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一百零六章 姐妹

我知道今天的分割線可能又會讓人看了不高興,但卻是實話.大家也許已經發現了,近來海宴寫文熱度減退,常常會有"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和精力來寫這個文"之類的古怪想法,自感心態出了問題,故告假數日,准備看看書看看碟片(已經積了好多沒看啦~~~),爭取以更好的狀態回來~~~

—————————————————————這是請君見諒的分割線————————————————————

靖王提出借書要求時,蒙摯正站在距離梅長蘇半臂之遙的地方.雖然沒有直接轉頭去看,但這位禁軍大統領明顯感覺到梅長蘇的身體僵硬了一下,呼吸有瞬間凝滯.

"沒關系,殿下如果喜歡,盡管拿去看好了."刹那異樣後,梅長蘇旋即浮起了微笑,語調也與平時毫無差別.

靖王略略頷首表示謝意,將書籠在袖中,轉身走了.梅長蘇候他那邊的石門關閉好,方緩慢移步退出密室,蒙摯默默跟他走了一陣,終于忍不住問道:"小殊,那本書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他答得這麼快,蒙摯倒有些意外,"可是你剛才……"

梅長蘇腳步微凝,眸光幽幽閃了一下,低聲道:"批注的內容和筆跡都沒什麼的,只是……"

蒙摯等了等,半天沒等到下文,又追問道:"只是什麼?"

"有兩個字,我有減筆避諱."

"避……避什麼諱?哪兩個字?"蒙摯有些沒明白,困惑地眨眨眼睛.

梅長蘇微微沉吟,並沒有直接回答,"先母的閨中小名,寫批注時遇到……"

"那……要緊嗎?"

"應該沒什麼的.景琰並不知道我母親閨名是什麼,那兩個字也不常用,他以前從沒發覺我有避諱這兩字,再說都只減了最後一筆,他甚至有可能根本注意不到."

"喔,"蒙摯松了口氣,"既然這樣,那你剛才緊張什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梅長蘇的目光有些悠遠,也有些哀傷,"大概是因為那里面畢竟帶著過去的痕跡吧,莫名其妙緊張了一下,然後才意識到其實景琰是根本看不出來的……"

這時密室最外層的門已自內打開,飛流俊秀的臉閃現在門邊.他雖然等了很久,但好象只瞧了梅長蘇一眼,就已放下心來,隨即晃到里間自己床上睡覺去了.

蒙摯躲進密道前,梅長蘇說的是"出來再聊",但現在一來時間已不早,二來兩人都有些心事重重,所以一句道別後,蒙摯便直接離去.

飛流去睡覺時沒有點亮里間的燈,室內唯一的光源便是外間書案上的一盞五枝銀座油燈.梅長蘇走到桌旁,伸手將燈台端起,目光隨意一落,看到案上細毫小筆仍擱在原處,書卻已不在了,不由心中有些淡淡的惘然.

已經流逝的那段過去就象粘軟的藕絲,雖然被蕭景琰無意中牽在了手里,但卻因為太細太透明,所以永遠不會被他看見.

梅長蘇深吸一口氣,似乎想要擺脫掉這種有些軟弱的情緒,順手拿了本其他的書,捧起燈台走向了里間.飛流已經睡熟,平穩綿長的鼻息在一片寂然中有規律地起伏著,讓人安心.梅長蘇遙遙看他一眼,輕手輕腳地將燈台放在床前小幾上,剛解開袍扣,門外突然傳來低低的聲音.

"宗主安歇了嗎?"

"進來吧."梅長蘇一面回應了一聲,一面脫下外袍,上chuang斜靠在枕上.黎綱推門進來,直接進到里間,將一個銅制小圓筒雙手遞上.

梅長蘇接過圓筒,熟練地左右各扭了幾下,扭開了筒蓋,朝手心里倒出一個小小的紙卷,展開來看了一遍,沒什麼表情,直接湊到燈前燒了.

"宗主……"

梅長蘇沉吟了片刻,慢慢道:"要多留意蒞陽長公主府,有什麼新的動向,提早報我."

"是."

本來移燈攜書進里間,是打算再小讀片刻的,但此刻的梅長蘇似乎已有些困倦,吩咐完那句話他便推枕倒下,示意自己准備安睡.

黎綱不敢再多驚擾,吹滅了燈燭,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將門掩好.

夜濃起風,外面似乎下起了雨,淅淅瀝瀝的敲窗之聲越發顯得室內空寂.

梅長蘇翻了一個身向內,在黑暗中睜開眼睛,但是沒過多久,便又重新閉上……

---------------------------------------------------------------------------------------------------------------------

犀牛鎮是金陵周邊眾多小鎮中極為普通的一個,居民不過兩百來戶,主街只有一條,街上開著些豆腐店,小吃店,雜貨店之類的鋪子,除了趕集的日子還算熱鬧外,平時可稱得上是非常冷清.

這一日的清晨,一頂雙人抬的青布小轎晃悠悠進了犀牛鎮.由于前夜下了微雨,轎夫的腳上都沾著黃泥,一看便是從官道那邊過來的,看行色,大概是想要在小鎮上找個地方歇歇腳,打個尖.

整個犀牛鎮除了一間兼買干雜點心的小茶鋪外,便僅有一個供應熱菜,面食的小吃店,所以小轎在逛到主街的盡頭後,又折了回來,在別無選擇的情況落轎于小吃店前.

轎夫打起轎簾,出來的是位女客.雖是夏日,她仍然帶著面紗,進了小吃店後,她站在店堂中間轉頭四處看了看,大約是嫌髒,不肯落座.

老板迎了過去,殷勤地將桌椅又細細擦了一遍,正陪笑著要說話,女客突然道:"四姐不在外面?"

笑容凝固在老板面團團的臉上,不過只有一瞬間,他便又恢複了自然,將手巾朝肩上一搭,答道:"在後面歇著.姑娘要進去嗎?"

女客點點頭,跟著老板進了後院.兩個轎夫便守在小吃店門前的一張桌旁,自己倒了茶來喝.

後院與前堂只隔了一道泥砌矮牆,感覺迥異,不僅沒有絲毫破爛髒汙,反而格外乾淨舒爽.兩株高大的紅榴栽在正中,綠葉間已掛著沉沉的果實.老板請女客在榴樹下坐了,自己進入東廂房.大約片刻後,老板沒出來,卻出來了另一個女子.

"四姐."女客立即站起身,招呼道.

"你坐."那四姐從外貌上看甚是年輕,生得皮膚細膩,眉目綽約,雖荊釵布裙,仍掩不住楚楚風致.如此一個絕色的美人,卻不知為何隱居在這幽靜小鎮之上.

"不過幾年不見,四姐竟豐腴了些."女客取下面紗,露出雪膚花容,嬌笑道.

"是啊,"四姐淡淡一笑,"幾年不見,你風姿更盛."

"如何敢與四姐相比?當年四姐豔幟最盛時,是進過琅琊美人榜前三甲的.後來突然隱居,不知有多少人在你身後歎息相思呢."

四姐眼睫垂下,弧度小巧的下巴微微收著,雖無其他的動作,卻浮現出一種直擊人心的哀愁情態,"般若,當年不辭而別我很抱歉.但我真是累了……師父的教養之恩我並沒有忘記,可她老人家畢竟已經不在,我們……也該過我們自己的日子了……"

秦般若秀美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厲芒,但隨即微笑,語調仍控制得極穩,"四姐說哪里話來,複國大業未成,亡國之辱未洗,怎可輕易懈怠?"

四姐苦笑了一下,"般若,師父傳衣缽于你,所以在京城時我一向聽從你的指令.但有些話,我現在不得不說了.我滑族滅國,已有三十多年,所謂亡國慘痛,我們都未曾親曆,不過是聽師父講述而已.何況當時群雄林立,各自兼並,數十年間被各大國吞滅的小國就有十多個,我滑族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何必耿耿于心?"

秦般若銀牙輕咬,冷冷道:"因為國小,就合當被滅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想讓你認清形勢罷了.往昔我滑族有國之時,暫且免不了掙紮求存,先歸附大梁,後又叛歸大渝,百般手段使盡,也保不住一脈宗室,最終還被大梁抓住個歸而複叛的口實,國滅君亡.現在我們無國無本,無根無基,滑族後人或流散,或已被梁人同化,情勢比當年還不如,要提複國二字,真是談何容易……"

"說到底,四姐還是信不過我."秦般若凝住一雙秋水,面露淒冷之色,"如果師父還在世,憑她驚豔奇才,詭譎神算,四姐也不至于象現在這般心灰吧?"

四姐面色微白,仿佛是被一語說中了般,將目光閃躲開,好半晌方低聲道:"所謂過慧易折,師父就是因為靈氣太盛,才難有高壽.雖然般若你也是聰穎絕頂,但終究與師父不同.你想想看,自她老人家去世後,你這般苦心經營,可曾有她當年半分盛況?時勢如此,獨力難支,你又何必強行執拗呢?"

秦般若開始聽著,尚有幾分動容,但聽到最後,神色又恢複了凝肅,語氣如冰地道:"那照四姐的意思,我們當年宗廟被毀,主上被殺的血仇,就不報了嗎?"

"這個仇,不是已經報了嗎?"四姐歎道,"師父以無雙之智,隱身為謀士,算計人心,攪弄風云,最終使得大梁皇室操戈,父子相疑,赤焰軍建制被除,這難道不算是報仇嗎?"

秦般若搖了搖頭,"滅滑族者,雖是赤焰軍,但這亡國之恨,卻要算在大梁朝廷的身上.只可惜上天不肯給師父時間,否則以她的智計,縱然不能複國,也足可傾覆大梁天下.你我姐妹深蒙師恩,縱然再不才,也不能置她老人家的遺願以不顧啊."

"可是般若,師父當年是以陰詭之術取勝,靠得是她的頭腦.雖然現在她留給我們的那些人脈和情報網你維系得很好,但若我們做不到象她那般算無遺策,又何談實現她的遺願呢?"四姐眼睫輕顫,眸色甚是黯淡,"你現在做譽王的謀士,不過是沿續當年師父挑弄兄弟阋牆的舊策,但是成果卻不如她當年一二.首先看譽王你就看走了眼,他可不是任你揉搓的庸才,還不如當年選太子更易操控呢.退一萬步說,就算最終你助譽王滅了太子,接下來再毀譽王,終究不過是弱了大梁國力,讓他國漁翁得利罷了,距離我滑族複國,仍是茫茫無期……"

秦般若唇邊浮起一絲冷笑,"複國無望也罷,能讓大梁同樣嘗嘗亡國的滋味,也算可以告慰師父在天之靈了.四姐,你說了這麼多,無外乎是說我不會成功.可我既然承了師父衣缽,豈可因為難以成功就放棄?這些年你逍遙度日,我顧念姐妹之情,何曾前來相擾過?若不是遇到了難關,我也不會上門.可是四姐,你辭色滔滔,卻一句也不問我為了什麼來找你,實在讓人心寒."

四姐垂下頭,眼中有些愧疚之色,語帶歉意地道:"般若,我閑散了這些年,哪里還有幫得上你的地方,不問,只是不敢問罷了."

秦般若凝望著她,嘴唇顫抖,美麗雙眸中慢慢浮起一層霧氣,"四姐,我的紅袖招已快支持不下去,你可知道?"

四姐秀眉一跳,失聲道:"怎麼會?"

"就在近幾個月內,我紅袖招的骨干或死或叛,折損殆盡,新招的女孩子沒有調教好又不敢亂用,人手上讓我捉襟見肘.這還罷了,連隱秘安插在各府的眼線也一根根被拔除,殘存的幾個再不敢讓她們妄動.那譽王和他父親一般多疑寡恩,我多年培植的信任,近來竟有冰消雪散之勢.若非我使了些手段,讓他分心相疑譽王妃,只怕他已經為那些錯誤情報翻臉了……四姐,師父當年囑你關照我,難道值此存亡之時,你也不幫忙嗎?"

她說的懇切,四姐也不由有些動容,輕歎著勸道:"般若,既然撐不下去就別撐了,趁此機會退隱,安穩度日不好嗎?"

秦般若色若冰霜,斷然道:"四姐可以當我迂頑,但師命于我如天,雖然資質有限,難成大器,也終不會半途而廢,惜此性命."

"你……"四姐長歎一聲,"好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秦般若喜色上了眉梢,斂衽為禮道:"般若想借重四姐的美色與媚術,替我攻破一個男人."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謀局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目標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