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三十六章 牽念

避暑山莊工程正式開始!!我要在我家陽台上搭一個架子,種滿爬藤,晚上乘涼用,啦啦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這是根本不親自動手的分割線_______________

靜妃捧起一碗綠波小釀,盈盈走到軟榻之前.榻上人剛剛浴完足,按摩過頭部,現在正周身舒爽地蓋著柔軟的狐皮暖被,閉目享受有一點點藥草清芬的淡淡熏香.

"還是你這里舒服,"張開嘴吞下一口送到唇邊的小釀,梁帝伸了個懶腰,睜開眼,"這幾天,委屈你了."

"臣妾性子慢,倒不覺得委屈."靜妃柔柔笑道,"減的只是一點供奉,難道臣妾還少了它?知道陛下有意照應,臣妾心里是妥貼的.再說幽閉禁足,反而少了好些朝省之禮,竟是更清閑自在了."

"也只有你這麼想得開,"梁帝將她手里的碗拿開,緊緊握住她的手掌,"你不擔心景琰嗎?"

"有陛下聖明,臣妾還有什麼好擔心的……"靜妃雖然仍是微笑,但說到後來,聲音卻不免慢慢低了下去.

"說到底,你還是擔心的,"梁帝笑了笑,示意她靠近一點,"朕告訴你吧,景琰沒事,現在案子也查清楚了,朕自會補償他的."

靜妃容色淡淡,只在唇邊噙了一絲笑,沒有要順勢謝恩的意思,梁帝略有些訝異,忙問道:"怎麼了?"

"景琰今日之禍,根源還是福薄,受不得陛下恩寵太過,以後……陛下還是少疼他一些的好."

梁帝眉頭一皺,心性略略發作,斥道:"你這是什麼話?景琰受的恩賞,都是他自己掙來的,朕並無偏私.再說了,朕既然要寵他,自然會讓他受得起這份寵,你何必心思這麼沉?"

靜妃微微垂首,不再多說,無言地揉著梁帝的手腕,只是那雙深如秋水的眼睛里,還蕩著薄薄的愁色.

"好了,朕知道你現在後怕,"梁帝又放軟口氣安撫道,"也難怪你懸心,景琰的性子是直了些,率性而為,有什麼就說什麼,明知朕不喜他為赤焰舊案辯護,他還是照說不誤,這一點,倒比那些深思叵測之徒更讓朕心安.不過這次懸鏡司如此膽大妄為,朕確實沒有想到,一時不防,委屈了景琰.幸好上天護佑,讓紀王弟撞見了夏冬,否則夏江把蘇哲這個病秧子弄進去嚴審,說不定還真給他造出什麼實證來呢."

"蘇哲?"靜妃微露好奇之色,"是不是景甯說的……曾以三稚子擊敗北燕高手的那個蘇先生……"

"就是,你也聽過他的名字?"

"這位蘇先生是朝廷客卿吧?怎麼他也扯進來了?"

"你不知道,這個蘇哲真名叫梅長蘇,在天下廣有才名,見識才學都是一流的,聽說京城里結交他的人很多,景琰自然也多多少少跟他有些來往.夏江大約就是憑著這些來往,想把他說成是景琰的同謀.你想啊,景琰什麼身份什麼性子,夏江能去審他麼?能審得出來麼?這位蘇先生可就不一樣了,文人體弱,筋骨也不強,進了懸鏡司,不就由著夏江擺弄嗎?"

靜妃輕輕倒吸了一口冷氣,道:"那這位蘇先生豈不是平白遭受無妄之災?他還好吧?"

"能好到哪兒去?聽蒙摯說受了點兒刑……他也算是名士,朕自會安撫的,以免天下物議朝廷沒有惜才之心."

"聽陛下都這麼說,此人一定不是凡品,可惜臣妾未得一見."靜妃隨口笑道.

"你要見他還不容易,叫景琰帶他進來拜見你就是了."

"還是算了吧."靜妃搖頭,"他既不是外戚,又沒有朝職爵位,宮規森嚴,何必讓皇後娘娘為難?"

"你啊,就是太安順了些.不過說的也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梁帝想了想,"那這樣吧,三月春獵,叫景琰把他也帶到圍場來,出宮外巡時沒那麼多關礙,你那時再見罷."

"三月春獵,陛下要帶臣妾去嗎?"

梁帝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帶你帶誰?"

靜妃眼波微轉,最後慢慢垂下眼睫,低聲道:"是,臣妾遵旨."

"是遵旨,不是謝恩嗎?"梁帝伸手將她攬進懷里,"你不用怕,朕偏就是恩寵你,誰能把你怎麼樣?"

靜妃輕輕撫著梁帝的前襟,喃喃道:"臣妾也不是年輕人了,在宮中這些年,已見多了寵辱興衰,只要能侍奉好陛下,臣妾已別無他想,只是……"

"只是放不下景琰吧?"梁帝笑著將她頰邊的散發捋回耳後,"朕現在也發現了景琰許多好處,以前都沒看到的.不過這孩子犟了些,需要人提點.對了,那個蘇先生倒是個有見識的人,讓景琰多去請教請教,聽說景桓一向跑得勤著呢……"

"景琰只要忠心為朝廷辦事就行了,雖然應該禮敬名士,也不必刻意籠絡."靜妃似不在意,淡淡道.

梁帝的眸中突然閃過一絲亮光,良久後方一字一句道:"景琰是不是只想當個辦事兒的王爺?"

靜妃悚然一驚,難得有些失態地坐直了身子,定定地看著梁帝.

"你不用慌,朕只想提點你們一下,"梁帝溫言道,"朕知道你們一向委屈慣了,沒朝這上頭想,但現在想想也不遲.景琰不在朝廷上結黨,持心公正,這一點朕很喜歡,但他自己府里頭,還是得有個人……這次他差點兒掉進人家陷阱里,還不就是因為缺個人替他琢磨事情嗎?"

靜妃低下頭想了半晌,慢慢道:"陛下愛重我們母子之心,臣妾明白.這些話臣妾也會轉告景琰,只是那孩子最不喜歡的就是……想必陛下也知道……他要是聽不進去,臣妾也拿他沒辦法……"

"這個犟脾氣的孩子!"梁帝雖罵了一句,結果反而呵呵笑了起來,"好了,不是什麼大事,朕會照看他的.你們各自被幽禁,也有好些日子沒見了,這兩天讓景琰進來,你替朕安撫他一下."

"安撫什麼?"靜妃也不禁一笑,"小戶人家的孩子尚且免不了要挨兩三下巴掌,何況他是皇子?經一事長一智,于他也是進益.要是真的心生抱怨,那就是臣妾教子無方了."

梁帝聽著大是順耳,一整天到現在方有些舒懷,不由躺平了身子,讓靜妃為他捶打腰部,慢慢也就沉沉墜入了夢鄉.

他既然說了可以讓景琰進來,靖王也沒有客氣,第三天就進來了.言皇後早已得知皇帝這兩天是留宿芷蘿宮的,明白那個所謂的幽閉早就名存實亡,所以也不想去自討沒趣,悶在正陽宮沒有去管.

自從新兒被皇帝杖殺之後,芷蘿宮中已絕無外宮眼線,靜妃馭下也甚是張馳有道,謹慎周全,所以母子二人在這里談話時,還是非常安心的.

將兒子帶進暖閣,靜妃遞上一塊奶黃糕,第一句話就問:"那位蘇先生沒事吧?"

蕭景琰抬頭看了母親一眼,放下手里的點心,"還不知道."

"不知道?"

"兒臣昨天過去,沒見著人."靖王皺著兩道濃眉,"他以前病重時,兒臣都見不著人."

靜妃不禁有些著急:"若是病了,你更該去探望才對."

蕭景琰看著素日沉穩的母親,心中甚是奇怪,不過憑著過去的經驗,他知道問也是白問,靜妃的解釋無外乎"他是你最重要的謀士,應多加關心"之類的.

"母親放心,孩兒明天會再過去,好歹也要見一見人.這次確實多虧了有蘇先生,雖然他是不贊同去救衛崢的,但因為孩兒堅持,他還是竭盡心力策劃謀算,連自己都進了懸鏡司受苦……"

"他不贊同去救衛崢?"靜妃剛問了一句,想想又明白了,"就情勢而言他是對的,不過最終,你們兩個還是不管不顧地翻過了這道坎兒.有這樣的人扶持你,我真的很安心."

靖王眸色深深,略歎息一聲,道:"衛崢被救出來後就由蘇先生安置了,他也不告訴我安置在何處,說還是不知道的好……其實孩兒現在真的很想見見衛崢,想聽他說一說當年的情形,赤焰軍是怎麼被殲滅的,小殊又是怎麼死的,他死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話,留什麼遺願……"

"聽說衛崢是在南谷,只怕他當時不在小殊身邊……"

蕭景琰用力抿住發顫的嘴唇,眼皮有些發紅,輕聲道:"母親……我有時候真的很難相信小殊就這樣死了,我去南海之前他還跟我說,要給他帶鴿子蛋那麼大的珍珠回來當彈子玩,可等我回來的時候,他卻連一塊尸骨都沒有了……甚至連林府,我們時常在一起玩鬧的地方,也在一夜之間被夷為平地,變成了只供憑吊的遺跡……"

"景琰,"靜妃俯下身子,拭去兒子眼角的淚,柔聲道,"只要你沒忘記他,他就還活著,活在你心里……"

靖王突然站了起來,大步走到窗前,扶住窗台默然靜立,好半天方道:"我不想他活在我心里,我想他活在這世間……"

"萬事不能強求,"靜妃望著兒子微微顫抖的背影,眸色哀婉,"失去的永遠不能再找回.就算小殊真的能回到這世間,只怕也不是當年的小殊了……"

靖王現在正是心神傷痛的時候,沒有留意母親這句話,他望著窗外繞園而過的潺潺清流,和枝葉蕭疏的梧桐樹干,心里想的是未來更長遠的路,和誓為摯友昭雪這個越來越堅定的目標.

"他們大概都在某個地方看著我……再也沒有什麼能讓我回頭,讓我放棄了."靖王喃喃道.

靜妃的臉上湧起異常複雜的表情,有些話已到唇邊,卻又咽了回去.她是個心思柔婉體貼之人,在沒有見到梅長蘇之前,也許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景琰,陛下昨天說,三月春獵之時,讓你請蘇先生同行."

靖王霍然回頭,有些訝異:"什麼?"

"屆時我會隨駕前往,陛下已恩准你帶蘇先生來跟我見上一面."靜妃淡淡一笑,"總聽你提起他的神思鬼算,這般人物我豈可不見?"

靖王的目光微微有些閃動.靜妃對蘇哲的興趣之濃厚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純粹拿好奇心來解釋是解釋不通的,何況以靜妃這恬淡的性子,她別的什麼都有,還真就沒有多少好奇心.

"既然父皇已經恩准,孩兒請他同行就是了."片刻停頓後,蕭景琰躬下身子,恭肅地領命.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君道
下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探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