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四十八章 怪獸

第一百四十八章 怪獸

此次作亂的慶曆軍都督徐安謨是在第三天被追捕到的. 消息傳來時,梅長蘇正跟靖王面對面坐著,討論回京後的逐項後續事宜,聞訊後兩個人都很開心.

"徐安謨要單獨關押,不要打罵,要讓他好好活著回京城. "靖王隨即吩咐道.

"是!"列戰英一條手臂吊著,不能抱拳,躬了躬身道,"輪班監守他的,都是我們靖王府的人,殿下放心. "

"他說什麼了嗎?"梅長蘇問道.

"他一路都在叫,辯稱自己是受了譽王的騙. "

"看來他不打算犧牲自己拯救譽王了,"梅長蘇不禁一笑,"譽王與夏江自己走上絕路,實在怪不得旁人. 不過皇後那邊,還要勞煩貴妃娘娘替她求個情. 好歹,國母不宜處死,她又是言侯的妹妹. "

"母妃已經表露過這個意思了,我想她會盡力的. "靖王似被他勾起什麼想法,閃過來的目光有些深意,"今天進去請安時,父皇又對我大罵了夏江一陣子,還把夏江的口供拿給我看. "

"這很好啊,拿給殿下看,就代表陛下不信. "

"沒錯. 夏江的口供父皇一個字也不信,不過你我心里明白,他所說的大部分應該還是實話,不算隨意攀咬. "靖王深深地盯住謀士的眼睛,"可我想不通的是,既然他拼命在說實話. 那為什麼又非要說你是祁王舊人?無憑無據的,這種說法反而會讓人覺得他在狗急跳牆,夏江應該不是那麼傻地人吧?"

"他不傻,"梅長蘇呵呵一笑,"是我跟他說的. "

"哦?"

"祁王是夏江心里的一根刺,他對殿下你的忌憚全由祁王而起,我自稱祁王舊人比較容易讓他的情緒不穩. 有助于推動我後面的計劃. "

"原來是這樣……"靖王的身子向後靠了靠,面色淡淡地. 也不知是信了還是沒信,不過卻沒有再繼續追問.

梅長蘇順手整理了一下攤放在桌上的文書,正想另找個話題聊聊,屋外突然傳來嘩鬧之聲.

"去看看怎麼了. "靖王眉頭一皺,向列戰英揚了揚下巴,後者立即奔了出去,未幾便帶著戚猛一起進來.

"殿下!我們抓到了!"戚猛滿面興奮之色. 居中一跪,大聲道.

"知道你們抓到了,戰英剛才已經來回稟過了. "

列戰英忙道:"不是不是,戚猛說地不是徐安謨. "

"不是徐安謨是什麼?值得你這麼興奮……"

"怪獸啊殿下,真是太巧了,它居然也跑到了九安山附近,我們去搜叛軍,歪打正著把它給圍住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戚猛說著說著,就是一陣傻樂.

靖王對什麼怪獸沒他那種執念,想了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哦,就是京兆衙門來求援,你抓了一年多都沒抓到的那只怪獸啊. "

"抓到了殿下. 我們抓到了,就在外邊,鐵籠子關著,殿下要不要看看?"

靖王沒興趣地擺擺手,梅長蘇趁機站了起來,道:"我倒想看看,殿下可准我告退?"

"先生請便吧. "

梅長蘇微微欠身行禮,跟戚猛一起退了出去. 靖王拿起放在桌案最上面的一份文書,打開還沒看到半頁,室外突然響起了一片慘叫聲.

"蘇先生!"

"危險啊……快,快……"

"蘇先生. 不行……"

蕭景琰翻身而起. 和列戰英前後腳沖了出去,掃視第一眼時. 他的心髒幾乎漏跳了一拍.

寬敞的院落一角,擺放著一個半人高的鐵籠,籠中蜷坐著一個毛茸茸深褐色的東西,正在劇烈掙動著. 梅長蘇地身子被幾個驚惶失措圍在四周的靖王府親兵擋住了看不見,可那一雙蒼白的手臂很明顯已經被拉進了籠子,兩個手掌都陷在怪獸的褐毛之中.

"怎麼搞的?"靖王的臉色瞬間發青,一邊沖上前一邊叫道,"別愣著,快救人啊!"

可是等他沖到近前看得更清楚後,他也跟自己的屬下一樣驚呆住了. 原來不是怪獸強行拉著梅長蘇的胳膊,相反,它在躲,只是籠子太小,它不管怎麼躲,梅長蘇都抓著它地腕部不放.

"你別怕……別怕……沒關系了,會好的,沒事沒事……"完全不理會身邊的這一片混亂,梅長蘇專心地安撫著籠中的怪獸,"我不會傷害你,我會幫你的,你別動,讓我摸一摸……"

怪獸安靜了片刻,呆呆地讓梅長蘇摸索著他的左腕,但沒過多久,它又重新開始躁動,並不停地噴著熱氣.

"紅了,紅了,眼睛紅了,"戚猛大叫一聲,"蘇先生快閃開,它眼睛一紅就要吸血地,路上差點就吸了一個人的血!"

靖王心頭一驚,一把抓住梅長蘇的胳膊就往外扯.

"你放手!"梅長蘇剛被扯開就又撲了過去,"你們都沒看見他在忍嗎?他是想吸血沒錯,尤其是人血,吸了才會減輕他的痛苦,可是他一直在忍,他努力在控制自己不要傷人,你們沒看見嗎?"

象是要配合他這句話,怪獸突然一聲嘶吼,痛苦地在籠中掙紮. 梅長蘇扶著鐵籠的欄杆深深地凝視著它,突然叫了一聲:"戚猛!"

"呃?在……"

"把你的刀給我. "

"什麼?"

"把刀拿來!"梅長蘇一聲厲喝,戚猛仿佛反射般地驚跳了一下. 呆呆地抽出腰刀遞過去. 可是梅長蘇卻沒有伸手接住刀柄,而是將手腕在刀鋒上一拉,拉出一道兩分長的口子,血珠頓時湧了上來,嚇地戚猛失手將腰刀跌落于地.

"沒關系,來,先吸兩口. "梅長蘇將帶血的手腕從鐵欄之間伸了進去. 遞到怪獸的嘴邊,柔聲道. "我地血里有藥,你會好過些,來,別怕,你吸不干我,我不會有事……你不吸,血也會白流地……"

怪獸喘息著抗拒了一下. 但最終還是抵抗不住那殷紅的血珠,一口叼住了梅長蘇地手腕,四周頓時驚呼聲一片,靖王也忍不住前沖了兩步.

然而一切正如梅長蘇所言,這個怪獸是不願意傷人地,它只吸了不到十口,稍稍紓解了一下自己的痛苦,就主動放開了嘴里地手腕. 隨便怎麼勸也不肯再吸.

"鑰匙拿來. "梅長蘇簡簡單單用手巾紮緊腕上的傷口,起身朝戚猛伸出手,"鐵籠的鑰匙. "

早已被剛才那一幕驚呆的戚猛木偶般地交出了鑰匙,梅長蘇快速打開鐵籠,將里面的怪獸扶了出來.

"殿下,這個人我來照料. 他可以跟我住一個房間嗎?"

"這個……人?"

"是,也許不太象,但這是個人. "梅長蘇一向素淡清冷的眼眸此時卻顯得十分灼熱,"如果這里不方便,我帶他在外面紮營帳,只是要請殿下派人幫我. "

蕭景琰怔怔地看著他,有點暈頭轉向,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恢複過來. 梅長蘇也沒有催他,扶著身邊那個"人",靜靜地等候.

好半天後. 靖王總算有些回神. 看了看西屋地門,又看了看梅長蘇堅定的表情. 咳了一聲道:"先生既然這麼有把握,住這里也無妨,只是請小心些. "

"多謝殿下. "梅長蘇臉上露出一絲黯淡的微笑,躬身一禮,拖著手中的"人"進了自己的西屋. 靖王皺一皺眉,示意列戰英跟了進去.

過了片刻,列戰英出來吩咐准備熱水和浴桶,然後進主屋對靖王道:"蘇先生沒跟那個……那個人說什麼,就是不停地安慰他,還找了些藥給他吃. 現在那人很安靜,蘇先生又要給他洗澡. "

靖王擰著眉頭,用左手輕輕摩挲著右手的手腕,自言自語道:"可是單單只因為那是個人,一般都不會做到拿自己的血給他吸的地步吧?"

列戰英眨眨眼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無言地站著. 半晌後,戚猛也進來,一抱拳,沒頭沒腦地道:"啟稟殿下,原來是個白地. "

"什麼白的?"

"那個怪獸……呃,那個人,洗出來才知道,他身上的毛是白的,只是滾得太髒,才一直以為是褐毛. "

"戚猛!"列戰英斥道,"你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給殿下聽做什麼?"

"殿下不是想知道……"

"殿下想知道的不是這個,快下去吧. "列戰英見靖王沉悶不語,忙將戚猛趕了出去.

院外,兩個兵士將洗得髒髒地水抬出去,又有人拿來了乾淨的毛巾.戚猛辛辛苦苦抓了一年的怪獸突然上升為"人"的規格,這讓他很不習慣,于是在西屋門外站了片刻,又蹭進去想再看看.

白毛人此刻已躺在了梅長蘇的床上,蜷成一團,臉上的長毛遮住了五官. 梅長蘇檢查他身上任何地方他都不反抗,但只要一碰到他的左腕,他便會本能似的悸動一下,將手腕藏進懷里.

戚猛呆呆地站在後面瞧了半天,梅長蘇也沒有分神理他,這讓他覺得很無趣,自己訕訕地出去了. 但他剛走,梅長蘇就立即將門窗掩上,回到床前,試圖將白毛人的手腕拉出來,但這一次他依然遭到了拒絕.

"你沒必要藏起來,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梅長蘇靜靜地道,"那是赤焰軍的手環,刻著每個人自已地名字,一旦陣亡了,即使身體受損,也可以通過手環辨認骸骨,對不對?"

白毛人全身劇烈顫動起來,喉間因激動而發出"呼呼"地聲音,牙齒也格格作響.

"我只想看看你的名字,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可以幫你地,"梅長蘇溫和地拍撫著他的背脊,在他耳邊低聲道,"來,讓我看一下,看一下又能怎麼樣呢?難道還會更糟嗎?"

白毛人似被他說動,僵直的身體慢慢放軟. 梅長蘇輕柔小心地拉起他的手腕,緩緩撥開那長長的毛發. 由于手臂腫漲變粗,一指寬的銀環已深深地嵌入了肉中,環面也有些發黑模糊,但赤焰軍獨有的雙云焰紋,以及被焰紋所圍繞著的那個名字,依然可以被辯識出來.

梅長蘇面色如雪地看著那個名字,視線漸漸模糊,眨一下眼,淚珠滾落,可是眼前也只清晰了片刻,便又重新模糊起來.

白毛人喘著粗氣坐起來,雙眼在長毛後窺視著這個在自己面前毫無顧忌落淚的男子,張了張嘴,卻只發出刺耳的"嗬嗬"聲.

不知過了多久,梅長蘇終于抬起了手,用衣袖印去臉上的淚痕,深吸一口氣,綻出一抹笑容.

"聶鋒大哥,你還活著……這真是太好了……"說完這句話,林殊終于忍不住心頭的激動,張開雙臂緊緊地擁抱住了他昔日的戰友.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平亂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