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九十八章 天牢(下)

汗,對不起,不知道有人在等更新,今天暫時沒有……明天努力再攢一點字吧.

————————————————————這是舊的分割線————————————————

謝玉並沒有如他所要求地那樣抬起頭來,但梅長蘇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象毒刺一樣紮進了他的心中.就算他真的笨,他也知道這位江左梅郎所言不虛,更何況他其實一點都不笨.

可如果不依靠夏江,還有其他的選擇嗎?根本沒有.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再怎麼虛幻也只能牢牢抓住,早已沒有了可以算計的空間.

謝玉自己非常清楚,即使將來出了天牢,他也決不會反口再出賣夏江,因為那樣做沒有任何好處.夏江可以保他性命,可以為他打點,甚至可以在日後成為他東山再起的契機,他一定會為夏江保密到底的,只要這位懸鏡掌司肯相信他……

"將來的事情誰說的准呢?"梅長蘇仿佛看透了他心中所思般,冷冷地道,"就好比半個多月前,你也想不到自己會落到如今這樣的處境吧?單從現在的情勢來看,只要夏江救你,你便的確沒有任何出賣他的理由,但世上的一切總是千變萬化的,他與其相信你,不如相信一個死人,那樣才更乾淨利落,更象一個懸鏡掌司行事的風格吧?"

謝玉終于抬起了頭,迎住了梅長蘇的視線,面上仍保有著自己的堅持:"你說的不錯,夏江的確有可能在我出天牢後殺我滅口,但那也只是有可能而已.我現在只能賭這最後一局,不信他,難道信你不成?"

"為什麼不能信我?"梅長蘇微微一笑.

"信你?蘇先生開什麼玩笑?我有今日大半是拜你所賜,信你還不如自殺更快一點."

"你錯了."梅長蘇語意如冰,"你有今日全都是咎由自取,沒有半點委屈.不過我之所以叫你信我,自然不是說著玩的."

謝玉的視線快速顫動了一下,卻沒有接話.

梅長蘇抿緊了唇部的線條,慢而清晰地道:"因為夏江有想讓你死的理由,而我卻不是."

"你不想我死?"謝玉仰天大笑,"你不想我死得太慢吧?"

"我剛剛已經說過,"梅長蘇毫不介意,仍是靜靜地道,"你就算出了天牢也只是個流放犯,是死是活對我來說有何區別?我對付你,不過是因為你手握的權勢對譽王殿下有所妨害,現在你根本已是一敗塗地,要不要你的命根本無關緊要."

謝玉狐疑地看著他:"既然我現在只剩一條你不感興趣的命了,那你何不讓我自生自滅就好,還費這麼多精神到這暗牢之中來干什麼?"

"問的好,"梅長蘇緩緩點著頭,"我對你的命確實一點兒都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只是夏江而已……"

謝玉霍然轉身:"蘇哲,你還真敢說.現在夏江是我最後一絲希望,你居然指望利用我來對付他,你沒瘋嗎?"

"利用你又怎麼了?"梅長蘇瞟了他一眼,"謝侯爺如此處境,還能有點可以被利用的地方,應該高興才對.要真是一無用處了,絕路也就到了."

"那恐怕要讓蘇先生失望了."謝玉咬緊牙關,"我還是要賭夏江,賭他相信我決不會出賣他,這才是我唯一的生路."

梅長蘇歪著頭看了看他,臉上突然浮起了一絲笑容,明明是清雅文弱的樣子,卻無端讓人心頭發寒:"真是抱歉,這條生路我已經給侯爺堵死了."

謝玉明知不該被他引逗著詢問,但還是忍不住脫口問了一句:"你什麼意思?"

"十三年前,你派人殺了一位沒沒無名的教書先生李重心,這個人是替夏江殺的吧?"

謝玉心頭一震,強笑道:"你胡說什麼?"

"也許是我胡說,"梅長蘇語調輕松地道,"我也只是賭一賭,猜一猜罷了.不過譽王已經去問夏江了,問他為什麼要指使你殺一個無足輕重的書生,當然夏江一定會矢口否認,但他否認之後,難免心里會想,譽王是怎麼知道李重心是他要殺的,想來想去,除非是謝侯爺你說的……"

"我沒說!"

"我知道你沒說,可是夏江不知道."梅長蘇笑意微微,攤了攤手,"看侯爺你的反應,我居然猜對了.所以不好意思,你已經出賣過夏江一次了,縱然他還相信你不是有意泄露的,但起碼也證明了你的嘴並不象死人那樣牢靠,有很多手段可以一點一點地挖.當然為了保住更深層次的秘密,他仍然會救你,不過救了之後,為了能夠一勞永逸,不留後患,他就只好當一個我所說的聰明了人……夏侯爺,你賭夏江是一定會輸的,因為你的籌碼就只剩下他對你的信任,而現在這點信任,早已蕩然無存……"

"你……你……"謝玉的牙關咬得格格作響,全身劇烈顫抖著,雙目噴火,欲待要撲向梅長蘇,旁邊又有一個正在翻看稻草玩的飛流,只能喘息著怒道,"蘇哲,我與你何怨何仇,你要逼我到如此地步?"

"何怨……何仇……"梅長蘇喃喃重複一遍,放聲大笑,"謝侯爺,你我為名為利,各保其主.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你又何嘗不是不擇手段,今日問我這樣的話,不覺得可笑嗎?"

謝玉跌坐在稻草叢中,面色慘白,心中一陣陣絕望.面前的梅長蘇,就如同一只正在戲耍老鼠的貓一樣,不過輕輕一撥弄爪子,便讓人無絲毫招架之力.

這樣厲害的一個人,悔不該當初讓太子輕易放棄了他……

"謝侯爺,趁著還有機會,趕緊改賭我吧.我沒什麼把柄在你手中,我不在乎讓你活著,"梅長蘇在他前方蹲下,輕聲道,"好歹,這邊還有一線生機呢."

謝玉垂下頭,全身的汗干了又濕,好半天才低低道:"你想讓我怎麼做?"

"放心,我不會讓你出面去指證夏江什麼,我更無意再翻弄出一件夏江的案子來,"梅長蘇喉間發出輕柔的笑聲,"你我都很清楚,夏江做的任何事都是順承聖意,只不過……他用了些連皇上都不知道的手段來達到目的罷了.我猜得可對?"

謝玉神情木然地頓了頓,慢慢點頭.

"陛下聖心難測,猜忌多疑,當年瞞了他的那些手段,現在夏江還想繼續瞞著,不過如此而已."梅長蘇淡淡道,"說到底,這些與我現在所謀之事並無多少關聯,我無意自找麻煩.但譽王殿下卻未免要擔心夏江保你會不會是為了太子,擔心他會不會破了懸鏡司曆年來的常例參與到黨爭中來,所以我也只好過來問問.謝侯爺,你把李重心的事情大略講給我聽一下好了,只要我能確認此事與當下的黨爭無關,我便不會拿它做文章.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懸鏡司可不是那麼好動的,畢竟它常奉密旨,一不小心,萬一觸到了陛下的痛處,那可怎麼好?"

謝玉深深看了他一眼:"講給你聽了,我有什麼好處?"

"多的我也給不了你,不過請譽王放手,讓夏江救你出牢,然後保你安穩到流放地,活著當你的流刑犯罷了."

謝玉閉上眼睛,似在腦中激烈思考.他倒不擔心自己說出李重心的秘密後,譽王會拿它興什麼風波.因為這個秘密背後所牽扯的那件事,譽王自己也是利益領受者之一,只不過當年他還不夠成熟,沒有更深入地參與罷了,論起推波助瀾,落井下石這類的事,皇後和他都沒少干.只要梅長蘇回去跟他一說,他心里便會立即明白過來,絕對不會自討苦吃地拿這個跟夏江為難.而夏江所防的,也只是不想讓整件事情被散布出去,或者某些他隱瞞了的細節被皇帝知道而已.

可是,如果自己開口說了,這個江左梅郎會不會真的履行他的承諾呢?

"這是賭局,"梅長蘇仿佛又一次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輕飄飄地道,"你已經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押注了.我是江湖人,我知道怎麼讓你活下去,除了相信我的承諾,你別無選擇."

謝玉似乎已經被徹底壓垮,整個身體無力地前傾,靠兩只手撐在地上勉強坐著.在足足沉默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他終于張開了干裂的嘴唇.

"李重心……的確只是個教書先生,但他卻有一項奇異的才能,就是可以模仿任何他看過的字,毫無破綻,無人可以辨出真偽.十三年前……他替夏江寫了一封信,冒仿的,就是聶鋒的筆跡……"

"聶鋒是誰?"梅長蘇有意問了一句.

"他是當時赤焰軍前鋒大將,也是夏冬的夫婿,所以夏江有很多機會可以拿到他所寫的書文草稿,從中剪了些需要的字拿給李重心看,讓他可以寫出一封天衣無縫,連夏冬也分不出的信來……"

"信中寫了什麼?"

"是一封求救信,寫著'主帥有謀逆之心,吾察,為滅口,驅吾入死地,望救.’"

"這件事我好象知道,原來這信是假的."梅長蘇冷笑一聲,"所以……你千里奔襲去救聶鋒,最後因為去晚了,只能帶回他尸骨的事,也是假的了?"

謝玉閉口不語.

"據我聽到的傳奇故事,是謝大將軍你為救同僚,長途奔波,到了聶鋒所在的絕魂谷,卻有探報說谷內已無友軍生者,只有敵國蠻兵快要沖殺出來,所以你當機立斷,伐木放火封了谷口,這才阻住蠻兵之勢,保了我大梁的左翼防線.這故事實在是令聞者肅然起敬啊."梅長蘇譏刺道,"今日想來,你封的其實是聶鋒的退路,讓這位本來不在死地的前鋒大將,因為你而落入了死地,造成最終的慘局.我推測得可對?"

謝玉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依然不接他的話.

"算了,這些都是前塵往事,查之無益."梅長蘇凝住目光,冷冷道,"接下來呢?"

"當時只有我和夏江知道那封信是假的,他有他的目的,我有我的,我們什麼也沒說,只是心照不宣.因為不想讓他的徒兒們察覺到異樣,他沒有動用懸鏡司的力量,只暗示了我一下,我就替他殺了李重心全家."謝玉的話調平板無波,似乎對此事並無愧意,"整件事情就是這樣.與現在的黨爭毫無關系,你滿意了嗎?"

"原來朝廷柱石就是這樣打下了根基."梅長蘇點點頭,隱在袖中的雙手緊緊捏住,面上仍是一派平靜.謝玉所講的,當然只是當年隱事中的冰山一角,但逼之過多,反無益處,這短短的一段對話,已可以達到今日來此的目的,而之後的路,依然要慢慢小心,一步步地穩穩走下去.

至于謝玉的下場,自有旁人操心.其實有時候死,也未必就是最可怕的一種結局.

"你好生歇著吧.夏江不會知道我今天來見過你,譽王殿下對當年舊事也無興趣.我會履行承諾,不讓你死于非命,但要是你自己熬不住流放的苦役,我可不管."梅長蘇淡淡說完這最後一句話,便不再多看謝玉一眼,轉身出了牢房.飛流急忙扔下手中正在編結玩耍的稻草,跟在了他的後面.

在返程走向通向地上一層的石梯時,梅長蘇有意無意地向謝玉隔壁的黑間里瞟了一眼,但腳步卻沒有絲毫停滯,很快就消失在了石梯的出口.

他離去片刻後,黑間的門無聲地被推開,兩個人一前一後走了出來,走得非常之慢,而且腳步都有些微的不穩.

前面那人身形修長,黑衣黑裙,烏發間兩絡銀絲乍眼醒目,俊美的面容上一絲血色也無,慘白得如同一張紙一樣,僅僅是暗廊上的一粒小石頭,便將她硌得幾欲跌倒,幸好被後面那人一把扶住.

兩個人出了黑間並無一語交談,即使是剛才那個攙扶,也僅僅拉了一把後立即收回,無聲無息.他們也是沿著剛才梅長蘇所走的石梯,緩緩走到了一層,唯一不同的是在門外等候著領他們出去的人並不是提刑安銳,而是已正式升任刑部尚書的蔡荃.

"麻煩蔡大人了."

"靖王殿下不必客氣."

只這兩句對話,之後便再無客套.一行人從後門隱秘處出了天牢,夏冬頭也不回地快步奔離,自始至終未動一下嘴唇.在她身後,靖王默默地凝望著她孤單遠去的背影,雙眸之中卻暗暗燃起了灼灼烈焰.

--------------------------------------

通知:我從明天起,計劃花幾天的時間,重新分卷,立章節名,所以更新提示可能會有些亂,大家包涵.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九十七章 天牢(上)
下篇:第九十九章 驚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