大一點點力道,蒞陽長公主的淚珠便如斷了線一般. 令他不得不停下來,耐心地繼續勸說,"母親,現在已有人來奪取這份手書,不是我們想要置身事外就可以地. 您要相信,這天地間至高至正的,不是帝王君皇. 而是道義與事實. 不過您放心,我雖然做不到袖手不理. 但為了母親,我是不會魯莽行事的. "

蒞陽長公主慌亂地搖著頭,散亂的發絲被冷汗浸濕了貼在臉側,使她整個人顯得格外蒼老與憔悴. 眼看著說服不了兒子,她的腦子急速地轉動著,突然閃過一道亮光.

"景睿,我們把這個. 交給太子吧!"

"什麼?"

"太子啊,"蒞陽長公主急切地道,"你不在國中時有沒有聽說過,大梁有了新的太子?"

蕭景睿沉吟著慢慢點頭,"聽說過,是靖王……"

"對對,"蒞陽長公主深吸一口氣,力圖鎮定. "也許你記不清楚了,景琰這孩子跟祁王和林家,那是有割不斷的淵源,林家地小殊跟他一起長大,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說這世上有誰會真心實意想要替祁王和林氏雪冤,那一定是他. 我們把這封手書交給太子. 不是比在我們手上更有用嗎?"

"新太子……"蕭景睿若有所思地蹙起眉頭,"我以前與他接觸得不多,不了解他是什麼樣地人. 雖然說當年他們有故舊之情,但如今太子正位東宮,等著就要繼承大寶,他會冒著觸怒陛下的風險,掀翻這樣的大案嗎?"

"景琰素來心性良正,我相信他不會忘記舊時恩義. "蒞陽將手稿抓過來卷起,重新裝回香囊之內,快速道. "娘這就去東宮. 你就什麼都不要管了. 無論太子的態度如何,娘畢竟都是他的姑姑. 怎麼都不會有事的. "

"怎麼可能讓母親一個人去?"蕭景睿露出一個柔和的笑容,口氣卻很堅定,"既然太子不會為難母親,自然也不會為難我. "

蒞陽長公主地本意,當然是希望兒子半點也不要沾染上這件事,但畢竟是親生的孩兒,心性還是了解的,只看他一眼,便知他的決心已不容更改,當下也只有歎息一聲,不再勉強.

這一晚蕭景睿重新調整了公主府的防衛,又將絹書放在自己的身上,陪侍在母親寢殿門外. 一夜倒也平安無事. 次日一早,母子們隨意用了些早膳,預計好太子散朝的時間,便同乘車轎前往東宮而去.

雖然謝玉犯案被貶,但蒞陽長公主畢竟是金枝玉葉,天子禦妹,東宮接待的諸執事不敢怠慢,一面遣人飛快地去通報,一面恭迎她進來.

蕭景琰大概剛從朝堂上回來,太子冠服還未及更換,便站在東宮正閣地階前等候這位小姑姑,以示禮遇. 由于性情的原因,他們兩人從來都不是親密的姑侄,見面也只是淡然地相互見禮,隨後一同進入閣內.

可是剛邁進東宮正閣的門檻,蒞陽長公主和攙扶著她的蕭景睿便同時怔住,呆呆地僵立在原地.

因為這輕易不讓人進來的正閣之內,竟還站著另一個人,一個素衣白衫,無品無職地外人.

這個人此刻正云淡風輕地笑著,一面躬身向長公主施罷禮,一面道:"草民見過長公主殿下. 景睿,好久不見了. "

蕭景睿去歲離京之際,梅長蘇明面上還是譽王的人,如今乾坤翻轉,他已傲然立于新任太子的身邊,斯情斯景,使人在恍然大悟之際,也不免有些心潮翻滾.

"想不到能在這里見到蘇先生,"蒞陽長公主冷冷一笑道,"當年初見先生,便知非池中之物,如今看來,果然是麒麟手段. "

"公主謬贊了. "梅長蘇淡淡道,"太子殿下抬愛,對蘇某有賞識之心,我為大梁臣民,又豈敢不略盡綿薄. "

他辭氣柔潤,神情溫和,便不知為什麼,蒞陽長公主看著他時,總覺得心中凜凜,于是閃開視線,道:"景琰,我今天來你這里,是有機密要緊的事跟你說,外人在場,不太方便,能不能請蘇先生回避一下?"

蕭景琰立即道:"不必了. 蘇先生就如同我本人一樣,姑母有什麼話能對我講的. 就能對蘇先生講. "

這句話應該算是十分有分量地了,就算太子只是說來客套,那也非同小可,更何況他說話時語氣之認真,沒有半分隨口而出的意思,蒞陽長公主看看他們兩人,心下忐忑. 倒有些猶豫起來.

"長公主殿下今天來,是為了謝侯離京時寫的那封手書嗎?"梅長蘇似乎並不在意她神情如何. 仍是微笑著問道.

蕭景睿聽他這麼說,想來此事又在他掌控之中,于是便配合地問了句:"蘇兄怎麼知道?"

"留下手書保命這個主意,當時還是我出的呢,景睿不知道,但公主殿下應該不會忘記,"梅長蘇踏前一步. 挑了挑眉,"兩位今天到東宮來,想必是已經看過手書內容了吧,有什麼感想?"

蒞陽長公主驚駭地看著他,顫聲道:"難道你知道嗎?手書里所寫的那些事,你居然早就知道?"

"我知道又如何,天下還不知道. "梅長蘇此刻地神情,是在場諸人從未見過地凌厲. 唇挑冷笑,眉帶烈火,雙眸中地灼灼鋒芒令人不敢直視,"長公主,你們曾經姐妹情深,這些年來. 故人可曾入夢?"

蒞陽長公主承受不住他這樣地視線,猛地將頭轉向一邊,咬著牙道:"你何必再多說,既然你們知道手書地內容,一定是想要它,其實我們今天來,本就是准備將此書交給太子的,拿去吧. "

梅長蘇看著長公主手里遞過來的香囊,淡淡一哂,道:"您錯了. 單這一封手書. 我還看不在眼里. 太子殿下想要請公主您幫的忙,要比這個為難得多. 不知您可願意聽上一聽?"

蕭景睿輕輕擋住母親的半邊身子,低聲道:"蘇兄,家母現在深居簡出,能做的事情有限,關于這件事,太子殿下如有驅遣,景睿願意承擔. "

梅長蘇看他一眼,輕輕搖頭,"景睿,就這件事而言,你能做的才真地是有限. "

"姑母,我既然向您開口,所提的事當然也只有您能做,"蕭景琰直視著蒞陽長公主的眼睛,問道,"您真的,聽都不願意聽一下嗎?"

話到此處,很顯然那不可能是一個簡單的要求,不過蒞陽長公主猶豫了片刻後,還是道:"你說說看吧. "

"再過幾日,就是父皇的壽誕之日,我會為他舉行一次儀典,召集宗室親貴,朝廷重臣于武英殿賀壽. "蕭景琰語調平緩地道,"這封手書是謝玉的自述,而姑母你是謝玉的妻子,我想拜請姑母于壽儀當日,攜此書于百官之前,代謝玉供罪自首. "

蒞陽長公主大吃一驚,不由自主後退數步.

"父皇此生最看重地,就是他至高無上不容人挑戰的威權,此案關系到他一世聲名,就算真相再怎麼讓他震撼,他也不會自承錯失,給後世流傳一個殺子滅忠,昏庸殘暴的名聲,所以,我必須造成一個群情沸騰,騎虎難下的局面,一個完全脫離了他掌控的局面,無論他願不願意,他都必須當眾同意重審此案,而這個局面的開端,就要靠姑母成全了. "

"這……這……你這個想法……實在是太膽大妄為了……"蒞陽長公主面色如雪,怔怔地瞪著他.

"請姑母放心,無論到時局面如何演化,姑母地安危侄兒會一力維護,不會讓您受到傷害的. "

"如果陛下暴怒,堅持一意孤行,你又想如何維護我?"

"侄兒既然要走這一步,自然已做了萬全的安排. 父皇如今不是當年的父皇,侄兒也不是當年的祁王,我要做的是洗雪冤情,不是飛蛾撲火,若無後手,豈不是有勇無謀?"

蒞陽長公主被他話語中隱含的意思給震住,半天說不出話來. 她這一年深居簡出,外面的消息知道的不多,對于蕭景琰的感覺無外乎漁翁得利,但此刻看看他堅硬如鐵地面容,再看看一旁負手而立地麒麟才子,這才突然驚覺,這個侄兒如今的鋒芒之盛,早已非病弱地老皇所能控制.

"景琰,"蒞陽長公主鎮定了一下,看了身旁正擰眉沉思的兒子一眼,微微仰高面龐,"不管怎麼樣,要我當眾揭穿此案,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我按你的話去做了,于我何益?"

"您是在問首告之後有什麼好處嗎?"梅長蘇眉尖一跳,眸中精芒閃了過來,"長公主殿下,你已知曉當年慘案的真相,卻還在問為他們洗冤于你何益?"

蒞陽長公主心頭一顫,不由自主地垂下眼簾.

"算了,"梅長蘇的語調中帶著深深的失望,回身對蕭景琰道,"金殿首告,需要莫大的勇氣,長公主若無真心實意,只怕會適得其反,亂了殿下的計劃,還是另擇人選吧……"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歸來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允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