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六十章 夜談

第一百六十章 夜談

"你說什麼?夏冬又被送回去了?"靜夜之中 滿含怒意與驚疑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微微的回響,沉悶而又磣人,"這怎麼可能,他們明明已經把這個賤人救出,為什麼又要自投羅網地回去?"

"下官也百思不得其解啊. 按說我們的動作也不慢,一得到蒙摯悄悄從獄中換人的消息之後,便立即開始計劃,而且最初的一切都很順利,蔡荃接到密報,馬上就前往天牢察看,也親自審問了那個假犯人. 他一向不是會悄悄掩事的人,再說真犯走失,他掩也掩不住. 這時我再奏本上報皇上,事情只要一鬧出來,蔡荃失職的罪名輕不了,他惱怒之下,必會全力追查蒙摯. 能進天牢探看夏冬的人並不多,蒙摯的嫌疑就算不能坐實,至少也很難洗清,這兩個人要是翻了臉,誰贏誰輸都對我們有利. 可是……誰知事情竟會這麼巧,夏冬居然就在今天被蒙摯給送回去了,我們的眼線探聽不出他們是怎麼跟蔡荃解釋的,總之現在天牢風平浪靜,假犯被蒙摯帶走,真犯又回到了牢中. 如此情境之下,你逼我向皇上告狀,我能告什麼?"

"那聽范大人的意思,是想退縮了?"

"夏大人,不是我想退縮,現在對方的實力有多強你是知道的,我雖然是禦史,奏報可以不經東宮直達天聽,但說話總得有點兒影子才行. 蒙摯自九安山護駕以來,聖寵正隆. 夏冬如今又好端端呆在獄中,沒什麼把柄,我也是有心無力啊. "

在昏黃的油燈下,夏江臉上光影跳動,顯得有些猙獰. 他注視著面前地中年人,冷笑了數聲:"你怕什麼怕?暗箭最是難防,梅長蘇能在一兩年之內就連續扳倒太子和譽王. 靠得不就是暗中謀劃麼?再說你也沒有別的選擇,你那些爛事的證據都在我手里. 不幫我,我就毀了你,絕對不會手軟的. "

中年人咬了咬牙,目光快速顫動了數下.

"我掌握懸鏡司這麼些年,豈是如此容易就被擊垮的?"夏江用冷漠的目光看著他,毫不放松,"梅長蘇要真以為我已無還手之力. 那他的末路就不遠了. "

"話雖是這麼說,我也相信這朝中為夏大人您效力地人不止我一個,但要攻擊,總得有個由頭,原本以為抓到了夏冬這樁事,偏偏結果又是這樣. 所以依我之見,近期之內還是安靜些的好,夏大人住在我這里. 誰也不知道,來日方長嘛,也不急在這一時啊."

夏江眸中閃過一縷寒光. 他倒是相信自己來日方長,但對于宮中地老皇來日還有多少,那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憑著以前掌理懸鏡司時握住的把柄和人脈,他隱身京城. 在最危險的地方躲藏了這麼久,為的可不是苟延殘喘,何況就算他想喘,也得喘的下去才行. 雖然他在眼前這位丞台禦史的面前大放狠話,可實際上,由于夏冬的反水和夏秋地搖擺,懸鏡司設在暗處的力量已經被掃蕩得差不多了,現在尚保存著的那些,聯絡起來也非常困難. 朝中雖有幾個可以暗中控制的大臣,但現在誰也不敢去面對東宮新太子如日中天的氣勢. 每每令夏江憤悶不已.

當然. 如果能悄悄潛出國境逃得余生,夏江也不是非要與蕭景琰繼續為敵. 但數次潛逃數次被逼回的險境,令他明白外面搜捕的嚴密程度,顯然是不會在魚死與網破之間留出任何第三通道的. 但要是繼續這樣毫無作為地淹留京城,夏江又實在拿不准那些被他用把柄控制著地庇護傘們,究竟還能在他頭上撐多久.

其實此時的夏江,已如同被撈到了岸上的魚一樣,若是不撲騰兩下,就絕對逃不過慢慢渴死的結局,所以他日夜煎慮,所思所想都是如何找到蕭景琰最致命的弱點,能出一次手就出一次手,至于行動本身是險還是穩,現在對他而言根本毫無意義.

"夏大人,我這可是為你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范禦史被夏江陰惻惻的神情弄得有些不安,臉上地笑容十分僵硬,"也許躲過這陣風頭,情況就能轉好了……"

"范大人,"夏江沒理會他的廢話,抿著嘴角道,"你不是說要抓些由頭麼,其實只要我們膽子大一些,手段再厲辣一些,抓證據並不難. 因為……我知道證據在哪兒……"

"在……在哪兒?"

"在那個蘇宅里. "夏江從齒縫里擠出這幾個字,"春獵時我本來已經去搜查過一次,但那時梅長蘇去了九安山,留守的人大概事先有所察覺,象是個無人住的鬼宅子一樣,讓我撲了個空. 可是現在梅長蘇回來了,那宅里大概又變得很熱鬧,蕭景琰顯然是一步步在准備翻案了,人證物證一定開始慢慢集中回京城,能放在哪兒呢?東宮自然不方便,還是放在梅長蘇這個祁王舊人那里最為妥當. 范大人,只要我們能攻破蘇宅,何愁拿不到蕭景琰一直處心積慮想要翻案的把柄?"

范呈湘艱難地吞了口唾沫,臉色發白,駁道:"夏大人,話是這樣說的,可辦起來就沒這麼輕松了. 蘇宅又不是在什麼荒涼之地,要攻破它,動靜小不了,巡防營可是新太子使出來的人,會不管?"

"那當然要找時機才行. "夏江冷笑數聲,"你忘了,再過五天就是我們這位新任太子殿下大婚的日子了. 想想不知是陛下的性子急還是靜妃的性子急,太皇太後地頭年喪服五月才除,三年地平孝期還有差不多兩年,結果呢. 來個什麼祭告太廟,什麼聖靈降諭,什麼大婚之儀後東宮分室,不得圓房的規程就定了……說到底,走個過場罷了,你們禦史竟沒人彈劾……"

"夏大人,太子殿下已是第四輩了. 又非初婚,按制守喪一年. 祭告太廟求卜後是可以舉行婚典地,就算是走過場,好歹走過了,怎麼彈劾啊?"

"我說說罷了,也沒逼著你非在這樁事上去惹他. 可笑的是靜妃和蕭景琰,平時好象一副溫恭孝順的樣子,人家景甯公主也是第四輩. 也可以請旨去太廟占卜的,人家女孩子兒年紀日長,都沒有急著出嫁,他們倒不願意安安份份守滿三年了?也不知在搶什麼時間,趕著去投胎麼?"

范呈湘瞟了夏江一眼,沒有接話.

"閑話就不說了,單說大婚那天,雖然被喪制所限. 只能辦半婚之典,但蕭景琰現在是什麼風頭?太子新立,宮中以貴妃為尊,中書令是新娘的祖父,禮部尚書又是柳澄的堂弟,這場面. 怎麼都小不了. 到時全城同歡,上下同樂,不比過年還熱鬧?巡防營那點人手,早過去維持秩序去了,蘇宅又不在婚轎巡游的路線上,誰顧得上它啊. "夏江地眉間蕩過一陣殺氣,嘴角狠狠地一抿,"我還能召集些人手,錢軍侯也是我的人,你去替我聯絡. 他那里有八百府兵. 只要夙夜出動,以快狠為則. 靜悄悄吞一所民宅,還不是易如反掌?"

范呈湘目光閃動,顯然不似夏江這般有信心,嚅嚅問道:"那要是失敗了呢?"

夏江冷言如冰地道:"我們已是背水一戰,還能談什麼勝敗!"

范呈湘縮在袖中地手不由自主地痙攣了一下,忙穩了穩自己的表情,勉強笑道:"說的也是,不冒一點險,又怎麼能成大事. 我看這樣好了,反而還有幾天的時間,夏大人你先策劃一下細節,我也盡快與錢軍侯商討,事先多做些准備,自然也能添些把握. "

"那外面就辛苦范大人了. "

"你我之間,不必如此客套. 夜已深沉,我就先告辭了. "范呈湘打了兩聲哈哈,慢慢走出暗室,在外面將門細心關好,這才沉思著走向自己的寢房.

"老爺,怎麼這麼晚才回房?又去見那位夏大人了?"剛進入內室,一個只穿著家常衫裙,彎眉鳳眼的嬌俏女子便迎了上來,為范呈湘寬衣.

"瑤珠,你怎麼還沒睡啊?"

"老爺不回來,妾身怎麼睡得著?"

范呈湘笑了笑,伸手將她攬入懷中. 他與元配夫人感情淡漠,大家別院各居,最寵愛最信任的就是這名小妾瑤珠,當日夏江半夜逃入他地寢室時,瑤珠就在場,故而有關夏江之事,對她也沒多少可瞞的.

"老爺每次去見了那個夏大人,出來後都神思憂慮,實在讓妾身不安. 雖然妾身是女流之輩,但老爺如有煩難之事,跟妾身說說,也算是一種排解啊……"

"你哪里知道,"范呈湘往枕上一靠,長歎一聲,"這個夏江,越來越發瘋了. 他倒是背水一戰,可我憑什麼要把家小性命前程富貴都拿給他去賭?"

"不是說……老爺有把柄在他手里嗎?"

"沒錯,是有把柄……"范呈湘眼眸沉沉地看著帳頂的團花,慢慢道,"不過我一直在想,總這樣被他制著也不是一條活路,也許我能將功補過,從太子殿下那里討一個恩赦呢……"

瑤珠靈動的雙眸一轉,立即明白:"老爺的意思是說,穩住夏江,去東宮告發,以求戴罪立功?"

"還是你聰明,"范呈湘伸指在她臉上彈了一下,笑了笑,"夏江是現在太子殿下最想得到的人,如果我立下這個功,不要說抹去舊罪,運氣好的好,能保住日後的前程,只怕也有指望……"

"老爺……拿得准麼?"

"現在地太子殿下,已不象他當靖王時那樣不知變通了. 我犯在夏江手里的事,不過是貪賄,庇護了幾個凶犯而已,早就過了七八年,不值得放在心上. 他如肯恩赦我,立時便能拿住夏江這個心腹之患,無論怎麼權衡,他都不該拒絕的. "

瑤珠眼波如水,笑生雙靨,柔聲道:"如真能象老爺所說的這樣,那可太好了. 這擔驚受怕的日子實在難熬,老爺還是快些去東宮首告的好. "

"你說地對,我原來是求穩求平,想收留這個瘟神兩日,快些送走了的好,雖知他逃不出去,倒訛上了我. 這日子確實熬不住了,我已決定,明日早朝後,就去東宮求見太子殿下. "

"明日?"

"這樣的事,宜早不宜遲,明日就去. "

"老爺的決斷,一定不會有錯. 那就喝口安神湯,早些歇息吧,明日還有得折騰呢. "瑤珠說著,起身去茶爐上端來煨著的湯碗,喂給范呈湘喝了兩口,扶他躺平,輕輕為他打扇.

也許是心中作了決斷,稍稍安甯,也許是那安神湯的確有效,不及一刻,范呈湘便沉沉入睡. 瑤珠等他鼾聲起時,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又低低叫了他兩聲,見沒有回應,立即放下扇子,悄悄下了床,裹起一件黑色披風,身如魅影般飄閃而出,很快就消失在如墨的夜色之中.

(時間簡直不是我自己的了,一天要是有四十八小時多好啊∼∼∼)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還囚
下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複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