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琅琊榜
第九十四章 慘傷一夜

三江推薦終于結束了,慘淡啊慘淡……不過以後書評區再不會變廣告區了,這一點好.多謝大家支持,為了收藏本書的讀者們,就算人再少我也會努力堅持的!!

——————————————————這是青春勵志的分割線————————————

對于謝玉的回答,蒞陽公主的表情有些複雜,象是有些失望,又象是松了一口氣.或者說連她自己,都迷迷朦朦地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謝玉溫柔地撫了撫她的頭發,先行轉身走出假山,步子還算平穩地邁向了譽王,視線中途掠過卓氏一家,不過沒有做任何停留:"殿下想請人去做客,盡管帶走好了.此時夜黑風高,殿下也是不請自來,所以謝玉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想來殿下一定不會見怪."

他的態度恢複了鎮定,倒讓譽王心中咯噔一下.梅長蘇低低在旁提醒了一句:"卓家所住的客院也燒了,殿下動作要快."

譽王眸色一凜,立即叫了一名部將過來,悄聲吩咐他持王符連夜趕至汾佐封閉天泉山莊,不得讓任何人接近.之後只向謝玉哼了一聲,道了聲"告辭",便示意手下護住卓家人向外走.卓夫人心中畢竟牽掛蕭景睿,轉頭看他,似乎想再說上兩句話.恰在這時長公主也走過來,滿面疲色地靠在兒子手臂上,柔聲叫他陪自己到公主府住幾天.蕭景睿垂著頭應了一聲,在原地跪下,朝著卓氏夫婦深深地叩了三個頭,什麼話也不說,反倒惹得卓夫人淚如雨下,哭得幾乎噎住.

卓鼎風挽住妻子的肩,攙她轉身走了幾步,心頭越來越疼痛,終于忍不住停了下來,轉過頭,語調愴然地道:"景睿,你過來,我再跟你說一句話……"

蕭景睿僵立了片刻,方慢慢走過去.明明眼前是疼愛他二十多年的父親,此刻卻難以直視他的眼睛,只得將目光飄飄地,落在他的肩後.

"景睿,"卓鼎風將一只手,重重地壓在蕭景睿的肩上,"我知道你的性子能忍,但是該發泄出來的不能忍著,你娘和我……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當年的事,怎麼怪也怪不到你的頭上,你不要太苦了自……"

"己"字還未出口,蕭景睿的瞳仁突然一收,反手一把抄住卓鼎風按在自己肩上的手,順勢向旁邊一推.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圍在卓氏一家四周的譽王部屬中暴起一人,雪亮刀尖直襲卓鼎風背心,盡管蕭景睿推得及時,刀鋒依然割裂了他背部的衣衫,可見刺客出手之快.但蕭景睿發力推開卓鼎風後,自己已再無反應和閃避的時間,寒刃快速沒入了他的腹中,抽出時畫出一道弧形,血光四濺.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的刹那,幾大高手皆援救不及,若非蕭景睿當時因為心中難受,刻意要避開卓鼎風慈藹的眼神而把視線無意中轉開了一下,只怕也不能那麼快速地將養父推離險境.刺客一擊錯手,心知再無機會,回手向頸間一勒,人未倒地,已喉斷氣絕.離的最近的夏冬撲過來一探,也只能皺眉搖頭.

"景睿!景睿!"卓鼎風緊緊抱住懷中癱軟的身體,運指如風,連封他身上幾處大穴,緩住傷口泉湧般的血流.此時長公主,卓夫人等俱已哭喊著撲過來看視,言豫津手忙腳亂地在懷中亂摸,想要把剛才在大廳里順手揣在懷中的那瓶護心丹找出來,情急之下反而摸了半天沒摸到.梅長蘇也快速過來,俯身細看了蕭景睿的傷勢,見雖傷得深重,卻僥幸避開了要害,年輕人有今夜已服下的那粒護心丹保住心脈,應是性命無憂,這才稍稍平定了一下被揪起來的心,拿了金創藥讓卓夫人給他裹傷.

這時言豫津總算找到了藥瓶,匆匆倒了一粒出來要給好友服用,被梅長蘇搖頭止住:"留著吧,這種保命的聖藥,不是你這樣的用法.今天一粒就夠了."

旁邊被這近距離血光拼殺驚住的譽王這才回過神來,轉頭惡狠狠地瞪向謝玉,後者卻冷淡地聳了聳肩,道:"大家可都看得清楚,這刺客是你的人,你看我做什麼?"

譽王被他梗住,氣湧于胸,怒聲叫了身側心腹,吼道:"把這尸體帶回去,給本王查是怎麼混進來的,一定要查個清楚!"

梅長蘇看他一眼,並沒有說話.百般周全的計劃也終有難以完全控制的死角,方才這意外一幕確實連他都嚇了一跳,不過好在有驚無險,也算萬幸.至于譽王怎麼去管理他的府兵,梅長蘇可是半點建議也沒有,他不從中添亂就算好的了.

蕭景睿的傷口初步處理後,血總算是完全止住了,但人已昏昏沉沉,臉上一片灰白之色.甯國府顯然是不能再停留了,長公主已吩咐備車,准備帶他回公主府繼續診治.宇文念細聲細氣地在旁邊抖著聲音要求由她帶蕭景睿到驛宮去休養,可想而知根本沒人理會她這離奇的想法,只有岳秀澤見女徒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過來把她拉到一邊,沉聲道:"這里是金陵,你要有耐心才是."

"喧哥怎麼不在?"宇文念四顧無依,帶著哭腔問道.

"他大概沒能進來,在外面等著.我們畢竟是異族人……"

"師父,我們怎麼辦?"宇文念絞著雙手,"長公主這麼厲害,哥哥也沒有要理我的意思……辰法師不是占卜過,四月是大吉圓日,我們這時過來,就一定能帶回哥哥的……"

楚人是極信卜噬星測之術的,某位楚帝還曾經因為紫微侵帝星之象,就退位讓太子提早登基,所以岳秀澤立即安慰道:"辰法師都卜過,你還擔心什麼?雖然他年輕,法位也不高,不過近來給陵王殿下卜的那幾卦次次都是准的,你要心誠才行."

這師徒二人在一旁低語,旁人並不注意,只有梅長蘇偶爾瞟一兩眼過來.譽王已重新指派了最心腹的數人保護卓家,搬送傷者的藤床也已抬來.蒞陽長公主吩咐幾名侍從去接謝弼謝綺,再最後回頭看了獨自留下的丈夫一眼,忍著眼淚跟眾人一起出府.

宇文暄果然是等在府門外的,與今夜最不明狀況的巡衛營官兵呆在一起,一直被懷疑的目光注視著,但樣子看來卻甚是安穩自得.對于府內發生的事情,他並不感興趣,見堂妹平安出來,臉上才露出笑容,迎過來柔聲道:"念念,怎麼樣?"

"他還沒有跟我說過話……"宇文念撲進他懷中,甚是委屈地傾訴道.

"沒關系,他今晚太震驚了,所以顧不上你.你與他並肩而戰,他會記住你這個妹子的."宇文暄摟著妹妹的肩,柔聲安慰,"你想啊,我們挑這樣一個公開的場合把事情揭出來,根本已經斷了他所有的退路.這個跟私下相認的效果是不能比的.他的身份和境遇一下子變了這麼多,就算現在不覺得,但過不了多久他就會發現,雖然有長公主護他,但這大梁金陵,已經不是適合他停留的地方了.到時候我們再勸勸,他一定會跟我們走的.人嘛,總是想要見見自己的生父……"

宇文念點點頭,視線一直追著蕭景睿被抬上馬車,轆轆而去,忍不住又掉了一陣眼淚.正准備跟父親回家的言豫津無意中看見,憐香惜玉的毛病未免發作,遲疑了一下,還是走過來對她道:"宇文姑娘,景睿的傷無礙性命,你別擔心.長公主是個爽利大度的人,你多上門去求求,她會讓你見見景睿的."

宇文念知他好心,忙拭了淚,蹲了蹲身為禮,細聲道:"是,謝謝言公子."

言豫津點頭回禮,又看了看宇文暄,因為不喜歡這個總是滿臉假笑的大楚陵王,便沒再說話,轉身走了.

夏冬臨離去前,特意繞到梅長蘇身邊,湊至他耳旁輕聲道:"大才子,果然好手筆,有人竟說你棋下得不好,真真笑話."

梅長蘇笑道:"我確實下得不好,夏大人試試就知道了.不過夏大人只對自己手上接的案子有興趣,多半也不在意人家的棋局如何吧?"

"說的對,"夏冬嬌媚地一笑,輕輕吐氣,"我只管自己的案子能破,在多余的閑事面前一向裝瞎子聾子,你跟譽王殿下說,別找我,免得浪費他的精力."

"我從不傳話的,"梅長蘇耳側被她吹得發癢,笑著躲開,"再說譽王殿下是聰明人,什麼時候麻煩過夏大人?"

夏冬仰天一笑,轉身拉了夏春,竟就這樣揚長而去.

這片刻時間譽王已經安排好了護送卓家人的諸項事宜.他一向是個善以和順攬人的主兒,卓鼎風又是爽直的江湖人,雖然戒心未除,但看樣子對譽王的觀感也有些改善.梅長蘇知道自己現在應該重新隱回,由譽王去收幕,便一直遠遠站著.反正卓家現在暫時脫離了生死險境,總算可以略略松上一口氣.卓鼎風畢竟與謝玉同謀了這些年,許多事情的細節他都清楚,單單口供的殺傷力就很大,只要在天泉山莊里還保存著一點點的物證資料,謝玉翻身的可能性就基本消失了.而這一切,譽王一定會做的非常好.

"本王派些人,送蘇先生回府吧?"譽王得空過來,看著梅長蘇的樣子越發跟看著一個寶貝一樣,"先生落水,身上都是濕的,受了寒還得了,本王回去就派禦醫來看看可好?"

"多謝殿下."梅長蘇一笑,"接下來的事情緊要,殿下還宜連夜處理,且別為我費心.蒙大統領無端被卷進這件事情,看他的樣子也反應過來自己受了我們的利用,有些不高興呢.他現在還深受皇寵,職高位重,不可得罪.殿下先回府,我要過去想辦法解釋幾句才行."

譽王一愣,轉頭看看蒙摯有些微微黑沉的臉色,忙道:"如此有勞先生了.蒙大統領為人忠直,你解釋時要小心些,此刻我們絕不能再樹他為敵."

梅長蘇點頭應了.譽王轉身,刻意來到蒙摯面前客氣了兩句後,方帶著卓家人一起乘馬車離開.梅長蘇後腳便跟著走了過來,笑著招呼道:"蒙大統領辛苦了."

蒙摯看看左右該走得都走得差不多了,這才放松臉上的表情,道:"你還閑逛,不冷麼?"

"現在有些冷了……這麼晚都宵禁了,我一個平民百姓夜行只怕要被抓,大統領可願送我一程?"

蒙摯一時沒明白他是說真的還是在玩笑,直到一輛馬車趕到近前,方才回過神來,陪著梅長蘇一起坐了進去.

"飛流呢?"

"反正在附近吧."車簾放下後,梅長蘇放松了些,脫去濕重的外衣,抓了馬車內的毯子裹著.蒙摯忙抵住他背心,給他發功運氣活血.

"說實話,今晚真是……"運功已畢,見梅長蘇臉色正常,蒙摯這才放心,想起剛剛過去的林林總總,不由感慨,"雖然你事先說了些,我還是覺得驚心動魄的."

梅長蘇歎一口氣:"你旁觀者尚且如此,他們身在其中的人,無異于一場煎熬……"

"對了,長公主當年的隱事畢竟機密,譽王有沒有問你是怎麼查到的?"

"這不是我查到的."梅長蘇裹緊了身上毛毯,淡淡道,"是譽王自己查到告訴我的."

"啊?"蒙摯冷不防聽到這樣一句話,頓時滿頭霧水,"你說什,什麼?!"

梅長蘇在毛茸茸的毯子里偏了偏頭,慢慢道:"整個事情,早在年前就開始了.先找個販運皮貨的商人在紅袖招里說大楚某老王爺跟蕭大公子容貌相仿,再安排個老宮人無意中提醒皇後想起當年蒞陽長公主的舊事……這兩條湊在一起,已足以讓某些人把它們聯系起來.譽王滿身的心眼太多了,秦般若也是個有秘密就想追查的人,根本不用太推波助瀾他們自己就動了.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宮羽上個月刺殺過一次謝玉……"

"啊?!"

"當然刺殺不成功,受了點傷被追捕,來不及逃到妙音坊,恰好就逃進紅袖招被秦般若救下……"梅長蘇的目光冷冷地流動著,"譽王就是這樣知道謝玉當年殺嬰的秘密的."

"我明白了!"蒙摯一拍大腿,"譽王發現了這麼多事,一定會過來跟你商量怎麼利用,所以你為他謀劃在生日宴上揭穿一切.真是太妙了!不過宇文暄他們……"

"宇文暄來金陵,就是譽王奉旨負責接待的,自然有機會見宇文念.這位宇文姑娘的容顏只要一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小姑娘的心思一探便知,憑著譽王的舌頭,根本不難說動他們今夜過來."

"沒錯沒錯.狠是狠了些,但確是難得的機會."蒙摯大發感慨,"不過他們也實在來得正是時候."

"最初譽王來跟我商量時,我只給他策劃了讓宮羽到生日宴上演藝,當著卓家人的面尋機向謝玉發難的部分.不過那只是空口揭穿,效果難料.所以大楚聯姻使團來京,譽王發現了宇文念之後,真是狂喜不已,跑到我這里來,不停地說'天助我也’,"梅長蘇冷冷一笑,"就讓他以為這是自己運氣好,確是上天在助他吧.沒有譽王,我也實在難動謝玉."

"好在一切都如你所料,有些小意外,終究沒影響大局."蒙摯抹了抹唇上的胡須,歎道,"可憐的是卓家人,受蒙弊這些年,還有景睿這個年輕人,不知日後會怎樣……他大概也猜到你在整件事情中的作用了吧?你們到底也算朋友,他會不會怪你狠了些?"

"怪就怪吧."梅長蘇的口氣似乎並不在意,但低垂的眸色卻難免有些黯淡,口中喃喃道,"不狠一些,如何摘得淨他與謝玉之間的聯系?這孩子……終究要面對這些的……"

返回:琅琊榜
上篇:第九十三章 怨侶
下篇:第九十五章 傷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