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五十章 迷夜

第一百五十章 迷夜

聽到飛流的聲音時,蕭景琰剛剛送了靜妃回來,正准備坐下審定第一批獲賞的名單. 一開始他以為聽錯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在叫自己,忙奔了出去.

院中守衛的親兵們都呆呆地看著飛流,顯然不知道他在喊什麼,飛流也根本把這些人當成擺設,直到看見靖王時,才向身後一指,道:"蘇哥哥!"

靖王心知不好,趕緊搶進去一看,果見梅長蘇靠在桌上動也不動,扶住在燈下細瞧,人已暈迷不醒,身上的體溫低得嚇人,忙將他抱了起來,可室內臥床上已經有人,飛流的床又差不多算是地鋪,猶豫了一下,抱進了自己的主屋,命人立即去請太醫.

靖親王見召,太醫自然跑得飛快,可給病人診完脈後,卻又半天說不出話來.

"殿下等著呢,到底診完沒有?"隨侍在旁的列戰英著急地催問.

"回稟殿下,"太醫為難地躬身道,"從病人外感表症來看,似是寒症,可細究脈象,卻火燥旺盛,這表本迥然大異……卑職以前從未見過,不敢輕易下藥,請求會診. "

"會診?"靖王轉向列戰英,"你去,隨駕的太醫,全都召來. "

列戰英答應一聲,正要朝外走,床上卻傳來虛弱的阻止聲:"不必了……"

靖王忙伸手相扶,幫著梅長蘇坐起來了一點. 靠在床頭仰枕上.

"多謝殿下費心. 這只是多年的老毛病,我已吃了藥,歇一晚就沒事了. "梅長蘇游目四周,發現不是自己地臥室,掙紮著想要起來,"打擾殿下了,我還是回去的好. 房里還有病人……"

"你現在自己就是病人!"靖王沒好氣地按住他,"放心吧. 我已經派了人去照顧你房里的病人,他看起來比你好得多,先操心自個兒吧. 你可是我母妃的故人之子,要出點什麼事,叫我怎麼跟母妃交待?"

梅長蘇只掙動了這一下,已覺心跳汗出,自知現在的狀況不容樂觀. 未敢再動,害怕病情再惡化下去,無人照管聶鋒,可是這個病午夜後必然轉沉,會怎麼發作事先拿不准,睡在靖王房里,他又實在忐忑不安.

畢竟他的心中埋藏著秘密,那是連蒙摯也未能全部知曉的秘密……

"蘇先生不必介意. "列戰英因為相救衛崢之事本就感激梅長蘇,再經過這連日來地相處,對他更是敬重有加,忙安慰道,"我們殿下就是這樣的,以前打仗地時候遇到困境. 別說一張床,就連衣袍口糧也要分給身邊的人. 您安心休息一晚,明天我就派人再去搬一張床來放在西屋,到時您再挪過去也不遲啊. "

本來連夜去給梅長蘇搬一張床來根本不是什麼難事,但靖王總覺得梅長蘇急著要走有其他的原因,心中起疑. 他也不是沒見過這位多病的麒麟才子臥床不起的樣子,可以前無論如何虛弱,那也只是身體上的,但這次,很明顯看得出來梅長蘇在情緒上也十分不安定. 如果說這份不安僅僅是因為顧忌上下臣屬的身份. 靖王是不信地.

"先生快躺下吧,我外間本就有長榻. 有時處理公務晚了也常常睡在那里,你在這里休養不妨礙什麼. "以決定的口氣說完這句話後,靖王又轉向列戰英,"就算太醫不開藥,飯還是要吃一點,我剛才從內殿帶回來的食盒里有粥,給先生送進來.

"是. "

靖王的視線又轉回床上,只是梅長蘇低下了頭,使他看不清謀士臉上的表情,"先生好好休息,我還有些公文沒看完,就不相陪了. "

梅長蘇巴不得他快走,忙欠身相送. 未幾靜妃准備的膳食送了進來,都是各色精致的粥品和小菜. 梅長蘇大略吃了幾口,心里記掛聶鋒,派飛流去看了幾次,說是一直在睡,這才稍稍寬心.

靖王在外間核定軍功冊,不知不覺已到深夜,雙眼有些倦澀,正打算伸個懶腰起身,列戰英有些緊張地從里間奔出,道:"殿下,蘇先生的情況不好呢. "

"不好?"靖王不及多問,三步並做兩步搶到床前一看,梅長蘇滿臉通紅地在枕上輾轉著,好象吸不進氣地樣子,再一摸四肢,卻是冰涼僵直,頓時也有些慌亂,忙道:"快去叫太醫,全都叫來,叫他們會診. "

"是!"

列戰英奔出後,靖王又俯身細細察看了一下梅長蘇的狀況,越看越是心驚. 可他于醫道半點不通,除了給病人拉拉被角,試試額頭溫度外,根本是束手無策,只能在床頭椅子上坐下,默默地看著,看了好一陣,才突然發現趴在床邊的飛流睜大了眼睛很期盼地凝望著他,似乎正在等待他想辦法,心中不由有些傷感.

"對不起,飛流. "蕭景琰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後者居然沒有躲開,"我會盡力,但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可以!"飛流堅定無比地繼續他的期盼,"你可以!"

床上地梅長蘇無意識地睜開了眼睛,在一片光斑和色影的跳動中,他想要抓住其中的某一點,那一點漸漸清晰,最後化成一張臉.

"父帥……"

蕭景琰沒有聽清,側過身來向他靠近,"你要什麼?"

梅長蘇的身體震了震,蒼白的嘴唇努力閉了起來,搖了搖頭.

"起來!"飛流伸手去拉他,"蘇哥哥,起來!"

靖王趕緊攔阻道:"你別亂動,他在生病啊. "

"每次!"飛流比劃著一個動作. "都起來!"

"你是說……"靖王心頭一動,將梅長蘇的上半身扶坐起來靠在自己身上,果然見他呼吸地狀況好了一些,不由微喜,忙叫道:"來人!"

"在!"

"多拿些靠枕來!"

"是!"

靠枕很快拿來,靖王扶穩梅長蘇的身體,命兩個親兵將靠枕牢牢地墊成圈狀. 讓病人保持半坐半躺的姿勢,剛忙活完. 太醫就到了.

不過這次會診的結論並不比第一個太醫更有建設性,幾個老頭子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好容易弄出個方子來,還只敢說"吃吃看".

靖王雖然知道宮里禦醫一般都偏于保守,不求有功只求無過,對這類疑難雜症多半也沒什麼辦法,但此刻心焦. 還是不免罵了兩句"無用",把他們罵得更加惶惶然,不敢說話.

幸好梅長蘇坐起來了之後,不似開始那般難受,偶爾還有神智清楚地時候,睜開眼跟靖王說"沒事",可說完之後又昏沉沉地,讓人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沒事.

"算了算了. 你們都退下吧. "靖王煩躁地遣退了太醫,在屋子里來回踱步. 床上的梅長蘇又開始囈語,守在旁邊地列戰英湊過去聽了聽,臉色頓時一僵.

"怎麼了,他說什麼?"

"說的不清楚,我大概聽錯了. "列戰英抓了抓頭.

"你聽成什麼了?"

"我聽成他說……景琰. 別怕……"

靖王愣了一下,"叫我別怕?"

"所以才說聽錯了,"列戰英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蘇先生也從來不會叫殿下地名字. "

"是啊,"靖王怔怔地在床邊坐下,怔怔地看著床上的人,"他怎麼會叫我的名字……"

"飛流……"梅長蘇又出了聲音,這次說的異常清晰,倒把眾人都嚇了一跳. 少年撲過去抓住他的手,大聲道:"這里!"

"去看看大哥哥……"

靖王和列戰英還沒有反應過來大哥哥是誰. 飛流已經閃身出屋. 片刻後又飄了回來,報告道:"很好!在睡!"

梅長蘇輕輕籲了一口氣. 咳嗽了幾下,好象又清醒了過來,看著旁邊的靖王,有些過意不去地道:"有勞殿下夙夜守候,蘇某真是擔當不起……"

靖王不由輕輕松一口氣,"會說客套話了,看來是有所好轉. 我本來想,如果到天明你的狀況還不緩解,我就又要去請母妃了. "

列戰英到窗邊看了看天色,熬到這時,東方已有隱隱地白光,差不多也算黎明時分,想著靖王一夜未睡,忙過來勸道:"殿下,既然先生醒了,您也該休息一下. 這里我守著,不會出事的. "

靖王見梅長蘇又暈沉睡去,氣息明顯平穩了好些,心中略安,起身回到外間,直接和衣倒在榻上小睡,但只睡至辰時,又匆匆起來梳洗,進入內殿請安.

梁帝的精神仍然不好,這時還未起身,靖王向他稟報行賞之事,他聽到一半就直接道:"你作主就好了,不必回朕. "說著便翻過身去,繼續安眠.

靜妃悄悄向兒子打著手勢,示意他跟自己出來,到了廊下方道:"陛下夜間睡不好,你以後不要這麼早進來請安,午時即可. "

"是. 母親休息的可好?"

"你放心,陛下雖然夜間淺眠,但並不清醒,宮女們輪流服侍就行,我不用親自守候,累不著. "靜妃笑著看看兒子,"倒是你,昨夜沒睡好麼?"

靖王搖搖頭,沒跟她說昨夜梅長蘇發病之事,反而問了一個好似不相干的問題:"母親,昨**說蘇先生是您的故人之子,那這位故人叫什麼名字?"

靜妃沒料到他有此問,一時怔住. 她不知道靖王是先問了梅長蘇同樣的問題後再過來問她的,還是打算問過她之後立即到梅長蘇那里去核對,可無論是哪種情況,事先沒有商量過地兩個人隨口編出同一個名字的機率也實在太小了……

"母親,您不至于連恩人的名姓都忘了吧?"靖王語調平談地追問了一句,"他叫什麼?"

靜妃猶豫了片刻,視線掠過院中的石楠樹,低聲道:"他叫梅石楠. "

"梅石楠……"靖王念了一遍,又再次確認道,"哪個石,哪個楠?"

靜妃定定地看著他,平生第一次發覺有點掌握不住這個兒子,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母親?"

"呃……是……石頭的石,楠木的楠……"

"孩兒知道了. "靖王快速躬身行禮,"如果母親沒有其他吩咐地話,孩兒先告退了. "

靜妃心中微急,一把拉住靖王道:"你等等. "

靖王依言停下腳步,輕聲道:"母親有什麼話想跟孩兒說嗎?"

靜妃凝望他良久,眸中漸漸有些濕潤,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淒然道:"你去吧……去問他吧……"

靖王默默躬身,退出了內殿. 回去的路上他沒有絲毫耽擱,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奔進了自己的院中,急匆匆的樣子倒把迎面而來的部將們嚇了一跳.

"殿下,您回來了……"眾人匆匆行禮,靖王卻誰也不理會,直接沖進了主屋.

梅長蘇的氣色好了很多,剛喝完一碗粥,將空碗遞給旁邊的飛流,見靖王這樣急沖進來,神色微帶訝異.

"殿下怎麼了?"

"有個問題想問問先生,"靖王在床前站定,毫不繞圈子地直奔目的地,"請問令尊大人的名諱是什麼?"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毒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惘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