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風雪

首先請假:明天飛南方,出差,為期六天,此期間暫停更新.

另:不喜歡本書中"哥哥"一詞的書友們忍一忍吧,其實書里男人叫哥哥時大半都是在跟飛流這個講童語的孩子在對話,小殊回憶景禹時也用過幾次,自認為還不算是過于頻繁,所以請大家堅持一下.《水滸傳》這本男人書里才真的是"哥哥"滿天飛呢,海姐姐不也堅持下來了?從宋元明的話本小說中可以看出,"哥哥"在古代口語中是極正常極常用的稱呼,不要非得朝肉麻的地方想嘛,如果實在控制不住雞皮疙瘩,就想想李逵叫"宋公明哥哥"的畫面,想一下就好了~~~呵呵~~~~

——————————————————————這是矯枉過正的分割線————————————————

年前的幾天,天氣特別地寒冷,連續數天的大雪,將全京城罩得白茫茫一片.梅長蘇犯了舊疾,總是整夜的咳嗽.自從他咳咳咳地到密室去見了靖王一次後,蕭景琰就不肯再主動來了,不知是因為他本身年關太忙,還是有意讓梅長蘇安靜養病.倒是譽王登門來探過幾次病,言談間依然關切備至,仿佛毫無心結似的,可惜他再怎麼裝都沒用,大家誰都不傻,事情發展到了這個份兒上,梅長蘇也不會再不切實際地幻想譽王仍是一無所察.

"宗主,童路來了."黎綱今天受命外出,所以前來回報的人是甄平.

"讓他進來吧."

童路大踏步進來,帶入一股雪氣.甄平是個最細心不過的人,所以立即一把拉住他,讓他在火爐邊先烤烤再過去.

"看起來,今天沒有什麼急報,"梅長蘇笑著指了指桌上,"喝杯茶吧."

童路搓搓發熱的手,笑著趨前一步,兩大口就把一杯茶喝得干乾淨淨.甄平笑罵他一聲"飲牛",便出去忙自己的了.

"十三先生有兩件事命我回稟宗主."童路知道正事要緊,把嘴邊的茶漬擦擦立即道,"謝玉在流放地近來數次遇襲,都被我們護了下來,現在嚇得不行.另外,夏冬這幾個月出京的行蹤已查明,她是去找謝玉當年的左副將,現任嘉興關守帥魏奇的.可是昨天得到消息,在她還未趕到嘉興關時,魏奇就在半夜離奇死了."

"死了?"梅長蘇面色冰寒,"是夏江干的嗎?"

"大概是……不過還在查實."

梅長蘇閉上眼睛,微微沉吟.其實謝玉的左右副將雖然算是當事人,但只是聽命而已,對當年的真相,知道的還沒有自己多,所以死活都不必放在心上.只不過……當年奔襲絕魂谷,魏奇並沒有去,夏冬如果單單是為了調查聶鋒之事,怎麼會去找他呢?莫非……這位女懸鏡使打算為了屈死的夫君,要把他主帥的整個案子,從頭再調查一遍?而夏江急急滅口,想必還是很看重這位已然起疑的女徒,不願意和她走上最終決裂之路……

只可惜夏江並不知道,那日在天牢幽暗的監房內,夏冬已經從謝玉口中聽到了最致命的那段口供.

所以無論他再怎麼遮掩,自從他當年狠下殺手時起,決裂就已是不可避免的結局.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梅長蘇將放在腿上的暖爐向上挪了挪,指頭慢慢摩挲著爐套,"告訴十三先生,秦般若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對她……依然不可大意."

"是."童路躬身行禮,慢慢退了出去.

他剛走,甄平就端了一碗藥進來,遞到梅長蘇手中,看他苦著臉喝了,又捧茶給他漱口.

"晏大夫的藥越來越苦了,我這幾天有得罪過他嗎?"

"宗主生病,就是得罪晏大夫了."甄平笑答了一句,將空碗放回托盤上,想了想,有些遲疑地開口道,"宗主,你覺不覺得童路好象……有點變化……"

"嗯?"梅長蘇將含在嘴里的茶水吐入漱盂中,回過頭來,"我沒注意.怎麼了?"

甄平抓了抓頭,"我也說不上具體的……反正就是比以前匆忙,好象趕時間似的.剛才他出去跟我打招呼時,腳步都不帶停的,跟以前的習慣不一樣,整個人也好象精神了許多……"

梅長蘇想了想,"在我的印象中,童路好象一直很精神呢."

甄平爽快地哈哈笑起來:"這倒是.我跟其他人說的時候,他們也不覺得童路有什麼變化,看來是我的老毛病犯了,總看到人家看不到的地方.記得剛進金陵見到吉嬸,我就說她胖了,氣得她拿鍋鏟追打我……"

"吉嬸胖了嗎?"

"當然胖了,腰圍起碼又粗了兩分!"

"吉嬸快三尺的腰,粗兩分你就看出來了?"梅長蘇忍不住也笑,"難怪她打你,你明知吉嬸最怕胖的."

"所以這幾個月我都在討好她."甄平眨眨眼睛站起來,收拾好藥碗茶杯,"宗主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梅長蘇點點頭,看著他轉身走到門外,突然又叫住了他:"甄平,還是讓十三先生多留意一下吧.你素來細心,有那種感覺應該也不是無緣無故的."

"是."甄平躬身領命,想了想又補充道,"宗主放心,不會讓童路察覺的."

梅長蘇知道甄平是自己身邊最聰明的人之一,有些話不說他也明白,所以只是微笑頷首,讓他退下了.

室內恢複平寂,只有爐火烈烈燃燒的噼啪之聲,和飛流正在咬一塊脆餅的咀嚼聲.梅長蘇閉目養了一會神,最終還是忍不住睜眼笑道:"飛流,你再這樣吃法,會吃成一只小豬的."

坐在他榻旁小凳上的飛流叼著一塊餅抬起頭,含含糊糊地道:"好吃!"

"當然好吃了,"梅長蘇眸中露出一絲懷念,"她做的點心,我們全都很喜歡吃……"

飛流歪著頭想了想,奔過去將整只食盒都抱了過來,遞到梅長蘇面前:"吃!"

"不會吧?你都已經吃了這麼多了?晚飯還吃得下嗎?"

"嗯!"

梅長蘇笑著揀了塊棗泥軟糕放進嘴里,一抿,還是熟悉的清甜味道.靖王第一次送食盒過來時,原本是婉拒了一下的,可景琰不聽,說是母命不可違,放下就走了.後來差不多每個月都會拿一盒過來,漸漸地竟成了例.

有一次盒內的品種特別的多,大約有十多種不同的點心,所以梅長蘇笑著說:"殿下是不是拿錯了,把自己那份給了我?"

靖王當時想也不想就回答:"兩份都一模一樣,有什麼錯不錯的."

對于他的這個回答,梅長蘇雖然表面上十分平靜,但心里卻忍不住有些發慌.

蕭景琰從來都是一個對吃食不太上心的人,所以他還沒有注意到自從靜妃開始准備雙份點心後,食盒內容發生了什麼變化.但梅長蘇卻不敢說他會不會永遠都注意不到.

因為這份擔心,飛流正在吃的這個食盒帶過來的時候,梅長蘇特意鄭重地請靖王轉告靜妃,以後不要再帶點心給他了,他經受不起.

可是蕭景琰顯然把他的話當成是真正的謙辭,所以還開了句玩笑道:"母妃是珍惜你這個難得的人才,她知道我不會拉攏人,所以替我籠絡你的."

梅長蘇怕平白地引起他對食盒的過多注意,也沒敢多說,只笑了笑而已.

好在自晉封以來,靖王的事務一下子加重了很多,他日日從早忙到晚,似乎也沒什麼余暇去考慮這些小事.

"梅花餅!"靠在他腿邊的飛流,低頭翻著食盒,突然冒出一句話.

"哦,我們飛流認得這個梅花餅啊?誰教你的?"

飛流閉著嘴,顯然不願意回答,當飛流不願意回答時,那答案就昭然若揭了.

"好了,你也別再吃了,"梅長蘇忍著笑拍拍他的頭,"去看看黎綱大叔回來了沒?"

"回來了."

梅長蘇不由一怔,黎綱走時他曾吩咐一回來就直接見他,怎麼會回來了不見動靜?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飛流又側耳聽了聽,"進門了!"

梅長蘇這才了然,正失笑間,黎綱的聲音已在門外響起:"宗主!"

"進來吧."

門被推開,黎綱穿了一身藏青色棉衣走進來,肩頭還有未拍淨的雪粒,可見外面風雪尚猛.

"看你的表情,此行很順利吧?"梅長蘇指了指榻旁的坐椅,"言侯怎麼說?"

"言侯一開始聽說宗主是在為靖王效命,非常吃驚,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說了幾聲'難怪’.我直接向他轉告了宗主的意思,他猶豫了很久,最終提了個要求,希望靖王將來功成時,不要薄待皇後."

"他提這個條件,倒也沒有為難我.……皇後畢竟是母後,雖有當年舊案的心結,到底不該讓她負主責.一旦靖王繼位,就算只為了孝禮,也不會刻意薄待她.言侯……果然還是偏向靖王的."

"是.言侯只提了這一個條件,就答應了宗主所托,同意趁著年關各府之間走動拜年不顯眼的機會,探聽一些朝臣對靖王的看法."

"答應了就好."梅長蘇舒展了一下身子,"言侯本是長袖善舞,極會說話的人,何況閑散在家,不涉朝政,只有請他出面,才顯得自然不留痕跡.再說若論起敏察秋毫,善于判斷人的態度,誰也比不過言侯當年的."

"其實據屬下觀察,言侯只是對皇上,廢太子和譽王寒心,所以才求仙訪道,但其實對大梁朝局的關切,倒也並未全冷."

梅長蘇微微頷首,"這是自然的.言侯出身簪纓世家,自己又曾有那樣一段烈烈風云的歲月,一腔熱血如何能夠全冷?我不能讓人發現與言侯有過多來往,所以以後還是多辛苦你走動了."

黎綱忙道:"宗主有所差遣,屬下萬死莫辭!怎麼今天宗主說出如此見外客氣的話來,倒讓屬下不安."

梅長蘇把一只手放在他肩上,微微用力按了按,不再說話,臉上顯出一絲疲態,向後仰靠在方枕上,閉上了眼睛.黎綱想到他病中也要勞心,不由覺得一陣酸楚,忙將臉側向一邊,視線轉動時掃到飛流,見少年已吃得飽飽的趴在蘇哥哥腿上睡著,俊秀的臉上是一派平靜單純,禁不住感覺更是複雜.

"你昨晚後半夜才睡,也下去休息一下的好."梅長蘇感覺到黎綱並沒有走,又睜開了眼睛,道,"雖然現在暗里殺機重重,但你也用不著晚上親自守夜.辛苦調教這些子弟是做什麼的?夜里就交給阿慶他們吧."

黎綱挑了挑眉,"蘇宅的防衛如何安排,是我跟甄平商議過的,宗主不要連這個也操心."

"好好好,是我不對,我不管了,就隨便你們吧."

黎綱黝黑的臉上露出一抹暖暖的笑意,"屬下知道宗主的好意,但卻不想讓宗主多費一絲心力.宗主既知屬下後半夜才睡,想必昨晚也安眠得不好吧?"

"已經好多了,不過多醒了幾次而已."梅長蘇語調輕松地道,"這是時氣,等立了春就好了.你寄給廊州的信里,不要亂說話."

黎綱不忍與他辯言,忙低頭應了,看他再次閉目安歇,這才輕手輕腳地退出了門外.

院外仍是風雪狂飄,甄平背對著主屋正站在廊下,聽到開門聲,便轉過頭來.

"怎麼了?臉色這麼黑?"黎綱走過去在他背心上重重一拍,"你這皮實的身板,難道也會凍著了不成?"

甄平垂下眼簾,低聲道:"方才晏大夫跟我說,晚上讓安排一個人守在宗主的房里……"

"不是有飛流嗎?"

"晏大夫的意思,是除了飛流之外再安排一個,機靈一點的……"

黎綱心頭一陣狂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什麼意思?"

"今冬的天候比去年更烈,尤其這場雪,已下了五天未停.晏大夫今早診脈,發現宗主似有寒毒複發跡象,不得已他下了猛藥,所以接下來的幾天很危險……不過只要熬過了,就不妨事了."

黎綱呆呆站了半天,最終摔了摔頭,深吸一口氣,不知是在跟甄平還是在跟自己說道:"沒事,一定熬得過.我看宗主的精神,還是很好的."

甄平也定了定神,道:"今晚服藥前,得請晏大夫跟宗主說好,這算是閉關養病,這期間他什麼事都不能管,靖王也好,童路也罷,誰都不許見.你我……也要心里穩得住才行."

黎綱用力按著額頭,好半天才道:"甄平,幸好你來了……若只有我一個人,只怕會更慌……"

"你以為我不慌?"甄平用力拉了他一把,"走,我們到西院好好商量一下,在這里讓飛流聽見了,反而不好."

身後的主屋內仍是甯寂一片,大約梅長蘇與飛流都睡得安穩.黎綱和甄平沒有繞走回廊,而是不約而同地直接穿朔風呼嘯的院子,仿佛是想讓那冰寒沁骨的風雪冷靜一下混亂的頭腦.

幸好此時此刻,他們還不可能預見到,那一條驚人的消息,會恰恰在梅長蘇病情最危急的這幾天,傳抵了帝都京城……

------------------------------------------------------------------------------------------------------------------

最後再郁悶一下,太子明明是海姐姐花了一百一十四章的時間,費盡千辛萬苦逼他上了絕路最終拉下馬來的,不是兩句話就倒了啊~~~~再不廢他,他爹就不是刻薄之君,而是恩寬之主啦!!

另外再拜托有些妹妹一下,請不要在留言區討論耽美話題好嗎?本書的有些讀者是不接受耽美的,所以請在那片公共區域照顧一下他們的感受.同樣,女生頻道的讀者有很多是喜歡耽美的,也請反感者不要在留言區攻擊她們.海姐姐真的不喜歡刪貼~~~~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怨恨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劫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