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危局

在黃金周出去玩,那可真是個體力活兒,累死我了,一定要大睡三天才補得回來啊∼∼∼

——————————————————————這是被擠成照片兒的分割線—————————————————————————————

"身上帶傷的人?"言豫津伸著頭左右看了看,"什麼人啊?"

"你到底看沒看見?"

"我剛才在車廂里啊,"言豫津拍了車夫一下,"你看到了沒?"

車夫搖搖頭.

夏秋微微蹙起眉峰.難道追錯了方向?否則言府的馬車絕對應該碰到那個逃亡者的啊,除非……

"小津,你這是去什麼地方?"

"我回家啊!我老爹喜歡吃滿庭居的醬肘子,當人家兒子只好一大早爬去買,去晚了就沒了."言豫津嘀嘀咕咕地抱怨,"真是的,我爹既然那麼喜歡道士,干嘛不學人家吃素?"

"買到了嗎?"

"買了三個呢!"言豫津探身從車廂里拽出一個大食盒,"夏秋哥哥要不要分一個?"

夏秋也是很愛美食的,一嗅就知道的確是滿庭居每天早上限賣一百個的醬肘,淺淺一笑,搖頭道:"我還有事呢,你這個孝順兒子快回去吧."

"等等等等,"言豫津向前一撲,一把揪住轉身准備離開的夏秋,眨著眼睛問道,"秋兄在追什麼人啊?欽犯嗎?犯了什麼事?"

"真是的,"夏秋屈起手指用力在他頭上敲了敲,"你怎麼這麼好奇啊?從小到大就沒你不感興趣的事!你再不回去肘子就涼了,當心你老爹打你屁股!"

"嘿嘿,"言豫津扯開嘴角笑,"我小時候我老爹都沒打過我,現在更不打了,要說我從小挨的打,那可都是夏冬姐姐打的.她還沒回來嗎?"

"沒有.不知道她在外面查什麼."提起雙胞妹子,夏秋略略有些心煩意亂,再加上雖沒擒到指揮者,但還是有許多事情在等待處理,所以不再多耽擱,順手拍了言豫津一下,轉身走了.

言豫津眼看著他走遠,這才吩咐了車夫一聲"快走",自己重新縮回車廂,將厚厚的車簾放下.

這是一輛四輪馬車,廂體非常寬闊,靠里堆著大把大把的蠟梅,一個人就蜷在這堆蠟梅之中,見言豫津進來,便移開花束,半立起身子,拱手道:"多謝言公子相救."

"不客氣,我也沒冒什麼風險,剛才要是被秋兄發現了,我就說是被你脅持的,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言豫津一派輕松地聳聳肩,"再說了,你家主人好歹也送過我爹一個好大的人情,算是還他一點吧."

逃亡者微微有些吃驚,忙道:"言公子是不是有些誤會了?我不明白您指的是什麼……"

"黎大總管不必掩飾,"國舅公子淡淡一笑,"雖然你易了容,但你手腕上那個刺青我還記得……對了,你的傷不要緊吧?幸好我買了半車的梅花,否則這滿身的血氣就瞞不過秋兄了."

"不要緊,只是皮肉之傷."黎綱定了定神,"言公子請在鄰近的街口找個僻靜處把我放下吧."

"好."言豫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用隨意的語氣問道,"蘇兄不是病著嗎?怎麼還有心力策劃與懸鏡司的沖突?"

黎綱低下頭,默然半晌方道:"如果我說今天所發生的事宗主根本不知道,言公子信嗎?"

言豫津想了想,坦白地道:"不信."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黎綱抬起頭,目光炯炯,"今日公子相救之恩,在下日後一定會報,可此事與我家宗主無關,請公子見諒."

言豫津凝目看了他半晌,突然放聲大笑,"你緊張什麼?我又不會拿今天救你的事去找你家宗主兌換人情,就是你,我也沒鬧著要你報答啊.其實不管你們與懸鏡司之間是因為江湖恩怨也好,朝局紛爭也罷,都與我無關,要是你覺得我問的太多,不回答也就是了,放心,我雖然好奇心重,但人家不願意說的話我是不會苦苦相逼的."

黎綱知道這位國舅公子表面紈绔,實際爽闊,故而並不贅言,只拱手為謝.馬車繞行到距離蘇宅比較近的一處暗巷,言豫津先下車四處察看了沒有異狀,一擺手,黎綱快速躍出馬車,順著巷道去了.

這次以劫囚為目的的行動算是完全失敗,不僅想救的人沒有救出,而且死傷慘重,幸好懸鏡司府兵有限,沒有巡防營的准許和配合也不能擅自發動全城搜捕,逃離現場的人才僥幸贏得生機.黎綱雖然暫時還不能確認最終的損失,但回到蘇宅一看甄平的臉色,也知道情況不妙.

"飛流回來了嗎?"第一句話,先問這個.

"早回來了."甄平扶住同伴進屋坐下,命人拿水拿藥.

"他沒跟宗主說什麼吧?"

"宗主還睡著呢.不過看飛流的臉色大不高興,我哄了半天,也不知有沒有效果."

黎綱重重的閉上眼睛.這次帶飛流出去,是哄他說有個高手可以讓他挑戰,所以少年很開心,結果雖然夏秋算是高手,可打到一半就走了,難保飛流不跟梅長蘇抱怨黎大叔騙人.

"現在怎麼辦?"甄平也跌坐在一旁,似在問他又似在問自己,"沿途襲擊了三次,也沒把人救出來,如今押進了懸鏡司的大牢,救人更是難上加難……只怕宗主那邊,怎麼也得如實稟報了……"

"晏大夫怎麼說?"

"他讓我們再撐兩天……"甄平正說著,突聽院中有聲響,忙站起身,"好象是衛夫人來了."

話間未落,屋門便被推開,一條纖美的身影隨即飄進,青衣長裙,容色清麗,竟是潯陽醫女,曾經的琅琊美人云飄蓼.她一進來便急匆匆地道:"聽說黎大哥回來了?"語音未畢,已看到黎綱傷痕累累,不由粉面一白,幾欲下淚,忙忍住了,柔聲詢問:"黎大哥,你受傷了?不要緊吧?"

見云飄蓼明明心急如焚,卻仍能忍耐著先關心他的傷勢,黎綱也有些感動,忙道:"我不妨事的,只是對不住衛夫人了,衛崢將軍……沒能救出來……"

其實一見黎綱的情形,云飄蓼就已預料到這次只怕仍然無功,但聽他明明白白一說,仍不免心痛如絞,強自穩了好久的心神,方顫聲問道:"那你看見他了嗎?他……他可好?"

"衛夫人放心,一時性命無礙."黎綱歎了一口氣,"只不過,這一進城,衛崢會立即被關押進懸鏡司的大牢,以他赤焰逆賊的罪名,只需稟知皇帝一聲,根本不需再審判,隨時都可能被處死,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云飄蓼只覺得雙腿一軟,一下跌坐在椅上,喃喃道:"除了硬劫以外,就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若論財力,西越藥王谷名列琅琊富豪榜第七,衛崢畢竟當了素谷主八年的義子,這些年更是由他一人在管事,義父他老人家一定願意拼盡財力相救的,再加上我們潯陽云氏,你們江左盟……難道我們聯手,就買不下衛崢一條命?"

"如果衛崢將軍是被其他人發現的,或者還有周轉.可是懸鏡司夏江……不是好對付的人啊.藥王谷和云氏財力再厚,也只是地方富豪,所謂富可敵國,不過說說罷了,這世上,還有什麼敵得過朝廷的勢力,敵得過赫赫皇權?曾排琅琊榜第三的黎南花家,不就是因為自恃財厚,和譽王爭一塊風水地產,生生拖進人命官司里敗落的嗎?"甄平算是在場的人中比較冷靜的,沉聲分析道,"現在已不僅僅是衛崢一條命的事了.懸鏡司的胃口到底有多大我們還沒有弄清楚,夏江抓到了衛崢將軍,就可以順勢指控藥王谷和云氏窩藏叛逆,只怕難免有一場大風波.而且這次押運衛將軍入京,一路上遠遠避開了江左十四州,讓我們的行動受到很多限制,看來夏江也有些懷疑江左盟與赤焰舊部之間的聯系了."

"這倒未必,"黎綱搖頭道,"衛崢將軍素來與江左盟沒有直接的關聯,夏江抓捕衛將軍,實際上是對付靖王的,現在宗主在為靖王效力已是很多人心知肚明的事了,夏江將江左盟當作敵方的來對付是理所當然的,倒不一定說明他察覺到了衛將軍與宗主之間還有直接的關系."

甄平沉思了一下,也同意道:"沒錯.我們江左盟隱藏了十幾年的真面目,是不會那麼容易被人發現的.幸好這次城門劫囚又事先考慮到可能會失敗,所以啟用了金陵周邊暗舵的兄弟,他們所知有限,即使被捕也牽連不深.只是……如今這個局面,已不是我們幾個人所能控制的,宗主病的這麼重,難道真的要去稟告他嗎?"

黎綱跺跺腳道:"要是這時候藺公子肯來金陵坐鎮幾日的話,就根本不需要在這節骨眼上讓宗主勞心了,可偏偏他在大楚玩的開心,遠水救不了近火."

甄平也有些無奈地道:"這有什麼辦法,藺公子並非我們赤焰舊人,他加入江左盟只是為了好玩罷了,高興了做一點事,不高興了誰也管不著他,我想他的底細,估計也只有宗主才知道吧."

黎綱正要接著說什麼,轉眼看見云飄蓼此時已無語淚垂,體諒她心中憂急,俯下身安慰道:"衛夫人,你別傷心,現在還不到山窮水盡的時候,宗主一定會有辦法的."

云飄蓼立即搖頭道:"我去看過梅宗主的脈象,現在不能驚擾他.雖然我有很多事情還不知道,但我知道對衛崢來說梅宗主有多重要.再說除了是衛夫人以外,我還是個大夫,沒有一個大夫會在病人病勢如此沉重的情況下,還讓他加驚加憂,勞心勞力的……"

聽她這樣一說,黎,甄二人都有些黯然.從林殊十六歲可以擁有自己的"赤羽營"時,衛崢就一直是他的三名副將之一,也是唯一一個從火場中九死一生活下來的.他的被捕對梅長蘇的沖擊有多大,可能帶來的後果有多嚴重,大家心里都清楚.可是這件事實在發生得太讓人猝不及防了,懸鏡司從拿人到押運入京不過半月的時間,江左盟接到藥王谷的消息後中途匆匆組織起來的兩次劫囚行動都因時間倉促,籌備粗疏而失敗,今天乘他們入城前豁出去最後一次,連飛流都帶去了,結果還是在人家早有防備之下無功而返.

正當三人一籌莫展之際,甄平在飛流一回來時就派出去的探子匆匆奔了進來,報說現在城中的情況.云飄蓼知道他們有要事商議,自己主動回了後院.黎甄雖沒有要瞞她的意思,但也不想讓她過多憂思,故而也沒有挽留,兩人帶了探子進入內室,細細查問.

這名探子是甄平親自調教的,十分機靈得用,探回來的消息也頗抓得住重點.據他回報,參與行動的近百人,除了當場戰死了三十多個以外,被捕了八名,其余的或逃入城外山林,或被接應掩藏,暫時不致于有被捕之憂.夏秋大概也對這些非高層之人不太感興趣,並沒有大肆追拿,而是很快收拾場面,帶著衛崢等人回懸鏡司去了.

"兄弟們有人收尸嗎?"黎綱心痛如絞,忍淚問道.

"有,那畢竟是城門,京兆衙門很快就來人處理了,我們派人追蹤了一下,都送進義人莊了.黎總管放心,會讓他們入土為安的."

甄平也拍著黎綱的肩膀道:"撫恤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來辦吧.你振作一點,現在十三先生被迫隱身,妙音坊也關了,城里的分堂暗口,消息渠道,都要靠我們兩個重新去整合.就算沒有衛將軍的事,現在也是多事之秋啊."

黎綱深吸一口氣,歎道:"說起妙音坊,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童路會背叛……"

甄平面色清冷地道:"他是真的叛了,還是僅僅被人脅騙,現在還無法定論.不過好在十三先生反應快,一發現童路失蹤,立即遣散手下分頭隱身,才讓官府在妙音坊撲了個空,只是好多兄弟姐妹因此暫時不能活動了……"

黎綱點著頭,在室內踱了幾步.他現在最憂慮的事情並不是童路的失蹤.這個傳遞消息的小伙子並不了解江左盟最核心最致命的機密,就算背叛,也不過供出十三先生的所在,以及曾經向梅長蘇傳遞過哪些情報而已.現在十三先生已順利脫身,當初傳遞的好多情報也已過時,梅長蘇暗中相助靖王的秘密更是早就不是秘密,所以童路會帶來的損失畢竟是有限的,目前最棘手的問題,依然是如何搭救身份暴露,且落入懸鏡司之手的衛崢.

"黎兄,"甄平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眸色也變得深沉了幾分,咬牙道,"雖然宗主同意閉關養病,一應事務可以由我們裁度著處理,但現在情勢嚴重至此,我們真的能夠繼續這樣支撐,而不稟知宗主嗎?"

黎綱雙眉緊鎖,默然良久,剛抬起頭想要說話,內室的門突然從外面被人一下子推開,飛流挺秀的身影出現在門外,揚著下巴,聲音清亮地道:"叫你們!"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劫殺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聞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